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七十九章 .封山.

仙道求索 第七十九章 .封山.

    星光冰凉,洒落在李虚汉的脸上,却让他身周更显昏暗,似乎在灵魂撕痛的同时,无际的黑暗也正在将他渐渐湮没。

    那平和淡定的表情下面,又究竟忍受着何种痛苦?灵魂撕裂啊,那可是只有在修仙出最恶毒的誓言和诅咒时才会用到的词语。当他死后,更是连灵魂都会消失,甚至连下辈子都没有了。

    难道,这个陪伴守护了自己数百年的师尊,这个苦心维护了九华山上年前的老人,这个九华传奇人物之一,就真的要在灵魂撕裂中渐渐虚弱乃至死亡了?

    而随着这种感觉的越加强烈,张华凌心中突然涌出了一股无比强烈的恐惧感。

    “只有不到百年的时间了吗?”

    知道了李虚汉对自己施展了“灭魂之术”后,张华凌除了对自己师尊即将仙逝时该有的难过和伤心外,更多的却是恐怖和茫然,甚至是有些不知所措。

    张华凌从小就跟在李虚汉身边长大,是李虚汉将他养大,是李虚汉教他如何修仙,如何做人,四百年前,面对周华海和萧华哲的竞争,也是李虚汉将他一手扶上了九华掌门的宝座??梢运?,张华凌这数百年来早已经习惯了李虚汉站在他身后默默的支持。

    在当掌门的这些年里,张华凌一直最被人称赞的地方就在于不管九华山生了什么异变,他都显得非常的从容淡定,似乎每时每刻都是胸有成竹。

    但那却是因为张华凌知道他的身后有着一位无论是智谋还是实力都深不可测的师傅在默默的支持着自己,所以面对任何异变都不会绝望紧张,哪怕在寰岛被万夫所指,布置应对也都是洒脱自然。

    但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张华凌不敢确定如果有一天李虚汉不在了的话,那么他有没有能力带着九华山继续前进。

    那种情景,张华凌甚至有些不敢想象。

    说起来很可笑。张华凌身为一派之长,堂堂六大圣地中九华门的掌门,修仙界中实力一流的修仙,年龄已经有八百岁有余,甚至当掌门的时间都有了近四百年,却竟然还对他地师尊如此依恋。但这却是个事实。

    或,无论张华凌身份变得多么尊贵,实力有多么高强,面对李虚汉时,他也依然只是那个曾经侍奉在李虚汉身旁,用崇拜的眼神注视着他的师傅李虚汉的幼稚少年吧。

    看着张华凌脸上的那丝茫然若失,作为教导了他数百年的师傅,李虚汉马上就明白了他心中地想法。

    说实话。九华山走到了这一步,可以说是很大程度都在张虚圣的操控之下。对于自己死后九华山的将来,他本人也极为担心。幸好他将那颗心脏做了手脚,九华山数百年内不会有什么大的波折,有这数百年的时间,九华山完全可以产生数十名结丹期的高手,运气好的话甚至可以出现数名大乘期的宗师了。但没有了自己地默默看护。他依然是心又不安。

    现在李虚汉最担心的修仙界流传了数万年的浩劫之说,每过两千八百年修仙界就会出现一次巨大的浩劫,几乎没有任何门派任何修士可以幸免。而现在离传说中的下一次浩劫,却仅仅只有六十年的时间,李虚汉就怕六十年后如果浩劫真的产生,那么九华又该怎么面对。

    六十年后,不断遭受灵魂撕痛地李虚汉,即使还活着,恐怕也帮不上九华任何忙了。

    只是虽然心中担心,但李虚汉脸上却没有表露丝毫。因为他知道那样只会让张华凌更加没有信心。所以他只是静静的注视着表情低沉的张华凌,缓缓的问道:“陵儿,你在担心什么?”

    听到李虚汉的问题,张华凌微微一愣,看到李虚汉注视着自己的眼光后,张华凌微微的低下了头,轻声答道:“弟子觉得,现在九华实力大损,面对今后修仙界今后的诸般变化,恐怕甚难应对?!?br />
    李虚汉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你担心的就是这些吗?我看你是担心我死了以后,你无法带领这实力大损地九华山继续走下去吧?”

    张华凌将头低的更深,却没有反驳,显然是默认了李虚汉的判断。

    李虚汉微微叹息了一声,又问道:“你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没有信心呢?”

    张华凌微微一愣。想了一下后说道:“九华现在实力大损。而修仙界的形势却愈加的诡谲,师傅您又……。只能带领指导弟子不足百年时间了。弟子害怕以弟子自己的实力,无法护得九华山周全?!?br />
    李虚汉微微一笑,说道:“你怎么能对自己的能力怎么没信心呢?这四百年来,你当掌门做的不错啊?!?br />
    “那是因为有师傅您在,弟子做什么事都有信心,哪怕做错了什么,也有师傅您给我纠正补救?!闭呕杷档?。

    李虚汉却再次一笑,问道:“那么这四百年你有做错什么吗?我除了窝在九华山顶苟延残喘,又指导过你什么吗?”

    听到李虚汉的话,张虚圣又是一愣。

    李虚汉继续说道:“自八百年前九华山异变,实力一落千丈开始,别人是如何评价我九华山的?那在呢?别人又是如何评价地?”

    李虚汉顿了顿,又说道:“八百年前,他们说的是,九华山经此异变,恐怕从此就要从圣地中除名,甚至要从修仙界中除名。但自你接任掌门后这四百年来,别人又是怎么评价我九华山的?他们说我九华山在这四百年间已经渐渐复兴了,早晚都能恢复到八百年前的辉煌。这意味着什么?”

    张华凌刚想要说什么,李虚汉却抢先接着说道:“这意味着着什么?这说明仅以当掌门来说,你比我有能力的多了。九华山正是因为你地正确带领才开始复兴地。现在我九华山虽然实力大损,但再惨也比不过八百年前,对你来说,一切都只不过是重头再来罢了,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随着李虚汉地这番话,张华凌眼神渐渐的又多了三分神采。躬身对李虚汉说道:“谢谢师尊地教导,弟子受教了?!?br />
    看到张华凌终于恢复了自信,李虚汉眼中闪过一丝欣慰之色。其实李虚汉一直知道,因为他的长期存在,让张华凌一直生活在他的阴影之下,虽然行事间无所畏惧。但能力却也是不知不觉中打了一个折扣,相信经过这番谈话后,张华凌早晚可以拜托阴影,放开手脚展现出他真正的能力。

    想到这里,李虚汉宽声说道:“九华山落寞如斯,可以说最大的原因在于我,当年是我太放纵张虚圣了,八百年前在追捕他的时候又心慈手软。所以今后你做事时也不要有心理压力,放开手脚去做就好。一切后果由我来承担。只要尽心而为,无愧于心,就算最后九华当真衰败了,你死后也一样可以无愧于九华列代祖师?!?br />
    听到李虚汉地话,张华凌身体猛地一震,心中突然明白了李虚汉心中的想法。

    李虚汉之所以丝毫不顾及撕魂之痛和灵魂腐蚀的后果施展“灭魂之术”??峙掠泻艽蟮脑蛞彩且蛭ε伦约核篮竺娑跃呕牧写媸Π?。

    虽然明白了李虚汉的想法,但张华凌却并没有明说,更是无法开口说出什么,只是担忧的说道:“如师尊您所说,张虚圣数百年内恐怕无法再次威胁我九华山,而其他门派也因为心有顾及而不会我九华山有所行动。但弟子担心的是下一次地修仙界浩劫,距今只有不足一甲子的时间了,到时以弟子的能力和九华现在的实力,恐怕很难护得周全?!?br />
    李虚汉微微的点了点头,这个问题他早已想过。经过刚才的思考此时心中已然有了注意,淡淡的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将九极阵修补好了之后,我九华就封山吧?!?br />
    听到李虚汉地话,张华凌先是身体一震,皱眉思考良久之后,终于点了点头,说道:“就按师尊您的意思办?!?br />
    原来,在修仙界,一个门派封山就等于宣告自己门派暂时退出了修仙界。断绝了与修仙界的所有联系,不再参与修仙界的任何活动,甚至不再以修仙自居,对这个修仙门派的声望打击甚大。任何门派,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对不会考虑封山。

    而对九华山来说。封山却又有另一层含义。那就是将护山大阵“九极阵”倒转,这样一来“九极阵”的威力可以增强三倍??梢运敌尴山缂负趺挥腥魏蚊排珊褪屏テ?,但这样一来,坏处却也是明显,虽然外人无法进来,但九华门人在“九极阵”正常运行前也无法出去。

    封山本是万不得已后的打算,但为了保存九华山,说不得也只能如此做了,毕竟一切以九华传承为重。

    虽说修仙界历次浩劫,根本没有任何门派可以逃脱,但封山之后却也可以避免九华山在最初就卷入浩劫中。纵观修仙界历史,不难现浩劫中受损最严重的门派往往都是最先卷入浩劫中的那些门派,晚一天加入浩劫,那么九华就会少一分危险。

    想到这些,虽然知道封山对九华山声誉地影响巨大,却还是毫不犹豫的同意了。

    听到张华凌同意之后,李虚汉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们回去吧?!?br />
    说着,李虚汉就当先向着“九极阵”内飞去,而张华凌也赶忙跟上?!胺馍街?,我就会重新回到九华山顶百草园,九华山所有的事情你自己作主就好,我相信你能做好?!崩钚楹阂槐呦蜃啪呕侥诜扇?,一边对张华凌说道。

    华凌应道。

    微微犹豫了一下后,李虚汉又说道:“清字辈弟子中,那名叫徐清凡弟子,在这些年里你就不要给他安排什么事情了,让他到九华山顶来多陪陪我?!?br />
    张华凌微微一愣,不明白李虚汉什么时候竟然会认识徐清凡,并如此看重,但还是应道:“是。弟子回去后就安排?!?br />
    随着张华凌的话声落下,两人的身影也渐渐消失在“九极阵”中那无际的黑雾中。

    在据九华山北方三千里距离处的一座普通山丘上,一紫一白两道光芒突然落下,光华散尽后,却是张虚圣和之前那名救走张虚圣的紫衣人。

    只见这名紫衣人全部的身形都被紫色长袍遮地严严实实,不见面容。紫袍边缘处有着数道金纹。上面挂着数个金色铃铛,随着身形的移动不断荡漾着荡人心魄地叮当声。紫袍上面,却是一个张狂的“冥”字,惹人眼神。手指上,却戴着一个模样古拙神秘的指环,上面刻着一个“玄”字。

    落地后,紫衣人打量了张虚圣一眼,微微一笑。说道:“黄,只不过对付九华山而已,怎么搞得这么狼狈?”

    声音带着一种奇特地旋律,满是沧桑,虽然说地话是这样,但却丝毫不给人讥讽的感觉。

    却见张虚圣冷哼一声,身上光芒连闪。光华逝去后,却见张虚圣身上地装扮大变,衣袍和身边那名紫衣人变得一模一样,只是手上的戒指上,却刻的是一个“黄”字。

    “哼,这次的事情我本来就可以自己完全应付,哪里需要你来帮忙?而且你还穿着组织里的衣服来九华山,就不怕引起修仙界其他修士的注意吗?暴露了组织的存在,我看你怎么般?!闭判槭ト此亢亮烨?,冷哼道。

    玄淡淡的说道:“我穿组织地衣服就会暴露了组织。那你没经过组织的同意就擅自行动呢?这次你闹得动静多大你知道吗?几乎整个神州浩土的大乘期修士都被你惊动了,如果不是我早一刻将你拉走,那么至少就有七名大乘期修士会赶到九华山,那时你就算再想逃也没门路了。到时候你被他们抓住,组织暴露的威胁岂不是更大?”

    张虚圣皱了皱眉,冷声说道:“你要搞清楚,我加入组织只是因为加入组织后我会得到一些利益而已,但并不代表我卖身给组织了,在组织没有统一行动时,我做什么是我的自由。谁也管不到。至于那些赶来的大乘期高手,你以为我没想到吗?我自然有逃脱之策,却哪里需要你来帮忙?!?br />
    玄也不生气,只是依旧笑着说道:“我们组织十六个人,除了天和地外。又有谁不是因为利益而加入组织的?但也正因为如此。将组织暴露了对我们都没有好处。这次你地心脏已经拿到了,那么在下次浩劫前就不要再去找九华山的麻烦了。省的再起波折?!?br />
    张虚圣再次冷哼一声,将身上的紫袍扯开,将手向着左胸上的伤口内探去,却将聋哑瞎尊的“天巡?!贝由丝谥邪瘟顺隼?,随手扔给了身边的玄,说道:“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来凑热闹,但我不想欠你人情,你不是一直在寻找一把好剑吗?这柄天巡?;顾悴淮?,就算是我给你的报酬吧?!?br />
    欣赏着手中的“天巡?!?,玄赞叹道:“好剑,我一直以为它已经失传了呢?!彼底?,玄又对张虚圣说道:“不亏是黄,还是那么算无遗策,想来在袭击九华之前就已经料到了我会出现吧?”

    张虚圣对于玄的夸奖却毫不理会,只是右手一挥,那颗泛着奇异波动地心脏突然出现在他的右手上,看着那不动跳动的心脏,张虚圣眼中闪过一丝喜色,细细检查了一遍后,就将那颗心脏往左胸伤口送去。

    只见随着心脏与伤口的靠近,伤口内的血雾涌动的愈加强烈了起来,当心脏被送入伤口内后,一阵强烈且奇异的波动自张虚圣那处伤口中传来,随着血雾湮没了心脏,一道强烈的血光又突然在伤口上闪现。

    光芒诡异却又耀眼,似乎能将人的灵魂吸收进去。良久之后才缓缓黯淡。待光芒散尽之后,再看张虚圣的左胸,却是皮肤光滑如婴儿,之前那道触目惊心地伤口竟然已经完全不见。

    玄一直不断的抚摸着那柄“天巡?!?。眼中不断闪动着幸喜,看到张虚圣异变结束后,将“天巡?!笔掌?,抬头拱手说道:“恭喜你了,心脏归体,想来这些年你所研究地那些东西也马上就要大成了。到时候??峙铝乙苍对恫皇悄愕亩允至??!?br />
    张虚圣傲然一笑,刚想要说什么,脸上的表情却猛地一变,却是他身上地灵气波动突然开始变得混乱了起来,接着不断有鬼哭惨叫声自他体内响起,并且越来越清晰恐怖,而随着这阵鬼哭惨叫声响起,张虚圣地脸色五色光芒不断变幻。接着一大口黑色血液自他口中猛地喷出玄看到张虚圣的异变,脸色表情也是猛地一变,忙问道:“黄你怎么了?”

    张虚圣脸色苍白,杀气却不断在眼中积蓄波动,良久之后才狠狠地说道:“圣灵石!这心脏里竟然被他放进去了一颗专克天地邪气和冤魂的圣灵石!以此来破坏我体内冤魂和精血的平衡。手段倒也高明,刚才竟然能瞒过我的眼睛,但你以为这么做就真的能制的住我吗?李师兄。你太小看我了,在下次浩劫之前,我就能将这颗圣灵石给完全污浊掉,到时我就要将我所受到的痛苦加倍还给你的九华山?!?br />
    说着,张虚圣竟然丝毫不理身边地玄,身体突然化成一道血风,快的向着远方飞去,转眼间就消失在玄的视野中。

    看着张虚圣消失的身影,玄眼神复杂,良久之后。玄微微叹息了一声后,身上突然紫芒闪动,光华散尽后,身形也是瞬间消失。

    就在李虚汉和张虚圣双方都在各谋今后的对策的时候,九华山的某个角落,近千具尸体堆积在一起,每具尸体都是模样怪异,仿若妖魔,却是张虚圣手下那些在九华丧命地低级妖魔。

    不知何时,尸体堆的周围渐渐的泛起一阵水雾。身体沾到这些水雾后,正在看守着妖魔尸体的那三名九华弟子,然后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就深深的昏迷了过去。

    在昏倒的九华弟子旁边,这些水雾渐渐的聚集在了一起,然后凝结成一个人形。模样仿佛蛇妖。却正是张虚圣手下蛇卫中的三十三号。

    只见三十三号盯着尸体堆的某个位置,躬身说道:“玄罗大人。蛇卫三十三号前来接应?!?br />
    随着三十三号地声音落下,本来毫无动弹的某具尸体突然猛的睁开了双眼,却正是本已经自杀了的鲍清方??!

    九华后山,徐清凡的洞府处。

    经过徐清凡在聊天时不着痕迹的开导,金清寒、李宇寒、盛宇山三人的心情也好了许多。不久之后婷儿也从昏迷中清醒,醒来后却什么都没有询问,只是用眼神不断打量着徐清凡那微陂的右腿和脸上的那道伤疤,也不知是不是徐清凡的错觉,似乎一道关切之色飞快地自婷儿眼中闪过。

    徐清凡轻轻的拍了拍婷儿的头部,宽声说道:“没关系,我的腿过段时间就好了?!?br />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徐清凡心中却还是有些黯然,因为他的腿虽然可以治愈,但他脸上地那道伤痕却因为曾受过剧毒地强烈腐蚀,已经是永远无法祛除了。虽然徐清凡一向不在意自己的相貌,但感觉到脸上那道疤痕存在,却还是觉得满是不适。

    看着徐清凡对婷儿地亲切态度,金清寒眼中闪过一道复杂的神色,到现在他对婷儿还是依然不放心,但却也不便说什么。

    而李宇寒却不了解徐清凡和婷儿之间的恩怨,只是看着屋外的星光月华,宁静的夜风,回想到之前不久的激烈战斗,感慨道:“终于结束了?!?br />
    徐清凡笑道:“是啊,终于结束了,我们修仙本就不应该参与到如此之多的是是非非中,静心修仙才是正道?!?br />
    听到徐清凡这么说,其余三人也都是点头表示同意。

    突然,一道光芒从天际闪起,接着快的降落在徐清凡洞府前,却是一名白披肩的九华长老。

    只见这位长老扫视了四人一眼,眼神在徐清凡和满脸诡异图案的婷儿身上稍稍停留了一下,然后肃声说道:“李宇寒、盛宇山,你们两个马上到华凌殿中,掌门人有事找你们。金清寒,你也马上找你师傅,他也有事找你?!?br />
    说到这里,这位长老眼中闪过一丝奇怪之色,对着徐清凡说道:“徐清凡,你马上到九华山顶百草园处,李…百草园的刘师兄有事找你?!?br />
    听到这位长老的话,徐清凡等人均是奇怪的对视了一眼,其中李宇寒和盛宇山眼中均是带着一丝不安,但还是纷纷躬身应是。

    一段混乱结束了,但所谓的结束,难道不是另一段故事的开始吗?

    本卷完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