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二十章 .神通.

仙道求索 第二十章 .神通.

    九华山顶处,大地被积雪寒冰覆盖,寒风呼啸下片片雪花拂起,在午日的骄阳映射下更显纯洁,仿佛一片雪白的世外桃源。

    虽然温度低寒,但徐清凡来到九华山顶的一瞬间,心中却相反的一片温暖。

    正如徐清凡之前所想的那样,一片雪白中,刘华祥正一脸慈和的教导婷儿修仙,语气神态甚是柔和,在刘华祥的身形日益萎缩下,婷儿已经要比刘华祥要整整一个头了,此时正静静的听着刘华祥讲,间或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却不多问,只是按着刘华祥所讲的那般反复施展,然后静等刘华祥指正。

    当然,在九华山顶依然少不了小碧那庞大的身影,此时也依旧如徐清凡走之前那样,不断在九华山顶各处奔跑翻滚,虽然这些年来婷儿更注重于修仙,与它亲密的接触也是日益减少,不过这只单纯的小碧却也能自得其乐。

    在现徐清凡回来之后,各般情景也和徐清凡想地一般,刘华祥柔和的问候和微笑,婷儿深深且沉默的注视,小碧威咆哮然后远远跑开,似乎生怕徐清凡报复般。

    看到这些,徐清凡心中愈加温暖,连小碧那威吓的咆哮都当成了问候,微微一笑,徐清凡再不迟疑,向着刘华祥和婷儿快步走去。

    一边走,一边细细的端祥着眼前的两人。

    婷儿的模样与十年前丝毫未变,自身材长成之后,功力大增的她就一直是那般二八妙龄地模样,似乎时光在她身上已经停滞了一般。

    虽然这十年来婷儿的面貌丝毫不变,但功夫却是大增,徐清凡清楚的记得在他去“九极洞”闭关前婷儿还是刚刚达到辟谷中期地模样,但此时却已经达到了辟谷期的巅峰,离灵寂期也仅仅只是一线之隔罢了,进度竟然不比在“九极洞”中修炼的徐清凡慢上多少。

    相比较于婷儿,时光在刘华祥身上的雕刻痕迹就尤为明显,与上次相比,此时的刘华祥又苍老了许多,那苍老的模样似妖非人,简直已经不能用人类的词语去形容,只能说,每次徐清凡总觉得刘华祥的模样已经是人类所苍老的极致了。但第二天再见刘华祥,却现他的模样又要比前一天更是苍老了。

    许多次梦里寻回,徐清凡总是担心刘华祥这位凝视地长会抵挡不住时光的侵蚀,就此撒手而去,但直到现在,刘华祥却依然在不断的战胜着时光和痛苦。坚强的活着。

    就在徐清凡在打量着刘华祥和婷儿这时,刘华祥和婷儿也同时在默默的打量着迎面走来的徐清凡。

    与十年前徐清凡刚刚达到结丹期时相比,此时地徐清凡已经完全的掌握了体内的灵气,身上的气势已经完全的内全敛起来,但同时却又带着一种儒雅淡定且引人注目的气质,甚是特殊。同时,与十年前相比。似乎因为以“九极洞”*手打中修炼而不见阳光,所以徐清凡的脸色似乎过于苍白了一些,让他左脸颊上地那道伤痕和眼角的凤凰图案更是显眼。

    而刘华祥却更多的注意到,此时的徐清凡之前眼中时常闪过的彷徨犹豫相比,却多了一丝坚定和自信。坚定和自信不仅仅是因为功力的增加,更是因为心态地变化??蠢葱烨宸苍凇熬偶础敝行蘖兜卣馐瓴唤鼋鲋皇切蘖墩饷醇虻?,恐怕对刘华祥之前的教导多有回想考虑。

    想到这里,刘华祥满意地点了点头。人软弱不要紧,却怕一直软弱,只有变化才会有希望。

    “刘师叔,晚辈回来了?!毙烨宸沧叩搅趸瞪砬昂?,对着刘华祥躬身说道。

    刘华祥又仔细的打量了走到自己身前的徐清凡几眼,然后笑着说道:“不错不错,看来这次闭关你收获不少,体内的灵气足足增加了有四到五成,离虚丹中期也。

    仅仅只有一线之隔了,不过你要切记,结丹期的强大不仅仅体现在灵气的浑厚和道法的精纯,更体现在对天道的领悟,一个空有庞大气的结丹期修士就像一个空有力气的莽汉,虽有力量却只能使用丝毫,只有对天道的领悟有了进步,才能充分的施展你的力量,明白了吗?”

    回想起来,这些年来刘华祥一直如此,不放过任何机会教导徐清凡。

    徐清凡笑道:“弟子明白了?!?br />
    说着,徐清凡又转向了婷儿,拍了拍婷儿的肩膀,柔声问道:“婷儿,这十年你还好吗?咳咳?!?br />
    却是徐清凡话说到半中间,又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在徐清丹咳嗽的那一刻,他分明感觉到婷儿的肩膀一颤,而刘华祥更是脸色一变,伸手抓起徐清凡的手脉,探出一丝灵气向着徐清凡体内游走一圈,刘华祥的眉头也不由的皱了起来,喃喃的说道:“五脏六腑,甚至丹田经脉都受到了损伤,虽然伤势不重,但却是被腐蚀而成,极难治愈?!?br />
    说着,刘华祥向徐清凡质问道:“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暂时不修炼那变异枯气吗?怎么这十年来它竟然足足增长了有一半有余?”

    虽然刘华祥语气前所未有地严厉,说的话更是毫无客气可言,但徐清凡却知道刘华祥这是担心所致,所以也毫不生气,反而觉得与刘华祥更显亲近,只是缓缓的将十年前的那次意外细细的讲给刘华祥听。

    听完徐清凡的讲述之后,刘华祥也不由的苦笑了起来,只叹命运弄人,又叹自己思虑不周,良久之后才颤巍巍的从袖中拿出一个蓝色玉瓶,对徐清凡说道:“这是我这些年来所炼制的灵丹,名曰生气丸,对你现在的情景前些帮助,以后每日服用,或对那变异枯气的腐蚀有压制之用,至于你现在身上地伤势,我们只好慢慢想办法了?!?br />
    接过这蓝色玉瓶,徐清凡心中一暖,他自然知道刘华祥不会无缘无故的炼制这种灵丹,恐怕是刘华祥一直担心徐清凡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所以提前炼制以有备无患了。

    但徐清凡并不是那种将感激之挂在嘴头之人,所以只是默默的将“生气丸”收起,然后对刘华祥深深鞠了一躬。

    看到徐清凡这个样子,刘华祥眼中闪过一丝晦涩难明之色,叹息。道:“你在九极洞中闭关苦修十年,想必也是心神疲惫了,早点回屋中休息吧,有事我们明天再讲?!?br />
    清丹恭声应道。

    接下来的三个月里,徐清丹每天晚上静坐冥思,感应天地灵气的变换规则。心神与天道相呼应,白天则和婷儿一起听刘华祥讲解道法,虽然这些道*法是刘华祥教给婷儿的,对现在的徐清凡来讲简单不已,但此时刘华祥徐徐讲来却自有一番徐清凡从未想过的道理。让徐清凡受启不少。

    在婷儿独自修炼时,刘华祥又会对徐清凡独自讲些人情事故。取舍应对,*站或五行变换,天地规则,或人情或功法,尤其是刘华说所说的那些天道感悟,让徐清凡收获颇深,虽然体内灵气并没有增加多少,但徐清凡却能分明感觉到自己的实力大有提升。

    这一天晚上,月明星稀。夜色如水。

    徐清凡正在房中静坐冥想,一面心神陷入天地虚无,一面在脑中回想着自他修仙以来所领悟到的万般事物,或功法灵气,或道法使用,甚至世态炎凉,只感觉在短短的回思间,他之前地人生尽显心中。

    突然间,徐清凡心中一阵悸动,似有所司,只觉得心中某些豁然开朗般,体内的四道灵气也开始以一种玄之又玄的轨?;河巫?,有时相互间明明碰到了一起,却互不干扰,明明属性各异,却又和然共处。

    “五行固然相生相,但更重要的是它能演化万物,天地即为五行,五行即为天地原态?!?br />
    徐清凡心神依旧空,口中无意识的喃喃自语道。

    却是修仙七十年,加上刘华祥这些日子的指导,以及这些年他所遇到地种种事物,徐清凡厚积薄,终于顿悟了。

    这种顿悟并不是凡世间所说的那种领悟成仙或顿悟成佛那么夸张,而是徐清凡凭借他这七十年的感情,对天地规则,也就是天道的一种顿悟,虽然这种顿悟现在还极为浅显,但对徐清凡今后的展却极为重要。

    只见徐清凡地无意识的站起身来,推开房门向着房外走去。

    房外,门开后一阵夜风迎面扑来,虽然轻微,徐清凡却是身体一震。

    接着,徐清凡体内的木乙灵气和凤凰灵气突然磅礴而,到后来却更是纠结在一起,化为一种完全不同的灵气,飘逸轻柔。

    木火生风。

    随着这股飘逸轻柔的灵气越来越多,徐清凡身周更是化出一道轻风,环绕着徐清凡旋转不已随着时间的失衡,这道轻风越来越强大,没过多久就化为一道飓风,将徐清凡包围在其中,并了天空之中。

    但诡异地是。这道飓风虽然威力看似如此巨大,却没有吹起草屋上一根枯草,也没有吹起九华山顶上一片雪花,配合上那呼啸的风声,让人感觉古怪不已。

    再到后来,原本还是安静无比的变异枯气突然也涌动而出,竟然也融入到风中,原本无色地狂风竟然化成灰色,更显诡异。

    而引起这番变化地徐清凡,此时却根本没有感应到这些异常,他的心神依然还在空灵当中,只觉得自己地身体仿佛已经化成了一道威力无比巨大的狂风,可以瞬间吹到天地任何一处,也可以轻易的摧毁天地万物。

    而与此同时。感应到九华山顶异常的九华一众结期修士,纷纷走出门外,抬头向着九华山顶看去。

    数十道或惊异或惊喜,或苍老或年轻地的声音,纷纷从黑暗的虚空中传来。

    “感悟天地,自创神通?”

    “天道有感,自创神通?”

    “难道是山顶上地那位又自创神通了?”

    “不是,这个神通还比较肤浅初级,应该是徐清凡所创?!?br />
    “哦?徐清凡才结丹十年,就已经自创神通了?不大可能吧?”

    “你难道忘了九华山顶处那位也在吗?”

    与此同时。感觉到不对的刘华神和婷儿也纷纷走出房门。婷儿虽然远远没有达到结丹期的境界,但她被魔珠改造过之后身体对天地灵气的感应大为加强,竟然也敏锐的感应到了异常。

    只见徐清凡表情茫然,身体如虚似幻,变幻间虚实不定,身体被一阵巨大的旋风包围在中间,浮沉不断。

    看到这般情景,婷儿的眼中快的闪过一丝担忧之色,然后带着那惊恐不定的小碧,快步走到刘华祥身边,用疑惑的眼神注视着刘华祥。

    却见刘华祥眼中闪过一丝欣慰之色,对着婷儿微微一笑,说道:“不必担心。你叔叔只是在感情天道罢了,不会有事地?!?br />
    正如前文所说,结丹期的修士之所有强大,并不在于灵气浑厚或道法玄妙,而在于对天道的感悟。

    而天道感悟的集中表现,却在于结丹期修士的神通。

    每个结丹期修士,都会根据自身对天道的感情和自身地情况创出一些神通?;蚨嗷蛏?,威力远强于普通的道法,可以说,只要有了神通,结丹期修士才是真正的结丹期修士。

    这里所说的神通却和盛宇山所修炼的那些“青龙手”之类的神通大不一样,那些神通是修仙偷学着远古各种种族的绝技,和人类现在所学地各种功法大不相同。这种神通,也被称作小神通或伪神通。

    而徐清凡现在,却是在利用自身的情况和天地感情相结合,所创出的道法,这是最适合徐清凡目前使用的道法,也就是结丹期修士所独有的神通。

    而看徐清凡此时的情景,他所创地神通显然和风有关系,却又跟修仙界所流行的风系道法大不相同。

    却是徐清凡利用木火生风的规则,用木乙灵气和凤凰灵气所化地风法,因为凤凰灵气的关系,这种风法却又比一般风法多一种灵性,不像一般风法那般难于控制。后来,徐清凡更是在这些风法中掺杂了变异枯气,使这种风法神通多了变异枯气的腐蚀之气,因为是混合着风法施展,所以徐清凡施展时身体所受到的腐蚀也要减轻许多。

    良久之后,徐清凡终于从那虚幻的感觉中清醒了过来,随着徐清凡的清醒,环绕在他身周的灰色狂风也渐渐的减缓直至消失,而一直悬浮在半空中的徐清凡,也缓缓的落在地上。

    而在同时,徐清凡体内原本掺杂在一起的凤凰灵气,异枯气以及木乙灵气,也纷纷自回归到丹田之中,仿佛在不相干。

    睁开双眼,徐清凡却看到刘华祥和婷儿两人正静静的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己,其中刘华祥脸上满是笑意。

    “恭喜徐师侄,一朝顿悟,创出神通,从此就成为一个真正的结丹期修士了?!绷趸窆笆中Φ?。

    徐清凡微微一愣,马上就明白了刚才的情景,却径自走到刘华祥身边,躬身说道:“多谢刘师叔的指导,没有刘师叔您的指点,晚辈绝对不可能这么快就达到能自创神通的境界?!?br />
    刘华祥微微一笑,说道:“我也只不过给你指明了道路罢了,关键却还是你自己悟得。

    说到这里,刘华祥却突然脸色一肃,说道:“既然您已经领悟到了属于自己的神通,那么有些话我也要跟你说了?!?br />
    徐清凡微微一愣,马上说道:“师叔您请讲?!?br />
    刘华祥点了点头,缓缓的说道:“我观你的神通虽有风之形态,但却只是自行吹拂,而不干涉万物,仿佛有灵性般,后更是多了一种荒芜死寂的感觉,应该是你结合了凤凰的灵气与枯荣二气所创造的神通吧?”

    徐清凡点了点头,答道:“晚辈今晚打坐静修,却突然似有所得领悟了五行化作天地万物的一些皮毛,于是创出了这个神通?!?br />
    刘华祥点了点头,说道:“你虽然不是我九华清字辈弟子中第一个结丹的,但却很可能是除了鲍清言之外第一个创造神通的,可以说是真正的达到了结丹期。但正如你所说的那样,你现在只是领悟了天道中五行化万物这个规则的丝毫,所创造的神通还很肤浅稚嫩,所以今后要继续领悟天道,不断的将你所创的这种神通完美起来?!?br />
    “弟子明白?!毙烨宸驳阃匪档?。

    刘华祥顿了顿,继续说道:“除了你们这些清字辈弟子外,我九华现在所幸存的这十七名长老每人都或多或少的领悟自创了神通,但大多数都只是创造了一两样,即使被称为九华第一高手的萧华哲,也仅仅只领悟了六种神通罢了。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徐清凡说道:“还请师叔指教?!?br />
    却听刘华祥缓缓的叹息了声,然后缓缓的说道:“我们人类虽然身为万物之灵,却最容易将眼光局限于眼前事物中,即使是我们这些修仙一样。修仙界中,大多数缬庆期修士都是在创造了一种神通后,就被自己所领悟的天道所局限迷惑,虽然他们所创造的神通威力越来越大,但他们却也迷失在自己所领悟的天道当中,认为自己所领悟的就是天道中的一切,从而再难领悟其他的天道规则。却不知道天道磅礴无际,每人所领悟的天道只是中一滴水罢了,这个道理谁都明白,但谁都无法逃脱这种局限性,每每一静坐冥想,所感应到的就是自己所熟悉的天道,从此再无寸进??梢运?,第一个神通是最好创造的,越到后面的困难度主越是倍增,所以从此之后,你所做的就是战胜自己的局限性,将眼光见识放的远一些,再远一些,多多感情,只有这样才能继续变强,明白了吗?”

    “晚辈明白?!毙烨宸采硖逡徽?,忙躬身应道。

    刚才他在创出那个神通之后,的确有一种自满的情绪,现在听到刘华祥的话后才霍然惊醒。

    却见刘华祥却突然微微一笑,说道:“不管如何,你能领悟到天道自创神通是件好事,想好了这个神通的名字了吗?”

    徐清凡微微沉吟一番,然后笑道:“就叫荒芜之风吧?!?/div>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