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覆汉 > 第六章 峰回路转

覆汉 第六章 峰回路转

    “把你们知道的关于刘公的逸事都给我说出来,说一件送银一锭?!?br />
    时间是当日晚间,说话的是公孙珣,说话对象则是这緱氏山下乡中与亭中的一群低级吏员,而在公孙珣和这群吏员之间的则是一堆白花花的银锭,元宝形的,在烛火的映照下煞是亮眼。

    话说,白银这玩意在汉代基本上不会作为货币来使用,汉代真正的流通货币应该是铜钱、布帛以及黄金,而白银一般是用来铸造银器的。但是,这玩意毕竟是天然的贵金属,它的价值毋庸置疑。

    至于说为什么某人一赏赐别人全都是白花花的银锭,那就要去问某位恶趣味的大娘了。

    废话少说,回到眼前,可怜一群低级吏员——公孙珣为了不惹出事来,连乡蔷夫和亭长那种级别的都没请,就是一些乡书佐、里长、求盗之类的人物,全都是居住在緱氏山下的本地人,天子脚下有些见识,但可能一辈子都没见和这么多银子共处一室过。

    “我且为少君说一件刘公的事情?!币幻缰惺樽舻谝桓霭崔嗖蛔?,果然这读书人自古就靠不住?!傲豕认不逗染?,而且为人特别懒散,很少洗手洗澡,从他老家弘农到他任职过太守的南阳,几乎人人都知道他这个嗜好,早年间洛阳城里甚至有人根据这个编过谚语,只是具体文字我实在是记不得了?!?br />
    “原来如此!”公孙珣眉开眼笑,直接将一锭银子递了过去?!跋不逗染?,懒得洗澡……说的好,可还有其他的吗?”

    其他人看的眼睛都直了,尼玛这种人尽皆知的事情都能给银子,那自己还瞎想什么???

    “少君?!币幻锍ふ套派っ糯笾苯忧拦袄戳??!拔腋闼狄患豕ツ甑囊菔隆豕馊耸浅隽嗣目砣?,去年有一次他从洛阳回弘农老家,也没带仆从,就只是一个人赶着一辆牛车顺着路走。结果走到路上,恰好遇到一个丢了牛的人,非说刘公车上的那只牛是他家的。结果你猜怎么着?这刘公一言不发,直接下了车子把牛解下来给了那人,然后自己步行回家了。后来过了两天,那人又把自家的牛找到了,非常羞愧,就专门带着那头牛来洛阳刘公府上赔礼道歉……结果刘公说,牛这东西又不是人,认错了很正常,哪里需要道歉?反倒是劳累你专门进城一趟。最后,刘公竟然又招待了那人一顿饭,才笑眯眯的将人送走?!?br />
    公孙珣这次是真的目瞪口呆了……这刘宽可是位列九卿的帝师啊,真大佬无疑,脾气竟然好到这程度?这要是在边郡敢有人讹别人的牲口,怕不是要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来了。

    而且如果说前面把牛解下来给对方,可以算是好汉不吃眼前亏,那后面人家都来到自己家里了,还这么宽仁那算什么?真菩萨心肠?

    “说的好,就是这样的事情,多给我讲讲!”回过神来以后,公孙珣直接拿了两锭银子递了过去。

    “我也知道一件事情?!庇忠蝗似炔患按目诹??!罢饬豕目砣室丫搅朔艘乃嫉牡夭健菟邓馊舜永疵环⒐⑵?,几十年如一日,就是他的夫人都觉的怪异。于是有一次上早朝,等到刘公穿好衣冠正准备离家的时候,他的夫人让一个女婢捧着一盆滚烫肉羹进来,假装失手把肉羹泼在了刘公的身上,以此来试探……结果您猜如何?这刘公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直接拉住了那个女婢的手,问她有没有被烫着……”

    有了心理准备的公孙珣又面色如常的递过去两锭银子。

    就这样,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听下来,一个脾气极度温和,极度喜欢提携后进,极度嗜酒,极度懒散,又极度有学问的国家长者形象慢慢的就勾勒了出来。

    公孙珣心中大定,因为他也算是听出来了,这位刘公不是真圣人,那也是要装一辈子圣人的……而这两者有区别吗?

    既然是这么一位老好人,甭管对方心里清不清楚,捏着鼻子靠上去就是了!

    自己能搭上自己那位大气运族兄的一次顺风车,自然可以来搭第二次……自己的族兄公孙瓒难道会觉得不爽吗?他又没少二两肉!

    就这样,听了半夜的趣闻轶事,将一整摞银锭全都送了出去,第二日一早,公孙珣却显得精神抖擞,竟然连连催促金大姨准备东西,然后就和公孙越、韩当一起护送着车子往洛阳城中赶去了。

    刘宽府上的门子和刘虞府上的门子一样随和,但是这一次人家竟然连名刺都不看,只是问了一下情况就直接就敞开大门让进去了……公孙珣还好,心里毕竟有些准备,这公孙越和韩当已然是目瞪口呆。

    进的门来,自然有仆从一边接收礼物,一边引着公孙珣等人去堂上见主人家。而且非只是公孙珣和公孙越,就连韩当也被引上了堂,弄的后者浑身不自在——他一个辽西边郡的游侠,最大不过当过两百石的塞障尉,还没正式上任,如今不过是个白身的宾客,怎么就能被引到当朝帝师,九卿之一的刘公家正堂上去了呢?

    还给安排了座位!

    不一会,公孙瓒先出来了,先是挤眉弄眼了一阵子,然后再出来的却是刘宽的长子刘松,众人赶紧起身迎接。

    话说,这位刘松已经算是中年了,胡子都蓄得很长了,也是成家立业的人物,可一出来却也是很客气,先是通了姓名,然后自然就要讨论来意了。

    公孙珣赶紧把自己等人和公孙瓒的关系,还有束脩的问题又说了一下。

    “哦?!绷跛赡碜藕恿阃??!袄裎镆丫眉夷冈菔贝章A?,但是贤昆仲此行除了束脩六礼外还有不少其他重礼,家中家风很严,到底收不收还是要等父亲做裁决的,诸位不妨等一等?!?br />
    公孙越紧张的不行,几乎是出于本能的追问了一句:“不知道刘公在忙什么?若是有大事要做,我们可以先行告退?!?br />
    “无妨?!绷跛杉绦碜藕拥??!凹腋敢蛭樟瞬缥?,昨晚上心情愉悦,就多喝几杯,如今还在酣睡……无论如何他午时总是会醒的,几位要是无事,不如与我一起闲坐,说一些辽西风物,也让我涨涨见识?!?br />
    公孙越和韩当愈发不知所措,这真不是自曝家丑吗?倒是公孙珣依旧是波澜不惊——很好,只能说这很刘宽了。

    这年头也没午饭这说法,公孙珣虽然被自己老娘养惯了胃口却也只能忍着,然后和人家这位九卿之子说些什么乌桓、鲜卑之类的话题……到了午时,果然,一位挂着黑眼圈穿着随便,手上黑黝黝的老爷子从里面慢腾腾的走了出来。

    从刘松到公孙瓒,从公孙珣到韩当,众人赶紧起身行礼。

    “都坐都坐?!崩弦硬灰晕獾陌诎谑??!叭嘶钤谑郎辖驳氖且桓鐾ㄍ?,一群年轻人何必如此拘谨?不要像我家的孩子,自幼被他母亲教着,已经失了锐气?!?br />
    刘松就在眼前,众人根本不知道该如何答话。

    “刚才我起床时,听我家夫人说,你们是来为伯圭交拜师礼的?”这刘宽坐下来以后自顾自的说道?!八淙惶道裎镏杏胁簧倜谰?,让我颇为意动,但何至于此呢?我这人向来是走到哪里学生就收到哪里,从东海到南郡,从弘农到洛阳,我这学生满地都是。而伯圭这孩子呢,仪表堂堂,又懂礼貌,出身又好,我昨日一看就特别喜欢……”

    “你个老糊涂!”就在此时,堂后突然传来一个上了年纪的女声?!笆钦婧苛嘶故蔷泼恍??!人家的礼物从束脩六礼到各色精美器物,全都是按三份置办的,又是三兄弟齐至,分明是这两人也想拜你为师,你怎么翻来调去就只说一个伯圭呢?!”

    公孙越惊的面色苍白,韩当更是吓得直接站起身来,倒是公孙珣和公孙瓒还有那刘松充耳不闻,勉强拿住了架子。

    “哈哈哈!”这当朝光禄勋刘宽闻言拊掌大笑?!胺蛉酥附痰氖?,是我老糊涂了,既然你这二人如此求学心切,那就也上前来拜我一拜吧!”

    饶是之前表情各异,此时公孙珣和公孙越也不由大喜过望,二人上前跪拜,口称大人,这就算是在卢植这个经学的记名老师之后,又多了一位登堂入室的真正嫡传老师了……而且还是位列九卿的当朝帝师。

    “太祖武皇帝好学,初从涿郡卢植于緱氏山通经传,然卢植拜九江太守,群少嬉戏无度,独帝不假声色,日夜苦读于舍中。后汉名臣刘宽过緱氏,隔门闻其诵声,乃曰:‘岂可置美玉于此乎?’乃推门而入,收纳入室,言传身教,士林传为美谈?!薄妒苛衷蛹恰?劝学篇.燕无名氏所录

    PS:还有新书群,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加一下,684558115。

    搜索书旗吧(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看更新最快的书!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