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五卷 .仙路叵测善恶非.第一百五十五章 .准备(上).

仙道求索 第五卷 .仙路叵测善恶非.第一百五十五章 .准备(上).

    虽然在刘先生和张华陵面前,徐清凡表现的很沉稳,似乎两人的谈论对他没有什么影响,但事实上,徐清凡的心情却是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沉重压抑。

    正如刘先生在徐清凡离去之后的评价,短短的一番话谈,不足半个时辰,但徐清凡所参与的勾心斗角,却要比要之前的百余年加起来还要多得多。

    说实话,勾心斗角并不是徐清凡所喜欢的,但徐清凡也知道,当他走到这一步时,这些事情都是必须要面对的,逃避不得,也无可逃避,所以他只能选择面对。

    而刘先生所交代的三件事中,最让徐清凡吃惊的,无疑是最后一件,关于婷儿的。

    婷儿对自己的感情,当真已经越了叔叔与侄女之间应有的感情了吗?

    徐清凡自己问自己,但答案却是没有答案。

    说起来,徐清凡的人生还是很失败的,修仙之后,只要境界提升的快,时间的流逝已经没有任何意义,而徐清凡到现在,更是已经有了多过凡人一两倍的生存时间。而今后的生存时间,也只有更长。

    只是,在徐清凡百余年的生命中,所能清晰记得感应的感情,似乎只有师徒之情和朋友兄弟之情,至于其他,比如说亲情,如果忽略婷儿的话,徐清凡早已经忘却那是什么感觉,而男女之情,可怜的徐清凡更是至今不知那是何物。

    所以徐清凡很困惑纠结,婷儿这些年来对自己所表现的一切,是否当真就只是侄女与叔叔之间的亲情?想到婷儿似乎每时每刻都在关注着自己,时时刻刻为自己的成功而幸喜,为自己的苦恼而担忧,明显而无可压制,细细想来,似乎当真不仅仅只是亲情那么简单。

    但如果不是亲情,那又是什么呢?男女之情?先不说徐清凡根本不知道所谓男女之情是什么感觉。单就是想一想这种可能,徐清凡就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甚至觉得这种想法是在亵渎婷儿。

    婷儿对自己,怎么能有这般感觉,他和她,可是有血缘的亲人了。

    “男女之情本是天道之一。即使修仙也有双修之说。你将婷儿管地太严了。长时间只与你接触。你们之间地事情又是如此复杂。时间一长。任何东西都会出现微妙转变地?!?br />
    这是刘先生对他地劝告。细细想来。似乎也有那么几分道理。婷儿从小到大。所能接触到地男子。除了徐清凡之外。也只有白羽了。而白羽。也只是一个长不大地孩子罢了。

    “或。该让婷儿多接触一些东西了?”

    徐清凡迟疑地想道。不过想到让婷儿去面对那陌生危险地外面世界和无数陌生人。徐清凡却还是很不安心。虽然所谓地外面世界只是指着徐清凡地院落之外。无数陌生人则是这些年与徐清凡时常见面地正道联盟修士。

    但在徐清凡眼中。婷儿也只是一个需要照顾地小女孩罢了。一如徐清凡刚见她时地感觉。

    有些事情并非是片刻之间就能下决定地。徐清凡摇了摇头??嘈ψ爬肟苏馄郝?。

    既然已经和刘先生张华陵两人定计,那么需要徐清凡做的事,还有很多。

    离开了那些提供给各派掌门和各位宗师居住的院落群之后,徐清凡并没有返回到自己的居所,而是向着九华山脚处走去。

    先是看了看依旧处于昏迷中地小黑,不敢将碧绿骷髅拿出让小黑吸收死气以加快恢复度,只能让它自然恢复,还好从各方面来判断,小黑的情况很稳定。离清醒与彻底恢复只是时间问题,所以照料一番之后,徐清凡又向着另一个方向的山脚处去。

    与那排负责照料伤患地房舍相比,另一个方向的房舍则要凌乱的多,时有争吵声响起,间或夹杂着爆炸声引人耳目。

    屋舍围城几排,环成数圈,虽然凌乱,但细细一看。却又自有规律。每个房屋中似乎都散着不同的灵气波动。每个房间中都有灵光映射而出。

    这些屋舍,都是正道联盟安排给那些精于炼器之人所用的。多年来的争斗,修士手中的法器宝物也多有损坏,都是送到这里负责维修。

    似乎每一个善于炼器之人都会给人一种疯疯癫癫的感觉,徐清凡所认识的老乞丐已经足够怪异了,但在这里,却还算是正常,眼神呆滞跌坐在地上喃喃自语地有之,手舞足蹈高声嚎叫的有之,衣衫奇异破烂更是平常,老乞丐的乞丐装在这里竟然是标准配置。而更多的人则是聚集在一起,对某种材料应该如何炼造而不断争吵,放眼看去,混乱中又是一片喧哗。

    整个荣华山,似乎只有负责炼丹的那片屋舍可与之相比。

    徐清凡这次前来,是找老乞丐的,他也来到了“荣华山”范围之内,在一众炼器高手当中,他也仅仅熟悉老乞丐一人。

    似乎老乞丐在一众炼器高手中的地位较高,因为他的屋舍在最深处,相比较而言幽静一些。

    躲过了几个跌跌撞撞的炼器高手,他们似乎正在因为某些理念不合而相互撕扯,徐清凡熟练地迈入了老乞丐的院内。

    院内,依旧是几处炼器所用的鼎炉,老乞丐和几个其他模样的乞丐正紧张的盯着鼎炉下的火势,手中不断的掐动的指诀,控制着鼎炉内的各种阵法地细微变化。

    另外几个乞丐,老乞丐地评价是“比我只差那么几分”,实际上就是和老乞丐的炼器实力相当,平时都是聚在一起。

    徐清凡这些年来对炼器地知识也稍稍了解了一些,看鼎炉的灵光变化,知道这次炼器已经临近与结束,却也不着急,就这么站在那里静静的等待。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之后,这场炼器终于接触,练出来的是七柄一套的飞剑型法器。品阶竟然颇为高级。

    经过几场与南荒妖兽之间的战斗之后,妖兽地尸骨收获无数,虽然大部分尸体都已经在道法的轰击下而无法使用,但珍贵材料还是收获无数,连带着老乞丐等人也是忙碌了许多,不断的炼制一些高阶法器。为将来的决战做准备。

    这件法器炼制成功之后,老乞丐摸了摸头上的汗水,抬头一看,却现徐清凡正含笑站在院门处,脸上瞬间露出了极为幸喜的笑意,当然,并不是因为他如此喜欢徐清凡。

    “徐道友,难道你又有什么好材料要交给我炼制?”

    老乞丐笑中甚至带着谄媚。

    “没有……”

    徐清凡还没有说完,老乞丐已然变了脸色。冷着脸问道:“那你来这里干什么?”徐清凡微微苦笑,这个老乞丐还当真是一点都没变,视炼器为生命。将珍贵炼器材料看得比什么都重,与此相比,徐清凡却是微不足道。

    不过在如今地情况下,老乞丐的态度至始至终都没有改变,反倒是让徐清凡觉得舒服。

    苦笑过后,徐清凡问道:“我只是想问一下,我之前所交给你的那些材料,何时能炼制成法器交给我?”

    徐清凡在北冰所收集到的材料,却是都已经在之前就交给了老乞丐。让他帮忙炼制成法器。

    老乞丐不耐烦地说道:“那些材料那么珍贵,哪里能如此轻易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能炼成?那几件材料,任何一件想要炼制都需要至少数个月的时间,这几天我实在太忙,我又不愿意在用那些材料炼制法器时有什么分心,所以都只是稍微处理了一下而已,还没有来得及炼制?!?br />
    徐清凡问道:“能否将其他事情先推迟一下,那些法器我都是有急用。玄简尊那里,我会负责说明的?!?br />
    玄简尊。正是在正道联盟中负责炼器炼丹事务的。

    老乞丐看到徐清凡面色严肃,脸上的冷意也就渐渐地退却,终于点头应是,并答应邀请其他几名炼器高手一起炼制,不仅会使法器炼制的更加巧妙,度也会更快。但徐清凡从老乞丐那闪烁的眼神中,就知道他之所以肯让其他炼器高手也一起参与进去,恐怕也有着他没信心独立完成地缘故。

    徐清凡答谢几句之后,原本还想和老乞丐叙旧几句。却被老乞丐以碍手碍脚为缘由赶了出去。

    摇了摇头。徐清凡又向着负责炼丹的那片屋舍走去,如老乞丐一般安顿了岁守一番之后。才向他的屋舍走回。

    而回到他自己的院落中后,徐清凡却是没有丝毫停顿,又将他的三名弟子给召集到他面前。

    看着眼前的三名弟子,徐清凡眼中闪过欣慰之意,不论如何,他的这三名弟子都是令人满意的,婷儿自不待提,张宁梅已经将她异于常人的强大神识完全内敛,“灭神术”小有所成,已经可直接施展神识进行攻击,修为境界也达到了灵寂后期地地步。就算是原本让徐清凡费心不已的白羽,这段时间以来也是颇为安分,境界比之张宁梅还要强上一分,修炼之勤快,竟然是三人中之最,当初很是让徐清凡诧异了一下。

    只不过或是刘先生那番话的作用,徐清凡总觉得婷儿在看自己的眼神中,蕴含着太多的东西。

    压下心中的怪异感,徐清凡右袖一挥,却是将那三颗“升仙丹”拿了出来,递给了这三名弟子。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