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四十八章 .事毕.

仙道求索 第四十八章 .事毕.

    当徐清凡从打坐中清醒过来时,时间已经是十天之后,天空夕阳染云,其红似火。

    看到正站在旁边的树上树枝上,默默的为自己护法的小黑,徐清凡微微一笑,然后从袖中将剩下的那瓶“妖灵丹”拿出,然后洒落在地上,示意小黑吃食。而徐清凡自己转身则向着老乞丐所在的那处石屋走去。

    来到石屋之后,所见的情景和之前所见的一样,老乞丐依旧不断围着铜炉转圈,手中指诀连掐,同时那处铜炉外的各个符咒则在不断的明暗变幻着。

    唯一不同的是,在铜炉的一旁,不知何时丢着一把七色玉尺,正是徐清凡的“虹尺”,染看其样子,观其灵气,却似乎比徐清凡之前给老乞丐时要灵气充裕了许多。

    徐清凡知道,想来来乞丐已经将这把“虹尺”升级完毕了,而此时正在升级“地镜”,心中不由微微一喜,手一招,地上的“虹尺”就快的飞到了徐清凡的手中,闭目查探着“虹尺”的情况,良久之后徐清凡脸上喜色更浓,却是徐清凡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此时手中的“虹尺”,在其攻击灵活多变的特性没有削弱的情况下,其威力足足大了一半有余,却正式从地阶中级法器提升为地阶高级法器了。

    心中幸喜之下,徐清凡转身离开石屋,然后身体化作一道灰风向着“竞秀山”旁边地一处山丘飞去。而在一旁正在吃食“妖灵丹”的小黑看到徐清凡离开时微微一愣,然后也不理地上还有近一半“妖灵丹”还没有吃完,也展翅向着徐清凡追去。

    而徐清凡在那处山丘上落下之后??醋胖芪Я至⒌墓质髂?,微微一笑,手一挥,“虹尺”再次出现在徐清凡地手中。

    却是徐清凡看到“虹尺”等阶提升成功后,心中幸喜下迫不及待的来到这里试验起“虹尺”的威力来。

    只见徐清凡现将“虹尺”漂浮在他的面前,然后手中指诀一掐,就见原本只是静静的漂浮在徐清凡身前的“虹尺”突然由静转动?;梢坏廊萌宋薹渴拥钠卟屎绻?。以闪电一般地度向着徐清凡身前十丈处地大地击去。

    只一瞬间,一声轰鸣声猛地响起,“虹尺”攻到大地上之后,阵阵尘灰在徐清凡眼前荡起,而“虹尺”却不知何时已经回到了徐清凡的身边。

    良久之后,尘埃落定,“虹尺”的威力终于展现在徐清凡面前,只见在徐清凡面前那处由坚硬岩石所构成的大地上。突然出现了一处直径约七丈深约丈余的深坑。

    徐清凡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手中的指诀再变。就见徐清凡身前的原本泛着七彩霞光地“虹尺”突然一化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道光带,向着徐清凡身周的那些怪石树木快击去,在这七道虹光地攻击下,无论是坚固的山上怪石,还是坚韧的树木,纷纷被击成了粉碎。

    而就在此时,徐清凡手中指诀又变。就见那七道虹光突然间或变得迷离虚幻。间或变得凝若实质来,当这七道虹光迷离虚幻是??梢郧嵋椎拇┩父髦止质髂?,却不损伤树木怪石的丝毫,就仿佛七道虚影一般。当这七道虹光变得凝若实质时,那些怪石树木又再次遭殃,再次纷纷被击成粉碎。

    这却正是“虹尺”可以一化为七并虚实变幻的特性。

    良久之后,这处山丘上所有的木石都在徐清凡试验“虹尺”地威力下变成粉碎时,徐清凡才尽兴地收手,看着满山的狼藉,徐清凡满意之余暗道一声罪过,接着将“虹尺”收入袖中,再次化为一道灰风,向着“竞秀山”飞回。

    而一直在半空中静静等待地小黑,在徐清凡向“竞秀山”飞回时,也展翅跟在徐清凡身后,回“竞秀山”继续吃食那些“妖灵丹”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老乞丐在帮徐清凡升级“地镜”,徐清凡又陷入了无所事事当中,只是偶尔打坐修炼体内的“生灵之气”,但大多数时候,却只是在静静的考虑着他下山的这些日子以来的所遇所闻。

    修仙界此时的混乱远我的想象啊,又是暗流急涌,在这个时候,我又该何去何从,如何应对?

    这是徐清凡最初所想的问题。

    但到了后来,徐清凡的所思所想却不由自主的变成了,在修仙界此时诡异凶险的形势下,我九华山又该如何应对?

    不得不说,自徐清凡成为了九华山的执事长老后,其思想态度不知不觉转变了许多,渐渐的开始以一派而非一门的眼光开始看待起问题来,眼界不知不觉开阔了许多。

    这一天,徐清凡正在如往常那般打坐静修修炼体内的“生灵之气”,却突然感觉到老乞丐所在的那处石屋阵阵灵气涌动,然后老乞丐疲惫却幸喜的笑声在耳边响起。

    “练成了,不就是在升级法器之余将两件法器合二为一吗?果然难不住我?!?br />
    听到老乞丐的笑声,徐清凡也是心中一喜,知道自己的法器已经炼成了,掐指一算,这次炼器据上次“虹尺”升级成功足足过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想来是因为“地镜”原本是地阶低级法器,要将它连升两阶,又要与“辟邪珠”相融合,所以多花费了一些功夫吧。

    正在徐清凡暗思之间,却见老乞丐的石屋的石门猛地被推开。老乞丐直直向着徐清凡走来,然后将已经焕然一新地“地镜”抛给了徐清凡,说道:“那件虹尺想来你已经拿去了吧?这个地镜我已经帮你将他升级为地阶高级法器。透过它所观看的景象和投放的景象声音从方圆五十里升到了百里之内。并且将辟邪珠融入了其中,补充了它无法看透幻术地缺点,并且多了用之可视天地五行鬼神的功能?!?br />
    还不待徐清凡说什么,老乞丐却又说道:“哈哈,虽然是第一次,但没想到两件法器融合还是蛮顺利的嘛??蠢唇窈罂梢远嘣谡夥矫嫦滦┕Ψ??!?br />
    听到老乞丐后面的话,徐清凡微微一愣。心中原本幸喜顿时消去了一大半。问道:“老乞丐,你之前从来没有将两件法器融合在一起过?”

    老乞丐瞪目道:“你以为?不仅我没有这么做过,当今修仙界任何炼器大师也很少有人做过?!?br />
    徐清凡说道:“可是,我从《天地谈》中看到,曾有人将两件天阶法器兰陵剑和天雷石融合成功过,从此兰陵剑多了引动天雷的能力……”

    但徐清凡还没能说完,却被老乞丐打断道:“你说的事我也听说过,你说的是龟灵仙人地事情吧?!毙烨宸惨苫蟮氐懔说阃?。

    老乞丐晒然道:“小子??丛谀懔酱伟镂艺业胶猛娴亩魃?,我奉告你一句。世间之事,尽信书不如不看书。小子,我问你,龟灵仙人是何时的人物?”

    徐清凡愣愣的说道:“三千年前天灵门的掌门……”

    老乞丐再次打断道:“你也知道这是三千年前的事情???告诉你,法器融合之法在上次浩劫中已经失传了,到现在还没有人能研究出来?!?br />
    微微一顿之后,老乞丐的表情却变得兴奋。声调也变得高了一些:“不过。那已经是之前的事了,经过你地镜地试验。我已经初步的掌握了法器融合之法,而且只试验了一次,哈哈,我果然是当今修仙界地炼器第一人?!?br />
    接着,老乞丐却又沉吟起来,喃喃道:“不过这法器融合之术还是很初级啊,当年龟灵真人竟然可以将两件天阶法器融合在一起,而这次我将一件地阶高级法器和一件人阶高级法器融合在一起都险些失败,而且这还是因为这两件法器都是我所炼制,并且相互之间等级相差太远的原因,比较容易融合,那么当年龟灵仙人又是如何做到的呢?”

    随着老乞丐的声音渐渐变得低沉,徐清凡知道,老乞丐已经完全融入了炼器的世界当中了。而与此同时,徐清凡则是苦笑不已,不仅是因为老乞丐的一番教训,更是因为后怕,没想到融合法器之术竟然已经在修仙界中失传了两千多年了,再想到老乞丐那“十炼九败”的名声,徐清凡不由地后怕,这“地镜”不仅是萧华哲地遗物,其功能对徐清凡今后也是重要无比,如果就在老乞丐的试验中被毁了,那徐清凡可当真是欲哭无泪。

    “以后找老乞丐炼器一定要事先问清楚,这次算是走运,以后可就没那么好地运气了”徐清凡暗暗告诫自己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老乞丐一直沉溺在自己的炼器世界当中,而徐清凡在等待了一会之后索性又盘膝坐下打坐了起来。

    当天空中的朝霞变成了晚霞,老乞丐的眼神也终于从迷惑茫然变成了清明,喃喃自语的说道:“想不通啊,怎么可能?”

    看到在他身前盘膝而坐的徐清凡,老乞丐微微一愣,然后毫不客气的问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徐清凡笑道:“老乞丐,据我所知我给你的那块星辰石已经够升级六七次法器了,你好像只升级了三次吧?!?br />
    老乞丐脸上露出恍然之色,老脸微微一红,然后转身回到石屋当中,将剩下的“星辰石”拿出,抛给了徐清凡,同时不满的说道:“你这小子,凭这小气,我帮你炼制了这么多次法器,你竟然还这么斤斤计较,连块小石头也舍不得给我留下?!?br />
    修仙界中可以引得数个小门派拼命地“星辰石”。在老乞丐口中却变成了小石头,让徐清凡哭笑不得。

    但徐清凡知道老乞丐本身并不是贪婪之人,刚才只不过沉迷于炼器之道都忘了徐清凡的“星辰石”。而这番抱怨也只不过是为了掩饰他的失误罢了,所以也不在意,只是笑着说道:“你本来不就是帮人免费炼器地吗?现在怎么也开始收费了?再说,我不也是免费给你提供了很多次试验的机会吗?”

    老乞丐微微一愣,然后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徐清凡看着老乞丐这般孩子气的行为,再次微微一笑。然后笑道:“那么我救你一命。够不够你帮我炼法器的代价?”

    老乞丐气道:“救过我的是你师伯,又不是你?!?br />
    徐清凡说道:“老乞丐,你就没现你这竞秀山有生了什么变化吗?”

    老乞丐微微一愣,然后举目环顾四周,突然脸色大变,吃惊道:“我让人布在山外的涛海无量阵呢?怎么不见了?”

    说着,老乞丐转头盯着徐清凡,凝声问道:“小子。我炼器的这段时间到底生了什么事?”

    徐清凡在心底暗叹一声,心道一声“果然”。这老乞丐在炼器之时果然没有注意到“竞秀山”所生地事情。

    不过看着老乞丐脸上地凝重之色。徐清凡心中还是微微感到欣慰,这老乞丐也并不是那么除了炼器就不通世务之人,至少此时也现了事态的严重。

    于是徐清凡也不迟疑,将老乞丐炼器期间,紫衣人来袭之事,以及紫衣人的所作所为向着老乞丐说了一遍,只是有些事因为事关重大。比如说“黄”身份的猜测?!疤焐贰钡牟虏?,都没有向老乞丐提及。

    “这么说来。这些年修仙界盛传的修士接连消失之事是真的了?没想到这次竟然找到我身上了?!崩掀蜇む?。

    徐清凡关切的问道:“那么你打算怎么办?据我所知那紫衣人还有同伙,一旦现那名紫衣人在你这里被杀,一定会找上门来地。你现在已经没有涛海无量阵守护,不对,就算有涛海无量阵的守护,以那紫衣人地实力,也依然可以不费多大力就破开,毕竟你这涛海无量阵没有阵盘相加持?!?br />
    听到徐清凡这么说,老乞丐的神色也更加严峻,良久之后才叹息道:“这么一来,我就只能投靠药王谷了?!?br />
    “药王谷?”徐清凡好奇问道。

    老乞丐解释道:“我的师傅,师祖,都与药王谷有旧,而且我自己也曾帮助药王谷炼制过不少法器。所以只要我去他们那里,他们一定会收留于我的。药王谷虽然实力不是那么强,但在修仙界中却是面面俱到,想来就算是浩劫来临,它也不会当先受到攻击?!?br />
    徐清凡微微的点了点头,听到老乞丐有了去处之后也就收回了邀他去九华山的想法,虽然以老乞丐炼器的本领徐清凡相信九华山那些长老一定会欢迎,但自己在九华封山期间将老乞丐带回山中,却也是不好解释。

    徐清凡刚想要说些什么,老乞丐却打断道:“小子,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你不用担心,老乞丐我这些年来所会地也不仅仅只是炼器而已。不引人注意地去药王谷还是可以做到的,我看得出来你还有事要做,就不用护送于我了?!?br />
    徐清凡微微地点了点头,突然心中一动,想起了之前从那名紫衣人手中得到的那些法器,于是就对老乞丐说道:“对了,这次从那名紫衣人身上得到了一些法器,还请前辈你看看究竟都是何种用途?!?br />
    说着,徐清凡就将从紫衣人手上得到的那些法器一一摆在了老乞丐的面前。

    却见老乞丐在徐清凡拿出法器之后,也开始一一识辨起来?!吧慊曛?,迷神类法器,可以短暂操控意志薄弱之人,属于地阶中级法器,不过炼制手法却垃圾无比,功能只挥出了六七成?!?br />
    “黑煞镜,可拘人魂魄并加以折磨,地阶中级法器,不过还是垃圾?!?br />
    “暗灵之旗,防护类法器,倒是不错,可惜炼制之法太过于残忍?!?br />
    说着,老乞丐将目光转向了紫衣人手中唯一的那件暗红色的血刀一般的地阶高级法器,口中轻“咦”了一声,然后拿来细细观察,良久之后才说道:“这件法器倒是不错,比你升级后的虹尺还要厉害一些。但名字说不上来,应该是属于修魔所使用的魔器,只是修仙用之只能挥六七成的威力?!?br />
    听到老乞丐这么说,徐清凡心中微微一动,觉得这件法器倒是适合婷儿使用,婷儿现在不是正缺少一件攻击性法器吗?只不过还要等到婷儿达到结丹期境界才可使用罢了。

    接下来的两天,徐清凡一直在帮老乞丐收拾洞府,当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就相互告别,其中老乞丐去“药王谷”寻求庇护,而徐清凡则向着“清虚门”的方向飞去。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