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傻仙丹帝 > 第七百九十五章 偷袭

傻仙丹帝 第七百九十五章 偷袭

    第七百九十五章偷袭

    奇丹的脸瞬间变得苍白无比,他想不明白,常盛一个一层地仙,天道感悟深就罢了,怎么力量和法力之气都要比他强!

    一层的地仙,怎么可能这么厉害!

    猛烈的法力之气和强悍无匹的巨力瞬间冲到奇丹浑身各处,霎时间,一股难以言喻的剧痛在他身体各处传来。

    似乎每一块骨骼、每一个细胞都在疯狂的颤抖,体内,气血更是疯狂的翻腾着。

    “噗……噗噗!”

    奇丹大嘴一张,一口鲜血喷出,随即,第二口,第三口血液不断的从他的口中吐出,刚刚一掌,便让他受到了极重的内伤。

    一个地仙六层,被一个一层的地仙活活的打的吐血不已。

    常盛一掌打退奇丹之后,没有马上追击,而是很不屑的摇起头来。

    “六层地仙,奇丹,你这个六层的地仙,水分可真不小。你这实力,倘若没有人丹和法宝,你也就是个五层的地仙,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突破进入六层地仙的。跟你这样的人交手,真是一点难度都没有?!?br />
    说罢,常盛突然抬手,对着地面一抓。顿时,奇丹的身躯凌空飞起,落到了常盛的手上。

    “当日,你陷害与我,如果不是我运气好,我早已死去,这个仇,今天也是要报的时候了。其实说起来还是要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也不会有现在这么强,对了,你知道吗?当日我没有死之后,我得到了什么吗?”

    常盛突然凑到奇丹的耳边,怪声道:“我得到了无字天书中的功法?!?br />
    “无字天书!”奇丹闻声,脸上顿时露出一抹怪异至极的神色,竟然是无字天书,常盛竟然得到了无字天书中的功法。

    怪不得,怪不得常盛三年多的时间,就能修炼到一层的地仙。

    怪不得常盛只是在地仙一层,就如此厉害,原来他修炼的是无字天书中的功法!

    奇丹心中不甘,为什么为什么常盛就有这么好的运气,被陷害没死,反而因祸得福!

    常盛看着奇丹的脸,脸色渐渐变得阴冷起来:“你心中很不爽是吗,很不甘是吗?放心,你马上就要解脱了。我更不需要问你任何的话,因为我有无字天书中的功法,一会我会吸收了你的本源。你所修炼的一切,都将是我的。同时,你的记忆,我也会同时获得?!?br />
    “现在,去死吧!”

    常盛抓着奇丹的头,瞬间施展盗世仙法。

    下一刻,奇丹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本源不断的飞出,落入常盛体内,与此同时,自己的脑海深处,一段段的记忆,也不断的流出。

    他现在无比的确信,常盛真的没有骗他,常盛是真的能吸收他的本源,也能获得他的记忆。

    眼看,自己的一切都要归常盛所有,奇丹心中怎能甘心。

    可是不甘心,他也没有办法,这个时候,他根本就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甚至连自爆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本源和记忆被常盛不断抽走。

    常盛故意慢慢的抽取着奇丹的本源和记忆,他要报复,奇丹,这可是他的生死大敌!

    半晌,常盛才抽取完奇丹的记忆,如果不是因为担心着古天魔,他抽取的会更慢。

    常盛随手抛下奇丹干瘪的尸体,然后手掌轻轻一吐,一股火焰飞出,将奇丹的尸体彻底焚烧的一干二净。

    他吸收了奇丹的本源,更拥有了奇丹的记忆。

    “果然,当日古天魔猜测的没有错。如果没有天丹真君的允许,那些炼丹童子,怎么会陷害我。他们陷害我,固然有他们嫉妒我炼丹天份的缘故,可是更多的,却是天丹真君的蛊惑?!?br />
    常盛通过奇丹的记忆,终于知道,他为什么被害死。

    完全就是因为天丹真君嫉妒、害怕自己的炼丹天赋,害怕自己超过他,所以这才找到奇丹,又是暗示,又是蛊惑的,让奇丹陷害自己。

    然后天丹真君借着这个理由,把自己派到仙魔战场上去。

    而当日害自己的另外一个炼丹童子玉阳,他却是在陷害了自己没多久,又被奇丹所杀死。

    “哼,真是狗咬狗!还有天丹真君,你等着,我现在已经来到了天界,我不会让你好过的,等我得到天劫真君的法宝,回到天元神州大陆,找到英武候,我再出手对付的便是你!”

    常盛转身向着古天魔跟劫佛尊主还有劫陀尊主交战的地方飞去,脑海中,却是已经有了对付天眼真君的方法。

    他真的没有想到,杀死奇丹还能有意外的收获。

    说起来,他接下来要对付的人,也是他的仇人。

    当时,奇丹陷害自己的具体主意,并不是奇丹想出来的,而是别人给他出的主意。

    出主意的那个人叫做蚀眼尊者,蚀眼尊者的名字中也带有一个眼字,其实天界的很多人都知道,蚀眼尊者是天眼尊者的私生子。

    在天界,尤其是对真君来说,他们是不会有私生子的。因为到了他们这个境界,他们根本就不会顾及其他,只要是他们的孩子,他们就会大大方方的相认,所以真君,几乎没有私生子一说,唯独这个蚀眼尊者例外。

    具体什么原因,谁也不知道,总之,蚀眼尊者是天眼真君的孩子,天眼真君也默认过,可是,他却从来没有公开接纳蚀眼尊者,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

    “我绝对不是天眼真君的对手,可是倘若我对天眼真君子在乎的人动手,那么天眼真君一定会动怒,前来找我报仇,只要他一离开,就是我潜入盗取他的法宝的好时机,他的天眼法宝,并没有都少战斗的作用,更多的是辅助,他也是从来不带那法宝出门的,”

    常盛一边飞着,一边自语着:“本来我还头疼要找谁下手,现在好办了,直接找蚀眼尊者就是?!?br />
    常盛飞行了一段距离之后,没多久,他便看到了,正在交手的古天魔和劫佛尊主以及劫陀尊主。

    劫佛尊主和劫陀尊主两人施展的乃是佛门功法,自古便有的传说之中,佛陀乃是与世无争的。

    可看到人间疾苦以及罪恶,为了解救万民,所以才会产生怒火。

    此时,劫佛尊主和劫陀尊主两人的背后,各自虚空凝聚着一个全身燃烧着火焰的佛陀。

    对面,古天魔则是浑身上下都隐藏在一片黑暗之中。

    三人脚下的山脉,早已因为他们之间的战斗,几乎完全被夷平,甚至有些地方,更是出现了万丈的深渊,由此可见他们三人战斗的激烈。

    劫佛尊主盯着对面的黑影,大口喘息着,心中则在大骂着奇丹,那个奇丹,说了是能压制住千劫真君四成的实力,可是现在看起来,他的丹药也就压制住了千劫真君三成的实力,然后现在还让自己和师弟两人中毒,各自损失了一成的实力,如此一来,竟然跟千劫真君打成了平手。

    甚至,隐隐约,千劫真君似乎还有要占据上风的势头,照这样下去,他们两人都很有可能要失败。

    突然,劫佛尊主对面,全身隐藏在黑暗之中的古天魔长啸一声,黑暗中,一个巨大的黑色骷髅头猛然飞了过来。

    这个骷髅头上,却是缠绕着一道道不同的光彩,有带着炙热高温的火红色,有寒冷无比的蓝色光彩,还有着充满了毒气的绿色光彩……

    千劫真君,名为千劫,所领悟的功法之中,也是蕴含着各种劫难的攻击,对付起来让人头疼不已。

    “去!”

    劫佛尊主看到对方的攻击之后,立刻催动身后的佛陀迎了上去,瞬间,这尊佛陀在天空中不断变大,转眼间,便变的足有千丈高,背后,更是有万丈光芒射出。

    同一时间,根本就不用提前商量,劫陀尊主的攻击也落了下来。

    他们两人是师弟,更是孪生兄弟,自小便生活在一起。

    就算是娶妻,他们两人也是娶的同一个妻子,两人无论做什么都在一起,默契程度,对对方的了解,就像是对自己一样。

    他们早已做到心意相通。

    天空中,两尊巨大的佛陀很快互相绕着转动起来,每转动一周之后,天空中,都会多出一个佛陀的虚影来。

    一生二,二生四,四生八……转眼间的功夫,天空中已经出现上千的佛陀虚影,满满的将天空都填满了。

    常盛没有急着参加战斗,现在战斗的三个人,古天魔是伪真君,而劫佛尊主和劫陀尊主两人也都是九层地仙。

    倘若是在天元神州大陆,就算是遇到九层地仙,常盛也不会惧怕,可现在是在天界,他的实力是要受到压制的。

    不止是如此,在天界,他更不敢动用大地之证,那是大地守护者的证明,在天界使用大地之证,一定会被天界本源发现。

    作为大地本源的死敌,一旦发现大地之证的气息,天界本源,一定会发动一切力量对付他的,说不得,会直接召唤数名真君来灭杀他。

    大地之证是绝对不能动用的。

    不光是大地之证,常盛就是连天道外丹都不敢用,天丹真君可是见到过天道外丹的,一旦他用天道外丹,绝对会被天丹真君发现,现在,他还不是天丹真君的对手。

    除此之外,就是遮天大旗,也要小心使用。

    遮天大旗,在天界也是赫赫有名,遮天大旗的气息,天界上的很多真君都知道,他使用了遮天大旗,绝对会引来真君的。

    他唯一能用的就是万法塔了。

    实力受到压制,又只能使用万法塔,常盛可不会轻易出手,况且眼下,古天魔也没有落入下风。

    本书红薯网首发,请勿转载!

    <tablecellpadding=”0”cellspacing=”0”border=”0”width=”100%”><tbody><tr><tdclass=”lfbtn”width=”35%”></td><tdclass=”rtbtn”width=”65%”></td></tr></tbody></table>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