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四十四章 .端倪.

仙道求索 第四十四章 .端倪.

    在那处修仙坊市南方三十里处,有一山名曰“竞秀山”,山景秀美,草树茂密,实是夏日乘凉之好去处。然在两百年前,这处“竞秀山”却是突然被一道蓝色迷雾所笼罩,不见内中景色。每有游人想入其中探哥究竟,却是在进入迷雾中没过多久就莫名其妙的回到了原地,久而久之就再也没人到此乘凉了。再加上“竞秀山”自被蓝色迷雾笼罩后,就常年轰鸣声不断,时有各色霞光闪烁,所以凡世间之人皆认定这“竞秀山”已是神仙居住之所,所以渐渐的,“竞秀山”却也被称作了“神仙山”。

    而老乞丐的洞府,却是正是在这处“神仙山”当中,徐清凡想来,那蓝色迷雾,恐怕就是老乞丐在山外所布置的护山阵法,而那时?;岢鱿值南脊馍了?,轰鸣阵阵,想来应该是老乞丐在实验她所炼制的法器之效了。只是修仙之人被凡世间之人误认为是神仙乃常有之事,前段时间徐清凡不是也被看做是风神降世吗?所以对此徐清凡也不以为意。

    徐清凡的御云之术自不用提,而老乞丐虽然只是灵寂后期的修为,但脚下的那片蓝色羽毛般的法器却甚是奇特,不仅灵活异常且御使起来毫不费力,而且度竟然丝毫不比徐清凡脚下的祥云差上多少。所以三十里的距离看似不短,但对两人来说却只不过要花费一炷香的时间罢了。

    来到老乞丐的“神仙山”前时,徐清凡看着笼罩在老乞丐洞府山外的那片蓝色迷雾,不由赞叹道:“涛海无量阵?老乞丐你倒是阔绰,能摆出这般阵法来。想来有了这般阵法,就算是身处在现在的乱世当中。你也不用太担心自身地安危了,据我所知,这般阵法就算是结丹期修士想要破解都要大费功夫,只要在洞府中配上一条隐蔽的地道,完全可以让结丹期修士也无法丝毫奈何的了你?!?br />
    听到徐清凡的话,老乞丐微微一愣,问道:“地道?搞个地道干什么?”

    徐清凡解释道:“有了地道之后,你完全可以趁旁人袭击你时远遁啊?!?br />
    老乞丐撇嘴道:“我之所以找人布置这处阵法。是为了在炼器时不会被人打扰,又不是为了逃命?!?br />
    徐清凡在此哭笑不得。

    却就在两人谈论时。老乞丐已经施展指诀,在一片蓝色迷雾中开出了一条道路出来,带着徐清凡向着山中飞去。边飞边说道:“大概在两百年前,有一个擅于布阵的家伙,不知从哪里找了一堆垃圾材料。当成宝一样来找我帮他炼器,我自然懒得理他。不过那个家伙说我只要帮他炼器,他就为我布置一处护山阵法,那时我正好看中了这处竞秀山,又不想忍受凡人的喧闹,所以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用他那堆垃圾材料给他炼制了一件稍微不垃圾的法器,而他也帮我布置了这么一处阵法?!?br />
    听着老乞丐地话语。徐清凡暗暗苦笑。这个老乞丐嘴上评论他人时还当真不客气,却不知道今后他又会如何评价自己?估计是“不懂装懂。不知所谓的混小子”吧。

    随着两人地谈话,老乞丐已经带着徐清凡穿过了那片蓝色迷雾,进入了“竞秀山”中,确如传闻中那样,内中景色秀美,绿荫连片,间或彩蝶飞舞在花间,小溪泊泊,让人见之心喜。

    只是在山药处,却有一处石屋建立,占地约十余亩,形象粗陋,却是与山中景象大不相配,而石屋周围,木石花草却皆被破坏无遗,一片坑洼,想来老乞丐应该是在这石屋周围实验法器了,却将山中景色美感破坏无疑。徐清凡久读诗书后也可以自称“文雅之士”了??吹秸獯Ψ孔?,心中忍不住有种马上动手拆掉的冲动。但想到这间石屋应该就是老乞丐炼器之场所,自己如果胆敢讲这间石屋拆掉,老乞丐非要自己拼命不可,无奈只能作罢。

    老乞丐显然没有带着徐清凡浏览山景的心思,直接飞到了那石屋之前,然后就推门而去,徐清凡跟进后现,石屋中物什甚是简陋,只有当中有一处庞大地铜炉,铜炉下却满是铺着五行灵石,显然正是炼器之物。而除了这处铜炉之外,却连一桌一椅都无,却不知这老乞丐平日里是在那里打坐精修的。

    却见老乞丐来到铜炉之前后,就掐动指诀启动了铜炉,随着老乞丐指诀的启动,铜炉外围地各个符咒都渐渐的明亮了起来。当做完这一切之后,老乞丐才突然想起来身边还有一个徐清凡般,转头抛给徐清凡一个蓝色地牌子,说道:“我估计你虽然想要看我炼器,但我炼器时你也根本看不懂,而且我炼器时也根本无暇向你解释,这个牌子可以让你自由的通过外面的护山阵法,如果你觉得无聊的话就自行下山去吧,三个月后来拿你的法器就行。恩,主要是融化这颗星辰石比较麻烦,需要转化出南明离火,否则大概一两个月就可以了?!?br />
    说到后面,老乞丐似乎已经忘记了徐清凡的存在,开始自言自语了。

    “或,只有心专如此,这老乞丐才能将炼器之道研究的如此深入吧?!毙烨宸部醋爬掀蜇ひ丫济β档乇秤?,暗暗地想到,心中不乏钦佩。

    之后的情景确如老乞丐所说地那样,在老乞丐开始炼器之后,所使用的手法,内中的细节,徐清凡完全无法看懂,只是看着老乞丐围着铜炉不停不停的掐动着指诀,同时在老乞丐的指诀控制下,铜炉上的各种符咒不断光暗变幻着,接着,老乞丐就将徐清凡的那颗“星辰石”放置到铜炉中,然后继续的掐动指诀。

    徐清凡之前专注与自身的修炼,对于炼器之道虽然从各种书籍中略有了解。但决不能说是精通,所以看着老乞丐炼器时的诸般动作,心中满是雾水,刚开始地确还是想从老乞丐那里学些东西,但没过多久后果然如老乞丐所说的那般感到无聊了起来。

    终于,徐清凡失望的叹息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开了老乞丐的石屋,也不御云飞行。就这么顺着山间小路一路走去,不得不说。如果忽视掉老乞丐那间石屋和周围的破坏的话,那么这处“竞秀山”还是很值得一看的。

    走到一处幽静处,徐清凡盘膝坐下身来。然后抬起左臂,原本站在他肩头上的小黑就很默契地飞到了徐清凡的胳膊上。

    看着小黑那与乌鸦一般地模样,徐清凡微微一笑。然后右手一抬,之前从坊市中换得的那两瓶“妖灵丹”突然出现在徐清凡手中。

    倒出几枚后。徐清凡对小黑说道:“吃?!?br />
    小黑听话的一一啄入腹中。

    接着,徐清凡就将神识探入小黑体内,开始查探起小黑服用了“妖灵丹”后体内地变化来。却现“妖灵丹”进入小黑体内之后,就化为一股纯粹的药力流转于体内,并渐渐的消融于小黑体内地死气中,而随着药力的融入,小黑体内地死气也逐渐增加着。

    察觉到这般情况。徐清凡心中不由的一喜。没想到这“妖灵丹”竟然真的能增加小黑体内的死气,虽然效果远不如徐清凡直接向着小黑体内输入“枯死之气”效果来的大。但毕竟是另一条让小黑进化的道路,更何况,如果不断向小黑体内输入“枯死之气”的话,也不免不减缓徐清凡功力地增长。

    想到这里,徐清凡就将整整一瓶“妖灵丹”都倒在了地上,让小黑自行吃食,如果感觉到了极限地话,小黑就会自行停止的。

    而徐清凡自己却闭上了双目,继续修炼起体内地“生灵之气”来。

    时间也不知过了多久,徐清凡的身体突然微微一震,然后猛地从静修中清醒了过来,举目向着护山阵法之外望去,因为徐清凡刚才突然感觉到,此时正有人欲强行破开山外的“涛海无量阵”,闯入山中。心中不由一惊,尤其之前徐清凡已经听到过万玉生的解释,知道此时修仙界形势叵测,多有散修无故失踪。那么此时有人破阵,其目的和身份就耐人寻味了。

    “难道是和修仙界修士大量失踪有关?还是说是老乞丐的仇人?”

    徐清凡喃喃自语道。

    徐清凡此时清楚的感觉到,此时阵外大约有近二十名修士,修为都在灵寂期以上,如果说是老乞丐的仇人的话,那么也不用动这么大的阵仗吧?

    突然,徐清凡身体微微一震,突然感觉到又有一名修士向着“竞秀山”飞来,转眼间就来到之前那波修士当中,其修为境界竟然丝毫不在徐清凡之下。

    感觉到这般情况,徐清凡的表情变得凝重了起来,转头一看,却现小黑竟然已经讲那些“妖灵丹”全部吃完了,此时正闭目假寐着,注意到徐清凡看来的目光,马上就睁开了那双冷漠冰寒的双眼,化为一道闪电,转瞬间就飞到了徐清凡肩上。

    而徐清凡则化为一道灰风,向着“竞秀山”外的“涛海无量阵”飞去。

    因为徐清凡手中持有老乞丐给他的那面蓝色令牌,所以可以轻易的穿越“涛海无量阵”所化的那片蓝雾,快的向着那群正在破阵的修士的位置飞去。然后在临近那群修士的位置上停了下来,隐藏在一片蓝雾中,仔细的观察起阵法的情景来。

    却见此时那些修士都已经停止了破阵,而是围成一圈,恭敬的站在法器上,垂立在一名紫衣人面前。

    这名紫衣人,却正是徐清凡之前所现的那名实力不在他之下的修士。如果徐清凡之前曾见过“冥”组织的哈、核心成员的装束地话,就会现着紫衣人竟然与他们有着七分相似,只是衣服的边缘处没有金纹,衣肩处没有悬挂铃铛。而手指上也没有戒指罢了。

    却听那名紫衣人没有看他身边的修士一眼,只是静静打量着眼前那一片蓝色雾气,轻声说道:“涛海无量阵?有意思,没想到区区一名灵寂期的修士竟然能布出这般阵法?!?br />
    说话间,他突然转头看向了他身前不远处的一名修士,问道:“是你负责收集这个修士的资料呢吧?”

    那名修士只感觉自己突然被洪荒猛兽盯上了一般,身体一颤,忙答道:“是?!?br />
    紫衣人声音依旧轻柔。又问道:“那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他的洞府之外还有布置涛海无量阵?”

    那名修士此时已经浑身颤抖起来,颤声说道:“属下、属下对阵法一道一向不甚精通。以为这只不过是普通的阵法,还、还请尊恕罪?!?br />
    紫衣人似乎很好说话般,听到那名修士地解释后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今后记得要多学点东西,你们负责收集资料,学识不够可不行?!?br />
    听到紫衣人这么说。那名修士不由地长出了一口气,忙说道:“属下一定……”

    但这名修士还没说完。就见他身前紫光一闪,这名修士的身体就瞬间变得四分五裂开来,就这么死于非命。

    “师兄??!”这名修士旁边的一名修士看到这般异变,不由痛呼道。

    而同时,却有三两名修士眼中露出了怜惜之色,而大部分修士却是满眼地恐惧。

    而那名紫衣人却淡的淡说道:“我是对其他人说着,至于你既然已经犯错了。就应该受到惩罚?!?br />
    说话间。紫衣人从怀中掏出一个紫色玉瓶,然后对着那名修士的尸体一招。众人就看到那名死去地修士的冤魂和身体里地精血纷纷被这紫衣人手中的紫色玉瓶吸走。

    不紧不慢的做完这一切后,紫衣人手一挥,只见刚才那名痛呼师兄之人和那三名眼露怜惜之色的修士,也是如之前那名修士般身体四分五裂,然后又被紫衣人用紫色玉瓶吸走了精血和冤魂。

    而其他那十几名剩下的修士,看着眼前的这一切,身体颤抖的更厉害了。做完这一切之后,紫衣人检查着手中地玉瓶,喃喃自语道:“十名修士地精血和冤魂。这样一来,我这次外出的任务竟然已经实现了。不过既然来了,也不能白走一趟?!?br />
    说着,紫衣人抬头对着剩下地那十余名修士说道:“我负责将这处涛海无量阵破开,而你们则去将里面的修士捉住,这件事总不用我动手了吧?”

    听到紫衣人这么说,剩下的那些修士连忙称是。

    而此时,隐藏在蓝色迷雾中的徐清凡,看着阵法外的那名紫衣人视人命为草芥的模样,,心中不由骇然。没想到修仙界中竟然还有着这般人物。

    而看他们的对话,显然这些年来修仙界多有修士消失之事就跟外面那名紫衣人大有关系了,但他这么做到底是有何目的呢?

    突然,徐清凡心中微微一动,想起了之前刘华祥回山后对自己描述的就花山外的情景,据刘华祥所说,在他在战场上收集精血冤魂时,现有一些紫衣人也同他一般在不断的收集战场中的精血冤魂,其打扮特征,竟然和阵外的这名紫衣人极为相似。

    “难道这些紫衣人是同一个组织的?他们这么做又是为了何种目的呢?”

    徐清凡盯着紫衣人衣服上那个狂乱的血色“冥”字,心中不由的暗暗想到。行事诡谲神秘的“冥”组织,终于让徐清凡在偶然间现了一些端倪。

    而就在徐清凡暗思间,紫衣人已经悬浮在蓝色迷雾之前,身上突然涌现出阵阵紫色雾气霞光,讲紫衣人的整个身体都包围在其中,而随着霞光雾气泛起,紫衣人身上突然出现强大至极的威压,威压的震动之下,让他面前的蓝色迷雾阵阵涌动不止。

    看到紫衣人开始展露实力,徐清凡的脸色变得愈加的严肃了起来。心中微微一动,就已经想出了对策。
猜您还喜欢看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