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五十五章 .差距。求剑.

仙道求索 第五十五章 .差距。求剑.

    仙道求索第五十五章.差距。求剑.

    当年一见之后。在这些年来魔祖再也没有出现过。无繁探查修罗族消息的人类联。又或者是在天下各处猎杀人类修士的修罗族。都没有见过魔祖的踪迹。

    隐身于乱世之中。下无人所察。这本身就说明了魔祖那非同一般的实力。

    徐清凡并不知道此时魔祖究竟在什么的方。就好象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一样。然而。徐清凡却是这个世界上除了魔祖之外唯一一个体内拥有魔气之人了。即使在魔道在为盛行的那个年代。清凡此刻体内的魔气浑厚程度也可排在前二十之列。

    虽然徐清凡体内的魔气已经不再纯净。而是被称为“魔死之气”。

    所以作为天下间仅有的两个拥有浑厚魔气之人。完全没有其他干扰。徐清凡和魔祖之间有着若有若无的感应。而两人修为境界。却又将这般感应极大的加强了。

    所以对于如何寻找清凡的计划就是很不负责任的几个字——跟着感觉走。

    然而事实上。这般不负责的态度。却是极为有效。

    徐清凡让本能和感觉支配着自己。茫无目的的带着牛文星向着西沙飞去。随着愈加深入沙。心中的那种感觉就是越强。

    基本上。徐清凡已经肯定魔祖必定在西沙某处了。

    让徐清凡开心的是。找的另一个人——据这些年来所搜集的情报。也在西沙某处。一个早已经被湮没的国度。之中的宫殿内。

    牛文星奇怪的看着徐清凡。如乱苍蝇一般在进西沙之后到处乱飞着。

    偶尔向着某个方面进了数千里。然微微一愣。却又返身向着原方向飞去。待这般又飞了很长时间之后却又皱了一下眉头。向着外一个方向飞去。

    牛文星问徐清凡这是在做什么。徐清凡回答说“感觉错了”。让牛文星有种很荒谬的感觉。

    就这般倒处乱飞了一个月之后。这一日。徐清凡飞到西沙某处却再一次停住了。

    就在牛文星以为徐清凡会如之前的无数次一般再转身向着其他方向飞去之时。徐清凡却是静静的带他悬浮在那里。闭着双眼似乎在感应着什么。

    良久之后。从日烈当空到夕阳西下。徐清凡就静静的悬浮在这里感应着什么一动不。

    当夜色已显时。徐清凡似乎终于确定了什么脸上现出一丝惊容。转身对着身旁的位置躬一礼。恭声说道:“前辈神通玄奇。功法通玄。晚辈自愧不如?!?br />
    “呵呵。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将实力提升到如此的步也难能可贵了。虽说是大量借助外力。但比起我当年来。也不差丝毫了?!?br />
    一声幽幽的苍老声音开始在天的之间回荡着。仿佛蕴含着万古的光阴和无数的沧桑。自天的初开之际穿过无数的时空来到这里。

    话语间所表达的意思似是赞许但偏偏声调平稳没有一丝波动。内中更是没有蕴含着丝毫感应。面对两只麒麟和徐清凡都面不改色的牛文星。在这一刻却不知为何身体接连打了数个冷颤。

    徐清凡没有回应。依旧向着那个方向躬身身子。没有魔祖的回答。竟是没有主动直起身子来。

    “不简单。竟然能现我的存在了?!?br />
    幽幽的声音再次在天的间响起。接着只见徐清凡身前的空间一阵波动下一刻。一个身着黑衣面容苍老无比。双眼似蕴含着无数宇宙星辰的老者。就这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徐清凡的身前。

    身上没有丝毫的气息外泄。除了他身子悬浮在空中。猛的一看就是一个平凡的老者。但牛文星的身子却是不由自主的僵硬起来。动也不敢乱动。

    更让牛文星惊骇的是。以徐清凡修为。魔祖就呆在他身边不足三尺之处。徐清凡竟然还要花上数个辰才能现。这般修为。难道魔祖已经达到了传说中的化神期了吗?

    事实上。这是牛文不了解分神期以上修仙者的实力之故。

    当修仙者达到分神巅峰期之后。体内所蕴含的灵气已经达到了极致。拉开差距的。不过是各人之间对天道的领悟。

    如果领悟的天道为一百。才可以突破到分神期的话。那么修士对天道的领悟达到一百之后?;嶙远胩烊撕弦坏淖刺?。而突破期间天人合一的状态下。修仙者还能多领悟一百的天道。然后正式突破到分神期。即分神初期所领悟的天道为两百。

    而要达到分神巅峰期之后。所领悟的天道大约需到三百。在这个时候。天下间所有较为浅显的天道皆已经被该修仙者所领悟。

    想要达到化神期的界。则需领悟天道一千。破之后并不会领悟新的天道。而是可永久性的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代天行事。

    然而天道的领悟达到三百之后。别说领悟天道。即使现一个新的天道都会无比困难。对天道的领悟从三百展到三百零一。实力进步并不明显。但却至少需要百年时间。所以总的来说。现在的顶尖强者。比如刘先生张虚圣等人。所领悟的天道大约都在三百一十左右。相互之间的实力差距。在领悟新天道所需的漫长时间之下。相差并不大

    大圣的的创派祖。所领悟的天道大约在三百三十全盛时期的魔祖。所领悟的天道数量估计要在五百甚至更多??!

    这也是徐清凡为什会认为自己正魔邪三道齐修会更容易达到化神期的原因。用三种不同的眼光来观察天道。现一个新天道的概率是单修其中一道的三倍道齐修之,。对正道来说极难领悟的天道?;蛘叨阅У蓝跃图虻ノ薇?。这样一来。修为进度自然效率大增。

    不过。即使如此也依然是极难。所花的时间也是极长。张虚圣也是三道齐修。而从他至今也依然没有和刘先生与紫真仙人等人拉开差距就可看出。

    而根据徐清凡观察。刘先生则是走的是另一条道路他也是正道邪道两道兼修。同时大量|集法宝。领悟法宝中所蕴含的天道。效率也是极快。

    相比较而言。紫真人钟家老祖玄等人所的路无疑就狭许多。现在看似几人相当。但慢的张虚圣和先生就会先后与他们拉开差距。

    不过。那至少是千以后的事情了。

    此刻魔祖身体被毁。命精血一滴不留。无法重塑身体。只能寄居于一具修罗族人的身体之上。之前领悟的较为高,的天道几乎没用但即使如此。对天领悟的数量也依然在三百二十左右。根本不是徐清凡这个刚刚领悟天道量过两百人可比的。

    闲话少提。进入正。

    魔祖出现之后。徐凡至始至终都没一言。只是恭敬的躬着身子。因为徐清凡知道。魔祖的话还没有说话。而他此时。却是来求魔祖的。

    果然几句看似奖的话说完之后。魔祖的双眼盯着徐清凡。眼神未变但天的间压力却突然大涨。

    “还记的当年我要收那个小女孩为徒之时。你还宁愿与我一战。现在怎如此恭敬了?我不是跟你说过从此我再也不管神州浩土的是是非非了吗?现在你又来|我为何故?”

    魔祖的话中已不快之意。

    徐清凡恭敬的回答道:“晚辈想向前辈求一物?!?br />
    “我身无他物。你离去吧?!?br />
    魔祖回答之后。身体也渐渐恍惚起来就要离去。

    看到魔祖就要离开。徐清凡忙说:“那件东西前辈即使不在手中。也一定知道它的去向。当年就是那件东西将前辈打败。并在刺入前辈体内后。随着前辈一消失了上万年的?!?br />
    魔祖本已决定离去。他以为徐清凡这次来见他是了求他出手。但听到徐清凡的话后。已恍惚的身形再次化为实质。双眼幽深。也不知在想着什么。默默的看着眼前的徐清凡。突然问道:“你想要“圣灵?!苯??”

    “是?!?br />
    “你体内虽说正魔二气相互制衡。魔气不显。而圣灵剑当年也损坏严重但依然不是你能用的?!?br />
    魔祖幽幽的说道。

    然而。听到魔祖的话后。徐清凡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喜色。因为他知道。魔祖既然这么说。就是并不在意圣灵剑。对于将圣灵剑交给自己。也没有丝毫的抗拒了。

    但徐清凡并没有回答。反而从袖中拿出了他另外两柄剑。递给了魔祖。

    “逆天?!?。内中,气浑厚。杀人之际可吸取被杀者冤魂精血。不仅将魔气的破坏力挥到了极致。并以冤魂精血来加持剑之杀气??晌绞翘煜录涞谝淮笊逼?!

    “七霞?!?。乃是徐清凡用两根二十万年以上的血珊瑚。和二十颗十万年以上的海珠为主体。加霞灵七岛内三分之一的天材的宝所炼成。并且按照徐清凡的计划。今后还会将这次所杀的几只天阶妖兽体内的一些重要材料加入其中。虽说现在只是一件强的有些过分的法器。但在徐清凡去“玄晶宝库”中收集到“玄晶之尘”和其他一些天材的宝之后。自然会将它升级为法宝。而且会是天下间排名靠前的法宝。

    “七霞?!钡纳撕υ恫蝗纭澳嫣旖!?。却是将水系法宝那调和容纳天下万物的特性展到了极致。哪是容纳大量彼此不相容的正魔二气。也是不难。

    在魔祖默默观察“七霞剑天?!钡氖焙?。徐清凡又说了一句。

    “晚辈会《化灵**》?!?br />
    听到徐清凡的这句话。魔祖身体一震。马上就知道了徐清凡的计划。

    “好志气。你竟然会想将“逆天剑灵?!崩谜獗捌呦冀!钡奶匦院隙?!”

    魔祖盯着眼前的徐凡。一字一顿的说道。

    “逆天?!彼淙换姑唤郊??!笆チ榻!彼淙辉诘蹦甏笳街惺芩鹧现?。但这两者合二为一之后。又会达到何般的威力?

    “这般炼器。成功之后正好和晚辈的《生死诀》相配。所以还请前辈成全?!?br />
    听到徐清凡的话。魔祖陷入到了良久的沉默之中。

    ~~~~~-~~-~~-~~-~~-~~-~~-~~~~~-~~-~~-~

    p三更。后面还有……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