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五章 .希望.

仙道求索 第五章 .希望.

    今天有个无聊的家伙不断换着马甲在虫子的书评区不停谩骂,将虫子的心情搞得一团糟,连写书的状态都是一落千丈。烦得很,这种人怎么什么时候什么地方都有。

    今天整整一下午,虫子在码字时还要不停的盯着书评区,不断的删帖禁言?;蛑俺孀佣哉庵秩颂砣萘?,现在他们都觉得虫子很好欺负?无奈??!

    恩,我说这些只是纯粹的抱怨罢了,并不是想让大家为了我跟那些家伙对骂,那么做不仅浪费时间,而且会惹得一身骚。再说那些帖我也已经给删掉了。我只想说,不管有多少人骂我,但只要有你们支持,对我而言就足够了。

    这小碧进化后身形虽然庞大无比,看似力大却笨拙,但向徐清凡扑来时,动作却出乎意料的快灵活,明明徐清凡离它还有十余丈的距离,但只一瞬间小碧就已经扑到了徐清凡面前,张开血盆大口向着徐清凡的脑袋狠狠咬去,徐清凡只觉得一股强烈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看着扑到自己面前的小碧,徐清凡皱了皱眉头,这小碧的实力明显比当年它的母亲还要厉害三分,而徐清凡的内伤到此时却依然没有痊愈,想要解决恐怕甚是麻烦。

    “不是说有了这家伙的魂珠后它就不会再找我麻烦了吗?”

    虽然心中抱怨,但徐清凡的动作却毫不迟疑,身形一晃就闪身到“百草园”外,而小碧却似乎是因为刚获得了强大力量后还不适应,竟然收势不住,身体狠狠的撞在了徐清凡刚才所站立的位置上。巨大的撞击力下,一时间大地震动,裂痕密集。

    但进化为成年碧眼云踢兽的小碧虽然还不会控制自己的力道。但身体却坚硬无比,虽然与大地狠狠的相撞,却没有受损丝毫,只是重新站起身来,摇了摇脑袋后就继续要徐清凡扑来。

    看着小碧纠缠不休,徐清凡眉头皱着更紧了。伸出双手,刚想要施展道法将小碧击退,但刘华祥地声音却突然传入了徐清凡的耳中。

    “傻小子,你将魂珠放入袖里乾坤,那碧眼云踢兽是无法感觉到的?!?br />
    听到刘华祥的话,徐清凡微微一愣,然后也不迟疑,一边继续向后退去。一边快的将魂珠从袖中拿出。

    世间万般生物皆有魂魄,而魂珠就是将某只生物的魂魄抽出一线后祭炼出来地物器,无论是人类还是妖兽,一旦看到自己的魂珠,灵魂中就会不由自主的产生一种强烈的恐惧感。果然,一看到徐清凡手中的青色魂珠,小碧只感觉一阵极为强烈的恐怖从灵魂深处传来。仿佛拿着那颗青色珠子的徐清凡有着对着随时掌握他生死的力量,这种恐怖是如此地深切,以至于以小碧对徐清凡积压多年的仇恨竟然也无法抑制,正向着徐清凡快扑去的身形也是猛地一顿,然后落在地上,用迟疑和恐怖的眼神不停偷偷的打量着徐清凡,并且不停的偷偷后退着,看它的样子,却似乎想要躲在婷儿地背后寻求?;?,就仿佛他进化之前每次偷袭徐清凡之后所做的一样。

    看着小碧狰狞的兽脸上那人性化的表情。徐清凡不由的讶然失笑,又注意到后方婷儿那担忧的表情,徐清凡摇了摇头,刚想要将小碧的魂珠重新收起,却听到刘华祥的声音再次传来。

    “不要马上就把魂珠收起,那样它会继续攻击你,现在你尝试着往魂珠中输入一点灵气?!?br />
    听到刘华祥如此说,徐清凡先是微微一愣,然后就如刘华祥所说般向手中的青色魂珠中缓缓的输入了一些灵气。

    而就在徐清凡向那魂珠输入灵气地一瞬间,小碧那庞大的身躯突然一颤。眼中的恐怖之色也愈加浓重,兽脸上开始渐渐的浮现出痛苦之色,没过多久,小碧就再也忍受不住,开始不断的出痛苦的嘶吼声。并不住在“百草园”中翻滚起来。压坏了不少刘华所种植的奇花异草。

    就在这时,却听到刘华祥急切心疼的声音又在徐清凡耳中响起。相比较之前的细微,这次的声音却要大上不少,震得徐清凡地耳膜隐隐作痛。

    “我只是让你往里面输入一点灵气,你输入那么多干嘛?想要把它给杀了吗?我的花草??!”

    却也不知刘华祥此时到底是在心疼他的花草还是小碧。

    而听到刘华祥的话后,徐清凡也愕然的停止了灵气地输入,而小碧也终于停止了痛苦嘶叫和翻滚,只是躺在地上喘息不已。

    看到小碧终于恢复了平静后,一直在后方担心不已地婷儿也马上跑到小碧的身边,不断伸手抚摸着小碧地身体,似乎在安慰小碧,接着又看了徐清凡一眼,眼中却带上了埋怨。让徐清凡苦笑不已。

    我被小碧攻击的时候,也没见你怎么埋怨小碧。

    徐清凡心中哀怨。

    而同时,刘华祥则扑身到那些被小碧压坏的奇花异草上,眼中满是痛楚之色。

    良久之后,小碧终于从疼痛中恢复了过来,而此时,虽然徐清凡已经将魂珠收起,但小碧看向徐清凡时眼中也依然还是恐怖之色,紧紧的跟在婷儿的身边,丝毫不敢靠近徐清凡丝毫。

    看到这般情景,徐清凡终于放下了心来,知道自己今后不用每天防备着小碧的袭击了。

    此时小碧才刚刚进化,根本不懂得运用它的力量和诸般能力,否则,就刚才那番袭击,以徐清凡现在的状态,也有够头疼的,更不要说今后每天都要防备了。

    而又过了良久之后,刘华祥也终于确认了那些被压坏的奇花异草的不治??聪蛐烨宸驳难凵褚惨蝗珂枚懵裨?,让徐清凡苦笑更浓。

    似乎是因为刘华祥曾喂给小碧不少奇花异草的原因,所以面对刘华祥,小碧也没有丝毫兽性,反而亲切不已,甚至还肯将它地木偶玩具与刘华祥分享??蠢幢萄墼铺呤拚庵盅薏唤黾浅?,也是记恩的。

    接着,徐清凡和婷儿又帮助刘华祥收拾了一番被小碧破坏的院落后,徐清凡又向刘华祥保证今后会帮助他收集奇花异草的种子,这番让徐清凡很无奈的风波终于过去。

    看着依然盯着被压折的花草叹息不已地刘华祥,徐清凡虽然无奈,但还是不得不问道:“刘师叔,您不是说要指导我修仙吗?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刘华祥却头也不会。直接扔给徐清凡一个紫色瓶子和一个白色瓶子,说道:“在修仙之前你要先把你的内伤给治好,否则将来要出大麻烦。这些灵丹是药王谷的秘藏,比你得到的那些要好上不少。紫色的内服,可以治疗你的内伤,并加快恢复你体内的灵气,白色的外用。对你地腿伤大有好处?!?br />
    听到刘华祥如此说,徐清凡只能点头应是。

    接着,刘华祥又转头指着院落中一处破落的屋舍对徐清凡说道:“那里就是你今后今年住的地方,现在就去那里打坐疗伤吧?!?br />
    看刘华祥的面色,似乎经过刚才那番喧闹,他那原本苍白无比的脸色也多了一丝红润。

    徐清凡点了点头,想到自己的灵气亏损严重,所受的内伤更是不知打坐多久才能恢复,于是对着刘华祥躬身拜托道:“那么晚辈这就是疗伤了,婷儿还请刘师叔你多多照料?!?br />
    刘华祥点了点头??醋耪诤托”替蚁返劓枚?,尤其是婷儿身周那层黑色火焰护罩,眼中露出一丝沉思之色,片刻之后点头说道:“你放心吧,婷儿我会照顾好的,而且趁这段时间,我也可以好好检查一遍婷儿体内的异常,经过魔珠改造过之后,她身体所产生的变化似乎没我们想象中那么简单?!?br />
    听到刘华祥如此说,徐清凡面色微微沉重了一些。但还是点了点头,向婷儿安顿了一番后,就向着刘华祥安排给他的那件草屋走去。刘华祥给徐清凡安排的这间草屋,一如“百草园”般破落,由些许石材和草料盖起。阳光透过屋顶草料间的缝隙射入屋内。投下了点点光斑,呼啸的寒风也不断的通过四壁上的缝隙渗入。

    草屋倒是蛮大??沓ぞ辛秸捎杏?,但摆设却无比简陋,没有座椅,也没有橱柜,只有一张草床靠在房中地一角,在空荡荡的屋中显得甚是冷清。

    “这倒是一个苦修的好地方?!?br />
    看到屋中的情景,徐清凡只能如此想到。

    信步走到草床边,盘膝而坐,徐清凡又拿出刘华祥赐给他的两种灵药,却现紫色药瓶中只有一颗小指头大小的紫色灵丹,而白色瓶中也只有些许白色黏液,与其他灵丹那灵气四溢的情况相比,这两种灵丹却显得甚不起眼,只是散出刺鼻的腥臭味,让人不由的对它们疗伤圣药的身份产生怀疑。

    但徐清凡却知道,无论是灵丹还是法器,但凡那些圣品都反而毫不起眼,灵气内敛,再加上相信刘华祥不会在疗伤这方面与他开玩笑,所以徐清凡也不迟疑,先是服下紫色瓶中地灵丹,又将白色瓶中的黏液敷在右腿的伤口上,然后徐清凡就静下心来,闭目开始打坐。

    刘华祥赐给他的灵药不愧为药王谷秘藏,徐清凡进入打坐状态,随着药力不断的融入灵气中并运转于全身,徐清凡只觉得一股清凉之力不断滋润着他体内地丹田和所有地经脉,在这股清凉之力下,不仅亏损的灵气开始快地恢复,原本经脉间的裂痕和伤势也以可明显能感觉到的度在快地恢复着。

    同时,腿上伤口上敷着的那片黏液,却也突然变得滚烫。只是这片滚烫虽然看似温度惊人,但徐清凡却丝毫没有感觉不适,反而觉得一直被玄冰寒气所侵占的右腿开始渐渐变得温暖,原本的麻木感也渐渐变得柔和,仔细查探下,却现这写黏液正不断的渗入徐清凡的右腿内。在不断地向徐清凡体内输送着温和之气的同时,又不断的从右腿中抽出里面的玄冰寒气。再加上徐清凡体内的凤凰灵气不断的在右腿经脉间运转,伤势的康复度更是加快。

    感受着体内的诸般变化,徐清凡不由地对刘华祥所赐给他的两种灵药满是赞叹,只感觉有了这两种灵药,恐怕世间所有的内伤外创都不在话下。

    但徐清凡却不知道的是,刘华祥赐给他的这两种灵药固然玄妙,而他体内的伤势之所以会有如此的康复度。这两种灵药也固然是重要原因。但最重要地原因却还是在于他身体本身。

    自从和凤清天一起经历了诸般异变后,徐清凡的身体已经多了一分上古神兽烈焰凤凰的特征,而烈焰凤凰在世上所知的妖兽神兽中,最是神奇。关于它的凤凰涅磐的奥妙,即使经过修仙数万年来的研究,却依然不知其原因。而可以肯定的是,烈焰凤凰对伤势的自我康复能力。绝对是世间生物的翘楚。虽然徐清凡体内只是有一丝凤凰血脉,但康复能力却也远胜凡人。

    但徐清凡现在却顾不得思考自己身体异变地详细原因,随着打坐静养的持续,徐清凡的心情渐渐变得悠远宁和,并最终陷入了一片空灵。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徐清凡感觉体内的诸般伤势都已经康复,原本亏损的灵气也已经恢复,不知闭了多久的双眼也终于缓缓张开。

    尝试着运转了一下体内的灵气,却现随着意动,灵气马上就在身体经脉间开始平和却又灵动的不断运转着。徐清凡不由满意的点了点头。因为他现自己经过这次疗伤。不仅体内伤势尽复,而且他本身对灵气的运用仿佛又灵活了一分。

    随着徐清凡从草床上站起,却感觉到一层灰尘从身体上脱落,透过草屋屋顶上地缝隙向着房外看去,却现九华的天空星光闪烁,显然已经是深夜。徐清凡记得在自己打坐疗伤前,明明还不到正午,而此时却已是深夜,而从身体积累的灰尘判断,徐清凡这番打坐所用的时间却不仅仅只是一天那么简单。

    突然。徐清凡感觉到屋外传来了一阵熟悉又奇异的灵气波动,熟悉是因为在过去地两年间徐清凡几乎每天都会感应到这种灵气波动,而奇异却是这股灵气波动虽然掺杂却又自然,魔气和火灵气自然地混合在一起,却正是婷儿正在练习她的黑色魔火。

    就在这时。刘华祥地声音却突然在徐清凡耳边想起。

    “小子。你终于醒了,内伤可痊愈了?”

    却是徐清凡用神识探测屋外情况的一瞬间。就被刘华祥现,用传音入密向徐清凡问道。

    徐清凡微微一笑,不知为何,在听到刘华祥声音的一瞬间,他本来略有茫然的心情不由就是一安,推开草屋的房门,信步走到了房外,却看到刘华祥正在指导着婷儿施展火系道法??吹某隼?,刘华祥对婷儿甚是喜欢,虽然身为结丹期的修士,却对指导一个炼气期的修士道法没有感到丝毫的不耐,脸上挂着慈和的笑容。

    至于小碧,则乖乖的趴在一旁,双爪抱着那个显得甚是渺小的木偶玩具,静静的看着婷儿和刘华祥二人。

    而再看婷儿,徐清凡却现她所施展的黑色火焰比起上次看到的又是粗壮了许多,经过神识探测,徐清凡更加惊异的现,只不过是短短的两年多的时间,婷儿竟然已经有了炼气中期的修为,并且离炼气后期的境界也不远了。

    察觉到婷儿的情况,徐清凡心中不由的有喜有忧,作为徐清凡世上唯一的族人,感觉到婷儿修为精进,徐清凡自然开心。但婷儿身体的情况却是如此诡异,进度如此之快对她不知是好是坏,心中在开心的同时又不由的多了七分忧虑。

    看到婷儿和刘华祥纷纷向着自己看来,徐清凡快步走到两人身边,先是深深对着刘华祥躬身一礼,恭身说道:“多谢师叔灵药,晚辈体内的伤势现在已经尽复了?!?br />
    听到徐清凡如此说,刘华祥眼中露出一丝诧异之色,讶声问道:“才一个月的时间,你竟然已经痊愈了?”

    说话间,刘华祥虽然没有任何动作,但徐清凡却感觉一丝极为精纯的灵气突然传入他的体内,并快的运转查探了起来。

    感觉到体内突然多出的这丝灵气,徐清凡知道是刘华祥在查探自己的身体,心中又惊又佩。这种让人毫不知觉就将灵气侵入别人体内的手段,简直堪称神迹了,甚至不该是结丹期修士该有的神通。有此手段,也就是说如果刘华祥愿意的话,就可以在一瞬间就能杀徐清凡于无形。

    虽然知道刘华祥此人功力境界极高,但徐清凡却也没想到竟然如此神乎其神。此时,徐清凡对于萧华哲对刘华祥的评价终于有些确信了。

    良久之后,刘华祥脸上露出一丝异色,轻声喃喃自语道:“原来如此,但这样一来反而事情就麻烦了,也不知是好是坏?!?br />
    听到刘华祥如此说,徐清凡心中一惊,忙问道:“师叔您这么说是何意,难道弟子的身体还有什么地方不对?”

    刘华祥看到徐清凡脸上多了一分急色,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没你想象中那么严重,只是本来按我的估计,就算你有那两种灵药之助,没有两个月的时间也很难恢复完全的。俺却没想到你竟然只用了一半的时间就恢复了,所以心中有些奇怪?!?br />
    顿了顿后,刘华祥继续说道:“经过我刚才一番查探,却是你因为梧桐枝和凤小子的关系,身体内有了一丝凤凰血脉,身体更是多了一些烈焰凤凰的特征,所以说你现在的身体已经并不是单纯的人类身体了,所以恢复力也远强于普通修仙?!?br />
    听到刘华祥的话,徐清凡不由的一愣,虽然知道身体多了些凤凰特征并不是坏事,但刘华祥那句“你现在的身体已经并不是单纯的人类身体了”的话还是让徐清凡感觉甚是怪异,仿佛自己此时已然成为了怪物一般。

    突然,想到之前刘华祥的话,徐清凡又觉得不对,忙问道:“那么刘师叔,您刚才说我的这种情况不知是好是坏有是何意?”

    刘华祥沉吟了一下后,解释道:“是这样的,我之前曾偶然间得到了一种秘法,使用后可以改善像你这种资质平凡的修仙的资质?!?br />
    看到徐清凡眼中止不住的露出一丝喜色,刘华祥却摇了摇头,又说道:“只是这种秘法却只适合改善普通人类的身体,我本来就想对你施展,但你的身体既然有了如此异变,反而不好轻举妄动了?!?br />
    随着刘华祥的这句话,徐清凡只感觉原本在心中刚刚才产生的一线光明突然熄灭,并陷入了更加深沉的黑暗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