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二十二章 .授位.

仙道求索 第二十二章 .授位.

    就这样,徐清凡的灌顶正式成功了。

    虽然?;嗳胄烨宸蔡迥诘恼庑┝槠欠追赘庥×似鹄?,所以接受灌顶后的徐清凡实际上功力没有任何提升,但潜力却是大大增加。

    在一段时间内,徐清凡的功力增长度可以达到原先的两倍,只要功力增长到一定程度,那么就可以将这十道封印一一解开,然后将?;嗳胩迥诘牧槠炝痘?。

    徐清凡估计,等自己将封印在体内的灵气全部炼化完毕之后,那么他但以灵气总量而论,可以说已经丝毫不在实丹期以下了。

    但说是一会事,做到又是另一回事,徐清凡估计,想要将这十道封印全部解开,他至少需要花费数十年之功。

    但即使如此,无偿得到如此之多的灵气,徐清凡还是可以说捡到了一个大便宜了。

    只是听着屋内?;恢诘茏拥目藓派?,徐清凡却还是无法兴起哪怕一丝的兴奋感。

    只觉得,似乎肩上的压力在这次灌顶之后却又大了一些。

    摇了摇头,徐清凡不再多想,而是御使着“万里云”向着九华山顶飞去。似乎不忍在听到那些哭泣,又似乎害怕会引起他自己心中已经埋下的种种回忆。

    见惯生死后,即使心思变得再淡然,却也不会麻木,更不会希望自己再次见到。

    接下来的日子里,徐清凡又是紧守在九华山顶处,每日向刘华祥学习修仙和处事,各种见识学识也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增长。而随着学识见识的变化。徐清凡地性格心性却也是在不知不觉中变化。

    如果这种日子持续下去,或在数十年之后,徐清凡在某一刻蓦然回,恐怕会现之前或此时的自己是那么的陌生,仅仅只是数十年,自己的变化却是如此之大。

    到时候,一手缔造了一个全新徐清凡的刘华祥,再看到那个学会取舍抛弃,学会心冷作假的徐清凡。却又不知道会如何作想。

    只是,刘华祥却真的能有数十年的时间教导徐清凡吗?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徐清凡总觉得这些日子以来刘华祥对他的教导明显多了起来,各种生存经验和修仙秘法,也不管徐清凡能不能接受地了,均是一股脑向着徐清凡脑中灌去。中间带着一种急切的味道。

    在配合上刘华祥那日益苍老的面容身形。徐清凡突然有了一种极为恐怖的预感,那就是,那个慈祥和蔼,与他相处数十年。半师半友的刘华祥,恐怕已经时间不多了。

    但每当冒出这种想法,徐清凡就将它硬生生的再埋入心底最深处。似乎是不敢相信,又似乎是无法面对。

    或,只有每天清晨,徐清凡走出屋外后,看到那早已经屋外等待自己地刘华祥,脸上依旧带着随和洒脱的笑意,心中才会稍稍的安定一些。

    这一日,天空中的那片墨黑渐渐褪去。初阳从山地东面升起,阳光一寸一寸的驱除着黑暗,重新洒遍大地。

    而徐清凡,也就在这个时候从静坐冥思中清醒,缓缓的睁开双眼,脸上却闪过了一道叹息。

    从上次徐清凡领悟了天道中木火生风地规则。并创出了神通“荒芜之风”后。这些日子以来徐清凡除了继续加深对木火成风规则的理解,并拓展“荒芜之风”的威力用途之外。他还积极的静坐冥思,想要再领悟其中他的天道规则,并创出威力更大的神通来。

    但正如刘华祥之前所说,修仙在第一次领悟天道规则是最容易的,只要有一定的积累和见识,功力达到后,或许某一天自然而然地就会有所领悟。

    但从此之后,每一次领悟天道自创神通的难度却是倍增,除了所需的见识和对天地的了解倍增之外,修士更容易迷失在自己之前所领悟的天道中。

    比如说这些日子,徐清凡每次一静坐冥想,似乎是被强迫一般,心神就会不由自主的陷入到木火成风地规则当中,难以自持,虽然这三个月来徐清凡地“荒芜之风”施展的愈加热练,威力也越来越大,但对于领悟其他地天道规则却没有任何进展。

    对于这一点,即使是神通广大的刘华祥也是无可奈何,按他的话来说,领悟天道这种事,即靠实力,又靠积累,还需要一些机缘,却是急不得的。

    再说这一次,徐清凡刚刚从冥想中回过神来,刘华祥的声音却突然自他耳边响起。

    “徐小子,你总算静坐完了??斐隼窗?,公孙华娑那家伙已经在这里等待你多时了?!?br />
    徐清凡微微一愣,暗算时间后,马上想到,半年时光已过,恐怕是自己要被授予九华长老位置的时间到了。

    想到这里,徐清凡再不迟疑,下床后快步走到门前,推开门后在屋外走去,却现刘华祥和公孙华娑正站在屋外等待自己,其中公孙华娑正弓着身子对刘华祥说着什么。

    位置不一样了,心态也要随之生变化。

    这句话是刘华祥曾经对徐清凡说过的,而徐清凡地牢记在心里。

    但现在徐清凡却现,这句话用在公孙华娑身上最是恰当不过。

    刘华祥还算是比较看得起徐清凡,所以每次召徐清凡有事时,都是让已经身为太上护法的公孙华娑代为通知,而不像是对其他人那样只是随便驱使一个长老甚至一名普通弟子。所以在这些年中。徐清凡与公孙华娑的接触也算是比较多的了。

    公孙华娑这人徐清凡之前就比较了解,平日里甚是低调,脸上也满是平和。但自从成为九华长老之后,掌管着九华一众弟子赏罚和训练之事,仅仅半年地时间改变就甚大,之前他脸上的平和柔淡日渐减少,威严严肃却日益增强,现在再看他那不苟言笑的样子,却又和之前的周华海何其相似。

    想到这里。徐清凡突然苦笑。却是想到如果他真的成为九华一脉的执事长老,从此掌管着九华一脉的日常事物,日久之后却又会变成何般模样呢?

    而让徐清凡疑惑的是,公孙华娑此时身为九华山的太上护法,地位仅次于掌门张华凌,却又为何一直对刘华祥如此恭敬?仅仅是因为功力境界不如吗?

    但还不特徐清凡多想。公孙华娑却已经看到了推门而出地徐清凡,对着刘华祥再次躬身一礼后,就转向了徐清凡,说道:“徐清凡。今天掌门人要授予你九华长老之位,已经在华凌殿中等你多时了,我们快走吧?!?br />
    徐清凡歉然说道:“晚辈打坐心入虚无。不知时间,还请太上护法见谅?!?br />
    公孙华娑却仅仅只是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说道:“修士打坐天经地义,你勤修是件好事,不会有人怪你的。我们走吧?!?br />
    公孙华娑却仅仅只是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说道:“修士打坐天经地义,你勤修是件好事,不会有人怪你的。我们走吧?!?br />
    说着,公孙华娑当先向着山腰处“华凌殿”的位置飞去。

    而徐清凡则向刘华祥和婷儿告别之后,就快的向公孙华娑赶去。

    一路无话,当徐清凡进入“华凌殿”中后。却现除了那些常年闭关的长老之外,九华一众长老都已经静候在华凌殿中。其中张华凌坐在主位,而那些长老则分坐两旁。

    大殿当中,却又有一列九华弟子静静站立,正是两次在“九极洞”中修炼达到了结丹期地那十七名弟子。加上徐清凡,九华山“清”字辈中佼佼已经一个不落的出现在华凌殿中。

    看到这般情景。徐清凡知道自己是最后一个到达的。而众人此时恐怕都在等他,不由冲着众人歉意一笑。然后对着张华凌和一众长老躬身行礼后,快步走到了一众年轻弟子当中,和金清寒吕清尚等人站在了一起。

    而公孙华娑,此时却已经坐到了张华凌下的一个位置上,静静地注视着众人。

    看到众人来齐后,张华凌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在一众弟子身上巡视了一番,期间在徐清凡身上微微停留了一下,然后又快移开。

    突然,张华凌开口了。

    “金清寒,凤清天,吕清尚,东方清灵,王清风——”一一点名之后,张华凌说道:“你们可愿永远忠于我九华一脉,为?;の揖呕宦龅纳?,兴旺,延续,传承,尽你们每一分地力量?”

    声音浩浩荡荡,带着莫大的威势传遍了九华山每一个角落。而整个九华山中,所有的普通弟子也纷纷走出屋外,眼睛眨也不眨的向着“华凌殿”看去,似乎在那里孕育着九华和他们未来的希望。

    但在九华殿中,一从即将要成为九华长老的弟子甚至那些九华长老,在听到张华凌的话后却都是微微一愣,因为张华凌刚才虽然将这些弟子一一点名,却唯独漏掉了徐清凡的名字。

    要知道,徐清凡即使是在他们当中,也属于出类拔萃地那种。

    “我等愿意?!?br />
    但此时他们却顾不得迟疑,在微微愣了一下后,均快的应是。

    也不知道此时“华凌殿”被施展了何种道法,金清寒等人应是的声音虽然不大,但也如张华凌刚才的声音般传遍了整个九华山,甚至带上了某种威严的味道。

    而徐清凡却心中明了,恐怕自己因为要被授予九华执事长老的位置,所以要单独授位了。于是心中也不是多么地诧异。

    更让徐清凡注意地是,在张华凌问话的同时,他地心中突然传来一阵复杂强烈的感情,即挣扎,又恼恨,还带着一丝不甘。

    徐清凡知道,这是凤清天心中的感情。不由的转头向着凤清天看去,却现凤清天表情依旧平淡,此时正和一众弟子一起回答着张华凌的问题。不见任何异常。

    “难道是我感觉出错了?”

    徐清凡暗暗的想到。

    而张华凌却不管一众弟子甚至长老们的诧异,只是依旧问道:“你们愿意在今后修炼之余,为我九华山培育下一代弟子,将自己所学所创地功法道法全部相授,毫不藏私,让我九华派一代比一代更加强大吗?”

    “我等愿意?!?br />
    金清寒等人又答道。

    接下来。张华凌又问了一些问题,在众弟子一一应是后,张华凌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高声宣布道:“我现在正式宣布。金清寒,凤清,吕清尚,东方清灵,王清风——等十七人,将成为我九华山长老,在得到更大权利的同时。也将与我和其他长老一起为复兴九华山而努力?!?br />
    随着张华凌宣言的结束,华凌殿外,一阵欢呼声传来。

    这些被新晋的九华长老。之前无不是九华山“清”字辈中的天才风云人物,在一众年轻弟子中甚有威望,甚是还是一些弟子地偶像。所以在他们成为九华长老的同时,这些弟子也甚是开心。

    更重要的是,在金清寒等人成为九华长老地同时,除了意味着九华长老人数大增,从字面阵容上看实力恢复不少外。更也意味着九华山快要迎来年轻人的时代了。

    而这些正在欢呼中的弟子,难保不会在将来的某一刻也成为九华长老。

    对他们来说。金清寒等人既是九华山未来的希望,也是他们自己将来的希望与目标。

    宣布完后,张华凌对着一众新晋长老说道:“请各位长老归座?!?br />
    在金清寒等人成为长老之后,张华凌对他们的口气也客气了起来。

    一众新晋长老纷纷躬身应是,并在纷纷走到那些资深长老们的下坐下,从此正式成为了九华一脉地高层,可以参与九华山将来的各种决策。

    待众人坐定后,却是纷纷一愣,国灰他们现金清寒竟然依然站在华凌殿中央,徐清凡的旁边,并没有随着众人一起入座。

    看到金清寒如此,张华凌也是惊讶,问道:“金长老,你为何还不入座?”

    却见金清寒看了一眼身旁的徐清凡,然后高声向着张华凌问道:“掌门师叔,却不知我徐师兄究竟犯了保罪,竟然不授予九华长老之位。论功劳,在二十多年前的那场浩劫中,前前后后徐师兄的功劳是有目共睹地,论实力,徐师兄也是我们当中第一位领悟到神通地,却不如新晋长老中徐师兄为何不在其中?”

    听到金清寒的话,张华凌却还没有说什么,公孙华娑已经猛地从座位上站起身来,暴喝道:“金长老,你虽然已经身为长老,但毕竟只是刚才之事,竟然就敢置疑起掌门人地安排了吗?”

    金清寒却不卑不亢的回答道:“弟子并没有置疑掌门师叔的安排,只是心中疑惑,想请掌门师叔解答一下罢了?!?br />
    公孙华娑刚想再说什么,却被张华凌所打断,只听张华凌说道:“金长老你暂且坐下,徐清凡我另有安排,你马上就了解了?!碧秸呕璧幕?,金清寒微微一愣,却又看徐清凡不住的冲着自己打眼色,心中更加疑惑,隐隐觉得自己似乎鲁莽了,所以就向着张凌躬身一礼怕,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去了。

    却看张华凌突然转向了徐清凡,表情边的人无比严肃,宏声问道:“徐清凡,你可愿尽你一生之力守护我九华山,且不怨不悔?”

    徐清凡知道自己的安排来了,连问题都和金清寒等人的不一样,但脸上却也是一片肃容,答道:“弟子愿意?!?br />
    张华凌又问道:“你可愿从此将我九华一脉放在第一位置上,尽心守护?”

    “弟子愿意?!?br />
    所有问题结束后,张华凌微微一顿,然后以更大的声音宣布道:“那么,我现在宣布,徐清凡将成为我九华一脉地三十一任执事长老,掌管我九华一切日常事物?!?br />
    随着浩荡的声音传遍了整个九华山,满山的九华修士全部愕然震惊?!盎璧睢鄙?,更是有一些长老失态的站起身来。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