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四十九章 .无悔.

仙道求索 第四十九章 .无悔.

    对?错?

    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他们做事时心中唯一的标准。

    但以“对”、“错”为标准做事之人,最终却都无一避免的落得平庸无为或古板的评价。

    因为这个世上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对”和绝对的“错”。所为对错,也只是以当事人而言的。

    而枭雄,如三千年前化灵教的教主化灵真君,如曾肆虐整个修仙界的魔君魔帝,又或在万年前曾将修仙集体逼入绝境的魔祖,他们做事的标准则是另一种。

    那就是——我想做的,和我不想做的。

    如此而已。

    随心所欲,无所顾忌,逍遥自在却又不可避免霍乱苍生。

    所以他们成为了枭雄。

    至于所谓的“英雄”,他们做事的标准则有所不同。

    我应该做的,以及我不应该做的。

    同样是如此简单。

    但,枭雄和英雄,他们有时候也仅仅是相隔一线之间罢了。

    看到黑色云雾分开后,九华门的太上护法周华海出现,这些刚从詹台赶回来的九华山修士均是大为惊异,一时间出阵阵喧哗声,声音中满是不可思议。

    周华海,他不是被张华陵作为人质而留在詹台之上了吗?此时他怎么又会出现在这里?

    而九华山的护山大阵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等人陷入了一片茫茫无际的黑雾当中?

    九华山。到底生了什么事?

    隐隐间,这些九华的弟子和长老茫然地心中多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但张华陵却似乎对周华海的出现并不吃惊,而只是深深的看了看周华海一眼,而周华海则毫不示弱的与张华陵对视着。

    在两人地对视中,众修士不由的渐渐收起了惊异与讨论的声音。也静静的看着对视中地两人。

    时间,在对视中仿佛都开始停滞起来。

    或是过了一刹那,又或过了许久,周华海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然后在与张华陵的对视中当先移开了眼神。

    “你终于还是来了?!敝芑?醋派碇艿暮谖?,缓缓的说道。

    听到周华海地这句话,就算是最迟钝的弟子此时也现了事情的不对头了。

    在以前。周华海身为九华山的太上护法,掌管着九华山的赏罚和众低级弟子的修炼十五,可以说是九华山除了张华陵之外的第二号人物但虽然平时权高位重,而且平时为人也颇为威严古板,但周华海对九华掌门张华陵却一向是毕恭毕敬,不仅每次与张华陵见面就会躬身行礼,恭敬的尊称一声“掌门师兄”,平日里对一个尊卑小节也甚是注意。对于那些对张华陵不敬地行为。他更是要比张华陵本人还要生气,惩罚甚重。

    所以周华海对张华陵有多么恭敬和忠心耿耿,不仅是在九华山,哪怕是在整个修仙界中也是非常出名的,有一些心怀恶意之人甚至戏称周华海是“张华陵的忠犬”。

    但此时,这位“张华陵的忠犬”,对张华陵说话时不仅没有丝毫恭敬的表示,没有躬身,还以“你”相称,语气中更是隐隐的透出一种盛气凌人的味道。

    所以难怪九华山的众修士会觉得很不对劲。

    但张华陵却对周华海的不敬没有丝毫的生气。就好像他没有对周华海突然地出现表示出丝毫的吃惊一样,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是啊,我来了,这一天。你是不是等了许久了?”

    看着张华陵那依旧古今无波的面容。周华海心中突然一阵愤怒。就好像是一名费尽心力写好了剧本的编剧,在剧本上演地那一天却现演员们完全没有按照自己所设想地那样表演时的愤怒。但周华海却还是很快地压制住了心中的怒火。愤怒的神色在眼中一闪而过后就又再次恢复了平静,轻声回答道:“是啊,等了很久了,整整有三百九十一年二百二十天?!?br />
    听到周华海的话,张华陵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吃惊的表情,讶声说道:“没想到你在我成为九华掌门起的第一天就心怀不满了,也没有想到你心中的不满竟然是如此之深?!?br />
    三百九十一年二百二十天,周华海竟然把时间记得如此之清,那他心中的怨念有多深就可想而知了。

    看到张华陵的脸上闪过吃惊之色后,周华海原本应该感到高兴才对,但在听到张华陵的这句话后,周华海刚才好不容易才忍住的愤怒,终于因为再次炽烈而爆了出来。林雷

    “是的,从师傅宣布你是九华山新一任掌门的时候,我就不满了,非常的不满,乃至于愤怒??!”缓缓的说完这句话后,周华海的声音猛然大了起来:“我和你一起进入师门,凭什么你就是师兄而我就是师弟?到后来你和我开始修仙后,我的功力比你深,在师兄弟间的威望比你高,凭什么长辈们都更看重你?在师傅闭关时,九华山哪一件事不是我在管着?又有哪一件事我不是管的井井有条?师傅交给我的每一件事,我哪一件不是完美的完成了?凭什么在最后的时候是你成为了掌门而我却要屈居于你之下?就因为你平时能表一些奇怪的观点讨得师傅的欢心?就这样,你成为掌门之后,我哪里能满意?哪里能服气?你说??!”

    周华海说这些话的时候,情绪变得极为激动。声音也不由地越来越大,到最后在他的咆哮下,“九极阵”内那无际的黑色云雾也被激荡着不停波动起来,平日里威严的表情在此时显得无比扭曲狰狞。

    似乎,整整三百九十多年的积怨。就要在这一通咆哮中全部泄出来。

    咆哮完后,周华海地情绪终于再次平复了起来,仿佛刚才的那番话说服了他自己,他的眼神也终于再次与张华陵对视了起来。并且一字一顿的说道:“快四百年了,我忍受地时间够久了。到现在,那些原先属于我的一切,我要将它们亲手拿回来?!?br />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平静,语气冷淡,但内中所蕴含的怨气却远远要比之前地那一通咆哮要强的多,让正在听他说话的九华山众修士均是忍不住心中一寒。

    而另一边,张华陵却只是在默默的听着周华海的咆哮,没有反驳,也没有生气,只是眼中快的闪过一丝难过伤感之色。

    而他身后的那些九华长老和九华山的精英弟子。则无不是面色惊骇,比之前知道寰岛异变之后还要惊骇,甚至刚才周华海咆哮时,威力所致导致胸腹间地震痛翻涌都不知觉。

    周华海,这个被称作“张华陵的忠犬”的人物,现在竟然要跟张华陵争夺掌门之位了?对于习惯了周华海对张华陵无比拥护的九华山众修士而言,这简直是最不可能之事。

    但现在,这件最不可能的事却还是终于生了。

    或在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什么不可能生的事。一些事情即使看似不可能,也仅仅是因为它生的可能性隐藏的非常深而已。正如周华海对张华陵时经四百年的怨念。

    而张华陵身后的一些长老,在听到周华海地话后脸上均纷纷露出了愤怒之色,刚想要斥责周华海,但看到周华海那阴沉疯狂的眼神之后,却又忍不住将已经来到嘴边的话吞会到肚中之去。

    而张华陵在沉默了一下。终于再次开口了。

    “我一直以为你之所以会背叛我。是因为生性强硬的你是看不惯我掌管九华山这数百年来的隐忍之策,却没有想到是因为这个?!闭呕晏鞠⒌??!跋衷?。我只想问你三件事?!?br />
    周华海脸上闪过一丝得意之色,说道:“你是想问我,我明明是被你留在了詹台之上,为什么现在有会出现在这里吗?”

    张华陵却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不是,詹台上地那个周华海只是一个替身罢了,关于这点我早就知道了,把他们留在詹台就是为了避免他们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出手杀伤无辜的弟子?!?br />
    听到张华陵地话,周华海虽然面色依旧平静,但内心中却不由翻起了惊涛骇浪,心中突然有种事情不再自己掌控之中的感觉,内心中原本的自信也出现了一丝动摇,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但是想到了自己这些天来的布置,周华海心情就再次恢复了平静,只是肃声问道:“你早就就知道詹台上那个人是我的替身了?而且你也早就知道我要背叛你了?”

    张华陵微微的点了点头,轻声说道:“不仅如此,我连寰岛上的那些事情如何生也已经猜到了个大概,你是和那个人合作了吧?也只有那个人才能将替身塑造的如此逼真,让我也觉不得,想来经过了这么多年,他的研究也取得了很大的突破吧?但你这样做就不怕引火烧身吗?”

    周华海强忍着心中的惊骇,缓缓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和那个人合作?”

    张华陵叹息道:“每次你和那个人的代表在九华山外的阳陵山讨论合作之策时,我都藏在一边看着,这些事情我自然知道?!?br />
    周华海眼中闪过一丝震惊之色,不可思议的反问道:“你什么都知道了?那这些年你为什么一直都没有阻止我?”

    张华陵轻声说道:“是我错了,当时我觉得你虽然想要推翻我,但也只是因为看不惯我这些年在九华山实施的各种策略罢了,因此你虽然会背叛我。但也绝不会危害整个九华山。而且你和我合作管理九华山这么多年,所以我也一直不忍心处置你。再加上我之前虽然知道你在和那个人合作,但却不知道具体的计划,与其在之前就将你处置而再让那人实施其他我不知道的计划,还不如将危险控制在我所知道地范围内。所以这几十年来我才一直没动你?!?br />
    张华陵顿了顿,又接着说道:“但事实证明,这件事是我做错了,因为我对你的判断失误和容忍。现在却给九华山造成了如此之大的伤害?!彼档秸饫?,张华陵脸上闪过一丝伤感之色,又说道:“周师弟,我劝你一句。那个人有多危险你也是知道的。你在利用他,他何尝不是也在利用你。与他合作,和与虎谋皮无异,最后很可能会被他所控,会永世不得翻身啊?!?br />
    在张华陵说话时,周华海的眼神一直在波动不止,恍惚间似乎也露出了一丝悔恨之色,但最终却还是缓缓地说道:“现在再说什么都没用了。九华山我是要定了。而且那个人之事我也不用你担心,我在和他合作时就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br />
    接着,周华海又盯着张华陵的双眼继续说道:“本来,我是准备就这么将你困死在九极阵内的,但想到你我之间相识这么多年,不应该让你死的如此不明不白,所以最终还是忍不住出来见你一面。却没想到你已经明白了一切?!?br />
    说到这里,周华海再次移开了眼神,说道:“刚才你说你有三个问题,你现在就问吧。我回答了之后就会离开,如果你能在这九极阵中活下来,我会在华凌殿里等你?!?br />
    张华陵听到周华海地话后,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却没有再劝说什么。似乎已经放弃了希望。只是问道:“第一个问题,你这么做。就算成功了也只能得到一个名声狼藉元气大伤的九华山,圣地之位更是不保,这个代价你考虑过了吗?”

    周华海轻笑了一声,淡淡的回答道:“为什么每个人都要这么忽视我地智慧呢?当初师傅如此,现在你也如此。这些事情你能想到难道我就想不到吗?你不知道吧?在你离开詹台后不久,我的替身就会将寰岛所生的事情全部推到你的身上,现在已经带着詹台上的全部修士向九华山赶来?!?br />
    “而等他们赶到时想来你已经死了,但没关系,那个人已经帮我做好了一个你的替身。然后当着天下修士的面,我的替身会杀死你地替身,演一出大义灭亲的好戏,到时我不仅可以理所当然的成为九华山的新掌门,也可以堵住天下人的悠悠之口,让九华山的声名无损,而圣地的位置,自然也不会有失?!?br />
    “至于你所说的实力大损的问题,你也知道那个人的研究在这些年来取得了极大地突破,他给了我一种方法,可以让低阶修士短时间内实力大增。到那时,我九华山的实力不仅不会有什么损失,更会得到极大的增强。而我,不仅会成为圣地的掌门,更会成为天下第一门派的掌门?!?br />
    看着周华海说话声脸上隐隐地透出了一丝疯狂之色,张华陵再次叹息一声,却没有反驳什么,只是接着问道:“第二个问题,之前留守在九华山上地那些长老,你将他们怎么了?寰岛上那具马师弟的尸体,可是真地?还有,我知道侯师弟绝对不会骗我的,刚才他为什么会那个做?”

    周华海淡淡的说道:“顺我昌,逆我亡。这句话你没听过吗?留守在九华山里的那些老家伙,支持我的都活着好好的,而且实力大增。而你的那些死忠,我则让他们全部陷入轮回而去了。马华光那个老家伙,不仅不同意我当新掌门,还要去詹台上找你告状,所以我就让他去了,也不知道他最终有没有高诉你。至于侯师弟,他的确对你是忠心耿耿,但他作为护山长老,九极阵在短时间内又缺他不得,没办法我只好用摄神术将他控制起来了?!?br />
    听到周华海的这些话,张华陵的眼中终于忍不住闪过一丝怒色,因为他知道留守在九华山上的那些长老。此时一定是死伤惨重,九华山在这四百年来好不容易才恢复地元气,再次大伤。想到这点,张华陵的嘴微微的动了动,似乎想要斥责。最终却还是忍住了。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斥责已经不能解决问题了。

    张华陵,周华海。这对九华山曾经的黄金搭档,从今天开始却只能留下一个。

    “最后一个问题,如果你这次能成功的杀死我地话,那么你准备怎么处置他们?”张华陵此时的口气已经变得无比冷漠。指着自己身后的那些长老和精英弟子问道。

    周华海听到张华陵的这个问题后,微微一愣,说道:“你不说我都要将他们给忘了?!?br />
    说着,周华海将眼神移向张华陵身后地那些九华长老和一众精英弟子,缓缓的说道:“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们,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九华山的新一任掌门,而张华陵则在今天是必死无疑。因为我现在已经掌握了九极阵。而九极阵威力有多大你们也是清楚地,凭你们的实力,身处于九极阵之中是绝对无法生还的,现在你们要好好的考虑,是跟着我将来在整个修仙界内扬名立万?还是跟着这张华陵死无葬身之地?”

    说到这里,周华海微微笑了一笑,大袖一卷,一堆黑色的丹药出现在他的手中,然后他又说道:“如果你们是打算跟我,就来我这里取一颗天灵丹吞下。之后我会让你们功力大增。而如果打算跟着张华陵,那么你们就留在原地,静静的等待着九极阵动。我现在给你们十息的时间考虑?!?br />
    当周华海说完这些话之后,众人才从刚才周华海和张华陵之间地对话中的震骇中清醒了过来??醋胖芑?醋抛约旱热耸钡哪潜溲凵?,众修士却又不相信九华山竟然真的会生如此异变。

    虽然修仙不会做梦。但众修士却觉得自己此时恍如身处梦中。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尤其是周华海的徒孙,李宇寒和盛宇山两人。此时心中的不可置信更甚他人,看看周华海,又看看张华陵,表情犹豫不定。

    但周华海却不给众人犹豫的时间,已经开始冷冷的数道:“十没有人动,众人此时依然处在惊骇之中。

    “九??!”

    依然没有人动。

    众修士终于反应了过来,人群中不由的出了一阵轻微地骚动,却依旧没有人动。只是如盛宇山、李宇寒两人般,一会看看周华海,一会又看看张华陵,神色见犹豫不绝。

    而与此同时,人群中的徐清凡也在考虑着自己的去向。

    “九极阵”作为守护九华山数千年的护山大阵,威力之大不可置疑,自己身处其中,哪怕有着张华陵等长老的照顾,活下来地希望也是极为渺茫。

    但背叛张华陵投向周华海?先不说周华海那种阴狠不在乎别人死活地性格徐清凡甚至不齿,更不知何时就会被他抛弃。而且徐清凡打死也不相信他手中的那些“天灵丹”是用于让修士增加功力地,想来应该是一种剧毒,周华海将来会用此控制九华山的修仙。

    这么一来,一旦投靠了周华海,自己就等于他手中的木偶,就必须受他所操控做一些自己原本不愿做之事,这么一来,又和死了何异?

    而留在张华陵的身边,凭借着张华陵的实力和心智却还是有着一线生还的可能。

    想到这里,徐清凡的眼神变得坚定起来,感觉到金清寒和吕清尚向自己投来的询问眼神,徐清凡缓缓的摇了摇头。

    依旧没有人动。

    “三??!”此时,周华海的声音中已经蕴含了一丝怒意。

    而也在此时,终于有人飞快的向着周华海飞去,飞到他的身边后拿起周华海手中的黑色丹药吞如嘴中,然后就垂站在周华海的身后,丝毫不敢看张华陵一眼。

    而这人的行动也仿佛引了连环反应般,越来越多的人快向着周华海飞去,吞下黑色丹药后站在周华海身后。就算有一些平日里德高望重的长老也是如此。

    顿时,张华陵身后的弟子和长老一下子就少了一半。但留下的弟子,却无不是对张华陵坚定支持的。

    而张华陵对此却没有丝毫阻拦,只是身形不由变得有些落寞起来。

    当周华海吐出这个字时,一名平日里在九华山中声望甚高的长老缓步从张华陵身后走出,向着周华海走去。

    看到这名长老的动作,周华海脸色露出一丝笑意,而张华陵却不由的身体一震,可见这位长老的分量之重。

    但当这名长老走到周华海三步之远时,异变突起。

    “叛徒去死??!”这位长老身上突然焕了强大耀眼的金色光芒,一柄金色短剑在他的控制下快的向着周华海刺去??!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