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五十六章 .惊闻.

仙道求索 第五十六章 .惊闻.

    如果一个修士有幸拥有了一只高阶灵兽的话,那么基本上他需要修炼三种道法,一个是可透过远方灵兽的双眼双耳听看灵兽所处的环境的“心眼术”,这也是那三种道法中徐清凡唯一练成的一种道法。

    另外两种道法其实修炼起来更为简单,但徐清凡却下意识的没有去修炼,因为在他看来那这两种道法的作用太过残忍。

    这两种道法,分别叫“双命之法”和“兽爆之术”,其中,施展“双命之法”可以透支修仙灵兽的体内的能量乃至于生命力,以治疗修仙本身的伤势,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恢复修仙体内的灵气,而“兽爆之术”则顾名思义,控制灵兽自爆,以重创敌人,而修仙本身则或攻或逃。

    这两种道法的功效不能不说极大,但徐清凡自看到这两种道法伊始,就从来没想到要修炼这种道法,因为徐清凡要坚持自己的“天道”。

    如果说筑基期的修士是在接近“天道”,结丹期的修士在感悟“天道”,大乘期的修士是在与“天道”合二为一,让本身成为“天道”,那么根据徐清凡总结,修士的一生除了修炼身体与天道融合外,还是在寻找自己心境的“天道”,且每个人心中的“天道”都是不同的。

    比如说,有的人心性冷淡,宁愿我负天下人,也不愿天下人负我,以自我为天道,那么他们以此为原则行事,事事为己,就正是在坚持自己的天道。比如说苦修谷的聋哑瞎尊就是如此。

    而有的人则更进一步,心性邪异,比如说魔道修士。更将自己凌驾于天道之上,随意杀伐,六亲不认,取天下生灵之精华为己用,虽然为了自身而祸害苍生,却犹自坦然,这也是他们的天道。比如说徐清凡之前所见的张虚圣,正是这种天道的代表性人物。

    又或像徐清凡这种人,心性慈和,修炼之余却又心怀他人。不已己见而杀伐,不以己利而损人,这样地人看来很傻,但如果坚持到最后,却也是一种天道。代表人物就是九华门的李虚汉。而徐清凡因为心性原因,却也正在向着这条天道迈进着。

    虽然因为性格不同心性不同而每个修士自己所追求的天道不通。但天道本无错对之分,只要你坚持自己的天道。并坚信自己所寻求的天道是正确的,那么你就是对的。因为每个修士所追求的天道虽然繁多。但到了最后却是一样的,那就是达到了大乘期的极限,让本身成为天道。

    至于什么天道至公。行事不仁,必有报应这些话,经过这些年地历练,在徐清凡看来,只不过是一些弱的自我安慰罢了。

    在真正的天地面前,即使强大的修仙,又和蝼蚁有什么区别呢?如果天道求仁。为何又会时有洪水地震祸害世间呢?

    徐清凡相信。他所总结出来的这点,不仅他明白。而且刘华祥明白,萧华哲也明白,6华严还明白,甚至天下大部分结丹期修士都明白。只是因为立场的原因,不便向徐清凡明说罢了,更何况这种东西,最终还是要靠自己悟得地。否则虽然魔道功法进度迅,却无法领悟天道达到长生之境,那么当年还有谁会去追随魔祖呢?

    但在每个修仙追求自己的天道地过程中,却最忌讳的就是在各种不同天道间犹豫不决,徘徊不定,明明是魔道修士,却不忍杀伐,明明修炼地是正派修士,却常为己利而害人,这样一来,心境不免留下破绽,终此一生恐也无法窥探到大乘期的丝毫。

    正因为如此,徐清凡看到“双命之法”和“兽爆之术”这两种道法的修炼之法时,虽然这两种道法玄妙,徐清凡却依然没有修炼,正是害怕在心中留下破绽。

    话题扯远,回归正题。

    当徐清凡快步回到屋中后,就盘坐在床上,施展“心眼术”透过小黑地双眼,查看起小黑所身处的“荣华山”景色来。

    小黑的度极快,“荣华山”虽然极大,但就在这么片刻之间,就已经来到接近荣华山后山的位置。徐清凡之前就现了,小黑身体漆黑,飞行虽然极快却又无声无息,在黑夜中飞行除非距离极近且心有准备,否则很难会被现。但即使如此,徐清凡还是叮嘱小黑要万分小黑,否则一旦在清虚门这般仙境圣地中看到一只代表噩运死亡的乌鸦飞过,所造成的轰动实不下于有外敌入侵“荣华山”。

    就这样,小黑小心翼翼的一路飞去,偌大地“荣华山”数千名清虚修士,竟然没有一人现小黑地踪迹。

    但就在小黑马上就要飞进九华后山时,却又突然停了下来,开始在原地不住旋转起来。

    注意到小黑这般异状,徐清凡心中疑惑,要知道徐清凡现在虽然与小黑共享着视觉,却并没有共享神识,对修仙来说,神识在绝大多数时候都比视觉有用的多。

    向小黑传去了疑问之意,而小黑回传地信息虽然因为心智的关系而晦涩难懂,但徐清凡还是大概明白了小黑在原地旋转不进的原因。

    在荣华前山和荣华后山之间,有一道结界阻挡。

    当得知这条信息之后,徐清凡心中一喜一忧,喜是因为如果这里有结界阻挡,就证明徐清凡之前对荣华后山的判断是正确的可能性又大了三分,忧则是因为,如果有结界阻挡,小黑又该如何进入荣华后山查探呢?

    本来,徐清凡想就这么放弃了,否则因此而暴露了自己就不好了,毕竟小黑是自己灵兽之事整个“清虚门”有不少人都知道。但想到此时只有几天时间可供他探查,而这次的机会更是不知道还要多长的时间才能在遇到,所以徐清凡心中一横,对着小黑下令道:“小黑。探测一下这道结界是五行灵气共筑的结界还是单灵气结界?!?br />
    五行灵气共筑的结界与单灵气结界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五行灵气共筑的结界更加坚固难损,且一旦有所损坏就会在五行循环下快恢复,但坏处却是因为这种结界地自主性太强,所以与布置结界之人之间的联系并不强,如果破坏不大的话,布置结界之人很难有所察觉。而小黑眼前这道结界的规??峙率恰扒逍槊拧笔桓呤忠煌鍪炙贾?,这样一来这种联系只能更弱。而单灵气结界虽然恢复力和防御力远弱与五行结界,但一旦有所损坏,布置结界之人却会马上有所警觉。

    得到小黑回传的信息之后。徐清凡心中一喜。

    “是五行结界??!”

    随即徐清凡稳定下心神来,接着对小黑下令道:“用你全身的灵气,在结界的角落处快腐蚀出一处小洞来,这个小洞不用太大,能容你通过就好。从那处小洞通过之后,就快将你释放的那些死气收回。尽量不要引起太大的破坏?!?br />
    虽然不知道小黑所遇到的是什么结界,但徐清凡相信。以小黑体内死气那种恐怖地能力,天下任何结界都可以轻易突破。

    但就在徐清凡准备仔细观察小黑和那道无形结界的变化时。事情却是突然出现了变化。

    变化不在于小黑那边,而在于徐清凡这边。

    “咚

    敲门声响起,同时响起的还有那个让徐清凡顾忌不已的柳自清的声音。

    “徐道友。柳自清求见,可有不便之处?”

    有!但我能不见吗?徐清凡心中暗暗叹息。心中明白,恐怕刚才他突然找那莫子良说了半天的话,已经引起了柳自清地怀疑,这次来访,却是来查房了。

    徐清凡缓缓从“心眼术”中退出,想要起身开门。却是顾忌到自己的肩头上没有像往常那般站立着小黑。以柳自清地智慧,心中一定会想到他的做法。心中不由大急。

    我该怎么办?

    徐清凡心中急转。

    虽然求见之后,门内半饷没有出现声音,但柳自清脸上地神色却并不着急,但他心中的情绪到底如何就只有他知道了。

    刚才得知那徐清凡突然找到了莫子良并畅谈一场后,其他清虚长老都是在好奇徐清凡那种可以看穿“清虚门”的“渐隐之术”地秘法,但柳自清却在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一丝异常,总觉得徐清凡所作所为并不是那么简单,尤其是柳自清在心中已经认定徐清凡是某个人的手下之后,心中更是顾忌,所以就在其他清虚长老们在讨论徐清凡那胡编乱造的秘法的原理并争论的不可开交时,柳自清却是向着徐清凡所居住的院落赶来。

    良久之后,等在房外的柳自清终于听到了徐清凡地声音。

    “柳道友莫怪,刚才在下正在考虑后天讲道之事,一时神游,却让柳道友久等了?!?br />
    房门快打开,徐清凡赫然站在柳自清地面前。

    柳自清仔细的观察了一番自己眼前地徐清凡,却现依旧是一身白衣,腰配紫玉,脸上一副黑色面具遮挡着上半边脸颊,那只暗鸦也依旧站在他的肩头,一切和往常没有任何区别。

    “难道是我想多了?”柳自心中清暗暗想到。

    心中虽然这么想着,但柳自清的脸上却是一副关切之色,说道:“刚才我听人说,徐道友你刚才半夜外出散步,让在下担心徐道友你是不是有些觉得我清虚门太过无聊,所以就赶来找徐道友清谈来了,哈哈?!?br />
    徐清凡眼中却露出感激之色,笑着说道:“哪里,是刚才在下在为后天即将举行的讲道而担心,所以就外出散步来找些灵感罢了,却没想到遇到了莫子良前辈,一番畅谈之下却是灵感良多。所以就赶回来思考细节来了?!?br />
    说着,徐清凡侧身示意柳自清入屋,但话中的意思却是自己此时正在为后天的讲道做准备,闲人勿扰。

    只是柳自清这么聪明的一个人,对于徐清凡的话却仿佛根本没有听明白一般,直接走进徐清凡的屋中。

    看来柳自清这人不仅谋略惊人,其脸皮地厚度也是远徐清凡的想象。

    在进入到徐清凡屋中后,柳自清不着痕迹的仔细查探,却现徐清凡屋中的情景一如既往,没有任何异常。只是床头一处却是少了一角,露出了些许木屑,却也无法引起柳自清的丝毫怀疑。

    片刻之后,柳自清才仿佛突然明白了徐清凡话中的意思一般,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之色,说道:“现在是徐道友正在为后天讲道做准备的时间。在下这次打扰却是冒昧了,这就告辞?!?br />
    听到柳自清这么说。徐清凡缓缓的松了一口气,却也没有做任何挽留。谁知道在自己的挽留之下这柳自清又会不会在留下,所以只是歉然说道:“在下此时满脑子都是讲道的事情,却是招待不周了。待讲道之后,在下一定与柳道友清谈一天一夜?!?br />
    柳自清哈哈一笑,说道:“一言为定?!?br />
    说着,柳自清就把玩着手中地折扇,离开了。

    看着柳自清渐渐消失的背影,徐清凡长出了一口气,才现自己的背后不知不觉已经流出了冷汗。

    缓缓的关上了房门。徐清凡将肩头上的“小黑”拿起轻轻抚摩。同时手中灵光闪动,在徐清凡的抚摩之处。眼前这只“小黑”身上地黑色快退去,变成了一身青羽,身材也瘦小了一些。接着,徐清凡又用双指捏住“小黑”那又长又尖的鸟啄,这鸟啄却是轻易脱落,而里面却是一副细小地尖嘴。

    当这一切完成之后,原先站立在徐清凡肩头的“小黑”,赫然变成徐清凡之前从紫衣人处得到地那只“千里青”??!

    原来,刚才柳自清来查房时,徐清凡急中生智,想起了自己的手中还有一只“千里青”,同为鸟类且形象也有三分相似,就将它从袖中拿出,然后又拿出了一些用于制作符咒的灵墨将这只“千里青”涂黑,灵墨光泽,却与小黑本来地黑羽相似。接着又找了点木头,手起手落,似刀似斧,就雕刻成了小黑嘴巴的样子套在“千里青”的嘴上。

    可怜的“千里青”,号称鸟中贵族,神态华贵,在徐清凡的装扮下竟然活脱脱的变成了一只鸟类中最难看的乌鸦模样??峙滤匕槁乱踩喜怀鏊耸钡啬Q戳?。

    幸好暗鸦这种妖兽与其他的妖兽大不相同,体内能量极其隐晦,一般人难以觉,所以徐清凡也有信心瞒过柳自清,同时心中暗自庆幸当初他所选择地妖兽是暗鸦而非金石巨象,否则徐清凡哭也来不及,当然,以金石巨象那种庞大的身形,徐清凡是绝不会派它出去探查就是了。

    接着,徐清凡又将这只“千里青”从沉睡中唤醒,在它起身而飞前的一霎那,徐清凡又用“定身术”将它的身形固定在自己的肩头,总算是将柳自清给骗过去了。在重新让千里青”昏睡后,徐清凡将它收入袖中,然后再次施展起“心眼术”,开始观察起小黑那边的情况来。

    但徐清凡不知道的是,似乎不放心一般,柳自清从徐清凡的屋中出来后,犹豫了片刻后,也向着后山的方向快步走去。当徐清凡的心神再次沉入了“心眼术”之后,眼中的情景突然大变,却正是透过小黑的视野开始观察起“荣华山”景色来。

    只见小黑此时依然停留在荣华前山,那道五行结界的坚固远远出了徐清凡的想象,恢复能力更是变态,刚才徐清凡为了应付柳自清足足用了一炷香有余的时间,而这段时间,小黑使尽全身死气,却依旧只是在这处结界中留下了一处极小的破洞。而这处破洞,即使以小黑的身形要通过也有些困难。

    但徐清凡知道小黑已经使尽了全力,所以也不催促,只是和小黑一起紧张的看着死气与五行灵气之间地较量。

    终于,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之后,那处破洞终于到了可以容纳小黑通过的程度,而小黑也毫不迟疑,马上展翅从那处破洞中通过,接着又转身将正在和五行灵气僵持的死气收了回来。

    而失去了死气的腐蚀之后,这道不知名的结界其强大的恢复能力也体现了出来。只在片刻之间,就仿佛水流低谷一般,光华流转之下快的恢复了原状。

    而就在这道不知名的结界恢复原状的一瞬间,那柳自清也突然出现在结界之前,仔细地检查了一番没有现有什么异常之后,就掐动指诀开启了结界。接着毫不迟疑,闪身进入了荣华后山当中。

    再说徐清凡这边。当徐清凡随着小黑从结界中穿过之后,眼前的景色霍然而变。却是一处荒芜死寂之色,恍惚间徐清凡仿佛回到了南荒,不由大为惊异。徐清凡原本以为荣华山景色如此优美。虽然其中多有修饰,但其后山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差才对,至少也应该草木茂盛,却没想到竟然是如此情景,仿佛整个“荣华山”的生气全都集中在前山一般。

    但徐清凡此时却顾不得细想这种情况的原因,而是指挥着小黑开始在整个荣华后山当中到处飞翔仔细查探了起来。

    根据徐清凡之前的猜想,无论拘禁青灵子的“阕栏”?;故亲险嫦扇吮展厮诘囟锤?。都应该在此才对,青灵子被推翻的猫腻和不妥之处徐清凡可以不管。而且身为九华地执事长老,他管这些确实也有些不合适,但紫真仙人他却必须要找到,因为这关系到刘华祥的遗命,徐清凡必须要完成。

    经过小黑地不断查探,徐清凡在荣华后山这片广阔的荒芜*现了两处奇异之所,其一是一处破旧的石堡,虽然体积极小,比之徐清凡现在所居住地这处小院大不了多少,但根据小黑所述,它感觉在这处石堡下方另有乾坤,且禁制极多,即使是它也没有丝毫信心可以自有进出。徐清凡知道,这处石堡就应该是那处传说中的“阕栏”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位青灵子就应该是被拘禁在此。

    而另一次,却更加怪异,明明只是数倾之地,却仿佛集中了荣华后山所有的生气一般,无数身高百丈的苍天大树密密麻麻的屹立与此,更怪异的是,这些大树地形态都极为诡异,竟然都相互掺杂纠缠在了一起,不露丝毫缝隙。远远望去,却仿佛是一处巨大地绿色半球一般。而且这些树木不知被施展了什么秘法,色泽极为幽深,隐隐中有灵光流过,显然不是一般树木那么简单,至少小黑靠直觉认为自己即使尽施死气,也很难对这些巨木造成什么有效的伤害。

    “原来如此,这里应该就是那紫真仙人地洞府所在了,却不知什么道法竟然如此玄奇,竟然将紫真仙人的洞府包裹的如此严密,想来紫真仙人就是因为这些巨木,才一直无法出来吧?竟然能困住一个大乘期修士,这个道法当真是不可思议?!?br />
    就在徐清凡准备命令小黑施展死气试试这些巨木的防御力时,小黑却突然化成一道黑光飞到了天空当中,然后就这么融入了一片黑夜中。

    “怎么回事?”徐清凡心中向小黑起了询问。

    有人来了。

    这是小黑的回答。一身青色青衣随风摇摆,脸上笑容柔和却又让人捉摸不定,气质高绝却又引人亲近,手中一把折扇不断把玩着。

    却正是刚刚从徐清凡处离开的柳自清。

    看到柳自清到来之后,徐清凡心中暗暗吃惊,同时叮嘱小黑切莫轻举妄动,虽然小黑体内的死气玄妙,但在成长为地阶中级妖兽之前,却是无法与已经达到了实丹后期的柳自清相对抗的。

    “师兄,这些年你可好?最近可有人来探访与你?”

    当柳自清来到那群巨木之前后,先是沉默片刻。然后轻声说道。

    应对他的,却是一片沉默。仿佛他的师兄只是眼前这片怪异的巨木一般。

    柳自清却也不生气,脸上地笑意反而愈加明显,缓缓的说道:“怎么?这些年难道就没有人来看过你?哈哈,想当年那些清虚的长老们,哪一个不是每过几年就屁颠屁颠的来探访你一次,就是为了从你那里得到一些好处?现在好了,你被困住了,没好处可拿了,这些晚辈们也就忘了你了。我说,这样的晚辈你还护着他们做什么?”

    良久之后,一声冷哼声突然从巨木中传出,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低沉、沧桑。

    “想你这种人,宗师自认聪明。却是永远无法看透人心的?!?br />
    听到这道声音的讽刺,柳自清却是毫不生气。脸上的神色反而更加高兴了一些,笑着问道:“这么说。在这些年里,还是有人曾暗暗的来探访过你了?”

    听到柳自清的反问,巨木当中又陷入了一片沉默当中。

    柳自清依然不在意。只是悠悠地说道:“你不说我也知道,来看你的一定是柏灵子他们的吧?他们是不是还说正在合理炼制一件天阶法器金刚钻,炼成之后就来营救与你?这些我都知道,你就不要再报什么希望了,他们是不是我的对手,他们不清楚,你还不清楚吗?如果不是玄灵子和寰灵子那两个固执的小家伙非要顾念同门之谊。我早就下手除掉他们了?!?br />
    听到柳自清这句话后。那片巨木中再次传出一声悠悠叹息,接着说道:“师弟。你太聪明了,但我奉劝你一句,小心聪明反被聪明误??!”

    接着,这道声音突然变得严厉,说道:“你应该知道,这聚灵成木的道法根本无法困住我多长地时间的,我现在是因为闭关到了关键时刻,只能挥出三成实力,我早就亲手将你擒下了,如果你敢动柏灵子他们,待我这段时间过去之后,一定不饶你??!”

    柳自清却是不在意地一笑,轻声反问道:“可是师兄,你觉得你到时候当真还是我的对手吗?要知道,你要渡过这段时间还需要一甲子地时间,而那个时候,我的计划已经完成了?!?br />
    听到柳自清这么说,巨木中那人仿佛突然被击中命门一般,良久之后,才缓缓说道:“师弟,不论如何,清虚门也是你修炼千年之地,你就这么忍心亲手将它毁去?”

    语气中,却是已然带上了一分哀求。

    柳自清却是毫不动色,只是笑着说道:“师兄,您还是不明白我的苦心啊,我这哪里是毁掉清虚门?我这是将清虚门扬光大啊。当前清虚师祖地遗愿是什么?不就是他终其一生也无法将天灵炼神*练至大成吗?哪怕这天灵炼神*原本就是他所创立的。通过我的计划,我清虚门中终于有人将练成天灵炼神*,师祖他老人家就算看到,在天之灵也应该高兴才对?!?br />
    “但你却是要以全体清虚修士的性命为代价!”

    柳自清笑道:“那有什么?只要能练成天灵炼神*,又怎么能不付出些代价呢?再说,门人没了可以再招,天灵炼神*能练至大成的机会,却只有这么一个?!?br />
    巨木中之人也不知道是不是说服柳自清失去了信心,又或无言以对,却又是一片沉默。

    柳自清微微叹息一声,说道:“师兄,我知道你现在对我很失望,很愤怒,但你在今后一定会明白我的苦心的。这段时间修仙界如此混乱,显然下次浩劫马上就要再次来临,在这个时候,我清虚门看似强大,但以圣地之名,却是在浩劫中当其冲,师兄你闭关不正是为此吗?而我这么做,虽然可能会让清虚门人数损失多半,但如果我将天灵炼神*练至大成,而师兄你又将清虚十三诀练至大成,到时我清虚门反而实力大增,又会怕谁?浩劫丝毫无法对我们造成损失,甚至那制造浩劫地冥。也将完全不是我们地对手?!?br />
    “你以这么极端的方法修炼天灵炼神*,当真是为了保住我清虚门吗?我看你是为了迫不及待地找那个黄报仇吧?”被巨木拘禁之人突然冷笑道。

    听到“黄”这个字,柳自清一时间脸上都失去了冷静,杀气、怒意快闪过,却又一闪而逝,转而再次恢复了平静,轻声说道:“师兄,根据我这些年的判断,当年袭击九华山的张虚圣,就正是冥组织里地黄?!?br />
    说到这里。柳自清微微叹息一声,声音之中竟然少见的多有颓废之意,轻声说道:“当年你们几个老家伙现冥的迹象之后,就让我混入到冥中,我做到了,当顺利的在冥中成为实力排名第五的宇。但却没想到无意中得罪了那张虚圣,仅仅一晚上的时间。我多年培养的手下,我的洞府。乃至于我本人,都轻易的被张虚圣所摧毁,我引以为豪的实力。智谋,在那张虚圣眼里竟然是那么地不值一提。如果不是我当时研究的元神转生之术已经有所小成,我恐怕连元神都逃不出去??上д庠褡碇跻恢蔽薹ǹ朔裼胄律硖宓呐懦馕侍?,否则以我大乘期的底子,早就恢复了七八成实力了,哪里像现在,连金丹期都迟迟无法进入。这么多年以来连清虚门都不敢踏出一步?!?br />
    说到这里。柳自清声音中颓废之意更甚,喃喃的说道:“那时。张虚圣的身体可是还缺少最重要地一部分——心脏啊,实力只挥了六成。但这次他偷袭九华山,已经将他的心脏夺回,一旦他和身体和心脏融合完毕,到时还有谁是他地对手?如果让他现他曾经杀死的上任宇依然存活,他又会怎么做?到时候就算师兄你将清虚十三诀练至大成,也是输多赢少。我这么做,正是为了保全清虚门啊?!?br />
    “但是,你也不能牺牲所有地清虚门人??!如果不是我体现现了你那篇功法有问题,你是不是也要将我的元神也吸收了?”

    柳自清笑了笑,却并没有回答,似乎已经默认。

    几乎同时,柳自清和巨木中之人同时叹息一声,同样的悠远而无奈。

    良久之后,柳自清又说道:“师兄,我这次前来主要是来查探一下,但想到这些年来你一直被困,想必寂寞,所以就来陪陪你,但现在想来,我这次前来却让你更加难受了吧?”

    柳自清却又是淡淡一笑,接着说道:“不过放心,我马上就要走了。但在走之前,有些事我还要跟你说一下,毕竟你是这么关心着清虚门。大概在你被拘禁地同时,我找到了冥安插在我清虚中的探子,然后顺手将他除去了。然后这些年来,由我来假装他,一直保持与冥联络,并把拘禁你的事情,也算在了他的头上,让这个死人在冥中好好的露了一把脸。同时也按照冥的要求将天照珠给封印了,这样冥在利用天煞之术霍乱世间之事,就再也没人察觉了,毕竟修仙界中只有天照珠可以察觉天煞之气。我知道师兄你又要怪我了,但没办法,一旦泄露天煞之事,我清虚门也就等于直接暴露在冥的眼前,为此只能牺牲一下旁人了?!?br />
    “同时,玄灵子那个白痴突然将一个来历不明地南荒散修邀请到我清虚门当中,但根据我判断,这个散修很可能就是那张虚圣地手下,很可能是张虚圣那家伙已经开始怀疑起我清虚门了。不过还好,他并没有怀疑我的事情,但无论如何,我地计划要加快了?!?br />
    “最近的事情就这么多,师兄,我走了,不论你如何恨我也好,我都要向你证明,我的方法是对的?!?br />
    说着,柳自清就转身而去,身影中虽然带着些许落寞,但刚才脸上的萧索颓废却是突然不见,而是重新变得淡定自信起来。

    就在柳自清转身的那一刹那,那片巨木中突然再次传出声音来。

    “我现在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派你到冥中做卧底,却变得和那些冥的人一样。行事不折手段了?!?br />
    听到这道声音,柳自清的身体微微一震,然后转身微微一笑:“或许吧,或许,这才是真正的我也说不定?!?br />
    说着,柳自清再不迟疑转身向着荣华前山走去。

    而听到了柳自清地这句话,那片巨木却是以沉默相回应。

    当柳自清的身影消失在视野当中时,徐清凡指挥小黑暂时不要再理会那片巨木,先用同样的方法破开前后山之间的结界,回到自己的身边再说。

    当徐清凡看着小黑再次将那道结界腐蚀出一处破洞。然后飞身而出,安全的向着他所在的那处院落飞来时,徐清凡缓缓的从“心眼术”中脱离了出来,就起身下床,走出屋中,再次找到了那位莫子良老人家。又是好好的畅谈了一番,而小黑则趁此机会回到了徐清凡的屋中。

    看着莫子良在与自己谈论时那一脸高兴之色。徐清凡突然有一种欺负老实人地邪恶之感。

    告别了莫子良之后,徐清凡转身恢复。抚摩了一下正在屋中等待的小黑以示犒劳,然后就盘坐到床上,皱眉思考起这晚偶然获得的这些信息来。

    这些信息。对徐清凡实在是太过于庞大,也太过于震撼了,需要仔细斟酌才能明确的想出那些可以利用,而哪些有必须要谨记。

    和徐清凡之前所想的一样,那被巨木所困之人,正是清虚门的第一高手,紫真仙人。而他不愧是清虚门地第一高手。竟然达到了大乘期中“天人三衰”的阶段,却也正因为如此。却被柳自清所乘。用一种奇异道法被拘禁住了。而这也可以说明为什么青灵子被拘禁时,紫真仙人没有出现了。

    而那柳自清,其真正地身份竟然不是紫真仙人的关门弟子,而是紫真仙人在八百年前突然消失地玄真仙人??!而他的另一个身份,竟然是那个神秘无比的“冥”组织中地前成员,却被张虚圣亲手所杀的“宇”??!

    另外还有三件对徐清凡极为重要的事情,也在两人的这番对话中被徐清凡所得知,一是“黄”的身份的确是张虚圣,而且张虚圣的实力即将大增,到时候修仙界无人能制。这不禁让徐清凡为今后九华山地命运担忧了起来。

    第二点则是,从柳自清地话中所透漏的些许,这万余年来修仙界地接连浩劫,竟然都是这个神秘的“冥”组织所制造。一个存在了万余年的组织,本已经让人不可思议了。更何况这个组织竟然还是以为修仙界制造浩劫为目的,却又是为了什么呢?而且每过两千八百年一次浩劫,又为何要如此规律呢?徐清凡想不明白。

    第三点则是,徐清凡之前就一直奇怪,凡世间霍乱如此,为什么自己都能想到“天煞”这种可能其他门派的修士却都没有想到,现在想来,恐怕就是因为“清虚门”中有可反映“天煞”的“天照珠”,而“天照珠”在被封印之下却没有任何异常,得知这种情况的各大门派,就忽略了“天煞之术”这种可能了。

    想到这里,徐清凡摇了摇头,这些事还不是他现在应该考虑的,转而专注的想起“清虚门”的事情来。

    事情到了这里,再结合紫真仙人刚才所提到的功法异常和吸收元神,徐清凡大概已经想清了整个“清虚门”事件的脉络。

    柳自清还是玄真仙人的时候,已经现了“冥”组织一些端倪的紫真仙人派他去“冥”中当卧底,却没想到四百年后,玄真仙人竟然得罪了张虚圣,结果被杀,但因为这柳自清竟然创造了“元神转生之术”这种玄妙的功法,竟然可以借别人的身体重生,所以变成了柳自清之后又回到了“清虚门”当中,为了隐瞒张虚圣,却是以紫真仙人的关门弟子的身份出现在“清虚门”当中。

    但事情的变化却是出现在五十年前,张虚圣突袭九华山之事传遍了整个修仙界,而柳自清却判断出了张虚圣的另一个身份正是“冥”组织中的“黄”,出于对张虚圣的恐惧,又或害怕自己没有报仇的机会,这个柳自清开始实行一项可以让他将那传说中的“天灵炼神之术”练至大成却需要牺牲整个“清虚门”的计划。

    根据紫真仙人刚才所提到的功法异常和吸收元神,以及青灵子因为在功法上藏私而被一众清虚长老拘禁的情况来看,徐清凡觉得这项计划大概应该是这样的,柳自清创造了某项功法,这项功法虽然具体功能不知,但徐清凡也可以猜到一些,虽然可以加“天灵炼神*”和“清虚十三诀”的修炼,但或存在着大量的缺陷,或有着某种伏笔,最终却可以使他吸收修炼着的元神以补充自己的元神,而他不知以什么办法让青灵子得到了这篇功法,原本恐怕是想让青灵子将这篇功法在“清虚门”中推广,但却没想到青灵子或是因为出于谨慎要用自己试验这篇功法,或当真就是有藏私之心,竟然没有将这篇功法推广,而是独自修炼了起来。

    或柳自清早就料到了这种情景,却是联合其他的清虚长老以藏私之名将青灵子拘禁了起来,而正在修炼那片功法的青灵子,自是百口莫辩,而趁此机会,柳自清却是将这篇功法向“清虚门”推广,让“清虚门”全体修士都修炼了起来。而柳自清的计划,自此就完成了一半。

    而“清虚门”中虽然有以柏灵子为的一帮人在想要营救紫真仙人,但其行动却都在柳自清的掌握当中。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了,如果我不出现的话,那么每过多久,修仙界就会出现一个与张虚圣一般的人物了,但既然我已经参与到这件事当中,却又该怎么做呢?”

    将整个事情分析了一遍之后,徐清凡暗暗想到。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