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傻仙丹帝 > 第575章天丹真君

傻仙丹帝 第575章天丹真君

    常盛才刚刚来比武的擂台场,还没有来得及看各个比武台上有什么像样的高手,一声声惊呼便传了过来。

    “快看,那个叫释法的小子的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br />
    “释法,就是那天才练气六层的不到十岁的少年吗?”

    “快去看看,那个少年竟然比到现在还没有被淘汰,本以为他是练气六层,可是年龄这么小境界就如此之高,还以为这小子只是境界高,真正打起来,实力一定不行,可他竟然到现在还没有淘汰,真是出乎意料?!?br />
    常盛听着人群中的呼声,心中一笑,自己本以为自己的化外分身再打几场也应该淘汰了,可是想不到的是,前一阵子,自己吸收了大术,自己的境界提升了,而自己的化外分身也提升了境界。

    不过想想也对,自己吸收了大术是提高了自己对天地对**的感悟,自己的感悟提升了,和自己其实可以是一个思想的化外分身的感悟自然也跟着提高,化外分身的境界提升再正常不过,上一次自己境界提升,自己的化外分身境界也随之提升到了逆天八层。

    逆天八层,这个境界实在太过恐怖了。

    说起来,自己还没有控制自己的化外分身战斗过,这一次倒是可以控制自己的化外分身战斗试试。

    常盛心中一动,找了个地方站定,随即心神进入自己的化外分身之中。

    对面,常盛的对手已经站定,出乎意料的,他的这个对手竟然是一个看起来非常面熟额的人,首先对方的衣服就非常的面熟,对方传的是一见火红色的衣袍,衣袍上更有一只振翅高飞的朱雀。

    整个大齐王朝身穿这种衣服的人只有一种人,那就是大齐王朝五大门派之一的南方朱雀城的**。

    常盛化外分身对面,江天一皱眉看着自己眼前的十余岁孩童,心中微微有些头疼,对面这个孩童,实在不是自己想要碰到的对手,倒不是对方的实力太高了,相反对方只是一个小小的练气六层,自己还不会把这样的人放在眼中。

    问题是对方的身份,一个强大无比的神秘门派的**。

    能让一个傻子变成高手,能让一个十余岁的孩童变成一个练气六层的高手,而且更绝的是,还能让傻子和这个十余岁的孩童成为超级的炼丹大师,这样的师门,就算是用脚趾头想都能知道对方有多么恐怖。

    而且这个孩童,虽然自己没有接触过,可是自己已经从别人的口中听说了很多这个孩童的事迹。

    这是一个非常非常高傲的孩童,倘若自己赢了他,这个孩童肯定会记恨在心的,虽然说自己是大齐王朝五大门派之一的朱雀城的**,可得罪这样的人也很是麻烦的。

    可是让自己输个他?这更加的不可能了。

    江天一心中叹了口气,只能卖一个好,希望一会这个孩童心中能清楚吧。

    想着,江天一双手一抱拳,对着对面的半大孩童轻声道:“在下朱雀城的江天一,这次来参加比武大会没想到能在擂台上碰到释法公子,一会如有得罪,还望释法公子理解?!?br />
    “理解个屁!”常盛控制着化外分身一点也不给江天一的面子,直接一摆手,满是不屑道:“讲那么多废话,要打就快打,不打就自己跳下擂台认输?!?br />
    江天一闻声,脸色顿时变得铁青起来,他感觉自己说的话,已经很给对方面子了,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是代表着朱雀城的,可是这个小子,竟然如此回话,当真以为自己就怕了他?

    脸色一变,江天一也不在说话,等到擂台一侧,裁判一声开始,江天一锵的一声抽出了腰间的宝剑。

    常盛双目望着江天一的宝剑,神色一动,他终于想起这个江天一来了,记得这个江天一曾经和张琴在一起过,而且张琴那个神秘的女人还叫江天一师兄。

    虽然说张琴肯定不会是朱雀城的**这么简单,但是能让张琴那个神秘的女人加入的门派,而且还是大齐王朝的五大门派之一,对方也简单不了。

    “得罪了!”

    江天一叫了一声,看着对面的少年,抬手一挥,体内法力之气才刚刚涌出,接着又是一收,对方是一个练气六层的人,那么自己就用练气七层的实力跟对方交手不吧。

    虽然对方说话难听,可是自己还真不能下重手,否则的话,一旦真把这小子杀了,他的师门一定会找上门来,自己虽然在朱雀城非常被重视,可也不是最被重视的那个,倘若对方的师门找上门来,难保门派中的那些老家伙不会把自己交出去平息对方的怒火,还是小心为妙。

    想着,江天一爆发出练气七层的实力,手腕一抖,出剑想着对面的孩童攻了过去。

    瞬间,天空中爆发出一道道明亮的剑光,一道道剑气**交错,宛若一朵盛开的绚丽花朵,美艳而蕴含杀机。虽然说只是练气七层的实力,可是江天一他自身的剑术可不会因为压抑境界,而降低多少。

    常盛看着对方的剑术,暗暗点了点头,这一道道剑气,如同一张大网,遮天蔽日的压了下来,让人虚实难辨,单单说剑术,自己的确不如对方,可是这又能如何?

    “废物!”

    常盛冷哼一声,体内,法力之气突然爆发而出,浓浓的法力之气,凝聚而出,霎时,化外分身体外,小小的衣服无风自鼓而起,法力之气从体内冲出,顿时发出轰然一声闷响。

    化外分身脚底下,坚硬的青石地面上被法力之气冲击到,顿时发出一声闷响,地面瞬间离开,并且迅速向着四周龟裂而去,地面上,一层层的灰尘随风飞舞起来。

    一道道**交错的剑气侵袭而下,还没有落到常盛化外分身的身上,就已经被散发在体内的法力之气阻挡,消散于无形当中。

    “法力……逆天境的强者!”

    江天一看到对面的孩童突然爆发出的法力,脸色顿时大变,不是说对方是练气六层吗?怎么现对方却爆发出逆天境的实力了?

    十余岁的逆天境强者,这怎么可能会出现,这不可能!对一定是因为法宝!

    江天一顿时明白过来,对方一定有什么法宝在身,或者是用了一些特殊的秘法,这才爆发出逆天境的实力,可是不管怎么说,对方的实力是逆天境,自己可不能再大意了。

    身子向回一收,江天一持剑而立,霎时间,一股法力之气同样从他体内勃发而出??炊苑降氖盗?,显然也不是刚刚进入逆天境的人,既然如此,他也不能留手了,他只是逆天境二层的实力,上一次仙府开启,他也没有得到什么好处,更没有提升实力,面对逆天境的人物,他必须全力而为。

    “喝!”

    江天一低喝一声,全身肌肉紧紧绷起,当体内法力运转到极致之后,突然抬手一挥,劈出一剑,紧接着,第二剑、第三剑接踵而至,瞬间,整个比武的擂台上,布满了江天一的剑气。

    一道道剑气飞起,聚集到天空中,却是组成了一只巨大的朱雀虚影,凝空向着常盛的方向飞去,虚影飞行时,更是有着一声声的清脆鸣叫声发出。

    擂台小,刚刚还震惊于那个十岁的释法竟然是逆天境高手的众人,这时再次一惊。

    “朱雀之鸣,朱雀城的看家剑法,这是朱雀城最凌厉的十招剑法之一了?!?br />
    “才一开始竟然就是用这么厉害的剑法!”

    众人满是惊讶的望向了擂台上的孩童,面对如此一剑,不知道这个孩童要如何应对。

    “哼,剑招再华丽又如何?中看不中用罢了!”

    常盛看着对面飞来的犹如朱雀一般的剑影,冷笑一声,却是抬手猛然一会,全力一掌拍去。

    这一招没有用任何的招式,只是普普通通的一掌,不过这一掌却是全力而为的一掌。

    随着常盛一掌拍出,天空中,一个巨大的手掌虚影浮现而出,瞬间冲至天空中的朱雀虚影之前。

    “碰!”

    下一刻手掌和朱雀虚影相撞,发出一声极其响亮的巨响,巨响之中,似乎还有一声朱雀的惨烈鸣叫之声,紧接着,朱雀虚影瞬间消散,而手掌虚影却是继续向前飞落而去。

    逆天八层!

    江天一看着对面飞来的巨大的掌影,整张天顿时浮现出死灰之色,这是一力降十会,对方根本就不讲技巧,就是实力高,就是压制来打,而他还没有一点的办法。

    江天一想要躲避,可是那掌影飞落的速度实在太快了,以他的速度想要躲避根本就来不及!

    “轰……”

    轰然一声巨响之后,江天一直直倒落下去,重重的砸落到地面上,激起一片灰尘。

    烟尘散去,渐渐的,江天一的身子露了出来,一掌之后,江天一的整个脑袋都被打掉了一半,只剩下另外一半还保留着,身子更是从中间爆裂来开,四肢早已不知道飞到了哪里。

    “这……这一招就打死了江天一,这也太恐怖了吧?!?br />
    “是啊,这个释法才十岁,竟然就这么残*?!?br />
    “不过释法的实力,刚刚我没有看错吧,他刚刚爆发出的战斗力好像是逆天八层,他不是只有练气六层吗?什么时候变成了逆天八层?他可是才只有十岁啊,十岁的孩童是怎么到逆天八层的!”

    众人在看到江天一死后,很快目光又落到了一边的孩童身上,他们怎么也无法相信一个孩童才只有十岁就成为了逆天八层的恐怖存在。

    十岁的时候是练气六层就已经足够让人震惊了,十岁练气六层是天才妖孽,可是十岁的逆天八层,那是不可能的!不相信,谁也不相信一个十岁的孩童是逆天八层的强者!

    “估计这个释法身上有宝物,所以可以瞬间达到逆天八层!”

    “对一定是有宝物,一定是这样的?!?br />
    很快众人找到了一个释法是逆天八层的可能,而且这个可能在他们看来,非常之大!

    “不对,不是宝物,是他的实力已经到逆天八层了!”人群中,前朝太子望着擂台上的孩童,心中一动,或许自己应该找他合作一下。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