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三十四章 .厚积薄发.(下).

仙道求索 第三十四章 .厚积薄发.(下).

    死了?

    那个有着近乎于无敌的吞噬神通的仇,竟然死了?

    那个心志坚毅,立志于找修罗族报仇,神秘无比,这些年来实力进度神的仇死了?

    与沈刚不同,柳自清略微能猜到仇的来历,当初是他亲眼看到徐清凡带着那个叫王黎的坚毅孩子进入到那神秘的摇光岛之中,三天之后,王黎不见了,跟着徐清凡从摇光岛中出来的是仇,徐清凡那神秘的关门弟子。

    这些年来,柳自清一直默默的观察着仇,见证着仇实力的一步一步增长,见证着仇如何从稚嫩变得成熟,而那份坚定,却是一如既往。

    在起初,柳自清之所以观察仇,只是为了了解以后在进行利用,但慢慢的,他却现,这个仇,竟是和他如此的相似,他们都有着深仇大恨,他们都有着一个近乎无法战胜的敌人,他们都在为几乎不可能达成的目标在努力的,无怨无悔,为此放弃了一切,无论是未来还是感情。

    渐渐的,对他人一向只有利用之心的柳自清,竟是放弃了仇的利用计划,除了因为柳自清现仇并非是他可以轻易利用的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柳自清想见证仇最终能做到什么地步。

    到了现在,柳自清几乎成了除了徐清凡之外天地间最为了解仇的人。

    而在柳自清看来,仇似乎并不应该是如此轻易就被杀死的人,他应该做更多的事情,让更多的人记住,或者会引起整个世界的恐慌和混乱,或者在将来的某一天在于修罗族大战之时,围攻之下被杀,死前杀死了数倍于己的对手,而不是像现在,在一场小小的冲突中,被两只妖兽给轻易的杀死……

    就像是柳自清,他没有为张虚圣制造出某些大麻烦之前,根本不会死去,也不会甘心死去。

    一时间,对外物从不关心的柳自清,竟然呆住了。

    而沈刚。更是愣愣地看着那团反应霞灵七岛形势变化地光晕。心中不断回想着这些年来仇与自己相交地种种情景。那般对自己莫名地照顾。似乎已经成了永远地不解之谜。

    随着沈刚脑中地时光回放。所有地与仇相交地情景快回顾了一遍之后。莫名地。心中又出现了十年前那个名叫王黎地少年。那个一心报仇地偏激少年……

    心中竟是没有伤心与愤怒。只是隐隐间好像想起来了一些什么。又遗忘了一些什么。

    随着柳自清和沈刚地异常。越来越多地人向着光晕内地画面看去。

    ~~~~~~~~~~~~~~~~~~~~~~~~~~~~~~~~~~~~~~~~~~~~~~~

    仇真地死了?

    同样的疑问,也出现在一众摇光营成员身上。

    仇在摇光营成员中的地位,是无可置疑的,是仇给了他们现在所拥有的力量,是仇在这十年之中不断教着他们如何利用和增强这股力量,是仇给了他们报仇的希望,说仇是他们心中的支柱也不过分。

    然而,在刚才,他们却是眼睁睁的看着仇陷入了两只鱼龙兽的埋伏之中,眼睁睁的看着仇被他身后的那只鱼龙兽击中,眼睁睁的看着仇的身体在重击之下失去控制,无力的跌入到他身前那只鱼龙兽的嘴里。

    海中有鱼龙,6上有饕餮。

    鱼龙兽和饕餮,他们的强大并不在于它们的**有多么的强大,也不在于他们翻江倒海的神通,而是在于他们的胃口,这两只妖兽都有着一张大口,吞吐之间可产生莫大的吸力,但凡被他们吸入腹中的生灵,莫不是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被炼化,根本不可能存活。

    仇会例外吗?

    所有的摇光营成员,在这一刻均是出现了那么一瞬间的呆滞。

    而围攻他们的妖兽却不管这么多,趁着这段时间,他们加大攻击,一时间摇光营残留的修士死伤大片。

    三军被夺帅,志亦被夺,不可战。

    所谓心志坚毅之人,一旦崩溃,却要比任何人放弃的都要彻底。

    摇光营成员在之前之所以表现的如此悍不畏死,只是因为仇还在,他们经过这一战之后如果还活着,就会通过仇的考验,将来仇会带着他们去寻找修罗族报仇,如果就此战死,仇也会代他们报仇。

    只是,仇死了,希望也就没了,之前的悍勇更是没了。

    一时间,摇光营残留的修士们,除了十二大罗等六大高手和少数心智坚毅之辈,皆是伤势了斗志,或者只知道一味的躲避,或者愣愣的漂浮在半空中等着被杀,仇死后短短的一瞬间,摇光营的伤亡竟是过了之前三个时辰的总和。

    转眼间,原先近五十个人的摇光营,就只剩下寥寥十余人了。

    而剩下的人,虽然不甘心被杀,却也只是在妖兽的包围圈中左突右突,一心只想逃离,却也没了死战于此的勇气。

    眼看着摇光营就要覆灭于此,异变再次。

    那个将仇吞噬了的鱼龙兽,本准备继续去攻击霞灵七岛,突然身体一震,面显怪异之色。

    这般呆滞持续了许久,突然,鱼龙兽出一声震天的痛苦而又恐怖的嚎叫声,开始在东海之内快翻腾着,似乎正在经历着某种极为痛苦而又恐怖的事情。

    鱼龙兽的动静是如此之大,以至于将附近所有妖兽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却是让残余的摇光营得到

    喘息之机。

    然而,当所有的妖兽向着鱼龙兽看去之时,却莫不是因为鱼龙兽此刻的情景而大吃一惊。

    只见鱼龙兽在痛苦翻腾之间,它头上七窍,甚至身上的龙鳞之间的缝隙,正在纷纷冒着大片的黑色雾气,同时,随着这些黑雾外放,鱼龙兽的身体,更是以肉眼可见的度在不断枯萎着,似乎这些黑雾就是它龙鳞之下的血肉,此刻正纷纷离它而去……

    随着黑雾越来越密集,却是很快就将鱼龙兽的身体包裹在其中,而鱼龙兽的痛苦与惊恐交杂的嘶号声,在这一刻却是尤为骇人。

    此刻,另一只鱼龙兽还没有来得及离开,见到同伴的痛苦之后,不由大急,不断绕着黑雾旋转着,接连出威胁般的吼叫声,但除了吼叫与旋转,一时之间他却也想不出其他的办法。

    时间在这般诡异的形式之下似乎被拉的无比漫长,又似乎眨眼之间就过去了很长时间。

    随着鱼龙兽的痛苦嘶吼声渐渐的衰弱,一众东海妖兽也纷纷出了骚乱,天阶妖兽对它们来说,是绝对强大的存在,可轻易决定它们的生死,它现在怎么了?

    终于,鱼龙兽的痛苦嘶吼声完全停息了,唯独那股浓重的黑雾依然漂浮在东海之上,天地之间一片安静,周围或修士或妖兽,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那里,显得即凝重又诡异。

    另外一只鱼龙兽眼中渐渐泛起惊恐之色,犹豫片刻之后,终于忍不住了,咆哮一声,就向着那片黑雾冲去。

    然而,就在这只鱼龙兽即将要冲到黑雾之中的时候,一股磅礴的气息突然自黑雾深处爆而出,那股气息仿佛死神般无情,又仿佛深渊恶魔般恐怖,却又带着只有人类才会有的深入灵魂与骨髓的怨恨。

    那是仇的气息,只不过,与之前相比,仇的气息又何止强大了一倍?

    摇光营的成员没有欢呼,只是默默的转身开始对追击他们的东海妖兽进行反击,之前东海妖兽乘着他们呆滞的时候杀了他们一半人,此时的形势却是相反,现在是东海妖兽正在呆滞的看着那片诡异的黑雾,眼中满是本能的惊恐,毫无防备……

    而受这股气息的影响,正在向黑雾之中冲去的鱼龙兽也不由的停止了前进,惊疑不定的看着眼前黑雾的变化。

    没让这只鱼龙兽等太长的时间,它眼前的黑雾也开始渐渐的收拢,向着中心处聚集而去。

    没过多久,黑雾全部不见,而仇的身影,再一次出现在鱼龙兽的眼前。

    此时的仇,虽然身上的气势远胜于往前,但身体却是残缺不堪,身体各处的无数眼珠纷纷破碎,背后的双翼只剩下一半,剑尾也只剩下两三根,而仇的右臂右腿,更是只剩下两根枯骨……

    仇拼着自己受重伤,进入到鱼龙兽的体内,以此来避免被鱼龙兽前后合击而杀的局面,并由内而来开始吞噬炼化这只鱼龙兽,然而鱼龙兽胃内的酸液却是太过恐怖了,竟然连仇的护体灵气也能腐蚀,最终仇虽然依仗着自己吞噬异能将鱼龙兽杀死并炼化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但他的身体却也在那恐怖的酸液下受伤严重。

    不过,在吞噬了这只鱼龙兽之后,仇体内的能量极为磅礴,身上的各处伤势,正在以肉眼可见的度在快恢复着。

    而剩下的那只鱼龙兽,虽然看着仇身体受创眼中,但在仇那冰寒至极的眼神和恐怖至极的气息之下,竟然生不起主动攻击的**。

    “既然已逃了一命,何苦来这里送死呢?既然如此,就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吧?!?br />
    仇盯着眼前仅剩的鱼龙兽,一字一顿,冷冰冰的说道。

    说着,仇丝毫没有顾忌自己身上的数处重创还没有完全恢复,就当先向着剩下的这只鱼龙兽扑去。

    而仇浑身重创的模样,无比凄厉,此刻主动攻来,反而让鱼龙兽心中惧意更强。

    战局依然持续着,但结果却已经注定……

    ~~~~~~~~~~~~~~~~~~~~~~~~~~~~~~~~~~~~~~~~~~~~~~~

    “西面的形势看来用不着我担心了?!?br />
    远方,徐清凡不知何时已经无声无息的离开了玉衡岛,正静静的漂浮在海面之上,喃喃的说道。

    “七霞?!焙汀澳嫣旖!币廊槐凰嬉獾牧嘣谑种?,似乎随时都会出手,但徐清凡的双眼却并没有盯在那些东海妖兽之上,而是紧紧的看着正在追杀鱼龙兽的仇的一举一动,眼神复杂。

    “在刚才吸收了那只鱼龙兽之后,他的实力已经不逊色于人类出窍期修士了,再吸收了这只的话,那么离我也就相差不远了,在那个时候,我还能控制他吗?看来我的行动,必须要马上开始了,而仇,也不能就这么让他无限制的进化下去了,否则即使我不杀他,以他那不容于世间的神通,也必然会被天道所反噬……”

    叹息之间,徐清凡的身影突然一阵模糊,下一瞬间已经消失在原地,只剩下渺渺余音。

    “时不待我,必须要抓紧了?!?br />
    ~~~~~~~~~~~~~~~~~~~~~~~~~~~~~~~~~~~~~~~~~~~~~~~

    另一边,天机营也终于遇到了麻烦。

    他们本来正绕着圈暗杀者霞灵七岛周围的地阶中级妖兽。

    三圈之后,死在他们手上的地阶中级妖兽已经不下两)中级妖兽的实力虽然普遍过他们,但在没有警觉之下,先是被天机营修士集合起来化为云烟环绕于周围,“白云衣”上面所带的淡淡迷雾让这些地阶中级妖兽不由的出现了一瞬间的失神,然后三名达到实丹期的天机营修士再突然出现,趁着这些地阶中级妖兽在清醒过来之前三剑合击,依旧是一击必杀,无往而不利。

    同时,深入霞灵岛周围三十里之后,天空之上满是“灾云”,他们身化云烟之后,隐藏声息变得更加容易,而这些地阶妖兽,还在为应付天空中“灾云”不时降下的攻击而手忙脚乱,却是谁也没能现的了他们。

    只不过,之前在暗杀地阶初级妖兽和人阶妖兽之时,他们往往一口气就杀死二三十只妖兽,此时面对实力更胜于他们的妖兽却是小心翼翼,只是一只一只的暗杀,度虽慢,却是极为稳妥隐蔽。

    身为天机营的领头人,有时候王伯也在想,天机营这般战斗模式和摇光营相比,到底哪个更有利一些,摇光营看似鲁莽无智,但历经血战之后无论心性还是经验又或者实力,都会有很大的提升,天机营虽然看似理智冷静稳妥,暗杀于无形,到现在还没有一个人受伤,也没有被妖兽们现丝毫踪迹。

    只是,没有经历过风雨波则的天机营,将来一旦神通被识破之后,是不是会像摇光营那般有着血战到底的硬气和血性?又或者是会变得无可适从不知如何是好?

    想到这里,王伯心中掠过一丝笑意,觉得自己找到了今后对付天机营的方法。

    “王伯道友,好像有些不对,你看那里?!?br />
    而就在王伯暗思之时,通过心神联系,一名天机营成员对王伯说道。

    王伯微微一愣,向着那名天机营修士所说的位置看去,一时间不由又是一愣。

    只见在那个位置上,有一名身材庞大无比仿佛海龟模样的妖兽正静静的悬浮在那里,一动不动,既没有随着其他妖兽一起攻击霞灵七岛,也没有深入海底躲避“灾云”的攻击,显得安静而又诡异。

    同时,通过气息威势来判断,这只妖兽的实力只有人阶初级。

    “那是什么妖兽??”

    王伯不可思议的向着众人问道。

    因为妖兽没有组织,围攻霞灵七岛之时,都是一股脑的冲来,以至于实力最强度最快的地阶中高级妖兽全部都在霞灵七岛周围,而实力较弱的妖兽只能留在后方外围。

    天机营和摇光营从外向内暗杀这些东海妖兽,也正是这个原因。

    然而,这只海龟模样的妖兽,明明实力只有人阶初级,是妖兽中最弱的,为何会与这些地阶中高级妖兽混在一起冲在最前方?刚才“灾云大阵”的攻击如此强大,即使是地阶中高级妖兽,反应和防御稍弱的也均被杀死重创,这个海龟模样的妖兽为何又会依然幸存?

    这个妖兽一定有不寻常的地方??!

    随着心中的怀疑越来越深,王伯这般想法也就越的坚定。

    “走,我们去另一个方向偷袭,这个海龟太过诡异,不知底细的情况下,为了以防万一,我等还是不要轻易招惹为好?!?br />
    最终,王伯还是下命令道。

    天机营成员皆是稳重冷静之辈,这从他们的战斗方式就可看出,听到王伯的话后,纷纷赞同,就要绕路离开。

    然而,一名天机营修士不经意的话语却是改变了众人的决定。

    “你们说,这只海龟模样的东西是不是灵运兽?”

    灵运兽,并不是一种妖兽的名字,而是一些符合条件的妖兽总称,这些妖兽原本只是普通的妖兽,但出生之时秉承天道,吸收天地精华,在无数种巧合之下,应运而生,身体生了种种玄妙的变异,可谓是千年一遇。

    这种妖兽虽然等级不强,但往往有着不同寻常的神通,极难对付。即使是实力远胜于它们之人,一不小心,也会被它们所伤。

    听到这名修士的话,所有的天机营成员皆是停止了移动,转头继续向着那只海龟细细打量,越想那名修士的话越觉得有道理,如果不是灵运兽,这只妖兽只是人阶初级,又怎么能和无数地阶中高级妖兽聚合在一起?又如何在“灾云大阵”那接连不断的攻击之下丝毫无事?

    想到这里,每个天机营成员皆是眼露兴奋之色。

    灵运兽,它们的身体各个部分可都是天材地宝啊,珍贵之处,丝毫不在天阶妖兽之下。

    “我们施展全力,务求一击必杀,如果一次无法建功,不得恋战,马上远遁?!?br />
    犹豫片刻后,王伯一咬牙,下决定道。

    本来,王伯的决定是无比妥当的,先别说以天机营的实力,暗杀之下全力一击,即使地阶高级妖兽也不一定可以全身而退,且天机营修士那身化云烟的神通,即使来敌实力再强,他们也可以轻易远遁。

    只是,他们却不知道的是,这只海龟并不仅仅只是一只灵运兽那般简单。

    ~~~~~~~~~~~~~~~~~~~~~~~~~~~~~~~~~~~~~~~~~~~~~~~

    三十名天机营修士身化云烟,淡淡的仿佛只是几缕海雾,渐渐将那名海龟一般的妖兽包围在其中。

    而海龟

    静静的漂浮在海上,四肢和头部皆是缩在龟壳之中,t7了应对“灾云大阵”不断降下的攻击,又仿佛觉得眼前的大战无趣,自顾自的躲在这里沉睡,总带着一种海龟一族特有的悠然,对于身周的威胁毫无察觉。

    “白云衣”上所带着的迷雾,也随着渐渐的笼罩在海龟周围数丈之地,不断的透过龟壳的缝隙,侵入到海龟身体之内。

    王伯极为小心,直到一盏茶时间之后,才下命令道:“出手??!”

    以“白云衣”上的迷雾,一盏茶的时候,即使是一只地阶高级妖兽也昏过去了。

    随着王伯的一声令下,海龟身周的缕缕云烟突然消散,接着,五名包裹王伯在内的实力最高的天机营修士,突然出现,五柄“七霞?!被宓榔卟噬恋?,向着龟壳那五处伸缩四肢和头部的洞口刺去。

    一击必杀??!

    很顺利的,五柄“七霞?!狈直鸫倘氲搅宋宕Χ纯谥?。

    “叮当~~”、“叮当~~”、“叮当~~”、“叮当~~”、“叮当~~”……

    然而,片刻之后,王伯等人却皆是面色大变。

    他们现,锐利无比无往不利的“七霞?!?,在刺入到龟壳之中之后,却是叮当声不断,七霞剑只深入到两三尺,就仿佛遇到世上最坚固的铁石一般,再无寸进。

    “退?!?br />
    感应到这只海龟身体血肉的坚硬程度,王伯脸色大变,疾声说道。

    身体如此坚固,甚至能直接抵抗“七霞?!?,绝不可能是灵运兽能达到的。

    天机营其他修士也是毫不迟疑,在瞬间皆是化为缕缕云烟,向着远方快飘去。

    可惜,已经迟了。

    一声沉闷的龙吟声自龟壳之内想起,虽然有龟壳阻挡,但声势之大,依旧让风云变色,接着,刚才那仿佛只是人阶初级的妖兽,身上的气势开始快的攀升起来,威压所到之处,海浪骤起,空间都为之扭曲。

    王伯等人脸色皆是变得愈加难看起来,并不是因为这只妖兽之前竟然在隐藏实力,现在气势爆之后,威势远胜于地阶高级,更重要的原因在于,他们周围突然弥漫出淡淡的海雾,明明海雾稀薄,但对张伯等人而言却是仿佛世间最为坚固浑厚的墙壁一般,根本突破不出。

    可身化云烟雾气的他们,竟然会有一天被海雾挡住去路,这是他们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的。

    而这个时候,那只海龟模样的扬手已经渐渐转身,两点金芒自龟壳上那处用于伸缩头颈的洞口亮起,威压之下,所有的天机营成员皆是心惊。

    然后,不知为何,空间突然一震,天机营成员皆是不由自主的由云烟化为了本体,就这么悬浮在这只恐怖妖兽身前百丈之地。

    而不知何时,原本平凡无常的龟壳,却是出现了道道金纹,彼此连接在一起,组成一幅玄之又玄的图案,看起来既华贵又威严。

    然后,一颗龙,自那个洞口中伸出,之前的那两点金芒,正是这颗龙之上双眼所泛起的光芒。

    在这一刻,看到这一幕,所有的天机营修士皆是脸色灰白。

    张伯下意识的喃喃说道:“苍龙……竟然是苍龙……”

    不用他说,看到这幅模样,说都知道这个海龟一般的妖兽,竟然就是传说中的苍龙。

    只是谁也没想到,来袭的六大天阶妖兽中,苍龙竟然一直没有真正的参与到战斗之中,而是装扮成一只普通海龟的模样

    苍龙,在远古时期,是无比尊贵的存在,地位仅次于玄武,据传圣兽青龙都是它的分支,只是随着那场大战之后,血脉稀薄,实力大降,反而成了青龙的护法四兽之一。

    不过,即使没落了,苍龙也远远不是天机营成员可以对抗的。

    苍龙的双眼仿佛是两团燃烧着的金色火焰,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三十五人,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突然,苍龙咆哮一声,东海之上猛地掀起无数道水柱,化为无数道尖锐的水枪,向着天机营修士们激射而去。

    “拼了,‘云据化龙诀’??!”

    随着王伯的话,所有的天机营成员没有丝毫的迟疑,身体皆是再次化为云雾,然后聚拢在一起,化为一条和“灾云大阵”所化的云龙相似的白龙,只是更加飘渺一些。

    云龙成型之后,身材虽然庞大,但度不减反增,闪身躲开苍龙的水枪攻击,然后没有丝毫的迟疑,就向着周围围困于他们的海雾冲撞不已,妄图打开一条生路。

    即使合力,他们也绝不是苍龙的对手,对于这一点,他们都非常明白。

    只是,那些海雾仿佛一座巨山一般,无论他们如何努力,皆是无法破开。

    苍龙依旧一片悠然的模样,在天机营修士做无用功之时,默默的酝酿着下一波攻击。

    突然,苍龙微微一愣,似乎现了什么,转身向后看去。

    在它身后,徐清凡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那里。

    ~~~~~~~~~~~~~~~~~~~~~~~~~~~~~~~~~~~~~~~~~~~~~~~

    ps:第二更,已更新一万四千字,还欠大家三千字,明天早晨还有一个大章。(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