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五卷 .仙路叵测善恶非.第一百一十四章 .诡异凶险,危地血战(中).

仙道求索 第五卷 .仙路叵测善恶非.第一百一十四章 .诡异凶险,危地血战(中).

    与此同时,离徐清凡等人上万里之外,“荣华山”南三百里处。

    在徐清凡离开“荣华山”不久,白羽就瞒着张宁梅和婷儿两人,和十多个跟他一样,心性不定且又无事可做的低阶修仙,偷偷的混在那些凡人的队伍之中,离开了“荣华山”的范围。

    所谓的“天才”“鬼才”,无论是百年一遇还是千年一遇,虽然难得,但事实上数量并不少,至少每个门派每个时代都不会缺少这种人物,因为无论是多少稀少的人物,在神州浩土数十万万的人口中集合起来,也会形成一个极为可观的数字。

    而这些所谓的天才们,有很多都成为了供后人敬仰赞叹的宗师大能,但也有很多,他们永远只是天才,而不是其他,并很快被人们所遗忘,偶然有人想起,也只是惋惜的叹息一声,然后再次将他们遗忘。

    这些年来,白羽在“荣华山”之内,着实认识了一些朋友兄弟,这些所谓的朋友和他从某些方面很相像,或天赋极佳,或师傅教导有方恩赐良多,所以修仙时度极快,用着比大多数人少一半的时间就能达到许多人一辈子都很难达到的境界。于是自视自己为天纵奇才,百年难遇乃至于千年一遇,加上本身心性不定,于是想当然的认为,或不那么努力,偶尔戏耍一番,凭着自己的天份,也一样能结丹大乘,最终寻得长生之道也不是不可想象的。

    就这样,接连的偶尔戏耍之下,戏耍又变成了寻常,反倒是修炼打坐变成了偶尔一为。原本还心中忐忑,但现那些资质愚钝之辈依然被自己越拉越远之后,却又理所当然起来,并更加确信自己是一个千百年一遇的天才之辈。

    当然,他们对于那些原本和他们一般天才且修为相当的人物。此时修为境界已经远远过他们的事实。就下意识的忽略了。

    眼界决定成就,这些“天才”们眼睛永远只是盯着比自己差的人。将来成就也可想而知。

    这种人每个时代都有很多,每个时代中的每一个门派都会有那么一两个,让他们的师傅为之头疼不已,并不应该大惊小怪,如果凤清天不是因为家门之变。如果金清寒不是因为遇到了凤清天,说不定这两人也会是其中地一员。

    而浩劫开始之后,各大门派聚集“荣华山”共同抵御浩劫,这些所谓地“天才”们也是在师长的聚集一堂,彼此相遇之后,却是惊讶地现原来世界上竟然还有几个和自己一样的“天才”人物,好奇之下互相接触,接触之后又现彼此臭味相投而称兄道弟,相互感染之下,这些“天才”们愈加的堕落了起来。^^^^而徐清凡带着白羽张宁梅来到“荣华山”之后。因为常年要外出执行各种任务,白羽无人管束,游手好闲之下也很快的与这群“天才”们从相识到相熟再到融入,并成为这群“天才”中的佼佼。无论是其天赋,还是其堕落程度。

    而这一次,一众天才们偷偷混入凡人中,趁着“荣华山”三百里外地那处结界每个月一次开放的时间,偷偷溜出去,也是白羽出的主意。

    这七年来,无所事事之下,整个“荣华山”三百里之内的范围都被白羽逛的差不多了。实在没有什么新鲜感。所以这段时间以来一直想着要偷偷溜出去戏耍一番,而今天却是如愿以偿了。

    “也没什么特别的嘛。一片荒芜,遍地野草枯树,还不如荣华山附近呢,虽然已经熟悉到枯燥了,但至少人多热闹?!?br />
    离开“荣华山”的范围之后,这些天才们纷纷御使着法器飞到半空中,环顾了眼前景色良久,一个青衣公子模样的人丧气的说道。

    “恩,早知道就不怎么麻烦了,我家那老家伙就这几天回来,被他现我就完了?!?br />
    一个模样普通,却留着一头长的男子,也跟着抱怨道。而“我家那老家伙”,则是这些天才们对他们师傅地称呼,你可以说是大逆不道,但在他们看来那叫亲近。

    通过这名男子身上的服饰来判断,应该是“五行宗”的二代弟子。

    突然,这名男子似乎想起来了什么,脸色突然一变,对着其他人说道:“糟糕,我才想起来,我家那老家伙好象是带队去南荒扫灭那些兽狂修士去了,我们不应该从这个方向出来的?!?br />
    说着,这名男子就要向着北方飞去。

    但这名男子身形刚动,却被白羽伸手拦住。却见白羽大咧咧地说道:“看你怕的这个样子,真是丢我们十公子的脸面?!?br />
    十公子是场上这十位天才的自称,俗气是俗气了一点,但我们也不能要求这些天才们会想到什么有内涵的名字,至少这个称呼还是有点霸气的。

    “就是?!币幻兑律倌晁坪鹾苡芯?,言传身教道:“临阵退缩实在不是我们十公子该做的事情,如果你真那么倒霉,正好被你师傅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你就说你想他了,所以忍不住偷偷摸摸地来这里接他,估计你师傅高兴还来不及呢,哪里会怪你?!?br />
    “五行宗”地男子微微犹豫了一下,最终却还是被白羽等人说服,但还是迟疑的说道:“不过,这里这么荒芜,连个生物都见不到,我们在这里也地确没什么意思???还是换个地方吧。白羽环顾了周围的环境,现的确是太过荒芜了一些,他并不知道,这里原本还有些野兽,但在前些日子,却是被那徐清凡的小金给全部杀了。

    沉吟一番之后,白羽说道:“我们换个方向找找吧,这附近的凡人虽然都聚集到了荣华山周围,但野兽应该还是有一些的,我们比赛谁在一定时间内捕杀的野兽最多好了?!?br />
    听到白羽的这个建议,众人纷纷称好。又向着荣华山周围另一个方向飞去。

    路上。众人一边寻找着自己的猎物,一边相互说着闲话。

    “我说。老七,听说南荒那边最近突然出现了不少妖兽,而且品阶还都挺高的,你家那个老家伙好像也是去南荒行动了,不会有什么事吧?”

    青衣公子模样的修仙一边举目环顾着四周。一边随意的问道。

    五行宗地那名男子眼中掠过一丝忧色,显然也有些担心,但这些天才们聚集在一起,除了戏耍之外,就是吹嘘自己地过往之事来体现自己的天赋,以及自己地师傅如何本领高强,所以虽然担忧,但却毫不外漏,嘴硬道:“怎么可能,我师傅他老人家修为通玄。早就达到了金丹期,平常的妖兽在他面前根本不值一提,说不定这次回来,他还会给我带几枚妖兽卵当我的灵宠呢?!?br />
    虽然少年轻狂。但心中担心之下,这个老七还是不知不觉的改变了对他师傅的称呼。

    看到老七脸上带上了忧色,其他九人也知趣,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多说什么,反而开始说起前段时间地“荣华山”上妖兽之乱来。^^^^

    而说到这里,则又变成了白羽的表演时间,栩栩如生的对众人描述起当时的情景,当时“荣华山”范围内的妖兽如何混乱。又如何千军万马的向着他的师傅徐清凡冲去。而他的师傅徐清凡又是如何的面不改色视千万妖兽如无物,身上王霸之气一震。群妖兽纷纷败退云云。

    想来徐清凡听到白羽的这番话,说不得也会脸红一下。

    说起来,这些天才们除了心性问题年少轻狂之外,却也心地不错,至少从老七地担忧和白羽的吹嘘来判断,他们对他们的师傅还是爱戴的,虽然他们师傅经常被他们气地不轻。

    向东飞了约百里,十公子终于看到了虎狼牛马这类的活物,这些兽群不知为何,正匆匆的向着远方迁移,如果细看,似乎还能看到恐慌之色,但这十公子们一心只想着要捕杀野兽寻找乐趣,却是根本没注意到这一点,不由纷纷的欢呼一声,向着面前的野兽飞去,比试开始。

    白羽因为自身功法的原因,只能近身攻击,却是抢不过那些可施展远程道法攻击的其他九人,所以他也不跟这九人一起攻击,反而向着更远方飞去,想着找一个野兽密集的地方,任由他猎杀。

    “老七,你不跟他们一起,跟着我干嘛?”白羽一边向着远方飞去,一边问他身后地那位“五行宗”地男子道。

    那老七嘿嘿一笑,说道:“跟你一样,野兽就那么多,不想跟他们抢?!?br />
    “那就跟我抢???”白羽摇头笑骂道。

    又飞了数百里之后,两人面前又再次出现了大量的野兽,却是一个狼群,在附近地凡人们纷纷聚集到“荣华山”附近之后,这里的狼群虎豹也跟着多了起来,但像这种规模的狼群,却也少见,与之前所见的那些兽群一般,这些野狼们不知因何原因,正匆匆的向着远方迁移。

    “你说他们是不是因为知道我们十公子要狩猎,所以也这么忙乱的要迁移???”

    白羽指着脚下正在迁移的狼群,笑着说道。

    说着,两人再不迟疑,各自施展神通向着这些野兽攻击了起来。

    白羽和老七虽然有些年少轻狂不知天高地厚,但其修为手段在灵寂期却都算是不错的。===

    只见白羽身形一闪,下一瞬间,已经出现在狼群之中,身上一阵金光闪烁,拳打脚踢之间,狼群已是死伤大片,而那个老七,虽然看似在十公子中是一个被压制没主见的人,但手上道法却是着实不弱,手指连弹,脚下大地海浪涛涛。

    以修仙的身份来比试捕猎这些凡间野兽,看得出这所谓的十公子已是无聊到一定的地步和境界了,双方实力相差极大,只不过一刻的时间,那个看似规模庞大的野狼群,就被两人联手杀戮一空。

    或是因为双方实力相差太大,所以将这群野狼全部杀死之后,白羽和老七似乎也觉得无趣。再加上这十人之前虽然打赌。却是忘了设置赌注,再加上那血腥一片的场景对于这两人没什么经历的新手也是有些刺激。所以却也不再继续寻找兽群,反而是找到一清净处,闲聊了起来。顺便等着其他八人找来炫耀战果。

    而就在这两人开始攀比起双方师傅的高低时,却是感应到远方一阵大地震动隐隐传来,莫名的。两人心中竟然有了一阵恐慌之意,仿佛有什么极为恐怖之事就要生一般。

    但两人年少轻狂,却是谁也不愿让对方看到自己仅仅被一阵大地震动就给吓坏了。所以脸上表情却还保持着平静。

    “是老二地地撼之术吗?隔着几十里地距离,还能让我们如此明显的感应到大地地震动,这小子这段时间进步好大啊,难道背着我们偷偷的修炼了?”

    白羽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扭头问旁边的老七道。

    老七也是一脸的惊疑,说道:“不可能,施展地撼之术能让隔着几十里地距离的你我如此清晰的感应到,那老二恐怕都快要结丹了。我看是老二已经向我们赶来了。但在半路上现了什么猎物,然后施展地撼之术,所以我们才能如此清晰的感应到?!?br />
    白羽点头表示同意,却晒笑道:“只不过狩猎些凡世间的野兽罢了。那老二竟然要施展地撼之术这般高级道法,也太大材小用了,那家伙还是如此的在意胜负?!?br />
    听到白羽那么说,老七也是一阵好笑,那白羽口中的老二就是之前那名青衣公子模样的人,外号是“是我赢”,因为这三个字是他的口头禅,平日里十公子之间有什么比试。****这个家伙也是最为认真的。修习地是土系功法。

    但没过多长时间,白羽和老七却是渐渐的都笑不出来了。因为就在他们说笑之间,大地的震动却是越来越强烈,到最后,却是强烈到让老二在他们面前施展“地撼之术”,都根本无法达到的强烈程度。

    感应到这般变化,白羽和老七却是再也不在顾忌面子问题,脸色变了起来。各自御使法器,腾空而去,引目向着大地震动源头地方向看去。

    两人的面色猛的惨白了起来。

    只见远远的,大地之上渐渐出现了一道黑线,天空之中出现了一小朵黑云。

    随着时间的推移,距离的拉近,这道黑线和这朵黑云的规模却是越来越大,没过多久,天上黑云大到可以遮蔽住日月星光,地上黑线,更是演变为覆盖整个大地,就已经变成了铺天盖地之势。

    而眼神更好的白羽,却是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地上地黑线,以及天上的黑云,并不是其他,而是无数密密麻麻地各式妖兽,面色狰狞,眼泛凶光,恶狠狠的向着他们这个方向奔来。这么多的妖兽,粗略估计,至少有十万之众。更遑论这些妖兽各个实力强大,联合起来所产生的威势,让两人均感到身体僵硬,心神震撼。

    而之前两人所感应到大地震动,正是这些妖兽,万踢齐踏所产生的威势。

    两人分明记得,十公子中的其他八人,之前都是在万兽奔来的那个方向狩猎的,但现在,却是均不见了踪迹。

    也不知过了多久,却还是那老七当先反应了过来,突然大神惊恐的喊叫了一声,二话不说拉着白羽就向着“荣华山”方向飞去。

    老七的脸上,不知何时,却已经被泪水所布满,除了是因为八名玩耍了十余年的朋友,还因为他分明记得,他的师傅之前就是带着“五行宗”小队去南荒剿灭剩余的“兽狂修士”,而这些妖兽,却是分明是从南荒方向奔来,但他师傅所带领的“五行宗”小队,却是不见踪迹。

    答案已是可想而知。

    但老七却是只能无力的逃跑、流泪。

    只是老七虽然要拉着白羽逃跑,但白羽却是身体不动,反而是现了什么一般表情惊骇,指着妖兽奔来的方向大喊道:“老五还活着??!老五还活着??!”

    听到白羽的话,老七一惊,转身向着群兽方向看去。却看到在群兽之前。有一个小黑点也向着两人的方向奔来,在铺天盖地的群兽面前。这个小黑点却是那么的渺小无力。

    细看之下,这个小黑点正是所谓十公子中的老五。

    老五修习的是风系道法,度在十人中原本就是最快,此时却是将度提升到极致,向着两人快飞来。只是虽然白羽和老七都在眼前,但老五地眼中已经是带上了绝望地神色。

    因为老五虽然将度施展到了极致,但群兽却依然与他的距离越来越近,眼看就要赶上,将他覆灭。

    事实上,这些妖兽虽然数量庞大,但却是行动有素,如果不是为了保持队形不让那些度较慢地妖兽脱队,老五早已和其他七人一般,成了某种妖兽的腹中餐。

    据说。人类在死亡和危险之前,脑中往往会出现一些极为奇怪的想法,比如白羽,此时脑中竟然浮现出了“明明出来狩猎的是我们……”这种想法。

    片刻之后。白羽就要向着老五方向奔去,十人虽然只是臭味相投,但彼此心性不坏,感情却也真挚,看到同伴的死亡,白羽第一反应就是相助,但却被老七一把拉住。死死不让他行动。

    看到白羽转身投来地诧异、愤怒接着又变为鄙夷的眼神,老七眼中泪水涌出更多。但口中的吼叫声却愈加声嘶力竭。

    “你根本救不了老五。你去只是送死而已??!”

    事实就是这样,很多平时看起来毫无主见之人。到了关键时刻反而极为果断,比如这个老七,而很多平时看起来有果断有信心之人,最后关头却只会一头茫然,比如白羽。

    就这么一耽搁之间,群兽与两人之间的距离已是拉近了三分之一有余,而兽群之前的老五,已是离兽群只有不足百丈的距离。

    听到老七的吼声,白羽微微一愣,表情竟然呆滞了起来。

    而老七却不管白羽在这一瞬间想到了什么,只是拉着白羽向着“荣华山”飞去。

    天地震动下,仿佛末日来临,白羽表现有着呆滞,只知道茫然的被老七拉着逃跑,刚才老七的那番话,似乎打碎了他心底的某些东西,茫然转头间,白羽正好看到刚刚还在跟他相互打趣地老五被几只妖兽撕成了碎片,那片血红,虽然距离犹远,却又是那么的耀眼明显。

    两人现兽群时时间尚早,且比起其他八人来离“荣华山”的距离也近一些,虽然中间因为白羽的原因耽搁了一段时间,但在兽群快要追住他们之前,他们还是跑到了“荣华山”三百里外,那道由各位宗师所布地结界之前。

    然后,却是只剩下一片绝望。

    结界是封闭的。

    转头,兽群已近。

    兽群临近,显然不可能仅仅只为他们两人的性命而开打,虽然两人都是众所周知的天才。

    “我让你苦修,并不是说你修炼能对我带来什么好处荣耀,说实话,以我现在的身份地位,你将来就算可以给我带来好处荣耀,也是有限。我之所以会督促你,也全都是为你着想,你资质很好,但如果在平常,你就这么浪费了你的资质,我也不会觉得可惜,神州浩土人口无数,天才之类虽然只是极少数,但集合起来也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多你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但现在乱世,浩劫依旧远远未到尽头,就算你一直身处与繁华中土,也不能保证你的安全。而这段可以保证你安全地日子,你明明可以很好地提升你的实力,我只是不希望,在将来地某一天,当你面对敌人而无可奈何时,会为今天的放荡而后悔?!?br />
    突然,白羽却是想到了上次,或上上次见面时,徐清凡眉目间带着一丝疲惫,缓慢而无奈所说的那番话。

    白羽当时只是认为徐清凡在说废话,在老调重弹,但现在,却才终于明白了这番话的含义。

    老五死了,他无能为力,群兽来了,他依然无能为力。

    可惜,似乎已经迟了。

    但白羽却不知道,他心中所想的师傅徐清凡,此时却是陷入了比他此时还要危险的境遇中。

    ps:今天的更新,两章合为一章,恩,章节号老写错,无语了。老提醒自己注意,但每每临章节时就老忘,罪大恶极啊……恩,想请某位读朋友帮我校队稿子,愿意的请给我站内信,需人品和阅历,非诚勿扰,谢谢。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