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三十三章 .厚积薄发.(中).

仙道求索 第三十三章 .厚积薄发.(中).

    要帮助他们吗?”

    一名天机营修士问道。

    随着这名修士的问话,刚刚才从摇光营和仇所表现出来的恐怖实力中平复过来的所有的天机营修士,再次沉默了下来。

    自天机营和摇光营出现的那一刻,双方就已经相互看不顺眼,虽说两营同时将来霞灵七岛的支柱,但此刻看到摇光营吃了如此大亏,说实话天机营修士心中还是幸灾乐祸的心思更多一些。

    如果是其他五营,比如说天枢营或者天权营,即使明知道救援自己会受到很大的损失,但这些天机营成员也会毫不犹豫的赶去支援,但此时陷入?;氖且」庥?br />
    摇光营自成立伊始,就一直独守在那神秘的摇光岛之内,从来不与其他六营接触,摇光营的成员绝大部分皆是从凡人中挑选而出,对这些人天机营成员也绝对谈不上相识,摇光营成员孤傲冷漠,是那么的令人讨厌,与其他六营效忠于徐清凡相比,摇光营的成员们似乎对仇的忠诚更多一些……

    尤其是摇光营成员现在的这般模样,甚至不像是人类……

    总之,与其他六营相比,摇光营一直游离在霞灵七岛的结构体系之外,无论是其他六营,还是摇光营本身,似乎在心底深处都没有将摇光营当成霞灵七岛的成员。

    即使是徐清凡,说根道底,也是将摇光营当成了牺牲品,将来对付钟家、张虚圣、修罗族的时候,摇光营绝对有大用,但摇光营的存在,是不容于人类的,当摇光营的实力达到巅峰的时候,也是他们被消灭的时候。

    消灭他们的人,可能是修罗族,可能是人类联盟,甚至是徐清凡亲自出手。

    这一点,仇和摇光营比任何人都清楚,因为这些话是徐清凡亲口对他们说的。

    问题地关键在于。虽然天机营在心底深处根本不认同摇光营。但摇光营毕竟还是七宿营之一。

    在这个时候。能不救吗?

    然而……

    “原来。摇光营真正地实力竟然是这般模样。虽然人不人鬼不鬼地。但变身之后。实力确实是很强大。即使我们。如果有一天我们和他们相斗。虽然自保无忧。但胜利地可能性恐怕也只有三四成罢了?!?br />
    张伯眼中闪烁者若有所思地神色。悠悠地说道。

    微微犹豫了一下之后。张伯又说道:“那是没有仇参与地情况下。如果仇也加入。那么我们连逃生都很困难?!?br />
    张伯是天机营的领头人,沉默良久之后终于话了,却只是在评论双方的实力比较,而对于支援之事,却是闭口不提。

    听到张伯的话,所有的天机营成员都露出轻松之色。

    每个人的心理都有阴暗的一面,虽然出于道义和立场天机营应该支援摇光营,但天机营在心底并不愿救援摇光营,尤其是见到摇光营的实力还稳胜他们一筹的时候。

    每个人都有这种想法,但摇光营毕竟是盟友,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去,依然让天机营的修士们心中产生负罪感,所以谁也没说出来,这个时候王伯替他们做了决定,每个人都轻松不少。

    并不是我不想救援,而是王伯不想,而他是我们的管事……

    每个人都这般安慰着自己。

    一时间,每个人都忘了此时应该救援摇光营的事情,开始纷纷评论起摇光营的实力来。

    “是啊,我们之前以为摇光营只不过能与没有施展神通时候的我们相抗衡罢了,现在看来,摇光营这些年里隐藏的实力比我们更多啊?!?br />
    “那个黄泉百鬼,我之前一直以为他的实力不过与我相当罢了,现在看来……”

    “怎么不见十二大罗?据说他的实力比黄泉百鬼更强?!?br />
    “仇的实力,至少也达到了元婴期了吧?“

    “这些摇光营成员究竟修炼了什么功法?竟然变成了这般模样?岛主虽然融贯正魔邪三道,但这些人的模样不像是这三道功法所能造成的……反倒像是张虚圣的改造邪术?!?br />
    “不是张虚圣的功法,张虚圣的改造秘法施展之后,不可能产生这种恐怖的气息,变化也没有这么大?!?br />
    “岛主为什么只将这种功法传授给摇光营?”

    “恐怕不是岛主传授的,岛主这些年来经常单独给我们天机营讲道传授,其他五营也偶尔会讲道一次,但你何时见过岛主召见摇光营修士?摇光营皆是由仇在单独训练,你看仇此时的模样……恐怕摇光营的成员,都是仇在单独教授了?!?br />
    “这么说来,仇的来历也是一个谜啊,岛主才收他为徒多长时间,但他此刻的实力,恐怕其他六位少岛主加起来也不会是他的对手?!?br />
    “恩,这般功法,修炼起来注定不容于天下,即使传授给我们我们也不敢修炼啊,岛主不传授给我们,也是为我们好。而摇光营的这些人,为了报仇,真的是什么都做得出来啊?!?br />
    听着天机营成员的议论纷纷,王伯嘴角露出了一丝莫名的笑意,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终却还是强自忍住。

    “每个天机营的成员都可以算是徐清凡的不记名弟子,十年来多受徐清凡教导,对徐清凡最是忠心耿耿,在这个时候挑拨离间,固然可以引起他们对徐清

    疑,但徐清凡一旦追查起来,恐怕我也会暴露了踪迹t+的任务是潜伏在霞灵七岛了解徐清凡的动向,我还是不要多添是非为好。不过,这些年来霞灵七岛的诸般消息我已经全部告诉给了主人,唯独那神秘的摇光岛,还没有一丝了解,摇光营这些年来独守在摇光岛之内,竟然实力如此强横,那个摇光岛究竟还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呢?如果不探查清楚,恐怕会造成主人的判断失误啊?!?br />
    王伯默默的想着,眼中闪过一丝深思之色,然后转身对一众天机营修士说道:“各位道友,我等还是不要耽搁了,继续行动吧,霞灵岛周围东、南、北三面的地阶低级以下等级的妖兽虽然都被我们给杀死了,但摇光营却是将西面的地阶中级妖兽都杀死了大半,甚至有很多地阶高级妖兽都死在他们手下,我们可不能输给他们啊?!?br />
    听到王伯这么说,一众天机营成员纷纷点头,在王伯的带领之下,向着另一个方向快飞去,而他们这一次的目标,却是围攻霞灵七岛的地阶中级妖兽??!

    飞行之间,有几名天机营成员对于自己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摇光岛覆灭心有不安,犹豫间对视一眼,然后赶到了王伯的身边,问道:“王伯道友,我们真的就这么任由摇光营覆灭吗?这么做,会不会……”

    王伯脸上却掠起一丝苦笑,解释道:“摇光营的这般变身神通,之前我们从不了解,据我估计,说不清整个霞灵七岛中只有岛主知道,那些人刚才的模样你也看到了,他们未必怕死,却肯定怕别人知道他们的这种不容于世间的异能,我等即使救了他们,恐怕他们不仅不会领情,还会对我们怀恨在心,今后我等在行动之时更要时时小心摇光营的算计,得不偿失啊?!?br />
    听到王伯的话,这几名天机营成员彼此对望一眼,皆是默默的叹息一声,无法反驳,却也不再多提。~~~~~~~~~~~~~~~~~~~~~~~~~~~~~~~~~~~~~~~~~~~~~~~~~

    另一边,玉衡岛上的徐清凡,也在默默叹息着。

    “天机营不救摇光营是理智的,但,他们虽然是对的,却终究是少了一分人情味,我这些年来培养天机营的方式,是不是出现了某些误差?”

    此时,徐清凡第二次封印体内“魔死之气”的努力已经结束,他体内的生死二气终于达到了平衡,虽然隐患重重,但在四五十年之间,终究不会再有被“魔死之气”干扰的危险了。

    缓缓睁开双眼,又缓缓的闭上,徐清凡继续想道:“摇光营是今后对付张虚圣的杀手锏之一,不能被张虚圣知道,那个王伯,不能继续留着他了??上Я?,本来还想通过他继续向张虚圣传递假消息的?!?br />
    “还有,一而再,再而三,我每每在即将被‘魔死之气’控制的时候,‘魔死之气’就会突然减弱,一次两次还可以解释是‘魔死之气’一时之间后力不足,然而再三再四,未免诡异……”

    突然,徐清凡身体一震,豁然转头向着婷儿和东方清灵所在的方向看去。

    犹豫了片刻,徐清凡起身,向着婷儿的屋子举步走去。

    来到婷儿的房间之后,却见东方清灵一边冷静的看着玉衡岛之外双方交战的情景,一边闻言安慰着婷儿,似乎是害怕婷儿会因为外部的战斗喧嚣而惊慌失措。

    然而婷儿却没有受到外部混战的影响,而是同东方清灵一同深深的看着岛外的乱战,此时妖兽攻击的力度已经比最初弱了许多,但东方清灵依旧神色间满是戒备,反倒是婷儿,有种无所事事的感觉,对于玉衡岛之外不断向自己方向冲击的无数东海妖兽,毫不在意。

    婷儿对徐清凡似乎有一种特殊而又莫名的感应,以徐清凡现在的修为,靠近之时即使元婴期修士也很难觉,再加上徐清凡体内正魔二气相互制衡,气息反而内敛,能现徐清凡行动与踪迹的人,即使加上修罗族,这个世上也绝对不过二十个。

    但很明显,婷儿是这二十个人之一。

    待徐清凡来到婷儿房前之时,还未推门而入,婷儿却已然感应到了徐清凡的到来,待徐清凡推门而入向着婷儿看去之时,却现婷儿正在静静的看着他,眼神之茫然干净,一如既往。

    只是,或者是心有所思,见有所感,徐清凡总觉得婷儿那迷茫而又干净的眼神之下,似乎隐藏着什么更深的东西。

    推门所产生的吱呀声吸引了东方清灵的注意力,东方清灵身体一震,戒备的向着门口处看去,见到是徐清凡进来,眼中闪过放松和惊喜的神色。

    “徐师兄,闭关结束了?”

    东方清灵关切的问道。

    这么多年来,东方清灵无论在做着什么事,心却是总放在徐清凡这边,比如此时,玉衡岛外无数妖兽咆哮狰狞,冲撞间似乎随时都会冲进来,然而在见到徐清凡之后,东方清灵就不由的将这一切统统忘却,先所问的却是徐清凡的情况。

    听到东方清灵关切的问话,想到这些年来东方清灵牺牲自身修为的进度来帮徐清凡照顾婷儿,处理种种琐事,徐清凡眼中闪过一丝暖色。

    欠东

    的越来越多,但徐清凡却并非那种将感激挂在嘴上之)7|到东方情况的话后,只是点了点头,说道:“结束了,至少在四五十年之内,我身体是不会出现反复了。而且如果我下一步的计划成功的话,我身体之内的隐患,可以彻底解决也说不定?!?br />
    听到徐清凡的话,东方清灵眼中闪过幸喜之色,笑得的如此亲切温意。

    而徐清凡却举步走到了东方清灵身边,自然的拉了一把椅子,和东方清灵肩并肩坐下,伸手摸了摸婷儿的头,婷儿眯起眼睛,如小猫一般,露出了舒服的表情,那干净的眼神,也露出开心的味道。

    “婷儿最近怎么样?”

    徐清凡轻声向着东方清灵问道。

    同时,徐清凡却将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婷儿身上,他现在自己问话的时候,婷儿眼神中闪过一丝关注之色。

    “婷儿最近很乖?!倍角辶榉路鹪谄兰圩约旱呐话?,注视着婷儿的眼神满是温柔,轻声回答道:“自十五年前那次,她已经很少脾气了,似乎也能听懂我们的话语了,但什么时候能彻底恢复灵智,却不清楚?!?br />
    徐清凡叹息一声,深深的打量了婷儿一眼,然后缓缓的站起身来,向着窗外那些正在围攻玉衡岛的东海妖兽看去。

    一问一答,虽然平常,但却透着无比亲切熟悉而又温馨的感觉,似乎一对父母在交流着儿女成长的想法一般,东方清灵不由的沉溺其中,当现徐清凡向着窗外妖兽看去之时,才想起此时霞灵七岛正在被无数东海妖兽围攻着。

    “徐师兄,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东方清灵问道。

    虽然徐清凡和东方清灵一般守在玉衡岛上,但徐清凡身为出窍期宗师,神识探测之间方圆数千里内的风吹草动莫不了然于心,对现在形势的了解,却是并不比那些身处在天枢岛阵心内的修士少多少。

    听到东方清灵的问题,徐清凡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灾云大阵’启动了,天机营和摇光营也在外出应敌,他们虽然没有我们等人坐镇,但做得却都不错,摇光营和天机营已经将地阶初级以上的妖兽杀戮一空,并杀死了一些地阶中高级妖兽,‘灾云大阵’则是将那些空中强禽杀戮一空,并重创了一些在我霞灵七岛周围方圆三十里内的地阶中高级妖兽?!?br />
    说到这里,徐清凡笑了笑,接着说道:“说实话,此时的局面虽然是我有意为之的,但我也没想到他们竟然做的这么出色,不过,虽然重创了这些东海妖兽,仅仅一夜时间,就消灭了大半数量的妖兽,但那些妖兽中,地阶中高级以上的强大妖兽死伤并不多,虽然重创,但并未伤及它们的元气。这场战斗,远远还没有结束?!?br />
    东方清灵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转头看着徐清凡向房外走去,不由一愣,问道:“你要出手了吗?”

    徐清凡转头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天枢岛那边,他们都快达到极限了,再不出手,‘霞光阵法’和‘灾云大阵’因为他们力竭而崩溃,就得不偿失了,更何况,我这番试验的几个目的,都已经达到了?!?br />
    东方清灵默默的点了点头,虽然并不知道徐清凡徐清凡话中的实验是什么意思,但却也没有多问,徐清凡的神色让她知道,徐清凡所谓的“试验”,正是徐清凡这些年来竭力避免让她接触的“勾心斗角”。

    所以东方清灵只是叮嘱道:“徐师兄,你要小心?!?br />
    徐清凡笑着点了点头,迈步向外走去。

    同时,随着他渐行渐远,他的左手却是渐渐闪烁起一片七彩迷蒙之光,右手却是渐渐泛起一片淡淡的黑色雾气。

    随着徐清凡走到玉衡岛边缘,他的左右手已经各自出现了一柄三尺长剑。

    左手那柄七彩迷蒙之长剑,却是徐清凡最近刚刚得到的一件天阶极品法器,名叫“七霞?!?,和天机营手中的七彩灵剑所取的名字一模一样,甚至材料也是大致相同。乃是用当年徐清凡在“叱蛇”的洞**内所得到的那两根二十万年光阴以上的珊瑚,和那十余颗十万年光阴以上的海珠,再集合霞灵七岛无数天材地宝,祭练而成,攻击力颇为不俗。

    只是天机营手中的长剑虽然也叫“七霞?!?,也是由徐清凡在“叱蛇”地**中所收集的珊瑚海珠水晶祭练而成,但那些材料不过是万年左右的光阴,与徐清凡手中的“七霞?!笔窃对恫荒芟啾鹊?,但那些“七霞?!痹谒鞘种?,已经可以保证对实力高他们一个等级的地阶中级妖兽一击必杀,更何况徐清凡手中的这柄?

    但这柄“七霞?!弊畲蟮墓τ貌⒉辉谟诠セ?,而是它那常年受水灵气滋润后形成的对天地万般灵气的容纳能力和独特的调和能力,徐清凡为了炼制这柄剑,消耗了霞灵七岛中的天材地宝近三分之一,被老乞丐骂了整整一年的败家子,正是为了将这般功用展到极致。

    事实上,这柄“七霞?!币彩切烨宸步醇苹屑匾囊徊糠?,甚至寄托了徐清凡将来与张虚圣大战的希望所在。

    而另一柄长剑上面泛着淡淡的黑色魔气,虽然只是被徐清凡随意的拎在手中,但杀气已是冲天而起,自这柄长

    iu得淡泊而又冷厉,正是魔道至宝“逆天?!?。

    “今天晚上的事情,还真是多呢?!?br />
    徐清凡的身影消失在茫茫夜幕之前,转头向着天枢岛和摇光岛方向看了一眼,喃喃说道。~~~~~~~~~~~~~~~~~~~~~~~~~~~~~~~~~~~~~~~~~~~~~~~~~

    于此同时,已经赶到天枢岛阵心处支援多时的柳自清,此刻也是暗暗心惊。

    老乞丐所召唤而出的那圈光晕中,此刻双方的形式,围攻霞灵七岛妖兽的数量和实力强弱,以及霞灵七岛的攻防能力的剩余,皆是清晰可见。

    自柳自清来到这处地**之内后,就一边帮助沈刚等人控制霞灵岛外的诸般阵法,一边密切的观察着那圈光晕之内的形势。随着形势的不同变化,心中的诸般注意也在悄然生着转变。

    此时,柳自清正面色凝重的看着光晕之内,代表着来袭的东海妖兽的各色光斑,正在快的减少。

    最外围那些代表人阶妖兽的最微弱但数量也是最多的光斑,在两个时辰之前就已经全部不见了。

    代表着人阶初级妖兽的光斑,要比代表人阶妖兽的光斑明亮一些,数量却只有十分之一,在半个时辰之前,也全部不见了。

    自半个时辰之前,霞灵七岛外四十里范围内,代表地阶中级妖兽的各色光斑,也正在缓缓减少着,虽然消失的度远远慢于之前地阶初级和人阶妖兽消失之时,但却极为坚定。

    这代表着,自天机营和摇光营外出之后,就不断的对东海妖兽进行着猎杀,由外及内,双方实力相差极大,而且这两营修士也极善于暗杀之术,以至于短短一夜之间,方圆三千里之内聚集而来的妖兽就被他们杀死大半,恐怕每杀一只妖兽,所花的时间都不过是一瞬间,而且除了摇光营,天机营的行动至今都没有被现。

    至于摇光营所负责的西面,虽然最终还是被现了,所杀妖兽的数量也远远比不上天机营,但天机营却只是挑弱者下手,到现在才开始对地阶中级妖兽出手,而摇光营所杀的地阶中级妖兽,已经是天机营的十倍了,至于实力达到地阶高级的强横妖兽,天机营一个未杀,然而死在摇光营和仇手下的地阶高级妖兽,已经不下三十只了。

    如果将时间回放到三个时辰之前,再讲时间快进,就可看到约有百里厚度的妖兽包围圈,正在以极快的度不断的削弱着,原先看起来浑厚而又威势浩大的包围圈,也正在以极快的度薄弱着,三个时辰之前这个包围圈足有百里,但此刻却只剩下三十里,而在三十里之内,在“灾云大阵”的控制之下,这些最为强横的妖兽也是极为狼狈,死伤极多。

    至此,围攻霞灵七岛的妖兽,仅仅只剩下十分之一不到了。

    “天机营和摇光营,不过是刚刚成立了十年时间,实力竟然已经如此浑厚了?天机营还罢了,他们原先的修为皆在灵寂期以上,摇光营的成员大部分在十年前只是一介凡人,如何能在短短时间内增强至此?”

    虽然加入到霞灵七岛已有十年的时间,但在柳自清的眼中,霞灵七岛的神秘之处却是愈的多了起来。

    正如沈刚之前所说,一直被动的防御只能导致在不断的被动中失败,此刻随着天机营和摇光营将来袭的东海妖兽的外围力量全部消灭,正面进攻的那些强大妖兽不仅少了支援,自己在“灾云大阵”的攻击之下也是束手束脚,再加上六只威胁最大天阶妖兽,已有四只分别被“灾云大阵”和仇拖住了手脚,此时“霞光阵法”所受到的压力大减,沈刚等人在防御的同时,甚至还有余力对霞灵七岛进行修补和补充能量。

    而随着霞灵七岛扭转劣势,柳自清之前想要趁机雀占鸠巢的种种想法也悄然收敛,等待着形势完全明朗再做决定,毕竟东海妖兽损失虽巨,但六只天阶妖兽尚未力,而作为主力的地阶高级妖兽,损失也并不严重。

    突然,盯着光晕看个不停的柳自清身体一震,表情变得微妙起来。

    而同样和他关注着光晕内镜像的沈刚,更是脸色巨变。

    光晕之内,代表着东海妖兽和摇光营、天机营修士的无数斑点之中,有七处斑点尤为的大,分别代表着六只天阶妖兽和仇。

    而此时,在两个巨大的青色斑点合击之下,代表着仇的黑色斑点,突然消失了。

    “仇师弟,他被杀了?”

    沈刚惊叫道。~~~~~~~~~~~~~~~~~~~~~~~~~~~~~~~~~~~~~~~~~~~~~~~~~

    ps:今天第一更,七千字,二合一大章节。说一下今天的更新计划,这是第一更,11点之前还有一个,也是六七千字的大章节,明天早晨九点半之前还有一更,三更加起来大概在两万左右,加上之前几天的更新,前段时间欠大家的两万多字,大概就还完了,而且会有剩余。(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