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六十四章 .逃生、九华.

仙道求索 第六十四章 .逃生、九华.

    徐清凡的拳头握的极紧,“圣灵舍利”的光芒外泄极少,而那妖魔又是一心想着要将徐清凡撕成碎片,却是并没有注意到徐清凡拳头中所握着的东西。

    电光火石之间,徐清凡和那妖魔,却是终于碰到了一起。

    “嗷

    妖魔兴奋的嚎叫着,一爪向着徐清凡的胸口抓去,一爪向着徐清凡的脑袋抓去,丝毫没有留情,脑中已经开始幻想着徐清凡胸膛破裂内脏外泄、脑袋碎开脑浆四溅的场景。

    幸好,徐清凡对此早有准备。

    “铛

    却听一声悠扬古拙的钟鸣声突然响起,却是徐清凡的“五灵钟”突然出现,挡在了徐清凡的胸口之前,将妖魔抓向徐清凡胸口的一爪挡住。

    这次“五灵钟”并没有化为护罩,只是以本体出现,恰好挡在妖魔攻击的路径之上,体积小巧,虽然防御面不大,防御力却更加强大,也让徐清凡愈加的灵活,动作不受防护罩所限制。

    悠扬古拙的钟鸣声响起后,直入心神,妖魔只感觉体内能量一阵涣散,身体也有不由的为之一顿。

    但同时,妖魔的另一只尖爪却是依然向着徐清凡的脑子抓去,锐不可挡。

    而徐清凡,却又做了令人惊骇不已的动作,竟以左手向着妖魔的爪子迎去,手上,却是捻着一枚散着阵阵莫名灵气波动的灵符,正是徐清凡之前在黑色巨山中所得到的“封灵符”??!

    “咯擦

    清脆地碎裂声响起。妖魔地力量如此强大。徐清凡地手与他相交之间。手腕顿时骨裂。让徐清凡疼痛地不由闷哼一声。但那“封灵符”却也顺利地粘在了妖魔地爪子上。

    单以一枚“封灵符”地力量自然无法奈何地了妖魔。在妖魔那强横地力量冲击之下?!胺饬榉币徽罅楣馍了钢?。瞬间爆裂?;槠丛谔斓刂?。

    但有这枚“封灵符”地阻挡。却是让妖魔抓向徐清凡脑袋地爪子不由地一顿。

    前后两次停顿。对徐清凡却是已经足够了。

    只见徐清凡突然将身体缩成了一团。却是终于躲开了妖魔所有地攻击。然后向着妖魔狠狠撞去??!

    妖魔身上遍布诡异的眼睛,徐清凡这么撞去,不可避免的与妖魔身上的眼睛相接触,徐清凡在这一刻感觉却是前所未有的敏锐,甚至能清晰的感应到脸颊与几只黏呼呼带着冰冷之意的眼睛粘在了一起。

    强忍着心头的恶心,徐清凡毫不迟疑,一拳向着妖魔胸口尚未彻底愈合的伤口击去,顿时,妖魔出一声震天地惨呼声。而徐清凡则觉得自己的手进入了一片冰寒稠滞的液体,击碎了几片内脏,血液四溅。射在了徐清凡地脸上,沾满了徐清凡的全身。

    然后,徐清凡快的松开了双手。

    “碰

    接着,两具高飞行的身体,在这一刻,终于相撞了??!

    动作听起来复杂无比,然而从徐清凡向那妖魔迎去,到徐清凡想办法躲开妖魔的攻击,到徐清凡将“圣灵舍利”送入妖魔的胸膛之内。再到两具身体最终相撞,却只是一息之间的事情,所有的动作,皆是在电光火石间完成。

    “?。?!”

    “嗷

    一大一小两声痛哼声响起。

    两具身体相撞之后,徐清凡只感觉身体仿佛撞在铁石之上一般,接触之间骨头不知碎裂了多少,也不知压碎了妖魔身上多少的眼睛,巨大地冲击力之下,身上带着大量妖魔的血液和眼睛碾碎后所产生的黏液。以更快的度向后快飞去,然后狠狠的撞在大地之上,一时间又是有着大量的骨头碎裂。

    徐清凡简直怀疑,经过这两次恐怖的撞击,自己身上的骨头是不是全部都变成粉碎了。

    但妖魔却是绝对要比徐清凡更惨。

    当徐清凡将那“圣灵舍利”塞入妖魔的胸膛之内后,妖魔只感觉到一股对它而言无比恐怖地能量开始向着他的全身蔓延开来,能量所到之处,它体内的能量开始消散,它的身体开始崩溃。它的灵魂饱受煎熬。它的一切,似乎在下一瞬间就将不复存在。

    在外面看去。却是那妖魔浑身颤抖,跌到大地之上翻滚不已,震天的痛吼声接连不断,同时,妖魔身体各处接连的生着爆裂,身上那残存的眼睛一颗一颗地跳出它地身体,跳到半空中之后产生了接连的爆炸,而身上血肉仿佛被碾碎一般,自胸口向着全身蔓延,一片连着一片地化成血雾肉末,飘荡在天地之间。

    看着这般血液四溅的的场面,给徐清凡的直接印象是,妖魔的血液竟然也是红色的……

    幸好徐清凡早已经渡过了辟谷期,不再食人间烟火,否则见过这般血腥的场面,也不知要多少年失去食欲。

    而就在徐清凡看着妖魔那恐怖的变化惊骇间,妖魔却也终于做了一次让徐清凡出乎意料的事情。

    只见妖魔强忍着身体灵魂的无尽痛苦,扬起爪子,向着自己血肉模糊的胸口一爪抓去,爪落爪起间,一泼血肉四溅,妖魔这一抓,竟是将自己半个胸膛的血肉都掏空了,不过却总算是连带着将体内的“圣灵舍利”给拿了出来。

    然后,妖魔将手中的血肉大力向外扔去,血雨淋漓。然后就趴在地上大口喘息着,原本还疯狂的眼神中,此刻满是恐慌后怕之意。

    说实话,“圣灵舍利”内的能量虽然无穷无尽,但却是内敛至极,每次爆都只是消耗最外面的一层,徐清凡原本就不指望靠着“圣灵舍利”能将这只妖魔给杀死,但看到这只妖魔最终还是拜托了险境,心中依旧是忍不住一阵失望。

    虽然妖魔的实力大损,此刻正是无比虚弱的时候。但现在的徐清凡却已是变得谨慎的多,在不知道妖魔有没有其他手段的情况之下却是不愿意再进行攻击,手扬之间,跌在不远处的“圣灵舍利”飞入了徐清凡地袖中。

    然后,徐清凡毫不迟疑,将度施展到了极致。向着之前东方清灵逃去的方向快遁去。

    妖魔此时还在喘息,似乎一片无力,虽然攻击不敢,却是一个逃跑的好时机。

    “很有趣,希望我们下次相间的时候,你会更加有趣,不要让我失望?!?br />
    逃跑时,隐约间,徐清凡好像听到了这么一道悠悠的声音。

    听到这么一道声音。徐清凡身体猛地一震,却是丝毫不敢停顿,头也不回。向着远方快飞去,转眼间就消失在天际远处。

    同时,或是错觉,因为徐清凡此刻全身都在疼痛不已,但却是突然感觉到脖颈之间微微一痛,仿佛被蚊子叮了一下一般。

    却说那妖魔,眼睁睁的看着徐清凡逃走,眼中闪过怨恨至极地神色,强大怨气之下。虽然身体受到了重创,但身上的气息反而更加浓烈恐怖了。

    勉强支起身体,背后双翼一展,就要向着徐清凡追去。

    但下一瞬间,妖魔身前的空间却是一阵闪烁,张虚圣的身形突然出现在它的眼前。

    面对张虚圣,这个之前活活将它解剖了的家伙,妖魔之前的嚣张与疯狂瞬间消散,惊恐的接连后退。竟是连靠近也是不敢,仿佛对它而言,张虚圣才是妖魔一般。

    “你也很有趣?!闭判槭ヒ膊还苣茄懿荒芴?,笑吟吟的说道:“虽然不如徐清凡有趣,但也足够有趣了。此时受到如此重地伤势,再去追击,不管是你还是那徐清凡,如果就这么死了,未免可惜了?!?br />
    说着。张虚圣嘴角笑意愈盛。淡淡的说道:“死是要死的,但却不能是现在?!?br />
    “你先休息一段时间吧。让我好好研究一下?!笔盅镏?,妖魔竟然就这么昏了过去,而张虚圣则是若有所思,片刻之后手再次一挥,却见一滴血液突然出现,然后滴入那妖魔地伤口中,无声无息的融入了妖魔的体内。

    “作为补偿,我将这一滴徐清凡的血液送给你,这样一来,即使相隔万里,你也能清晰的感应到徐清凡的存在,有压力才有动力,有你的追杀,足够徐清凡成长很长一段时间了?!?br />
    张虚圣莫测的眼神看着远方,轻声喃喃道。

    虽然已经过了近一个时辰,但东方清灵并没有逃走多远,她之所以离开是为了不让徐清凡担心,与妖魔战斗间束手束脚,只飞到了数十里之外,离开了徐清凡的视野,就在那里不断徘徊着,神色间满是担心焦急。

    却说东方清灵等了半个多时辰依然不见徐清凡地踪迹后,心中的担心焦急愈加强烈,终于,眼中露出了决绝之色,一咬牙,就要向着原路返回。

    但东方清灵刚刚飞了没多久,却就看到徐清凡跌跌撞撞的飞来了。

    此刻徐清凡的形象让东方清灵忍不住大吃一惊。

    只见徐清凡满身血液,中间还夹杂着粘滞的绿液,脸色惨白,头沾湿,满是冷汗,当双方距离拉近之后,东方清灵惊骇的看到,那徐清凡的衣角之上,还挂着一颗眼球??!

    徐清凡此刻的模样虽然令人恐怖,但徐清凡在最初本能的忍不住一顿之后,却还是对徐清凡地担心压倒了一切,向着徐清凡快迎去。

    徐清凡这次与妖魔相斗,却并没有受多大的内伤,主要是体内灵气消耗严重,全身骨头不知断裂了多少根,路上虽然服下了一些灵药,但灵药毕竟无法让徐清凡断裂的骨头归位,所以此刻徐清凡细微的一个动作,都会给他带来无比巨大的痛苦。

    看到东方清灵向着自己迎来,徐清凡微微一愣,却是毫不迟疑。拉着东方清灵继续向着远方快飞去。

    虽然并没有感应到妖魔的追击,但毕竟是离它越远越好,这次能胜是运气,妖魔先是受了伤,后来又不知道徐清凡“圣灵舍利”的事情,但运气却并不是随时随刻都存在着。

    另一边。手被徐清凡牵住,虽然徐清凡手上皆是血液和某种不明的粘滞液体,身为女性的东方清灵应该是无比地厌恶,但事实上,这一刻看到徐清凡平安归来地东方清灵,感受着徐清凡手心间的温热,心中却是无比地安心欢喜。

    “哼

    直逃到数百里之外,徐清凡和东方清灵才终于停了下来,隐藏在某一隐蔽处。终于可以喘息片刻。

    此刻,徐清凡正在自己给自己按着骨头,全身骨头有三分之一错位。三分之一断裂,剩下的三分之一也或多或少受到了损伤,将这些骨头全部错合,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期间所经历的痛苦,非莫大毅力不能完成。

    冷汗将衣衫全部沾湿,不断滴落在地上,痛哼声接连响起,为了忍痛。险些咬碎牙齿。

    徐清凡觉得自己并非多么有毅力,但他确实是靠着自己将全身骨头都归位了。

    直到这时,之前吞食地灵药所化的药力才开始缓缓挥作用,断裂的骨头开始缓缓的愈合了起来。

    当所有的骨头全部归位之后,徐清凡再也坚持不住,瘫软在地上,双眼微闭,竟是昏睡了下去。

    人类的?;は低呈羌晟频?,每当身上或精神上所遭受的痛苦达到极限之时。就会本能的进入昏迷之中,刚才徐清凡所遭受地痛苦何止过了他的极限一倍?徐清凡拖到这个时候才昏迷,事后徐清凡想起时,都会不由自主的佩服一下自己。

    而当时,徐清凡只感觉一股沉沉地困倦之意袭上了自己的心头,已经上百年没有睡过的他,竟如凡人一般沉沉的睡去了。

    之前在徐清凡给自己的骨骼归位之时,东方清灵的表情却是要比徐清凡还要紧张,直到看着徐清凡昏睡过去。东方清灵才忍不住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突然现。自己竟然憋着呼吸紧张了如此长的时间。

    看着徐清凡身上粘滞的汗液、血液和不明液体,东方清灵叹息一声。熟练地为徐清凡收拾了起来,动作小心翼翼,生恐将徐清凡惊醒。

    徐清凡,确实到了该休息一下的时候了。

    却见东方清灵先是将徐清凡衣角那沾着的眼球拨到地上,然后开始拭擦起徐清凡险些凌乱无比的脸庞来,看着徐清凡昏睡后沉静的脸庞,再无那熟悉的沉重和疲惫,东方清灵只感觉一阵温馨,竟是忘却了眼球和粘滞液体给她带来的恐怖……

    这一觉睡了足足三天的时间,徐清凡清醒之后,只感觉浑身酸痛,头昏无比。

    东方清灵马上施展水法,一捧清水送到徐清凡的面前。

    徐清凡感激地笑了笑,喝了两口水后,整个脸庞都埋入了东方清灵双手间的清水中,再次抬头后,总算是清醒了一些。

    检查了一下身体,毕竟只是外伤,在徐清凡昏睡间,身上的处处骨裂在强大的药力之下,已经恢复了大半。

    “我睡了几天?”

    徐清凡问道?!叭??!?br />
    东方清灵为徐清凡擦拭着脸庞上的水渍,或是太习惯东方清灵这般照顾了,面对这般乎寻常的亲近之意,徐清凡心中竟没有阻止之意。

    在东方清灵将他的脸庞和头擦干之后,徐清凡勉强站起身来,缓缓的说道:“我们离开吧?!?br />
    听到徐清凡这么说之后,东方清灵心中一惊,连忙阻止道:“你的身体……在休息几天吧?!?br />
    徐清凡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不能再休息了,那妖魔不知何时就会赶来,时间拖着越长,我们就越危险,更何况,我们要回九华,我还要赴那已经过期了地三年之约,还有冥组织和张虚圣的事情,修罗族复出在即,我在南荒耽误地时间已经太久了,在这上面也必须要尽一分我的力量,我们已经没时间了?!?br />
    徐清凡口气虽然平淡,但却是不自觉的流露出浓浓的疲倦之意,之前昏睡时的宁静却是再也不见丝毫。

    旁边的东方清灵,眼中不由的闪过一丝怜惜之色,却也不再阻止。

    谈话间,徐清凡带着东方清灵,向着繁华中土的方向快飞去。

    身体依然有些疼痛,但徐清凡却已经顾不上这些了。

    六天之后,两人终于来到了南荒之外。

    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愈加显得荒芜的南荒,这是他幼时成长的地方,但每次带给他的回忆,都并不是那么的美好。

    摇了摇头,徐清凡转身向着九华的位置飞去,东方清灵默默的跟在后面。

    又过了十天,巍峨熟悉的九华山,终于出现在了两人的眼前。

    ps:虫子的文字就是太平淡了一些,这章还有前面几章,前后都是删了好几遍重写,但就是写不出热血的感觉来,也不知是不是就我这么感觉的。恩,二合一大章节,还有月票吗?^^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