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七十五章 .结束(一)

仙道求索 第七十五章 .结束(一)

    随着张虚圣这一番莫名其妙的感慨,众人间的气氛,也在短短的一瞬间里就变得凝重了起来,空间中隐隐有种令人窒息的感觉在不断扩张。

    在天空中一众九华长老和高级妖魔注视下,张虚圣微微一笑,目光柔和的看着李虚汉,悠悠的说道:“师兄,谢谢你多年来的照顾。现在,你安息吧?!?br />
    在张虚圣声音落下的同时,场上的形势异变突起??!

    原本那些默默的站在张虚圣身后的一众高级妖魔,突然出手向着那些九华长老猛烈进攻起来,其间颇有几分只攻不守以命搏命的气势,似乎只要能杀死这些九华长老,他们自己的性命根本就不要。结果措不及防下九华长老很是一阵手忙脚乱,甚至还有几位长老因此而受了伤。

    原本在张虚圣的提议下已经恢复了平静的九华天空,此时又恢复了如之前一般的混乱厮杀。即使是张华凌、萧华哲、尉迟长老三人在受到攻击下也不得不卷入了这场混战中。

    而在这一片混乱中,张虚圣、李虚汉、聋哑瞎尊三人所在的位置周围却是依旧平静,没有哪个妖魔或九华长老胆敢向这三名宗师境界的高手出手。

    看到场上的异变,又听到张虚圣那嚣张的话语,李虚汉非但没有愤怒,眼中反而闪过一丝深深的戒备之色,冷哼道:“哼,我就知道你设这个赌局是不安好心。你这么做究竟有何居心?”

    说话间,李虚汉的身体再次一化成九,重新组成“九宫阵”,将张虚圣包围在中间,警戒的看着他。似乎随时都准备着出手。

    “血凝*”,是李虚汉结合张虚圣留在九华的实验心得和九华的诸般道法所创出的一种奇功异法,用特殊地方法催化修仙的精血,使精血幻化**形,成为使用的身外化身。而这些“血分身”更是拥有着不下于精血提供本身的修为,堪称是奇妙无比。

    不仅如此,“血分身”幻化出来后往往与使用心意相通。联手之下所产生的威力可不仅仅是原先的数倍那么简单。如果再组成“九宫阵”这样的阵法,威力更是大增。

    李虚汉自夺舍失败后,知道以自己现在这具身体绝不是张虚圣地对手,所以这些年来潜心修炼,终于创出了这套原本张虚圣都已经认为不可能实现的功法,是他这次面对张虚圣时最大的依仗。

    和华凌殿前的白清福相比。特点虽然都是类似与身外化身,但一个是靠着对道法的运用和领悟,一个却是纯粹靠着本能,其中高下不必多言。

    而看到李虚汉的动作后,聋哑瞎尊似乎微微叹息了一声,也是默默地再次举起“天巡?!倍宰剂苏判槭?。

    聋哑瞎尊知道,李虚汉心中只要想着要杀死张虚圣。为此可以不惜一切代价。而刚才之所以同意了张虚圣所提议的赌局。最大的原因就是为了顾及到自己的想法。所以此时聋哑瞎尊绝对不允许形势再出现什么变化,否则苦修谷欠九华山的人情就大了。虽然心中甚想知道苦修谷中到底有哪些人投靠了张虚圣,此时也不得不出手了。

    想到这里,聋哑瞎尊暗运玄功,灵气牵引之下,九华山的天空突然乌云遮天,电闪连连,更有无数的闪电从天空中劈落击打在他手上地“天巡?!鄙?,吸收了天上雷电之力地“天巡?!绷槠ǘ谴笤?。如此一来。聋哑瞎尊竟然仅仅靠着一柄“天巡?!?,所产生的威势就不下于组成“九宫阵”的李虚汉和他的八名血分身。

    而如之前一般,张虚圣对身周的威胁视而不见,只是晓有兴趣的打量着聋哑瞎尊手中的“天巡?!?,根本无视李虚汉的质问。笑吟吟的向聋哑瞎尊问道:“尊。你说你我二人如果单对单斗法地话,将会谁胜谁负呢?”

    聋哑瞎尊沉默了一下。然后那苍老的声音再次自天地间响起:“阁下天资聪慧,集正邪功法与一身,这些年来所研究的邪术也是大成,远胜于老朽这等只知下死功之人。如果老朽单独遇到阁下,恐怕负面居多。但如果老朽再联合上李居士,阁下却绝无胜算?!?br />
    张虚圣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才看向李虚汉,悠悠的说道:“你和你的徒弟都会拖时间以待强援,我不会吗?”

    说着,张虚圣地表情突然一肃,轻声说道:“师兄,最后给你一番忠告,不是你地东西,你一定不要乱用,下辈子一定要记得?!?br />
    说着,张虚圣的身上突然爆出一阵强大而又诡异地灵气波动,气势之强势,仿佛仅仅一瞬间的时间就已经传到了神州浩土最边缘处。而张虚圣的身周,在强大的灵气波动下,景象更是微微扭曲了起来。让从来没见过张虚圣出手的九华众长老,均是忍不住脸色巨变,即使是聋哑瞎尊也是眉头微皱,虽然他早就知道张虚圣的实力在修仙界中少有人及,但也没想到竟然会如此之强。

    神州浩土各处,几乎全部的大乘期高手都是身体微微一震,即使在闭关中的也被惊醒,纷纷举目向着九华山的方向看去,其中不少人微微犹豫了一下后,向着九华山方向快飞来。

    一处幽静的山谷中,一名浑身裹在紫色长袍中的神秘人,紫袍上写着一个“冥”字,右手上则戴着一枚上面刻有“玄”字的戒指。在感应到张虚圣的灵气波动后,也是微微一愣,良久之后微微叹息一声,身形突然消失不见。

    空气中,只留下一个沧桑的声音。

    “黄这家伙,太乱来了。这样被修仙界的那些老妖怪现了怎么办?现在还不是和他们起战争的时候?!?br />
    再说九华山中,张虚圣气势暴涨后,眼中血芒闪烁。双眼的目光化成两道实质般的血柱,投在李虚汉地身上,同时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万物有度,始出混沌。归??!”

    在张虚圣声音落下的一瞬间,原本已经准备御使着“九宫阵”对张虚圣进行攻击的李虚汉却是身体猛地一震,脸上恒古不变的肃穆表情更是大变,仿佛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事情般。接着眉目更是纠结了起来,似乎一阵自灵魂的剧痛传遍了他地全身。

    “咚??!咚??!咚??!咚??!”

    一阵明显的心脏跳动声突然自张虚圣的体内响起,再配合上张虚圣和李虚汉两人身上的异变,形势更显诡异。

    “你不该承认我的心脏在你身体里的,更不该在这个时候施展血凝*地。李师兄,你算是九华立派数千年来除了我之前天资心智最为出色的。就这么死了真的可惜了?!闭判槭タ醋磐纯嘀卤砬槎伎家で睦钚楹?,轻轻的说道。

    接着,张虚圣却又微微一笑,又说道:“不过,三百年前我就已经可惜了一遍了,这次再可惜一遍,又有何妨?”

    原来。张虚圣自知道了自己的心脏被李虚汉装在他的新身体之内后。就知道想要夺回心脏变得极为困难。因为就算他可以打败李虚汉和聋哑瞎尊地联手,但也很可能因为无法收手而伤及自己地心脏,那样就显得得不偿失。而如果为了不伤及心脏而又出手有所顾忌的话,却会被李虚汉和聋哑瞎尊所杀,更是功亏一篑。

    但张虚圣不愧是九华山历代传人中少有的惊才艳艳,转瞬间就想到了应对之策。心脏与人的魂魄息息相关,而张虚圣的心脏之前更是被他动过无数手脚,想要召回虽然神识困难,却也不是不可能。但却要花费许多的时间。所以张虚圣才提出那个赌局,就是为了拖延时间,好让他与自己的心脏重新取得联系。

    而李虚汉也是大意,并且对人体和灵魂的研究远没有张虚圣深刻,虽然了解心脏对一个人的重要性和独特性。却没有引起足够地重视。如果心脏真的可以随便换的话,张虚圣又何必经过了八百年后还要处心积虑的回自己当初的心脏?

    再加上李虚汉施展了“血凝*”后。心神一分为九控制着八具分身,对自己身体地防备大大减弱。竟然被张虚圣渐渐地控制了心脏而犹不自知,最终在张虚圣突然出手之下血脉倒转,心脏躁动,毫无抵抗之力。

    只是李虚汉却也是一个心智高绝功力非凡之辈,在现身体内心脏异变的一瞬间,也马上就想出了前因后果,只一瞬间就调动起全部地灵气和神识压制了身体的异变。虽然与张虚圣的交锋中尽落下风,却也没有让心脏马上就破体而出,取得了宝贵的喘息之机。但在血脉倒转和心脏强烈躁动下,却也痛苦的无法自持。

    “师傅??!”在看到李虚汉的异变后,张华凌惊声叫道。

    知道这一切都是张虚圣所为,所以也顾不得身前那名不断的向他起进攻的妖魔,奋起余力,向着张虚圣攻去。但张虚圣此时身周仿佛有着一道无形的屏障,竟然将张华凌的攻击死死挡在三丈之外,而至始至终,张虚圣都没有转头看过他一眼。

    “咚??!咚??!咚??!咚??!”

    随着心跳声的不断响起落下,李虚汉所化的那八具“血分身”也接连爆裂,化成一阵血雾消散于天地间。而原本包围着张虚圣的“九宫阵”更是不攻自破。而李虚汉的皮肤更是泛出了明显的血色,甚至有血迹隐隐自他的皮肤中渗出。

    剧痛之下,李虚汉甚至无法保持自己滞留在天空中的身形,险些从天空中跌落下去,万幸的是被聋哑瞎尊及时出手扶住。

    “李居士,你怎么了?”

    聋哑瞎尊看到这诸般异变后心中大惊,忙扬声问道。同时为了防止张虚圣的偷袭。手中“天巡?!绷?,无数道闪电自天空中劈落,向着张虚圣快攻去。但这些闪电虽然看似威势强大,但却仅仅在张虚圣一挥手间就消失无踪。

    “啊

    终于,李虚汉再也忍不住身上的剧痛,张嘴大声嘶叫了起来,整个九华山。无论是九华山地低级弟子和低级妖魔,还是一众九华长老和高级妖魔,在这声嘶叫之下均是身体巨震,甚至一口血液喷口而出,可见这声音中所蕴含的威势。

    而忍不住出嘶吼的李虚汉,此时所忍受的剧痛更是可想而知。

    看到李虚汉如此。聋哑瞎尊心中大急,忙将一道灵气输入到李虚汉体内,所探得的情况却让聋哑瞎尊心中一惊,却是李虚汉此时体内竟然血脉倒转,那颗泛着奇异气息的心脏更是快而强力的波动着,似乎急于破体而出。

    聋哑瞎尊一时间也顾不得考虑其中原因,调集体内大量地灵气输入到李虚汉体内。努力帮助李虚汉平息着他体内血液和心脏的躁动。

    终于。李虚汉在得到聋哑瞎尊之助后,渐渐的有了与张虚圣隐隐相抗衡之力,原本躁动不已的心脏竟然在双人联手下缓缓的重新变得平缓了起来。

    察觉到形势对自己这方开始不利了起来,张虚圣眉头微微一皱,却也没有露出什么担心之色,只是十指变换,身上的威压再次大涨,同时口中开始咏唱着一种神秘古拙地奇异歌声,仿佛远古祭祀般。不断在天地间波动着。

    在张虚圣的歌声中,李虚汉体内那颗原本已经渐渐变得平缓的心脏却又开始变得躁动了起来,即使李虚汉和聋哑瞎尊合力,却也无法控制的住。

    而那些正在跟九华一众长老搏杀的高级妖魔,听到歌声后均是纷纷身体一震。毫不犹豫的抛开了自己此时的对手。向着聋哑瞎尊和李虚汉两人猛然扑去,同时身体也快地膨胀了起来。竟然是在施展“爆灵术”??!

    看到这些高级妖魔竟然施展“爆灵术”,本来还想着要乘胜追击地一众九华长老不仅停下了脚步,反而是以更快的度向着远方遁去,不敢靠近丝毫。

    终于,这些高级妖魔飞到了聋哑瞎尊和李虚汉的身边,纷纷开始自爆,波及的范围虽然不大,但小范围的爆炸却有着更加强大的威力。在十余个修为不下于结丹期修士的高级妖魔的自爆下,即使聋哑瞎尊和李虚汉均是有着大乘期修为的一代宗师,此时也均是心神震动不已,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两人都无法控制自己地神识和灵气。

    而就趁着这短短的一瞬间,张虚圣双眼爆睁,两道夺人神魄的血色灵光从他双眼猛然爆出,同时嘴中喝道:“归??!”

    随着张虚圣这声轻喝,李虚汉身体巨震,胸口猛地爆裂,浓重的血雾自他的胸口蔓延了开来。

    同时,一道红芒自李虚汉地胸口出现,并以闪电般地度向着张虚圣射去。定神看去,却是一颗模样奇异的心脏,在飞行过程中犹自不断地跳动着。

    这正是李虚汉八百年前从张虚圣身上夺走的心脏??!

    看到心脏向着自己射来,张虚圣脸上闪过一丝狂喜之色,猛地撕开上衣,却见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赫然出现在他的左胸口上,这道伤口约有一尺长,三寸宽。明明张虚圣的身体甚是单薄,但这个伤口视之却给人一种仿佛黑洞般深不可测的感觉,浓重的血雾在这道伤口中不断的翻腾着。

    这道伤口一出现,那颗心脏就仿佛幼燕终于找到巢**般,向张虚圣飞去的度再增。

    但场上众人却都没有现,李虚汉虽然失去了心脏,但嘴角却多了一丝微笑,似乎计谋得逞般。

    看到这般场景,联想到之前张虚圣和李虚汉两人间的对话,聋哑瞎尊终于知道了这场异变的前因后果,心中不由大急,知道一旦让张虚圣取回自己的心脏,那么他这些年来所修炼研究的邪术就将大成,到那时,整个修仙界恐怕就再也没人能制的住他。

    想到这里,聋哑瞎尊再也顾不得照顾失去了心脏正在大量失血的李虚汉,将李虚汉抛给了正在快飞来的张华凌,然后再不隐藏实力,身上气势大涨,比之张虚圣竟然丝毫不弱,御使着“天巡?!毕蜃耪判槭タ旃ト?。

    此时那颗心脏已经离张虚圣极近,聋哑瞎尊几乎没有任何机会能马上夺回这颗心脏,所以他索性将度提升到极致,直接向张虚圣攻击,这样一来张虚圣只有两条路可选择,一是停在原地取回心脏,接着因为无法躲闪而硬受聋哑瞎尊全力一击;二是暂时避开聋哑瞎尊的锋芒,然后再和聋哑瞎尊游斗并寻机重新夺回心脏。

    在聋哑瞎尊想来,像张虚圣这般深谋远虑之人,一定会选择第二条路,所以虽然攻势强盛,但心中却暗中准备躲去那颗心脏。

    但马上,聋哑瞎尊就愣住了。

    只见张虚圣虽然看到了聋哑瞎尊强大攻势,身形却没有丝毫移动,反而伸手向着心脏抓取,显然他所选择的是第一条路,宁愿硬受聋哑瞎尊全力一击,也要夺回自己的心脏。

    “既然如此,我就让你尝尝我的天巡剑之威,即使你的实力如何高强,面对我的天巡剑也只有重伤一途,到时再取回李道友的心脏不迟?!?br />
    聋哑瞎尊暗暗的想到。

    而张虚圣此时的嘴角,却又挂上那丝熟悉的讥讽笑意。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