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宝典 > 第二百二十六章 意外遭遇

宝典 第二百二十六章 意外遭遇

    克莉丝汀恨恨摔门离开,乐晨拿起酒瓶,无聊的研究着玻璃瓶上面凸浮的花纹。

    忽然,他眉头皱了下,接着,就听外面隐隐响起了枪声和惊叫声。

    乐晨一步到了门前,“嘭”一声,克莉丝汀已经慌慌张张推门进来,又猛地关上门,精致脸蛋满是惊惶,“有劫匪!劫匪!”

    包厢外,尖叫声不断,杂乱奔逃的脚步声,乐晨移动到门前,顶住了包厢玻璃门,神识放出,想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怎么办?外面杀人了……”克莉丝汀就算见惯大场面没有如同普通女人那样吓得尿裤子动都不会动,但却也惊惶无比,而乐晨,这个粗鄙的中国小子,就好似成了她的救命稻草。

    “啊,我报警,报警……”克莉丝汀哆嗦着从精致小包里摸出手机。

    “别!”乐晨一把拉住她,半搂半抱,几个箭步,便挟着克莉丝汀跳到了沙发后那窄小无比的空间里,而没半分钟,包厢门被嘭的踢开,走进来两名戴着黑头罩的枪手。

    本来正要责问乐晨做什么的克莉丝汀,险些尖叫出声,随即忙紧紧捂着自己的嘴,将身子慢慢缩着蹲下来,完全蜷曲进了乐晨怀里。

    “没有人?汤姆,你不是说,看到长得很像克莉丝汀的女人跑了进来吗?”其中一个黑头罩枪手问。

    叫汤姆的枪手四处查看了一圈,当他高大身躯出现在沙发前时,克莉丝汀几乎都要绝望的尖叫了,幸好,好像是光线太暗,汤姆还不适应,所以才没发现她。

    “85年的凯尔特人,好酒……”最先说话的那个枪手却是拿起了那瓶红酒。

    “麦克,你真是个坏家伙,今天,我们是来给威尔报仇的,不是来享受的……”

    话虽这样说,这个叫汤姆的枪手却先坐进了沙发,和麦克真的斟上红酒边喝边聊起来。

    乐晨也在琢磨应该怎么做。

    从汤姆和麦克的对话,和其余正搜索整个酒吧的十几个枪手透露的信息,这帮人,是帮派成员,为他们的同伙来报仇的。

    他们有一个叫做威尔的同伴,在前不久作案现场好似吸血鬼吸干鲜血的连环杀人案中被残杀,“吸血鬼连环杀人案”被残害致死了二十多人,而不久前,警方拘捕的三名嫌疑人却因为证据不足被释放,而这三个人,都是这家酒吧的???,所以,汤姆和麦克所在的组织成员都极为愤怒,纠集了十几人,前来为同伴复仇,刚刚他们已经开枪打死那三名嫌犯其中之一,现在正在找其余两人,因为根据线报,今天这三个人,都在酒吧里。

    正因为是这么一桩事,所以乐晨便有些犯愁,毕竟这种事很难说谁对谁错,乐晨并不想干涉,现在这些人时间也很紧迫,便是令他们暂时失去行动能力自己好能领着克莉丝汀离开,那也等于大大帮了两名在逃嫌犯。

    何况,按照和圣济会达成的协议,自己不能动用任何手段影响到平民,而在这种协议中,平民就是平民,是没有高低贵贱罪犯绑匪等等区别的。

    如果自己真的稍微影响了今天的局势发展,那些卑鄙的西方蛮子立刻就有了借口说自己毁约而索取更多的利益,他们,也肯定会这么做。

    至于克莉丝汀,自己就是强行索取她记忆也没什么,毕竟她和血族有某种联系,而且,牵涉进了佐敦公爵和自己的纷争。

    今日的事件,如果这些人真的疯狂屠杀平民,自己说不定会圣母玛丽苏情结发作出手救助一二,但现下嘛,还是置身事外想办法神不知鬼不觉离开的好。

    乐晨正琢磨之际,却听那两个黑头罩枪手聊着聊着,聊到了克莉丝汀。

    “听说克莉丝汀也是这个酒吧的???,嘿嘿,你刚才看到的是她就好了,老子常把那些尤物似的妓女想象成她,今天,也许能打个真军……”其中一个枪手淫笑起来。

    “麦克,你算了吧,在她面前,你能硬的起来吗?你的小弟弟会失去自信的……”汤姆同样在淫笑。

    “胡说八道!她要今天在这里,老子一定XX了她!”说着话,那枪手就站了起来,开始做各种冲刺动作,“老子要把她按在茶几上,这样****,嗷嗷嗷……”又转身到了沙发前,“再把她拉过来,叫她跪在我面前,这样干……”他越说越是兴奋,就好像那尤物真的在他面前一样,甚至做那各种粗鲁动作时开始喘起粗气。

    沙发后,克莉丝汀气得脸都白了,但更有些害怕,怕真的被他们发现,那可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下场。

    乐晨,却有些坐不住了。

    沙发后空间本来就极为窄小,两人蜷曲着相对而坐,克莉丝汀一双长腿根本就伸不开,她的一双红色细高跟鞋不得不前探,甚至黑色靓甲的雪足脚尖探在了乐晨双腿之间,而乐晨只能岔开双腿,夹着她那双长腿。

    乐晨更要紧紧搂抱着她,两人才能弯下身子比沙发更矮。

    两人本来姿势就极为绮旎,现今听着外面两个枪手涉及克莉丝汀的污言秽语,而那尤物就在自己面前,很暧昧的姿势和自己紧紧贴在一起,乐晨心里渐渐有了异样感觉,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尤其是,坐着克莉丝汀红色细高跟鞋脚尖的部位,慢慢的,变得火热。

    乐晨甚至知道,克莉丝汀肯定能感觉到她雪白细腻脚背上,自己身体的变化。

    突然,乐晨的手一痛,却是被克莉丝汀侧头,狠狠在他手上咬了一口。

    乐晨无奈,除了战斗状态,他都是将自己身体保持在普通人的状态,所以手上才有痛感,现在,也只能忍着,毕竟自己是活该。

    但是,克莉丝汀红唇的轻咬,却令他全身更加火热,终于难以忍耐,猛地起身,在那两个枪手目瞪口呆看着他的时候,他跳出去,手指轻轻一划,两人便扑通栽倒。

    乐晨就拿起酒瓶往两人口里咕咚咕咚灌了几口红酒,心说西方蛮子要耍赖想从自己这里拿好处的话,自己就咬定这俩家伙喝多了而已。

    回身,却见克莉丝汀正惊讶的看着自己,红唇小嘴张得能塞进鸡蛋。

    “你明明能很轻易的打倒他们两个,你故意的是不是?”克莉丝汀恨恨瞪着乐晨。

    乐晨摇摇头,正色道:“不是,我因为一些限制,不能在你们西方轻易动手?!?br />
    混蛋!克莉丝汀气坏了!乐晨要真是故意的话她还没这么生气,偏偏乐晨很认真的回答他不是故意的,而且应该是真话,也就是,无端端被这个粗鄙的家伙占了便宜,这家伙还偏偏不想占自己便宜。

    所以,乐晨走过去的时候,克莉丝汀猛的又一口咬在了乐晨肩膀上,刚刚脱下呢子大衣的乐晨疼得苦笑,“好了好了,咱们该走了?!?br />
    克莉丝汀这才恨恨放开了他。

    乐晨跳上了沙发靠背,手一伸,便将上面排风口钢丝网推开,随后也不见他作势,一翻身便钻了进去,接着他双手伸出来,对克莉丝汀做手势,克莉丝汀双手刚刚放在他手上,便觉腾云驾雾一般,眼前一黑,已经进了通风管道,甚至,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落在了乐晨背上。

    “你肯定爬不好,我背着你?!钡紫吕殖克盗松?。

    克莉丝汀现在也知道乐晨为什么脱掉呢子大衣了,通风管道很窄,可能就能容一个人爬过去,而乐晨为了背自己,所以他才脱掉了大衣,而且乐晨趴在下面,就好像扁平了一般,根本不占用空间。

    克莉丝汀呆了呆,有些不敢相信的道:“你这样怎么爬???还是把我放后面,我跟着你爬吧?”

    “搂着我!没事的,不用怕,很快就出去了?!崩殖靠刹幌朐谡饪掌愀獾耐ǚ绻艿览锎な奔?。

    克莉丝汀看着身下的乐晨,突然,眼圈有些红,她轻轻伸手,搂住了乐晨的脖子。

    接着,也不知道乐晨手脚是怎么动作的,立时便背着她滑行起来,动作快捷无比,拐过了几个弯后,克莉丝汀便觉得身子一沉,接着便向下落,她还没惊呼出声,双足已经着地,却是乐晨破开了排气网进了酒吧所在大厦商场的洗手间。

    然后,就见乐晨手在窗户那一划拉,整扇窗户便无声无息的向外掉落。

    接着,乐晨便一弯腰,将克莉丝汀抱起来,克莉丝汀一呆,随即便觉得眼前一亮,却是被乐晨抱着跳出了窗外,已经到了华灯闪耀的大街上。

    乐晨松开手,克莉丝汀双臂却还是吊在他脖子上,痴痴看着他的脸庞。

    “怎么?东方式英雄救美打动了你的芳心?”乐晨微微一笑。

    “混蛋!”克莉丝汀赶忙松开乐晨脖子,更气得狠狠踢了乐晨一脚。

    乐晨笑着,指了指旁边阴影处,说:“你等我,我去拿车,咱们快点走,我不想和警方沾上什么关系?!?br />
    克莉丝汀同样不想和警察打交道,但又担心乐晨的安危,说;“别去拿车了,太危险,咱们搭车走吧?!?br />
    乐晨笑笑:“没事!”转身而去。

    看着乐晨背影,克莉丝汀有些愣神,乐晨背影消失在夜幕中时,她突然就觉得一种巨大的不安涌上心头,她甚至担心乐晨就这样,永远的消失,自己再见不到他。

    而当乐晨开着跑车一溜烟而过,又快速倒车嘎一声停车,笑着问她“怕没怕我就这么开车跑了?”时,很奇怪,克莉丝汀竟然没有生气,甚至有种淡淡的温馨,说:“说真的,挺怕的!”这家伙,就是这种天塌下来也不管别人感受我行我素的惫懒样子,又有什么办法?

    乐晨倒是被她的回答搞的一怔,随即点点头,打火起车。

    一路上,克莉丝汀呆呆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乐晨同样不说话,半个多小时后,跑车驶入了肯辛顿花园街,眼见前方就是克莉丝汀所住的维多利亚风格的小宫殿,乐晨的眉头却突然蹙了起来,他清晰的感觉到,在克莉丝汀家里,弥漫着血族的气息。(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