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决裂(上).

仙道求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决裂(上).

    张华陵所修习的秘法是张虚圣所传,但后来又被李虚汉改造,可谓是正邪交融。未必就要比张虚圣真正的秘法差的太远。

    整整两天的时间,张华陵一直游走于“荣华山”各处,施展邪法吸取留守在“荣华山”内修士的灵魂和精血,一方面补全自己的灵魂,一方面增强着自己的实力。因为他知道,在他彻底入邪的那一刻,也代表着他和徐清凡的大战即将要开始了。

    邪法诡异莫测,再加上整个“荣华山”内没有一个可望其项背的高手,整整两天时间,张华陵至少吸收了近千名正道修士的精血灵魂,更是抽空下山吸收了数倍与修士的凡人的精血灵魂,然而整个“荣华山”的修士们,竟是没有一个觉了事情的真相。

    当然,也是有人现了不妥的。

    比如说,某人的好友出去巡逻或做些其他事情,但一离开之后竟是再也没有回来,有其他人出去寻找,竟是如前一般消失不见了。

    这般情况整整持续了两天时间,越来越多的修士觉了不对,但看个每个修士离开之后就会消失不见,哪怕十余人结伴同行一样,出通信符联系他人,却现通信符还没有飞到目的地就突然与他们失去了联系,心中恐慌更甚,感觉“荣华山”虽大,但仿佛只有自己和身边的几个人,而且暗处还有恶狼潜伏。

    事实上,基本上越是早的现不妥的修士,也是越早被张华陵所杀害。

    就这样。整个“荣华山”顿时陷入了一种莫名且又安静地恐慌当中。山内上万修士,面对一个张华陵,竟是如此的束手无策。甚至很多人都不敢踏出屋中一步,更不要说集合起来自保了。

    “荣华山”外的凡人所居住地区域,这些天更是哗然,离“荣华山”最近的一片区域,整整上万人突然消失了。任谁都会觉得恐慌,一时间猜测不断,有心联系“荣华山”上的“仙人”们,然而这两天见惯了的“仙人”竟是没有一个下山。而几个胆大的凡人亲自上山,却是再也没见回来。

    而整个“荣华山”中,对这般异常状况最为迟钝地,无疑是老乞丐了。

    这个家伙自正道联盟的大部队离开之后,就和他的几个同好一起清点起他们这些日子以来所收集的材料来,正道联盟击败了南荒妖兽之后。他们这些呆而不笨地炼器高手们上下其手,将正道联盟的修士们交给他们用来炼器的材料都截下来很大一部分,即使是徐清凡的也不例外。

    倒没有什么坏心眼,他们只想着有更多的材料可供他们在将来做更多的实验罢了。

    现在,老乞丐正在跟他地贪污同伙们商量着这些材料究竟应该炼制成什么法器,在这些法器上做什么实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算来算去,他们贪污的这些材料竟然还有些不够。

    “自然要炼五行圣器。要知道五行圣器可是我等炼器的巅峰之作。想法多没关系,咱们把所有的新想法全都融合进去就是了?!?br />
    老乞丐正表着他的看法。经过这些年来用无数珍宝大量的炼器。法器之流已经不被老乞丐看在眼里了。

    “不行,还是炼制黑龙辟邪钉吧。五行圣器那是法宝,我们又谁会炼制法宝吗?”

    另一个模样比老乞丐还要邋遢的炼器高手却是持不同意见。

    听到这人的话,老乞丐恨恨地说道:“那你所说地黑龙辟邪钉难道不是法宝吗?说起来也是可恨,法宝的炼制之法只有那些宗师会,他们炼器地手段平常,但对于法宝炼制之法却是藏着捏着不肯告诉咱们,简直是浪费?!?br />
    “是啊,我们的手法要比他们高明地多,可惜,只是限于炼制法器,唉

    又一人叹息道。

    老乞丐低头沉思片刻,突然抬头道:“就炼制五行圣器,虽然不可能炼制的和真品一样厉害,但我等简化一下不久行了吗?再把我等的诸般想法融合进去,就算比不过真品,但想来在修仙界中也算顶尖了。我等固然不会炼制法宝之法,但哪个方法不是前人创造出来的,他们能创出来,那么我们循着一些思路就也能创出来,五行圣器正好让我们摸索一下炼制法宝之法?!?br />
    语气斩钉截铁,极为自信。

    “可是……”又一人迟疑道:“如果我等要实验炼制法宝之法,那么炼制一些比较低级的法宝就好,又为什么要炼制那五行圣器?那可是最顶级的法宝???”

    老乞丐一挥手,说道:“材料虽然不少,但炼制法宝却是不是很充足,既然如此,要炼就炼最好的,就这么定了?!?br />
    老乞丐在众人中炼器手法最高,所以也是众人之,听到老乞丐这么说,也就没人反对了,更何况,这些炼器狂人们都是痴心于炼器之辈,心底深处也都想着要挑战一下炼器巅峰之作——“五行圣器”。

    既然已经下了决定,众人却是都觉得心痒难耐起来,恨不得马上出手炼制。

    “老孙头那家伙怎么还没有来?藏着材料的那个地方离咱们这里又不远,他不会被巡山的弟子给抓住了吧?”

    片刻之后,一人忍不住问道。

    原来,前后贪污了如此之多的珍贵材料,即使是他们也是心有不安,所以就将这些材料藏在他处,省的被人家人赃并获,老孙头也是炼器狂人之一,之前偷偷的去将那些材料取出。但时间在众人地讨论中已经过了一个多时辰,却是依旧没有回来的迹象。

    听到老孙头被人赃并获的可能,老乞丐脸色大变。今后会被人当作小偷倒是无所谓,但那些材料可千万不能被没收。

    “不行,我要去看看?!?br />
    说着,老乞丐就向着院外快步走去。

    “我也去?!?br />
    “我也去?!?br />
    那些材料对他们来说却是比命还重,一时间。院子中地十七八个炼器狂人纷纷跟在老乞丐的身后。

    然而,离开他们的院落,向着材料匿藏处走去时,即使是对身外事毫不关心。这些人也纷纷现了异常,虽说正道联盟的所有高手都集体离开了,但“荣华山”上还留着数量众多的普通修士,平日里人来人往,或交流修仙功法,或切磋道法。好不热闹,然而此刻,整个“荣华山”却是没有一个人影,空荡荡地山中没有一点声音,仿佛是一座死山一般。

    “老乞头,情况有些不对啊,那些平日里乱哄哄的家伙们都哪里去了?”

    老乞丐却也是愕然的打量着似乎变得极为陌生的“荣华山”,茫然地摇了摇头。

    “难道正道联盟有什么大的行动所有修士全部出动而我们却忘了?”

    另一名炼器高手皱眉苦思,一般而言。他们这些人痴心于炼器。对于正道联盟的种种通知,除非是关于炼器方面的。否则根本是直接选择无视的。

    就在众人越想越觉得可能之时,异变突起。距离炼器区域不远处的炼丹区,却是突然传来一声惊恐地惨呼声,但却是转瞬即逝,转头向着惨呼声传来的方向看去,却见一道血雾正在缓缓消散。

    接着,似乎被这道惨呼声所吸引,那些靠近于炼丹区的几处修士住所,却是闪过数十道人影向着炼丹区赶去查个究竟,然而却是在一阵灵气波动之后就再无声息。

    老乞丐等人惊骇的相互对视一眼,莫名的,一股恐慌之意在他们的心底蔓延开来,隐约间,似乎什么不好的事情正在“荣华山”内生着。

    相互微微点了点头,众位炼器高手们纷纷拿出各种隐藏气息或防护的法器护在身外,缓缓的向着炼丹区走去。

    炼丹区相比较他们地炼器区要整洁地多,但干净整洁之下,那种安静之意却是更加逼人,心底的恐慌之意也是愈加地真切。

    当来到之前惨呼声传来的院落之外后,老乞丐当先向着院内跳去,同时手上地一枚模样古怪的戒指闪过一阵微不可查的光芒,在下一刻,老乞丐的身体已经消失在天地之间,却是利用法器隐身了。

    而其他炼器高手们也纷纷有样学样,用法器将自己的身形气息隐藏了起来,跟着老乞丐偷偷的进入院中。

    待他们一进入院内,所见的情景却是让他们心中大惊,只见一个他们从没见过的修士正笑吟吟的站在院落中的一角,院内,一团血雾正在不住波动蔓延着,血雾之内,却是有数十个人影一动不动,似乎被禁锢了起来,但很快的,这些人影就渐渐变小变,似乎只剩下具具枯骨。

    片刻之后,就见那名陌生的修士张口一吸,院中的红雾纷纷进入到这人的口中,待血雾如体之后,来人脸上泛起一阵红潮,头上花白的头似乎多了一些黝黑光泽,而身上的邪异气息却是更加浓重了。

    原先红雾内的人影却是终于显露在老乞丐等人眼前,只是原先的人影此刻均已经变成具具白骨,在那名陌生修士一挥手间,这些白骨纷纷碎裂,跌落到地上,同时院中的土地一阵无声的翻滚,将那些枯骨全部埋入院下,之前的情景,再也没有留下一丝踪迹。

    待做完这一切之后,那名陌生修士微微一笑,却是一转身,那双满是邪魅的眼睛直直的看向老乞丐等人的落脚处。

    “既然来了,何必躲藏呢?”

    那人笑着轻声说道,仿佛在招待原来的客人。

    老乞丐等人没有动弹,他们身为炼器高手。对自己身上的法器都有着极大地信心,虽然受修为限制所用的都只是地阶法器,但其功效却是丝毫不在天阶之下。

    那名修士微微叹息一声。却是对着老乞丐等人微微一挥手,顿时,老乞丐等人只感觉身周的天地灵气一阵震动,接着,接连地细微碎裂声在他们耳中响起。低头一看,却现各自的隐身法器均已经碎裂,而他们的身形,也就此显露在那人的眼前。

    竟然就这么被这人现了?老乞丐等人心中惊恐之余。更多的则是不可置信,那可是他们亲手炼制地法器啊,难道还隐藏不过来人的眼睛?只感觉信心有些受到创伤。

    来人看着老乞丐等人脚下的法器碎片,微笑着说道:“这些法器都很不错啊,如果是金丹期以上修为的修士用这些法器,我还真不容易现??上О?,你们地实力太弱了,而法器只是修为相差不大的修士之间的一种补足手段罢了?!?br />
    说话间,这人的眼神又转到老乞丐等人身上,微微点了点头,说道:“也好,我正准备去找你们,你们自动跑来了倒是省了一些我的时间?!?br />
    “你是谁?你在做什么?是不是你杀了老孙头?”

    老乞丐身为众人之,虽然此刻心中满是恐慌。但还是硬着头皮。强忍着心中的恐慌,接连问道。

    老乞丐也能听出来。自己地声音有些缠斗,痴心于炼器的他。虽然是修仙,但几乎没有参加过修仙之间的战斗,更何况来人是如此的高深莫测。

    “我是谁不重要,我只想问一下,你们愿意为我效力吗?你们和其他人不同,修为底下却有特殊的才能,将你们吸收了作用不大,倒是刚才得到了一些不错的材料,可以让你们帮我炼制成几件不错的东西。如何?可愿意为我效力?我可以留你们一命?!?br />
    刚才得到了一些不错的材料……

    听到这句话,老乞丐等人均是身体一震,指着那人说道:“你杀了老孙头?”

    那人却是不理会老乞丐等人的质问,淡淡地说道:“我地时间有限,你们只要回答愿意和不愿意就可以了,愿意的成为我地手下,不愿意的和其他人一样化为枯骨,何必为那么多?”

    老乞丐等人地身体聚的愈紧密了,手中各自拿出他们这些年来最为得意的法器,警戒的看着那人,却是用行动回答了那人的问题。

    并非不怕死,只是像老乞丐这种人,最为认死理,这人杀死了老孙头,老孙头是他们相交多年的挚友,所以不能为这人效力,就这么简单。

    “可惜了?!?br />
    这人叹息道,就要出手将老乞丐等人杀死。

    “等一等??!”

    就在这时,老乞丐突然开

    “怎么,回心转意了?”那人笑着问道。

    “我虽然修为低微,但也能略微看出来,你的实力恐怕要比我们曾见过的那些金丹期大高手还要强得多,恐怕已经是宗师的修为,而你们宗师,所使用的不都是法宝吗?为何还要我们给你炼制法器?”

    不愧是炼器成痴的老乞丐,死到临头了,心中所想的也是炼器的问题。

    那人却不熟悉老乞丐的性格,还以为老乞丐打算为他效力,心中不由一喜,手上的动作也是略微一缓,笑着解释道:“所谓的法宝,就是法器进化而来,所不同的,只不过是法宝中加入了宗师对天道的理解,孕育出了器灵,并且加入了一些很玄妙的东西。总之,法器是法宝的基础,我正是想要炼制出一些法宝,所以才会用得着你们,还有其他问题吗?”

    “有,你究竟是谁?”老乞丐又问道。

    “这个问题我不回答?!?br />
    “那我没有了?!?br />
    说话间,老乞丐突然喝道:“出手?!?br />
    随着老乞丐的声音响起,顿时,十余个炼器高手们纷纷控制着自己的法器对着那人进行攻击,或一条钢铁巨龙凭空出现,或几颗珠子跌落在地上,快的吸收着土灵气片刻之后就化为数个岩石巨人,又或一道七彩光幕流转着将老乞丐等人护在其中,更有那些善于炼制“霹雳弹”的炼制高手接连将威力惊人的爆炸类法器向着那人丢去。

    这般攻击,凭借着数量和法器的玄妙,就算是金丹期的大高手,也要手忙脚乱一段时间。

    只是,面对眼前繁杂的攻击,来人却只是微微叹息一声,说了一声“找死,可惜了”。就对着老乞丐等人一指,顿时,老乞丐等人惊恐的现,自己所处的空间竟然瞬间凝固了起来,钢铁巨龙和岩石巨人力大无穷,但却是动也不动,丢向那人的“霹雳弹”就那么停滞在半空中,而他们,更是身体丝毫无法动弹,甚至连声音也无法出。

    “真是可惜了?!?br />
    说话间,来人再次一挥手,顿时无尽的血雾凭空出现,就向着老乞丐等人卷去,眼看着老乞丐等人就要像之前那些人一样在片刻间化为枯骨,但突然,天地间出现了一阵莫名的波动,老乞丐等人身体一震,顿时重获了自由,而眼前的无尽血雾,却是停滞在老乞丐等人面前不足一丈处再也无法移动。

    “你究竟是谁?”

    重获自由后,老乞丐嘴边憋了多时的问题再次问出。

    那人却没有回答,只是惊讶的抬头看着天空某处。

    “他是张华陵,九华的掌门?!?br />
    一声叹息响起,并回答了老乞丐等人的问题。

    同时,那人所盯视的地方,空间一阵波动,一个黑气环绕之人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ps:今天第二更,依然是两合一大章节,已更新一万一千字,后面还有……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