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一百零九章 .百年片段(下)——凤清天、仇、黯罗

仙道求索 第一百零九章 .百年片段(下)——凤清天、仇、黯罗

    概在徐清凡出关后第二年,人类联盟那边传来一个让开心的消息,金清寒境界再次突破了,成为了一个出窍期宗师。

    徐清凡虽然无法与金清寒相见,但徐清凡相信,自己的心意,金清寒一定了解。

    “金师弟……”

    玉衡岛上,在得知金清寒修为精进之后,徐清凡就站在海边,向着神州浩土方向遥望良久。

    而在徐清凡身后,婷儿默默站立着,这些年来,两人似乎恢复了当年的默契,只要两人没有闭关,婷儿就必然会跟在徐清凡的身后,仿佛影子一般,带着一种不弃不离的味道。

    “婷儿,你说,你金师叔他会不会是世上第一个可以达到化神期的人呢?在我们这一辈,能达到宗师之境的,金师弟他是借助外力最少的,前后仅仅一个‘净土宗’的传承而已。我虽然在这些人中修为最高,但我借助的外力也最多,正因为借助的外力太多了,我能感觉到,我的实力达到这个地步,几乎已经是我的极限了,就算将来能进一步加深《宇宙密录》和《代天诀》,最多不过是达到刘先生他们的地步,再往前,完全是不可能了,但金师弟,他的极限,却远远看不到尽头。他的修为,随着时间的推移,迟早会过我?!?br />
    徐清凡似乎想起来什么,突然转头向着婷儿说道。

    婷儿眼中闪过一丝不以为然,她在意的只是徐清凡,无论其他人的修为有多高,不过,徐清凡出关以来时时紧皱着眉头,难得见他开心一次,婷儿也不想打断这份难得的开心,只是婷儿生性沉默,又不肯承认徐清凡不如金清寒,所以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不知道?!?br />
    不过,为了让徐清凡继续谈话地性质,婷儿还是辛苦找到了一个新的话题:“那凤清天呢?还有清虚的华仙、门的邓天捱,五行门的曾桦、慈云寺的莲广、苦修谷的玄心……他们都和叔叔你是同一代,也都在这些年中成为一代宗师,其中凤清天、华仙甚至已经快达到出窍期了?!?br />
    徐清凡摇了摇头,叹息道:“你说地这些人,除了凤清天、华仙之外,其他的都是最近这几十年内产生的宗师,其中也只有玄心是靠自己突破宗师之境。至于其他人……或上一场大战对紫真他们刺激太大了,而且这些年来修罗族复苏苗条极为明显,所以短短八十年间,人类联盟竟然一口气出现了六位宗师,据说这次宗师们在‘玄晶宝库’所得到地珍宝,近半都用在了这些人身上,对于天道的感悟、体内灵气的增加,都是硬生生的拔起来的,据说连苦修谷珍藏多年地‘玄魂玉’、慈云寺历代前辈的死后留下地舍利,五行宗的《五行塑体》,清虚地《灌顶传神诀》全都用上了,你看吧,估计在最近几年,人类联盟中还会产生几位宗师,但这些宗师,一生都要停留在现在的境界内,无法存进,实力虽强,却不能运用自如,而且他们因为被灌入了太多东西,会因此早逝也说不定。事实上,据我所知,总共有十八位金丹期修士被这些方法改造过,但活下来的,也就他们五人罢了?!?br />
    “紫真他们不知道吗?”

    “他们固然知道。所以才会在莲广、邓天捱等人施展这种方法。而真正有天赋地丘轩、许秀容、玄夜等人。到现在还是金丹期地境界。而就算是人类联盟最缺少高手地时候。紫真也没对他们拔苗助长。他们才是真正人类修士地未来。邓天捱他们。不过是因为紫真他们实在等不起了。无奈之下所制造地一些牺牲品罢了??上Я?。他们本来还是有机会靠自己突破为一代宗师地。不过就算是丘轩他们。比起金师弟来?;故敲飨圆盍艘恍??!?br />
    “那华仙、凤清天呢?”

    “华仙他心智、天赋都极高。甚至在将来他会成为第二个紫真仙人也说定。但他一生地极限也就这样了。而凤清天……他心中地魔障太强了。虽然现在突飞猛进。但注定一生难成大器。不过你刚才说错了。凤清天他并非快要达到出窍期。在五十年前。他就已经达到了?!?br />
    婷儿想起了凤清天与金清寒地恩怨。不由问道:“那么现在凤清天地实力依然要比金清寒地高了?”

    徐清凡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却不知该如何回答。良久之后。才悠悠叹息道:“如果凤清天地魔障在于家族地仇恨。那么金师弟地魔障就是多次惨败在凤清天手下。这也是金师弟前进中唯一地阻碍……不过。我相信。当金师弟战胜凤清天之日。就是他一飞冲天之时?!?br />
    看到婷儿眼中闪过疑惑之色,似乎不信金清寒能战胜凤清天,徐清凡笑道:“你看着吧,这个时候马上就要来了,我有预感,这些年来的恩恩怨怨,马上就要一次解决了?!?br />
    就在这时,东方清灵手捧一个木盘,向着徐清凡和婷儿走来,走到徐清凡身边,笑道:“北极星群岛那里的凡人,在那里种下了果树总算是存活了下来,这是那里结的果子,刚才求天心营的修士送来,说是献给你,感谢你这些年来对他们世代照顾之恩的?!?br />
    在徐清凡出关之后,不知为何,东方清灵竟是跟着婷儿回到了玉衡岛,并就此住了下来,两女平时很少说话,但似乎相处融洽。

    想到这里,徐清疑惑的皱了皱眉头。

    ~~~~~~~~~~~~~~~~~~~~~~~~~~~~~~~~~~~~~~~~~

    就在徐清凡和婷儿评价凤清天之时,凤清天正带着他这些年来所培养的融合了凤凰血脉的凤家修士,共八百余人,向着西沙深处快飞去。

    三年前,徐清凡突然迁来一名叫仇的弟子送给他两条消息。

    第一条,是徐清凡这些年来整理种种信息后,对张虚圣八十年前所布置的计划地判断。

    第二条,则是牛文星的死讯,牛文星身体不好,又是一个凡人,他虽然在霞灵七岛中得到了最好的照顾,但过了这么长时间,依然死了。不过徐清凡特意交代的是,牛文星致死都没有投靠于他。

    得到这些消息,凤清天即悲哀,又震惊。

    震惊是因为张虚

    计划的庞大,及徐清凡在占卜中所得知的“噬灵虫~出世的消息。

    悲哀却不是因为牛文星地死讯,而是凤清天他现自己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越那个叫张虚圣的人,甚至,他还被徐清凡这个本来远远不如他的人,远远地给抛下了。

    甚至,他多年来的努力,不仅没让自己手下的势力稍有增长,反而降低了不少。

    七十年前,两名修罗族高手突然找到了凤清天的秘密基地,一言不大肆杀戮,虽然最后凤清天拼死而战,拖住了这两名修罗族高手,但手中经营多年的势力,依然损失大半,只剩下现在地八百人,九尾在大战后就失踪了,和它手下的无数妖狐一起失踪了。而他当年偷得地“修罗雕像”,也在那里丢失了。

    后来,凤清天知道,“修罗雕像”本就是修罗族创造之物,他们自有办法找到它的位置,顺带还找到了凤清天地大本营。

    而“修罗雕像”最大的功用是改变血脉,这些年来修罗族之所以开始复兴,人数增加,是因为他们把当年掠来的人类,用“修罗雕像”全部改造成了半修罗,这样做地效果虽然远远不如用“修罗圣珠”直接制造真正的修罗族人,却也是修罗族快增加势力最直接地方法。

    修罗族势力增长了,损失的,却是凤清天。

    自己何时沦落到这种地步?

    凤清天想不通,一直想不通。

    很少人敢于承认自己走上了一条错误地道路。

    但是,他还有一个机会,最后一个报复张虚圣的机会。

    “‘噬灵虫’出世之后,我们再也无法禁锢它,更无法杀死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渐渐强大,然后吞噬这世间的一切,成为它成长的牺牲品……张虚圣的灭世计划达到了,只是会将他自己一起灭掉。而在此之前,这是你报复他的最后一个机会了?!?br />
    这是那个名叫仇的人,所转述的徐清凡的原话。

    凤清天知道,徐清凡这是在利用他试探张虚圣、对付张虚圣,但凤清天却还是忍不住按徐清凡的计划行事。

    只是,在同时,他心中对徐清凡的恨意却更深了。

    徐清凡告诉他,张虚圣的手下之人,一定都隐藏在某个荒芜之地,因为当年张虚圣的计划是通过“噬灵虫”灭世,为了保证他的那些手下不会顺带被“噬灵虫”灭掉,必然要将他们藏在“噬灵虫”不会去的地方,而“噬灵虫”一生追求吞噬与进化,所以必然不会到那些生物稀少缺乏灵气的地方,而只有在那个地方,张虚圣手下之人才能在六百年的“噬灵虫”施虐期间保住性命。

    这种地方,只能是西沙。那里是这个世界上最荒芜的地方,越往深处越荒芜,有些地方,甚至连天地灵气都没有。

    所以凤清天来到了西沙,花了三年时间来寻找张虚圣的秘密基地。

    通过徐清凡,凤清天知道,张虚圣现在所追求的,是灭世后创世,想要成为这个世界的神,而他现在所追求的,就是毁掉张虚圣的追求,哪怕只是让张虚圣懊恼一瞬间,他也达到了目的。

    现在,他终于找到了,最近一年来,西沙深处的一个地方,他派去查探的三波人都失踪了。

    而他判断,张虚圣的秘密基地,就在那里??!

    这个时候,他正是带着手下之人去那个地方,毁掉张虚圣的希望。

    ~~~~~~~~~~~~~~~~~~~~~~~~~~~~~~~~~~~~~~~~~~~

    很快,凤清天所找的地方到了,这里是一片荒沙,如西沙之地的任何一个地方一般平常,只是更加荒芜罢了。

    但凤清天却毫不丧气,只是闭目仔细感应了片刻,接着嘴角掠过一丝冷笑。

    在用“传承神盘”强化了体内的凤凰血脉之时,他也得到了上古神兽凤凰那强的感应力。

    “出来??!”

    凤清天一声低喝,手扬之间,一道熊熊火焰,突然袭向了脚下地沙地,而这些火焰,竟然是碧绿色的。

    顿时,在那些幽冷与炽热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相结合的火焰灼烧之下,即使无法燃烧的沙粒,也纷纷化为了虚无。

    只一瞬间,凤清天身周数十里内,皆是腾起了一片火海,火焰过后,沙地不见了,展现在凤清天面前的,却是一个神秘诡异的黑色地下城堡。

    凤清天脸上地冷笑更浓了,隐隐还带着一丝兴奋。

    手上再次腾起丈高火柱,就要对这个黑色城堡进行攻击,突然,城堡动了。

    埋葬在沙地之下的城堡,突然散出恢弘的气势,缓缓从地底深处漂浮上来,悬浮在与凤清天位置齐高地半空中。

    然后,城堡之门打开,无数修士,在一些身着黑衣脸带半截枯木面具的高手带领下,从黑色城堡中飞了出来,向着凤清天扑去。而这些修士,每个都俊美无比,显然正是张虚圣所创造的新人类。

    凤清天脸上的冷笑,多了几分冷厉。

    “杀??!”

    凤清天挥手,对着身后修士下命令道。

    同时,凤清天当先向着那些突然出现的修士扑去。

    一场惨烈地杀戮展开??!

    扬手之间,如海一般的绿色火浪纷纷向着眼前对手扑去,好像微不足道地小鱼,正如凤清天的想象一般,这些修士在他地火海攻击之下,皆是瞬间埋葬在火浪之中,再也不见身影。

    一个时辰过去了……

    两个时辰过去了……

    三个时辰过去了……

    凤清天依旧不知疲倦的杀戮着,而黑色城堡中,涌出的修士,却是渐渐稀少了起来。

    凤清天脸上地笑意,又多了几分残忍和快感。

    和张虚圣相争了这么多年,总算是占了一次便宜。

    然而,慢慢的,凤清天渐渐感受到了一丝不快,他地对手太弱了,一杀就是一大片,丝毫没有杀戮时的快感。

    于是,凤清天改变了策略,不再用火海攻击,转而弹出无数幽绿色火球,带着无比强大地爆炸力,每个被火球撞到的修士,皆是炸成了粉碎。

    轰鸣声,惨叫声,血溅如雨……

    凤清天心中的快感,果然增强了。

    然而,凤清天却没有现那些溅在自己脸上的血液,竟是慢慢消失不见,似乎融入到他的体内。

    又不知杀戮了多久,凤清天突然身体一僵??!

    然后,又是一场杀戮。

    但这场杀戮针对的,却是他手下的凤家子弟??!

    只见凤清天毫不留情,扬手间无数道火龙腾起,用最无情的方式杀戮着对他忠心耿耿的手下。

    而凤清天脸上,却是惊骇与绝望交杂的神色。

    他现他竟然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

    当一切都结束之后,凤清天身体能动了,却是脸若死灰……

    他的周围,再也没有一个生灵,所能见到的,都被他杀死了。

    无论是敌人,还是手下……

    在这个时候,凤清天已经知道,自己又被张虚圣给算计了。

    “我叫黯罗?!?br />
    突然,凤清天脚下的一堆碎肉重新组合起来,化为了一个身穿黑袍,脸被长遮挡,冷幽幽的,彷如游魂一般的诡异修士。

    这名诡异的修士出现之后,用一种无比阴冷的声音,对凤清天说道。

    凤清天呆呆的看着眼前的黯罗,没有丝毫反应。

    他辛苦培养的势力,凤家中兴的希望,就这么亲手被他扼死??!

    而到了最后,他依然还是斗不过张虚圣??!

    黯罗却没有理会凤清天,依旧用那阴冷无比的声音说道:“刚才你是被我的血液控制了,身体不能自控,不用奇怪?;褂?,我要谢谢你今天为我家主人消灭了那些失败的作品?!?br />
    听到“我的主人”这四个字,凤清天突然身体一震,抬起头来,眼神一片炙热,仇恨如火。

    “我家主人有话对你说?!?br />
    说着,黯罗从袖中拿出一枚黑色水晶球,一件用来投放远方虚影地法器。

    灵气输入后,一道人影突然出现在凤清天面前,正是张虚圣的投影。

    “永远成熟不了的小果实,我们又见面了?!?br />
    张虚圣脸上的笑意依然,仿佛眼前是他多年未见的挚友。

    “张!虚!圣!”

    凤清天咬着牙,看着眼前的投影,一字一顿的说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说你永远成熟不了吗?”张虚圣没有理会凤清天地咬牙切齿,依旧幽幽的问道。

    “大概因为你一直是一个天才,所有的目标总是让你轻易地达到,所以,你办事从来都是只看着终点,却从来不看脚下,这么多年了,这个毛病依然改不了,当自信变成了急功近利,永远都成不了大器??!办事缺乏耐心、缺乏条理、目光狭隘,这一点,你比起徐清凡来,差的太远了?!?br />
    听到徐清凡的名字,凤清天突然身体一震。

    “你知道我为什么知道你会来这里吗?因为你的身边,至少有八十个人是我的卧底,你这些年来地一举一动,我全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你太自信了,你想当然地认为所有人都会真心追随你,哪怕为此牺牲性命,忍受无数痛苦,因为你是天才凤清天?可惜,你身边总有人背叛你,我的那些卧底就不说了,这些年来,你手下地那些凤家子弟,有多少人偷偷的离开了?你寄以厚望的妖狐九尾,不也离开了吗?”

    “徐清凡创办霞灵七岛是怎么做地?他让霞灵七岛所有人都有了追求的利益,他每时每刻都在霞灵七岛地修士心中输入共同的信念,建立自己地威望,他让霞灵七岛所有人都相信跟着他会比原来好的多,创办了完整的管理体制和机制,而你给了你的手下什么?一个找我报仇和重建凤家的口号?以及毫无安定的流浪?对九尾,你带给它的也只是恐惧,牛文星在的时候,在他的劝阻下,你还把一半收获送给九尾,助它增加实力以此收心,但牛文星走了之后呢?现在你看看,徐清凡手下的霞灵七岛,实力越来越强,你组建的凤家呢????!”

    “顺便告诉你,我也在霞灵七岛安插了许多奸细,但没过多久,就被徐清凡全部查出来了?!?br />
    “凤清天,原本,我以为你是我所寻找的那颗最大的果实,所以,我给了你耐心,我给了你机会,我甚至暗中帮助你成长,但你太让我失望了,现在我眼中的果实只有徐清凡,而你……比起徐清凡来差的太远了,徐清凡在有了目标之后,还会看着自己脚下身周乃至于身后,还会小心翼翼,还会把所有一切都可能都想到,而你却只盯着自己的目标奔跑,为此绊倒了多少次却依然不知悔改……”

    “我之所以出现告诉你这一切,是因为你毕竟是我曾经最为期待的果实,虽然现在留给我的只有失望,但我出于怜惜,还是把你失败的原因告诉你,这是你我最后一次相见了,从此之后,我再也不会关注你……你不配?!?br />
    张虚圣脸上的笑意依旧柔和,但说出来的话却仿佛一柄柄利剑,直插凤清天的灵魂。

    “我怎么会不如徐清凡?。???”凤清天突然爆了,对着张虚圣的虚影怒吼道:“他只是一个没有丝毫用处的凡人,只是因为运气才走到了今天这一步,但他不可能永远都这么有运,他不如我,他永远不如我??!”

    人类是一个很奇怪的动物,仇恨的转移,就是这么诡异。

    或,在凤清天眼中,徐清凡永远都应该是那个在新人大比中被自己轻易击败的弱,或,把自己当做张虚圣唯一的对手,被张虚圣所重视,让凤清天心底深处一直引以为豪,这是身为天才的他理所当然的待遇,而现在的落差太大,而这一切屈辱,都是徐清凡带给他的,或,他觉得徐清凡现在地成就应该是他才能达到的,在张虚圣的暗示之下,他觉得是徐清凡抢走了他的一切,而嫉妒所产生的仇恨,爆起来是最为凶猛的……

    张虚圣笑容中却带上了一丝讥讽:“你比徐清凡强?那么,你手下的牛文星是谁抢走地?你对我的消息是谁告诉你的?这一次,是谁把你当做工具利用地?”

    “徐清凡不是我的对手??!他不如我??!”

    凤清天的表情突然变得无比冰冷,盯

    圣,眼神竟是比任何时候都要凶狠。

    “既然如此,那么你就证明给我看,证明你比徐清凡强,到那个时候,我会给你一个重新面对我的机会……”

    张虚圣的虚影消失了,但张虚圣地话,依旧在天地之间悠悠回荡着。

    ~~~~~~~~~~~~~~~~~~~~~~~~~~~~~~~~~~~~~~~~~~

    在黯罗冷冷的注视下,凤清天离开了,带着几分癫狂,和几分落寞。

    黯罗转身,就准备离开,但他地身体,突然僵住了。

    他的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名黑袍人。

    “黯罗?”

    黑袍人突然冷声问道。

    “仇?你果然来了?!?br />
    黯罗用同样冰冷地声音反问。

    “你知道我会来?”

    “主人说,凤清天陷入仇恨之中不可自拔,越的狭隘,注定成不了大器,徐清凡也知道这点,必然不放心他一个人来,一定会派高手跟随,而那个人,一定是你。霞灵七岛内除了徐清凡之外最强的高手,或现在你地实力已经过了徐清凡,继承了妖魔钟灵一切的新一代妖魔,手中掌握着徐清凡最强地势力之一的天右营,如果不是你,我也根本不用出现在这里,对付凤清天,用不着我出手?;俚裟?,徐清凡地实力就下降了一半……”

    “跟随凤清天,毁掉一切见到的事物,杀掉一切见到的人,这是我得到的命令?!背鹄淅涞幕赜Φ溃骸镑雎?,张虚圣最得意的作品,以自己的血液为攻击手段,把自己的血液输入对手体内就能控制对手,吸收了对手的血液之后就能得到对手能力和实力,只要有一滴血液残存,就永远不死,号称永远无法战胜的黯罗,是吗?杀了你,张虚圣虽然不会如何心痛,但至少今后的行动会稍稍顺利一些?!?br />
    随着仇的话声落下,两个人同时出手了。

    ~~~~~~~~~~~~~~~~~~~~~~~~~~~~~~~~~~~~~~~~~~

    一个是霞灵七岛坐二望一的高手,世上仅存的妖魔,一个是张虚圣所创造的最完美的怪物,号称不败的存在,谁更强?

    势均力敌??!

    仇不断的施展各种幻术、毒术、冰术试图控制黯罗的行动,但黯罗却将血液化为血雾,笼罩在自己身周,仇的各种神通,根本无法侵入血雾范围之内。

    而黯罗却化出无数血鞭血剑,向着仇攻去,看似威力不大,但仇却很清楚被这些血液沾到身上会是怎样的后果,化出无数死气阻挡,不敢有丝毫轻视……

    最终,在没有将血液侵入仇身体的情况之下,度更快体内能量更浑厚神通更多实的仇。渐渐占了上风。

    战斗整整持续了两个时辰,终于,在一次黯罗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之下,一根剑尾突然出现,刺入了他的胸膛,同时,通过剑尾,死气源源不断的输入到黯罗的体内。

    在这一刻,仇不由得放松了一瞬间,在以往的战斗中,在他把死气输入到对手体内之时,战斗已经结束了。

    然而,黯罗不仅没有丝毫疼痛之感,对仇通过剑尾源源不断的侵入到自己体内的变异死气,也没有丝毫的惧怕,反而对着仇诡异一笑。

    接着,他脸上的长突然腾起,亮出他那没有五官的诡异面容,朝着胸膛上的剑尾一口咬去,牙齿如此锐利,剑尾上的鳞甲,竟是无法阻挡丝毫。

    同时,黯罗胸膛中的血液,也渐渐的通过**其中的鳞甲,渗入到仇的体内,那看似坚固的鳞甲依然无法阻挡丝毫。

    瞬间,仇身体僵住了,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脱离了自己的控制,任他如何努力,但就是无法移动身体丝毫。

    和凤清天一样,他被黯罗的血液控制了,虽然他是一个妖魔,但黯罗同样也是一个怪物??!

    仇根本没想到他这些年来在不断吞噬进化中,集合无数妖兽的特点所形成的身上这副鳞甲,竟是对黯罗的牙齿和血液没有丝毫的阻挡作用??!也没有想到自己输入到黯罗体内的变异死气,竟是没有让黯罗产生丝毫恐慌,也没有让黯罗想其他对手那样快丧体机能……

    这是他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而在他身体被控制的同时,黯罗的身周却是一阵血雾翻腾,待血雾散去之后,另一个“仇”出现在仇的面前,同样的青色鳞甲、同样浑身诡异的眼珠,同样背后两面黑翼,以及十三根剑尾……

    这是黯罗吸收了仇的血液之后,在短时间内得到了仇的能力,所化的另一个“仇”??!

    “你对你的死气太有信心了,但你要知道,并不是每个人对你的身体都毫无反抗之力的,至少我可以坚持我把我改变成你之前,不被死气伤害,而当我变成你之后,这些死气就伤不了我了?!?br />
    黯罗盯着仇,冷冷的说道。

    在仇身体被控制的情况下,在黯罗得到了仇的能力实力的情况下,看似战局已定。

    然而……

    半柱香之后,仇身体恢复自如,缓缓飞到黯罗尸体之前。

    说是尸体,实际上只是一堆正快被腐蚀的烂肉。

    之前的半柱香时间内,黯罗就是在惨呼声中,变成了这般模样。

    “记得,你虽然是一个怪物,但我也是一只妖魔,妖魔的血,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喝的,比起死气来,它会让你更快的死去……”

    似乎是在讥讽,又似乎是在自嘲。

    就在这时,百余名黑袍修士,快的飞到仇的身后。

    他们是天右营修士,八十年间,天右营的实力已经更胜从前。

    “杀掉一切你们所见到的人,毁掉一切你们所见到的东西??!”

    仇指着头上悬浮着的黑色碉堡,冷声重复着徐清凡的命令。

    ~~~~~~~~~~~~~~~~~~~~~~~~~~~~~~~~~~~~~~~~~~~

    ps:爆第四更,近万字章节,已更新两万八千字……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