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五十九章 .温暖、意外.

仙道求索 第五十九章 .温暖、意外.

    看到徐清凡竟是受伤如此之重,东方清灵惊骇不已,一向冷静大方的他,看着徐清凡胸口那拳头大小的伤口,泊泊流出的血液,饱和已经再也无法再染一滴血液的血衣,身周不断扩大的血泊,竟是瞬间乱了方寸,顾不得身上脏乱的血渍,忙爬到徐清凡身边,却是手足无措,一时间不知该做些什么。

    艰难的吞下疗伤灵药,徐清凡冷汗直流,脸色愈加的苍白了。

    看到东方清灵清醒,跪在自己身边一脸慌乱,手脚无措,虽然担忧却是连碰一下自己都不敢,徐清凡扭过头来,强自笑了笑,说道:“东方师妹,不要担心,我没事的?!?br />
    一遍安慰着东方清灵,一遍思索着如何治疗自己的伤势。

    而东方清灵双眼却是不离徐清凡的胸口,那诺大的伤口在她的眼中更是无限倍的放大,眼神慌乱而又愧疚,只是无意识的喃喃说道:“徐师兄,都怪我,对不起……”

    在东方清灵看来,如果不是她被那钟灵抓住,此刻徐清凡也不会如此,徐清凡此刻身受重伤,却全都是她的过错。

    看到东方清灵如此模样,与平日里那般大方理智的模样判若两人,徐清凡暗暗叹息一声,无论东方清灵平日里表现如何的落落大方,但说到底,她依然只是一个在师傅同门呵护照料下成长起来的女性。

    “别慌?!毙烨宸惨а廊掏?,艰难的说道:“这件事不能怪你,是我自己太过自大了。落到这个下场只是活该。我现在几乎实力尽丧,要疗伤恢复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只能靠你了,那钟家之人此刻想必正在满南荒地搜索我等。危险依然没有结束,如果这个时候你也慌了,我们两人就完了?!?br />
    徐清凡说了这么一番话后。好不容易积蓄的力气却又是消耗了大半,眼中的身材愈加暗淡了。

    “是啊。徐师兄现在变成这般模样,全是怪我拖累,现在这个时候,我绝不能再拖累徐师兄了?!?br />
    徐清凡的话声虽然低微,但在东方清灵地耳中却是那么的响亮。竟是瞬间让东方清灵从慌乱中清醒了过来,暗暗的下决心道。

    本想着还要再安慰一番东方清灵才能恢复平静。却是没想到就这么一番话后,东方清灵脸上地慌乱竟是渐渐的收敛起来,接着却是露出了决绝之色。

    然后,东方清灵轻轻地点了点头,就不再言语,细细的打量了此刻的徐清凡一般,伤势依然刺眼,但她的眼神却不再慌乱。

    “呲啦

    接着,一声衣布拉扯声响起,却是东方清灵从袖中翻出了一件干净衣服。徐清凡本以为她要换在自己身上。却没想到她却是双手一拉,就衣服扯成数段布条。再拿出了一些治疗外伤的药膏和消毒地药粉,轻轻的敷在徐清凡地伤口之上,然后将布条一圈一圈的裹在徐清凡的胸口上,动作轻柔而小心翼翼,生怕牵动徐清凡的伤势,对血液沾湿的素手却是视而不见,神色之间,也再也不见软弱。

    在关键的时候,东方清灵却是终于露出了她那坚毅的一面。

    徐清凡之前运转灵气,施展点**之法,吞食疗伤圣药,但胸口的血液依然流个不停,在这时,虽然血液侵湿了布条,但这般最笨的方法,却是将伤口不停的流血给止住了。

    东方清灵动作虽然轻柔,却依然让浑身是伤地徐清凡疼痛不已,但为了不让东方清灵担心,却是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脸色愈加地苍白了。

    “不要说话,留些力气。我只能帮你治一下外伤,内伤还要靠你自己?!?br />
    东方清灵手上动作不停,为徐清凡擦着脸上不断流出的冷汗,看到徐清凡嘴唇干裂,显然在失血过多后身体也失水了之后,又施展水法,两只素手之间却是又多了一捧清水,轻轻地送到了徐清凡的嘴边,同时轻声说道。

    徐清凡缓缓的点了点头,这时他却是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在东方清灵的帮助下,伸头喝起了东方清灵双手中捧着的清水。

    喝水之间,徐清凡的嘴唇不可避免的沾到了东方清灵的手上,只是此刻两人均是无心关注这些,徐清凡只是在喝着水,而东方清灵也只是默默的看着徐清凡喝水,关注担心之间,神色之间掠过一丝温柔。

    确实是失水太多了,脑子也因此有些昏沉,连续喝了三捧清水之后,徐清凡却是终于恢复了一些力气,脑子也清醒了一些。

    “扶我一下?!?br />
    徐清凡轻缓而又无力的说道。

    东方清灵柔顺的点了点头,顺着徐清凡的指示,将他扶了起来,扳手按脚,将徐清凡摆放成了打坐的模样。

    “我要打坐一段时日,你自己多加小心?!?br />
    一番折腾徐清凡又累又痛,良久之后才喘息的说道。

    东方清灵依旧点头,同时默默的在为徐清凡擦着脸上流出的冷汗。

    看到东方清灵如此,徐清凡总算是放心了下来,艰难的运转体内的灵气,施展“袖里乾坤”之术,将那“圣灵舍利”拿了出来,放在了自己的胸腹之间,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圣灵舍利”却也终于恢复了能量。

    “圣灵舍利”一经出现,金白色的光晕阵阵外放而出,将徐清凡的身体包裹在其中,一时间,徐清凡只感到阵阵舒适,之前的痛苦和疲惫竟是瞬间减轻了四五分,而诸般伤势。也均是大大缓解。

    最为重要的是,那“尸炼”诅咒,在“圣灵舍利”地威能之下也是被大大的压制了,原本正在向着全身蔓延扩散的麻木之感。瞬间停顿了下来,并以极其缓慢的度被压缩着。

    徐清凡无奈地叹息一声,“圣灵舍利”里面的力量太过纯粹庞大。他根本无法调用施展,只能略微利用一下它的威能。不过即使如此,身处在这金白光晕当中,徐清凡无论是疗伤还是驱除诅咒,均是事半功倍。

    一切终于进入了正规,深出一口气?;夯旱乇丈狭怂?,徐清凡进入了深度打坐之中。

    虽然此刻对徐清凡威胁最大的就是那钟家老十一给他布下地“尸炼”诅咒。但徐清凡打坐之后的第一件事,却是治疗体内因为接连被重创而受到的内伤,因为如果内伤不愈的话,体内灵气运转效率大大减慢,想要驱除那“尸炼”诅咒却是难上加难,更何况,在身受重伤之下强行运转体内的灵气,还会让伤势加重,甚至会留下顽疾,需要小心应对。

    还好在“圣灵舍利”光芒包围下。那“尸炼”诅咒扩散地度大大的减慢了。修仙闭关疗伤或修炼。是最没有时间观念地,往往闭上双眼。再睁开之后,时间已是一年甚至数年之后了。

    之前吞食了大量的灵药,又有“圣灵舍利”相助,徐清凡治疗体内伤势的度依然缓慢。

    但第一步终于还是结束了。

    大概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体内的伤势才尽数恢复复,不过在那强大的药力和金白光晕的帮助之下,配合上徐清凡的神通“生死之道”,胸口的伤势也渐渐愈合了起来。

    当徐清凡睁开双眼之时,时间却是夜晚,第一眼看到的,却是东方清灵愣愣地看着自己地样子。

    东方清灵这般模样也不知维持了多长的时间了,在徐清凡刚刚打坐入定之时,她还是警戒地盯着周围,以防万一,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周围的情景依旧是平静无比,东方清灵也渐渐的感到了有些无聊枯燥,于是就坐在徐清凡的面前,看着那被金白光晕包围的徐清凡,却是不知不觉的起了呆来。

    这还是她第一次如此正大光明的观察着徐清凡,在之前,她都是习惯于躲在某个角落做着这样的事情。

    两百年的时间,沧海桑田,两人的面容却是丝毫未变,徐清凡依旧清秀,只是多了一些沧桑,而东方清灵也依旧娇媚,只是当年的娇蛮,变成了今日的大方理智,说到底,还是变了。

    默默的跟在徐清凡身后,默默的看着徐清凡的坚持与疲惫,已是两百年了。随着了解愈深,东方清灵现自己竟是就这么渐渐的沉溺了下去,慢慢的,在背后默默的跟着徐清凡,观察着徐清凡欢喜哀伤,偷偷分享着他的喜怒哀乐,似乎已经成了习惯。

    此刻,看着眼前的徐清凡,东方清灵似乎突然之间想到了很多,诸般情绪纷纷踏上心头,又似乎什么都没想,心中前所未有的宁静平和。

    但无论是哪种,东方清灵却是突然现,在这一刻,自己竟是如此的充实,有东西可以让她等待,有东西值得她去寄托。

    女性分两种,或因为了解而爱,或因为被了解而爱。

    东方清灵属于前。

    看着徐清凡在打坐中脸色渐渐的变得红润,心中欢喜,看着徐清凡打坐中间或皱了一下眉头,却又是担心良久,南荒风大,东方清灵默默的坐在风的上头,为徐清凡阻挡着风势,间或为徐清凡收拢一下被风吹乱的头,或擦一擦脸上被风吹过后留下的污渍,努力保持着徐清凡的最佳状态。

    期待着徐清凡伤势恢复再次清醒的那一刻,但却又莫名的想着就这么持续下去,让她就这么默默的守护着,看着徐清凡。

    这一看,竟如打坐一般,忘却了时间的流逝。日起日落,直到徐清凡缓缓的睁开双眼。

    看着徐清凡睁开双眼,东方清灵猛地清醒了过来,双颊不由染上了两团红润。分外娇娆。

    但东方清灵却也知道此刻并非浮想非非地时候,却是快的收拢了情绪,眼神也由羞涩变成了关切。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反而愈加靠近了徐清凡的身边。轻声问道:“徐师兄,你怎么样了?”

    徐清凡清醒过来之后,却是想着一会之后要如何驱除体内的诅咒,并没有注意到东方清灵地失态,听到东方清灵的询问之后??砦康男α诵?,说道:“内外伤势已经愈合了。但之前那个被我杀死地钟家之人曾给我下过一次诅咒,极是厉害,却是要想办法驱除?!?br />
    听到徐清凡的话,东方清灵眼中闪过一丝担忧,诅咒之术在修仙界最是神秘诡异,一旦身中,除非应对得法,否则只有等死一途。

    但东方清灵却是不愿让自己地担心惹徐清凡心烦,所以只是将这份担忧小心翼翼的藏在了心底深处,看到徐清凡脸上有些风吹过后的污渍。下意识的就要为他抹去。就如他这个月一直所做的那样,小心翼翼地照顾徐清凡。将徐清凡

    但突然想到此刻徐清凡的身体已经可以活动了,手伸到了半中间,却又变成了收拢自己头地动作,装作不经意似的问道:“有办法吗?”

    徐清凡笑着说道:“当然有办法,钟家的暗之法门虽然千变万化,但万变不离其宗,不过是死气和尸毒的隐讳运用罢了,我的功法对它有克制之效,手中也有一件堪称是这种功法克星的至宝,并不是多么困难?!?br />
    事实上,每种诅咒在被驱除之时,都会有着这般或那般的危险,哪怕应对得法也是一样,徐清凡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想安东方清灵的心罢了。

    但东方清灵却是相信了徐清凡的话,眼中闪过欢喜之色,却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那个僵尸宗师,和那些黑衣人,都是传说中的钟家之人吗?”

    却是至始至终,东方清灵都不知道那钟灵和钟家老四等人是何方神圣。

    徐清凡点了点头,答道:“应该不会有错,那个僵尸宗师之前曾跟我要他们族中地圣物,而我手中却是有一件很像是钟家至宝炼狱冥杖杖头地东西。而且他们可以控制死气僵尸,除了钟家,修仙界其他的家族门派也都没有这般法门神通。更何况再后来你昏迷后,我与那黑衣人谈判,他也亲口承认了他们是钟家之人?!?br />
    说着,徐清凡眼中露出了沉思之色,却是开始习惯性地考虑钟家复出之后,修仙界可能引起的变化。

    看到徐清凡面露沉思之色,东方清灵却是打断道:“徐师兄,你现在还是先驱除体内的诅咒吧,这些事情今后再想?!?br />
    徐清凡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是我着急了?!?br />
    又问了东方清灵一些这些日子以来的事情,然后徐清凡又再次打坐了。

    这一次,却是为了驱除体内的“尸炼”诅咒。

    而东方清灵这次却是不再像之前那样呆呆的看着徐清凡不停了,意识到了其中的不妥,在这次徐清凡打坐之后,她却是开始警戒的看着周围,以防意外。

    除了隐瞒了其中的危险性之外,徐清凡并没有说谎,他的《生死诀》确实可以克制钟家的“暗”之法门,“枯死之气”可以将那些尸毒死气炼化,“生灵之气”可将它们消解。而“圣灵舍利”,也更是它们的克星。

    在刚开始的时候,事情显得很顺利,隐藏在身体各处的死气和尸毒纷纷被徐清凡现,在灵气运转之间,尸毒和死气或被炼化,或被驱除,身上的麻痹之意也是渐渐的消除。

    花了一个月的时间,眼看着那“尸炼”诅咒就要被徐清凡消解,却是异变突起。

    徐清凡正在驱除炼化“尸炼”诅咒的灵气,突然一阵混乱,反噬之下,徐清凡的胸口仿佛受到了重创一般,一阵剧痛。

    而正在旁边守护的东方清灵,却是看到徐清凡突然身体一震,然后一口血液喷吐而出。

    然后,一口血箭从徐清凡口中喷吐而出,而徐清凡的身体,也是瘫软在地。

    落差之下,原本已经冷静的东方清灵再次乱了方寸,忙跑到徐清凡面前,将徐清凡扶起,关切的看着徐清凡,犹豫着是否要将灵气输入徐清凡体内探测。

    就在这时,徐清凡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满脸的苦笑,喃喃说道:“失策,大意了?!?br />
    看到徐清凡不像是有大事,东方清灵悬着的心落了下来,问道:“徐师兄,你怎么了?”

    徐清凡苦笑道:“本以为我只是中了一种诅咒,却没想到竟是三种,钟家的功法果然玄奇,剩下的两种诅咒,何时潜伏于我体内的,我竟然一点察觉也没有,在我驱除其中一种的时候,其他两种诅咒突然难,却是让我被灵气反噬了?!?br />
    听到徐清凡这么说,东方清灵心中一惊,忙问道:“严重吗?”

    徐清凡苦笑更浓,说道:“别担心,诅咒已经全部被驱除体外了。只是灵气反噬,我在一个月内身体却是根本无法动弹了?!?br />
    听到徐清凡这么说,东方清灵终于放下了心。

    就这样,徐清凡却是无奈的要被东方清灵再次照料一个月时间了。

    而在这个月的时间里,徐清凡却是开始为自己的这次南荒之行而检讨反思了起来。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