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六十四章 .终现.

仙道求索 第六十四章 .终现.

    刚才因为张虚圣的出现而经历了短暂平静的九华山,随着张虚圣的一挥手,此时却再次陷入了一片混战,而且比起之前的那场混战,这次的混战还要更加混乱,更加残酷。

    举目,五行道法的色泽,断肢尸体,到处皆是。

    厮杀,杀人,被杀,似乎是这时九华山唯一的旋律。

    鲜血的红色,却不知何时已经成了是九华山此时唯一的色彩,或因为血液,或因为夕阳,又或,是因为场上众人的眼睛已然泛红?

    兴奋的嚎叫,绝望的惨呼,则在九华山的空间内一遍又一遍的回荡着,单调而又残酷。

    而就在这个时刻,张虚圣突然出现在正准备驰援脚下那些年轻弟子的张华凌等三人前,脸上带着一丝淡然平和的笑意,似乎只是同门师兄弟间的比试点到为止般,缓缓的说道:“你们三个的对手是我?!?br />
    看到不知道何时并不知以何种方式突然出现在自己等人面前的张虚圣,张华凌等三人均是脸色一变,如果刚才张虚圣没打招呼而突然出手的话,他们并没有把握可以生还。只是这张虚圣似乎并不急于将他们杀死,只是脸上带着莫测的笑容打量着三人,似乎心中另有打算。

    相比较其他那些九华长老而言,身为九华最出名的高手之二,萧华哲与尉迟长老对张虚圣的畏惧却还并不是那么的深刻,看到张虚圣突然出现在自己等人的面前,冷哼一声,却虽惊不乱,同时十指连掐,顿时耀眼的金芒青光开始闪烁,只一瞬间,无数青藤金枪突然出现,并向着张虚圣快攻去。威势之大,数量之多,直可遮天蔽地。

    而张华凌却因为在之前体内战斗中灵气损耗太过严重,此时想要维持“祥云术”都是勉强,所以并没有跟着两人出手,只是站在萧华哲与尉迟长老两人的身后,皱眉看着眼前的情景。

    张虚圣看着眼前这铺天盖地向着自己攻来的强力金木道法,脸上却笑容不变,只是右手缓缓的抬起,对着眼前漫天地金青二色轻轻一点,同时嘴中懒洋洋的声音响起:“散??!”

    虽然张虚圣看似动作极慢态度悠闲神态懒散。但不知为何,却偏偏赶在萧华哲与尉迟长老两人的道法攻到他的面前之前完成了这一切,让在一旁静静观察的张华凌不由的产生了一种时空错位的怪异感。

    但更让人惊骇地事情生了,在张虚圣的“散”字一出口后,仿佛天应其言般,萧华哲与尉迟长老所施展的道法还没有产生它们应有的作用就突然失去了控制,迅的还原成最原始地金木灵气消散于天地之间。

    而萧华哲与尉迟长老在道法失控后更是险些受到反噬。身体突然一震,脸色开始隐隐白,看着张虚圣时眼神也更显凝重。

    而站在两人身后的张华凌,在看到张虚圣那玄乎其玄的手段后更是身体猛地一震,心中大吃一惊,忍不住讶声说道:“《代天决》?竟然是《代天决》?”

    听到张华凌的话后,萧华哲与尉迟长老都不可置信的扭头看着张华凌,下意识的认为是张华凌说错了。只是张华凌言之确确,似乎又不像是说错。

    要知道,要修炼《代天决》。却是需要以修炼《无相决》为基础的。而《无相决》更是只有历代九华掌门可以修炼,也就是说《代天决》只有九华掌门可以修炼,而九华山地普通弟子甚至不知道九华山还有这种功法。

    更何况,《代天决》虽然玄奇,却极难修炼成功?;叵刖呕嚼握泼?,能将《无相决》修炼圆满的不算少数,但修炼成功《代天决》的却寥寥无几,而这张虚圣只是一九华叛徒,又是如以可以施展《代天决》这一代奇功的?

    而张虚圣听到张华凌的惊呼后,也没有还手。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笑吟吟的说道:“你没看错,我刚才施展的的确是《代天决》,你没想到这个世间除了你之外竟然还有人可以施展吗?但我和你不同的是,你是依靠着消耗生命为代价才勉强可以施展《代天决》第一层。而我在两百年前就已经可以靠着自己地实力施展《代天决》第五层了?!?br />
    听到张虚圣的话。萧华哲与尉迟长老两人本是不信,但扭头却看到张华凌的神态极为严肃。似乎张虚圣的话并不是作假,两人的心情也不由的微微一沉,一时间甚至忘了继续进攻,只是不可置信的看着张虚圣?!洞炀觥返耐α饺怂淙徊簧跚宄?,但也知道内中玄妙绝对不是自己可抵抗的。

    “张虚圣,你是如何可以施展《代天决》的?据我所知,它地修炼功法只有历代九华掌门和掌门弟子可知?!毕艋芏⒆耪判槭?,冷冷的质问道。

    张虚圣微微一笑,反问道:“很惊讶吗?你们的师傅难道没有告诉你,如果不是因为八百年前出了那场异变的话,我早就是九华山的掌门了吗?”

    听到张虚圣地话后,张华凌等三人都是微微一惊,他们地师傅的确没有跟他们说这些,只是以张虚圣地身份地位,想来不会在这些问题上他们三人说谎。

    看到三人听到自己的话后陷入了短暂的呆滞,张虚圣嘴角再次挂上了一丝讥讽的笑意,却不知这次的讥讽的目标是谁,眼前这三名他的猎物?九华?或,他自己?

    但这丝讥讽的笑意转瞬而逝,张虚圣继续悠悠的说道:“这些年,我一直听说九华山有着什么三玄四闲,三玄是九华掌门张华凌,太上护法周华海,护山长老侯华龄,而四闲则是萧华哲、尉迟华属,6华严,马华光四个不管事的长老。在我们这些老家伙或死或隐的时候,你们这七个小家伙倒是闯下了诺大的名头。本来我还以为有多厉害呢,所以就利用这次进攻九华的机会观察了你们一番?!?br />
    说道这里,张虚圣微微叹息了一声,似乎满是失望?!敖峁??马华光毫无价值的就死了,6华严才八百岁不到就挡不住天道了,侯华龄被摄神术控制了之后心神受损,恐怕今后就算恢复过来也是实力大损。而萧华哲、尉迟华属你们两个也是不堪一击,我原本对周华?;褂械慵耐?,但现在看却连你们都不如,只有张华凌这小家伙还能让我感点兴趣。真不明白你们这些名头都是怎么闯出来的?就因为你们是圣地门下的吗?当真是一代不如一代。难道李虚汉那老家伙之所以死的那么早就是被你们气死地?”

    说话声,张虚圣眉头微皱。语气中满是叹息,就仿佛他还是九华山的长老一般,又仿佛只是在为自己的对手不堪一击而懊恼。

    听到张虚圣的话,张华凌三人心中均是产生了一丝羞愧之感,他们都知道,眼前这名九华山史上最大的叛徒,其实也是九华山建派以来最天资横溢的修士。在他们这种年级的时候都已经进入大乘期百余年了,而他们三人却还在金丹期徘徊,想要突破还不知要何年何月。

    实力不如,心智亦不如,这次整个九华山之变,九华山乃至于修仙界地所有修士更是被他轻易的折腾的团团转,甚至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被何人所利用。

    以张虚圣的实力心智,虽然是九华叛徒,但的确有资格教训自己等人。

    只是尉迟长老生性刚硬,心中虽然有了羞愧之意。但嘴上却犹自冷哼道:“张虚圣,我知道你是九华山史上最快达到大乘期地修士,但你也用不着得意,你也知道你的那些成就都是靠研究邪术才获得的,你为了探索长生之谜,活解了多少无辜的凡人和修士?你为了获得强大的实力,不惜让人类的身体和妖兽融合,造出了如此多的怪物,如此之多地有违天和之事,获得了些许成就有什么好得意?天道循环。你现在得意,但迟早会为你所做的这些受到天罚的?!?br />
    张虚圣却不以为意的撇了一下嘴,淡淡的说道:“天罚?如果你的实力已经逆天,又何须害怕天罚呢?”

    听到张虚圣这狂妄的话,张华凌等三人均是微微一愣。没想到这张虚圣气质看似淡然平和。内心却竟然如此狂傲,只是虽然想要反驳。却又现自己无从驳起。

    张虚圣却不理眼前三人的想法,只是继续问道:“我想要杀你们,其实只是轻而易举,哪怕是九华山一脉的全部弟子,我也可以只在一瞬间就让他们命丧黄泉。但你们知道我为什么没怎么做吗?”

    萧华哲冷冷的回答道:“因为你刚才说地话都是在说大话,因为你根本做不到?!?br />
    张虚圣并并不在意萧华哲的讥讽,只是指着四周到处都是的激烈斗法,平和冷静的笑道:“其实,虽然我让我的手下之人攻击,但我却并没有杀这些九华弟子之心?!?br />
    随着张虚圣的声音落下,四人不远处一名九华弟子在三名妖魔的围攻下身体被撕成四分五裂,而那三只妖魔做完这些后则是四散开始到其他地方寻找新的猎物。

    看着眼前的惨剧,张华凌的眼角微微抽促了一下,却因为张虚圣在前却又不敢出手相救,只能冷冷地讽刺道:“恕晚辈愚钝,师叔的仁慈之心晚辈我竟然没有看到丝毫?!?br />
    张虚圣看到这场惨剧后却也是遗憾的摇了摇头,却表情不变的接着说道:“而我之所以这么做,只不过是利用我手下之人对九华山修士进行一番挑选罢了。你们也知道,做我的那种实验,成功率并不高。往往三五个实验品最终却只能成功一个,而你们看到地这些却已经是我这八百年以来所有地实验成功品了。而且随着我研究的深入,凡人地身体已经再也无法给我提供更多的资料,最近几百年来,我一直在对修仙的身体进行研究,尤其是高阶修仙?!?br />
    说到这里,张虚圣遗憾的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可惜修仙数量并不如凡人那么多,高阶修仙数量更是稀少,我又不能大量捕捉。否则整个修仙界会陷入恐慌,而我的实验也会引起一些老而不死的家伙地注意,以至于这些年我实验的进度慢了许多?!?br />
    “所以你就看上了我九华山?”张华凌眼中闪过一丝怒意,冷冷的反问道。

    张虚圣笑着点了点头,说道:“的确,经过寰岛上我的布局,九华山现在可谓是声名狼籍。我就算将你们一网打尽,只要事后做些手脚,别人也只会以为是你们逃匿而去了。只是我这人做实验时对实验品的优劣挑剔的很,就好像在拿凡人做实验时,我会让一百人自相残杀最后只留一个成为实验品一样。现在我之所以让我地手下人全力进攻这些九华的长老和弟子,正是为了在中间选取优质,三炷香之后,所有还活着的九华修士,都会荣幸的成为我以后实验的实验品,只要有那么一点点地运气,让我我在他们身上所做的实验成功。那么他们就会获得悠久的性命和无比强大的实力,并追随着我见证一次历史性的变革。而那些服用生灵丹的长老弟子,他们死后的身体也会成为一种罕见地材料,对我的实验帮助良多?!?br />
    说完之后,张虚圣满足的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这种可以肆意猎取原材料的机会,简直是百年难得一遇啊?!?br />
    随着张虚圣的话,张华凌原本已经冰冷异常的眼神也变得更加冰冷,寒声问道:“这就是你刚才所说的必须要灭掉我九华一脉的原因?”

    “不完全是,但也差不多了?!闭判槭サ阃烦腥系?。

    “疯子?!毕艋苡胛境俪だ喜挥傻钠肷档?。

    张虚圣对萧华哲与尉迟长老地评价却并不以为意。只是依旧用淡然平和的语气说道:“你们应该感到庆幸,虽然让我觉得名不副实,但你们三个,还有那个被你们困在华凌殿的周华海,我认为已经是合格的实验品了,所以这次并不需要再次检测了?!?br />
    “晚辈是否应该感到荣幸呢?”张华凌讽刺道。

    “你觉得我们会合作吗?”萧华哲体内的灵气开始凝聚,哼声道。

    “我宁愿自爆灵气,也不愿成为你的实验品?!蔽境俪だ弦蝗缂韧那坑?。

    张虚圣微微叹了一口气,自嘲道:“我的口才还是这么差啊,从来就说法不了任何人。本来想让你们束手就擒的,但现在好像你们的反抗更加强烈了?!?br />
    说话地同时,张虚圣眉头微微一皱,左手一挥一抓,似乎驱除蚊蚁般。接着摊开手。只见一个长约半寸的细长透明的小针出现在他的手中。

    看到这般情景,尉迟长老脸色大变。而张虚圣则差异的看了尉迟长老一眼,然后说道:“遁形针?我还以为这种少见地法器已经在修仙界绝传了呢,却没想到在你手中还有一枚,倒也是一件不错地收藏品?!?br />
    说着,张虚圣就将这枚小针收入袖中。

    “遁形针”,属于天阶中级法器,因为体积甚少,并且炼制所需要的材料均甚至珍贵,所以甚少有人炼制成功。加上这种法器只能用一次,用完之后就会报废,以至于修仙界虽然已有数万年地历史,但出现过的“遁形针”却绝对不过百枚,到现在传说已经失传绝迹。

    但这种法器虽然有着如此之多的弊病,但却也有很多令人不忍舍弃的独特之处,比如说“遁形针”虽然难以炼制,但一旦炼制成功后针体透明,没有灵气波动,甚至不反射阳光,使用起来无声无息,极难防范。虽然只能使用一次,但威力却极大,甚至不逊于最低级的法宝,实在是危急时期保命的最佳法宝,修仙界数万年历史中,某修仙在绝望之境利用“遁形针”反败为胜的例子不在少数。

    而现在,却是谁也没想到尉迟长老竟会秘藏着有一枚如此珍贵的法器,而尉迟长老却更加惊骇,他原本的计划是趁着张虚圣得意忘形分心之际用遁形针一击建功,却没想到竟然会被张虚圣毫不费力的破解,就仿佛这珍贵的“遁形针”对他来说,真的只如蚊蚁般。

    将“遁形针”收入袖中后,张虚圣微微叹息一声。惋惜道:“看来你们是真的不想乖乖的当我地实验品了,这么一来我只能用实力让你们回心转意了?!?br />
    说着,张虚圣右手微微一挥,顿时滔滔洪水突然自天空中出来,仿佛是天河之水般,带着磅礴的气势和仿佛万马齐奔般的轰鸣声,向着张华凌等三人快冲来。一时间天地仿佛都被张虚圣所引来的洪水所遮蔽。

    看着张虚圣的攻击,萧华哲与尉迟长老两人面色凝重,均是施展全力阻挡着张虚圣的攻击。

    其中,萧华哲十指连掐,在他那玄奥的道法下。仿佛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片一望无际地森林般,无数树木纷纷自他与张虚圣中间出现,不断阻挡着洪水的冲势,虽然树木瞬间被冲倒了无数,但这片洪水的冲势却也是缓了一缓。

    而尉迟长老则是全身爆出无比耀眼的金光,令太阳都为止失色,而这道金光一闪即逝。金芒褪去后,一座高达三丈的金色城池将他和其他两人包围在中间,这道城池是如此地坚固,以至于仿佛永远也无法攻克般。

    看着萧华哲与尉迟长老所施展的道法,张虚圣脸上闪过一丝赞赏之色,但却还是摇了摇头,同时手上指决一变,原本滔滔的洪水突然一改狂暴,化成无数锐利的金色巨斧,聚集在一起。极快的在阻挡在面前的密集树林中开出了一条道路。

    而这些金色巨斧破解了萧华哲的森林仿佛,攻到尉迟长老地金色城池前时,却又是再变,原本金芒闪烁的金斧突然猛地爆裂开来,化成了团团狂野的烈火将金色城池团团围住,这些烈火的威力是如此之大,以至于原本看似坚固的金色城墙在接触的一瞬间就仿佛冰雪般快的融化了。

    张虚圣这一番攻势,可谓是鬼斧神工,先是用水灵气转化为金灵气,化为金法破解了萧华哲的木法。接着就将金灵气化为火灵气,用火法破解了尉迟长老的金法,其间灵气运用之妙,五行灵气转化间的纯和自然,张华凌虽然也可以说是见多识广?;饭苏鲂尴山?。却也无法找到第二人有此手段。

    虽然早已经知道自己不会是张虚圣地对手,却没想到张虚圣没有使用他所擅长的邪术。也没有使用《代天决》,自己等人竟然还是败的如此彻底。

    只是张虚圣这番攻势竟是如此之强之锐,以至于等张华凌等三人从因张虚圣的手段而震惊中反应过来时,却现张虚圣的火法已经攻到眼前。

    这漫天的火焰的火焰还没有沾身,三人就已经觉得身周温度狂升,虽然身为修仙,却突然有了一种凡人才有的口干舌燥的感觉。

    “难道真要被这张虚圣击败后当他的实验品吗?”

    看着向着自己快涌来地火海,萧华哲与尉迟长老绝望的闭上了双眼。同时体内灵气暗聚,他们哪怕是自爆灵气,也不愿成为张虚圣的实验品,如果实验失败了还好,一旦成功,他们就会成为只知道忠于张虚圣的妖魔,这对他们两人来说,却比死了还要更加难受。

    但过了许久,两人却现自己身上没有任何异常,愕然的睁开双眼,却现自己等人面前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道透明地光罩,张虚圣所化地烈火虽然猛烈,却再也无法伤害众人丝毫。

    而张华凌则站在透明护罩的最前端,看着前方地情景脸泛喜悦,与之前接连惊变后他内心的伤感疲惫不同,此时萧华哲与尉迟长老竟然在张华凌的脸上现了一丝放松之意,似乎整个九华山已经得救般。

    顺着张华凌的目光,萧华哲与尉迟长老好奇的向着前方看去,却现张虚圣竟然不知何时已经被一根泛着五色光华的绳子给绑住,脸上满是惊异。

    而在张虚圣不远处,一名身上满是岁月的腐朽味道的枯瘦老头正静静的悬浮在那里,身上如张虚圣般没有丝毫的气势,却极为引人注目。此时正静静的看着被捆住的张虚圣,神色间满是复杂。

    “刘师兄?!”

    “刘华祥?!”

    看清这老地面貌后,萧华哲与尉迟长老满是惊疑的呼喝道。

    眼前这老,正是掌管九华山百草园的刘华祥??!

    而张华凌却仿佛早就预料到了一般。只是喃喃自语道:“你为什么这么迟才出现?你不知道九华山现在受到了多大的损伤吗?”

    华凌殿前,上千名九华弟子正在与数量稍逊的妖魔进行着混战,比之天空中一众九华长老与那些高阶妖魔的斗法,虽然不够精彩,却更加惨烈热血,每时每刻都有九华弟子被杀,而每时每刻也有妖魔被杀。血液洒遍了华凌殿前的每一寸土地。

    这些九华山弟子,有像徐清凡金清寒吕清尚这般,是九华山实权人物地亲传弟子,本身就天赋凛然,所修习的也是奇功异法。不仅有着灵寂期的修为,手中更是有着各种异宝,实力比之最厉害的妖魔还要厉害三分。

    但有优既有劣,同样也有一种九华弟子,他们或入门才年余,不仅没有修到什么修为。身为记名弟子平日里更是只有打杂的份,到现在也仅仅只有着炼气期的修为,手中更是没有任何法器。这些弟子,连实力最低的妖魔也不是对手,大部分都是在第一时间就被那些妖魔残忍的杀死。而这些弟子,却是在整个九华弟子中占着大多数。

    就这样,九华山的低级弟子虽然数量占优,奈何平均实力不及,就算是徐清凡等三人奋力相救,九华山地一众低级弟子数量还是一惊人的数量减少着。短短时间内。九华弟子已经只有八百余。

    但最残酷的是,无论是徐清凡等三人还是刚入门的记名弟子,他们都不是这个战场的主角,甚至他们的争斗丝毫无法影响整个战场的形式,哪怕他们每一滴血都是为九华山而流,哪怕是他们为了九华山而献出了姓名,但小人物就是小人物,没有结丹就只有被人操控的份。就算结丹,但只能妄求自保。

    就算他们在与眼前这些妖魔的战斗中取得大胜,但一旦天空中九华山大败。面对那些高级妖魔和张虚圣,他们也只有毫无反抗的被杀一途可走。但无奈地是,虽然明知道毫无意义,但一众九华弟子却还要与这些实力高强面目可狰的妖魔们舍命搏斗着,这就是命运的无奈。

    比如说。他们丝毫没有注意也不知道到此时天空中正有一场华丽的斗法。也不知道这场斗法可以决定着他们的命运,更不知道他们已经被一个叫张虚圣的人定义为实验品?;蛄匝槎嘉薹ㄗ龅姆掀?。

    这就是小人物的命运,可悲,无知,却又单纯。

    此时九华山真正的战场,在天空中。是那些高级妖魔与九华长老间的斗法,是张虚圣与张华凌等三人间地攻防,而和他们没有丝毫关系。

    而徐清凡也是一样。虽然徐清凡对这件事所知道的要比旁人多得多,虽然徐清凡从一开始就卷入了这个局中,他此时依然也只是一个配角。

    只有等某一天,徐清凡成为结丹期甚至大乘起的修士,他才能摆脱被操控的命运,才可以真正的进入这个局中,也才可以在天空中用俯视地眼光平和看着眼前地争斗,视天地为期盼,万物为棋子,胜负只是游戏。

    眼前明明战斗惨烈,往往生死悬于一线,但徐清凡的心中却突然冒出了这种感慨。

    本来,在徐清凡金清寒吕清尚三人地带领下,一众九华低级弟子集合在一起,合力攻守,虽然尽落下风,但与那些妖魔到还是有一些抗衡之力。

    只是徐清凡却还是没想到这些妖魔竟然如此彪悍,看到靠强攻迟迟打不开局面,竟然有妖魔冲到一众九华弟子前自爆灵气来,威力丝毫不逊于寰岛上那不明修士所施展的“爆灵术”。

    在十余名妖兽接连冲到一众九华弟子前自爆后,原本在徐清凡的竭力指挥下才终于形成的密集阵型却终于还是散了,而两方的战斗也终于陷入了混战。

    混战中,因为实力不如,大量的九华弟子被杀,徐清凡等三人虽然竭力救援,却还是用处不大。

    此时,在徐清凡的指挥下,徐清凡、金清寒、吕清尚三人正组成了三角队形,由可化天地万般植物的徐清凡负责辅助,修习金系道法攻击锐利的金清寒负责主攻,而擅长阵法符咒的吕清尚则负责防守,并抱着依旧昏迷的风情天。三人合力之下实力大增,在整个战场中横来直去,竟然没有几个十合之敌,短短时间内就已经杀了八只妖魔。

    之所以威力如此之大,除了徐清凡指挥正确,寰岛之事让三人有了默契之外,三人的能力正好配合也是很重要的原因。

    在吕清尚的阵法阻挡了一只妖魔的进攻后,徐清凡化出了十余根青藤突然出现将那只妖魔捆住,而同时,金清寒的“金枪术”也是瞬而至,转眼间这只妖魔就死于非命,却没有丝毫抵抗之力。

    就在徐清凡等三人将九只妖魔杀死正准备去寻找第十只时,一股极为强烈的危险气息突然传来,徐清凡等人看到一个个被杀的师弟,心中悲愤,同时杀意渐浓,恨不得将眼前这些妖魔一瞬间全部杀死。但这股危险气息出现后,三人却还是停止了出手,怕给敌人可趁之机。只是遥遥与出危险气息之人对峙着。

    而这股危险气息一出现,徐清凡的身体就是猛地一震,虽然略有小异,并且要浓烈的多,但这种气息与之前南宫清山变身后的气息太像了??!

    凝神向着出这种危险气息的位置看去,所见的情景却让徐清凡更是吃惊,只见有三只妖魔正遥遥凝视着自己等人,形象正如变身后的南宫清山般,蛇眼青鳞,蛇舌细身,比起他们三个来,其他那些低级妖魔的样貌只能被称为“正?!?。

    如果不是细看之下现三个妖魔的形象与南宫清山有点小异,徐清凡简直会以为南宫清山死而复生了。

    其实,这三只妖魔自张虚圣一出现起就跟在他们主人张虚圣的身边,直到混战开始后才按照张虚圣的命令去杀死徐清凡等三人。只是张虚圣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仿佛只要他出现,这个世界的焦点就只有他一个般,所以之前徐清凡竟然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三个与南宫清山如此相似的妖魔。

    似乎是受这三个妖魔身上气息所慑,其他妖魔自这三个妖魔出现后就在也没有打扰过徐清凡等三人,任他们两方隐隐对峙着。

    终于,其中一只妖魔开口了,声音怪异的说道:“嘶清凡、金清寒、吕清尚、风情天。嘶等奉主人之命,前来取你们的姓名?!?/div>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