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十六章 ,坦言,

仙道求索 第十六章 ,坦言,

    距之前凤清天逃离九华山,一众长老中毒险些死去至今,时间却是已经过了约一个月的时间,九华山也从之前的慌乱,恢复为往日的平静。

    修仙重在长生之探索,对于旁人和往事,却总是不太看重的。

    只有一直视凤清天为人生之敌的金清寒,面对凤清天的叛离,心中有些若有所失的感觉,他一直以战胜凤清天为人生目标,但突然某一天凤清天却是不在身边,没有了比较,金清寒却是极不习惯。

    凤清天虽然心性孤傲,极难相处,但身为九华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在九华年轻一代弟子中声望还是非常高的。

    但出乎意料的是,面对凤清天的叛离九华,九华的年轻一代修士,却并没有什么为凤清天惋惜之意,反倒是多有为没有将凤清天捉回九华山而恼怒不已。

    在一众九华弟子之间,却是均以为凤清天之所以叛逃,是因为之前唉比试中曾重创了徐清凡的原因,而被徐清凡逼走的。徐清凡原本还担心他会因为这件无法解释的事情而被一众九华弟子排斥,但事实上,一众九华弟子和新一代长老,对徐清凡的态度更好了,而徐清凡在九华山的声望,也是愈加的高涨。

    之所以会这样,一是因为徐清凡忽略了,凤清天虽然在年轻一代弟子当中声望甚高,但他在九华山地声望却更高。两冲突时。无论是九华弟子,还是新一代长老,都会不自觉地偏向徐清凡。

    其次,修仙界说到底还是一个以实力为尊的世界,凤清天之所以那么难相处还在九华有那么高的声望,就是因为他是九华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但凤清天与徐清凡比试,虽然最终击败了徐清凡,却也是身受重伤。^^^^只能算是惨胜,而徐清凡却在决斗中境界突破,达到了实丹期,此消彼长之下,如果让两人再次比试,谁胜谁负却是两说,却也让徐清凡无意中取代了凤清天的位置。

    且徐清凡资质平凡,能取得如此成就也更加让人敬佩,且也能更加引起一众资质不是太好的修士的共鸣。

    最重要的是。一众年轻一代长老皆以为那处地道是凤家所建,而之前中毒险些身亡地长老,也多是年轻一代的长老。却也将中毒之事归咎在凤清天身上。相比较在?;笨叹攘酥谌艘幻男烨宸?,虽然不知道事情的始末,但众人却是不直觉的偏向与徐清凡。

    就这样,虽然徐清凡常年闭关不露面,甚至连一些新晋长老的姓名都不知晓,但一众年轻长老和年轻弟子却也是自觉的以徐清凡为,以徐清凡为的年轻一代势力,却是变得更加凝结了。^^^^于此相反的是。太上护法公孙化娑虽然常年在九华山露面,但却是所下地命令越来越不好使,不仅仅年轻一代长老,就算是老一代长老也常常以闭关之名拒绝他的调遣,以至于公孙化娑在九华山要有什么举动,还要让李宇寒协助,等于间接求助与徐清凡。心中的恼火与日俱增??此匮凵穸际且醭脸恋?。

    而在这一个月中,徐清凡除了偶然打坐稳定一下新突破的境界之外。就是仔细的教导三名弟子修仙,无论是张宁梅和白羽,还是婷儿,都甚是争气,进度极快。

    张宁梅虽然修仙的天赋还不知如何,但在神识的运用方面,天赋却是百年难求,徐清凡将凝练神识之法仅仅只是教给了她七八个月的时间,张宁梅已经初步凝练了神识,徐清凡估计,只要再有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张宁梅地神识就能凝练到消耗与身体的能量相平衡的地步,那时张宁梅也就可以正式修仙了^^对于张宁梅的前途,徐清凡却是充满了期待。

    相比较而言,反倒是资质甚佳的白羽进度要更加慢一些,虽然早已经感应到体内血脉里所蕴含强大且狂野暴虐的能量,却离熟练运用却还有一段很长的路。当然,这也与白羽没有针对性地修炼之法有关。

    相比较而言,徐清凡却是最为担心进度最快已经离结丹之境只有一线之差地婷儿。自从被魔珠改造之后,婷儿的身体就甚为怪异,修仙更是走地是一条前所未有之路。修魔的体质,却修习的修仙之法。一旦突破到结丹之境后,又会生何般异变,却是徐清凡无法想象的。

    这也是徐清凡虽然给自己定下了五大目标,却依然迟迟没有闭关苦修的原因,因为他要亲眼看着婷儿结丹成功,才能放心。

    此外,在这一个月的时间中,徐清凡总是会不期然的想起之前张华陵双眼血芒,满是杀戮之色的情景,在这时,心中也总会微微的冒出一丝寒意。

    “看来,必须要找机会与张华陵摊牌了?!?br />
    徐清凡双眼看着九华前山的某处,眼中露出若有所思之色,暗暗的想到。

    这一天深夜,一片黑暗的九华密库当中,突然光亮闪起。

    接着,却见一道人影悄无声息的向着密库深处走出,对于密库中架子上的各种奇珍异宝却是视而不见。

    片刻之后,这道人影却是来到了一片奇异的器具与材料之前,却正是之前在地道中所现的那些张虚圣叛逃九华之前研究邪术所遗留的器具材料。拂拭观察良久,却是微微叹息了一声。

    同时响起的,却还有另一声叹息,却是在离这道人影不远处地一处角落中缓缓响起。

    “掌门师叔。您还是忍不住来了啊。在那天我看到你双眼中地血色。就知道你让人将这些张虚圣留下的东西带回九华山恐怕是别有用心。果然如此。掌门师叔,错已酿成,你不能一错再错了?!?br />
    声音中满是叹息惋惜之意。

    听到这句话,这道人影身体微微一僵,接着缓缓的转过身来,向着声音响起处看去,看其面容,却正是九华的当代掌门人——张华陵??!

    随着张华陵的注视。^^^^声音响起的那个角落,却是缓缓的出现了一道身影,却正是徐清凡,却也不知道他在这里已经隐藏了多久。

    看到徐清凡的突然出现,张华陵虽然惊讶,却并不慌乱,甚至眼中隐隐有一种早有预料地神色。

    仔细的打量了徐清凡一番,张华陵微微一笑,问道:“你在这里等了多久。不会在我将这些东西搬到这里之后,就一直在这里守株待兔吧?”

    徐清凡微微的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我并没有那么笨。我也知道你没有那么没耐心。我估计最近大家都已经渐渐的将这些器具材料的事情忘却了,而你的耐心估计也到极限了,才躲在这里等你,我运气还算不错。这只是第二天罢了。^^^^”

    张华陵眼中露出赞赏之色,微微点了点头,却又侥有兴趣的问道:“那么你是如何隐藏过我的神识,隐藏在这里却让我一无所觉地?你只是实丹初期的修为而已?!?br />
    徐清凡拿出一处薄帐,轻声说道:“九华密库中有两件可隐藏修仙身形气息的法器。一个名叫遁形帐,一个叫九幻伞。我将其中地遁形帐借用了一下?!?br />
    张华陵微微的点了点头,接着又仿佛什么都没生过一般,转身继续向着那些器具观察而去,最终,眼神却在一个不知何种材料所炼造模样古拙刻着血纹的杯子定住,眼中露出思索之色。就要伸手向这件古杯拿去。

    徐清凡眉头一掀。却是突然闪身到了张华陵的身边,挡在了张华陵与那些器具之间。阻止了张华陵的动作。

    “掌门师叔,趁着您现在还没有被这些邪术彻底影响了心性,放手吧?!?br />
    徐清凡紧紧盯着身前张华陵的双眼,似乎想要在其中寻找曾经出现过的血芒。只是张华陵的双眼一如大部分时候般满是清明。

    张华陵缓缓地收回了已经伸出的手,轻声问道:“这么说,所有的事情你都已经知道了?”徐清凡点了点头,凝声说到:“之前拿到刘师叔所留下的那面记录张虚圣所研究的秘法的青简时,我就已经觉得不对,那方青简明显被人动过,而除我之外,唯一知道那青简所记录的东西地,只有掌门人你了。本来我以为虽然掌门人你在修习那些邪法,但并没有达到影响心性地地步,所以虽然担心,却也并没有阻止。但那天掌门人你的情景,显然冤魂地怨气已经匿藏在你心中某地,随时可能会彻底改变你的心性,所以,我也再也不能坐视不管了。^^

    张华陵微微叹息一声,淡淡的说道:“的确,当年我的确是曾偷习了那方青简中的内容,现在也的确是被那秘法不知不觉在改变心性?!?br />
    顿了顿之后,张华陵却又说道:“正因为如此,我才要趁着没有被秘法彻底改变心性,继续研究这些秘法,只有这样,我才能找到克制之道,不会被那些怨气彻底改变心性?!?br />
    徐清凡听到张华陵这么说,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刚想要再说什么,却被张华陵打算,只见张华陵说道:“你知道吗。因为当年我透支寿元施展代天诀,事实上,我早应该在三十年前就应该死了?!?br />
    “但在九华历经浩劫修仙界浩劫又起之后,我能死吗?我死了之后九华怎么办?说实话,无论是刘师兄,还是我,都有心思将你立为九华下一任掌门,可惜留给你的时间太短了,你现在,无论是资历还是心性,都离一方掌门的距离相差甚远,也正因为如此,在你彻底成熟之前,我只能强撑着?!?br />
    “但是寿元却已经枯竭,怎么办?我只能偷习那些秘法以逆天补命,虽然我知道这些秘法会影响我的心性,却也无可奈何。我想,当年刘师兄之所以没有对我隐瞒秘法之事,也是让我自己抉择吧?!?br />
    徐清凡默默的听着张华陵的话语,感受着内中的深深疲惫,良久之后,才说道:“但你也要知道,这些秘法太过危险,你很难克制。虽然你现在还是清醒着,但说不定某一天就再也无法控制心中的邪气。而一旦你的心性被改变,所造成的影响,无论是对你,还是对九华,都是灾难性的?!?br />
    听到徐清凡的担忧之后,张华陵却是再次微微一笑,笑容淡然却坚定,缓缓的说道:“到那时,我想我还能与心中的邪性争斗一段时间,趁那个时候,你就杀了我吧?!?br />
    说完之后,张华陵再次伸手,将之前所注意的那个古杯拿起,又收入了袖中,接着转身默默离去,而徐清凡这次却也没有在阻拦,只是默默的看着张华陵的背影,眼中神色复杂。

    当徐清凡也跟在张华陵的身后离开之后,两人不远处的一个角落,却是突然出现了一道身影,却是九华的太上护法公孙化娑,手中拿着一把伞形法器,却正是九华另一件隐藏身形的法器——“九幻伞”,只见他眼中露出了思索之色,良久之后,冷笑一声,然后快远去。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