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四十四章 .困局.

仙道求索 第四十四章 .困局.

    看到这些新来的这些苦修谷修士一落到地上,就散开阵型隐隐的将九华门众修士包围在其中,似乎是害怕他们逃走般,在场的众修士都是微微一愣。而其中一些修士似乎想到了什么,看着九华门修士时眼中也隐隐的带上了一些戒备。

    至于九华山的修士,则在看到这些苦修谷修士这似乎带着敌意的表现后,神色间都泛出了一层怒色,也纷纷聚集起体内的灵气,以防会有不测。

    “玄仙道友,你这是何意?”

    “为何将我等包围起来?玄仙道友?这会让你我两门产生误会?!?br />
    随着玄仙和玄灵带着五名年轻修仙缓缓降落到地上,玄简和张华陵同时开口问道,只不过玄简声音中除了疑问外还带着一丝不满,而张华陵的语气中则是戒备和愤怒。

    而徐清凡却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因为他现那五名年轻弟子看向自己和金清寒、吕清尚三人时眼神满是仇恨,正如之前的宫清雅等人般。

    与此同时,刚才那些质问玄轩自己门下弟子下落的几大门派的掌门和护法,看到玄仙和玄灵两人身后的那五名年轻修士后,也纷纷惊呼出声来。

    “天儿,你没事就好?!?br />
    “黎虎,你的四名师弟在哪里?怎么就你一个人在?”

    “凯环,你的师弟呢?这些天究竟生了什么事?”

    这五名年轻的修仙,正是之前受袭后重伤未死的各派弟子。

    随着各派的掌门长老看着自己的爱徒出现,纷纷出声相问,整个场面在一时间显得有些混乱。

    而看着场上众修士纷纷开口相问,玄仙和玄灵两人对视一眼,却没有立即回答,而是不紧不慢的先向在场的众修士躬身行礼,温声说道:“各位道友,玄仙来迟了?;骨爰??!?br />
    看到玄仙玄灵两人对自己等人行礼,众修士才反映应了过来,纷纷躬身还礼。却唯独九华山一行人依然面无表情的傲然站立着,因为这些刚来此处地苦修谷修士此时依旧将他们包围在其中,丝毫没有因为张华陵的质问而放松丝毫,甚至某些苦修谷修士在看向九华门修士时眼神中还带着一丝仇恨。

    而对九华门众修士来说??嘈薰鹊恼庵中形丫思傲司呕帕⑴墒Ю蠢吹牧趁?,自然不会对再对苦修谷的修士还礼。

    看到了九华门修士的不满,以及那些有门下弟子失踪地门派的修士脸上的急切,玄仙微微叹息一声,对着众修士解释道:“各位道友的疑惑,其实就是一个问题——寰岛这些天到底生了什么。我现在就将我所看到的,遇到的,猜测到的,一一禀告给各位道友。结论如何,还请各位道友决断?!?br />
    说着,玄仙就将这三天来寰岛上所生的一切说给在场的修士听,从第一天寰岛上地风平浪静,到第一天晚上的异变突起,多名暗中守护各门派弟子的苦修谷修士被调虎离山,而各派弟子则在短时间内或死或伤。

    然后又说道在第二天一些苦修谷修士在护送受重伤的各派弟子从传送阵回詹台时,却现传送阵已毁,而这些苦修谷修士和重伤的各派弟子更是在被陷入了阵法埋伏中。直到后来。玄仙等其他苦修谷的修士觉不对后赶去援助,才将众人救了出来,但却依然有三名已经身受重伤的各派弟子因为受到波及而不治。

    接着,玄仙的语气变得沉重了起来,开始讲起第二天晚上,众苦修谷修士突然感觉到一阵强烈的灵气波动自寰岛某处传来。而当众修士赶到那里时,却现正在逃匿地徐清凡等三人,以及身受重伤的凤清天。而守护他们的玄修,以及守护*宫弟子的玄苦,却已经全然不见了踪迹。

    听着玄仙的述说。在场众修士满脸凝重,心情也随着玄仙的讲述而起伏不定。

    在场众修士均没想到,在寰岛之上的短短三天的时间里竟然会生了如此之多的事情。更重要的是,这些异变竟然是全在苦修谷修士眼皮底下生地,而作祟却视众苦修谷修士如无物,显然这些作祟不仅实力高强,更是心思紧密,早有预谋。甚至很早之前就对六大圣地联合制定的新人比试的计划了然于胸。

    而一些思虑深远,此时却想的更多。历届新人比试的内容都是六大圣地的掌门人联合制定的,能提前知道这些内容的也只是六大圣地中少数几人,即使其他门派地掌门和长老也是在玄简宣布时才得知的。而作祟却似乎早有所知,难道是六大圣地透漏出去的?或。作祟本身就是六大圣地之人?

    而参加此次新人比试的各派弟子。此时听完玄仙的讲述则更是惊骇,没想到在自己与其他各派修士比试地时候。寰岛之上竟然还有如此之多地波涛汹涌,而自己等人却一无所觉。

    在玄仙讲述完之后,已经有一些性急的修士问道:“玄仙尊,究竟是何人在袭击了各派弟子?”

    玄仙向着九华山等人看了一眼,然后微微一叹,向着身后那五名弟子微微点头示意。

    得到玄仙地示意后,药王谷的凯环当先站出来,满脸恨色的指着徐清凡,厉声说道:“就是徐清凡,是他带领着九华山的其他四人向我索要我和众师弟猎取的七色鹿,我们不同意后就攻击我等的?!?br />
    而他身后的那四名各派年轻修仙,也在凯环指证时纷纷点头表示同意,同时咬牙切齿的瞪着徐清凡等人。

    一言出,满堂皆惊。

    尤其是九华门众人,完全没想到结果竟然会是这样,均是面面相觑,却不知该如何反映,或看着张华陵,等掌门人决断?;蚨⒆判烨宸驳热?,脸含怒色,等着他们来解释。

    只有九华门的太上护法周华海,一向脾气暴躁的他在今天却奇怪的一言不,而此时更是低头沉默不语,似乎在思考着对策。

    而那些有门下弟子出现死伤的各门派的掌门和长老。此时更是怒视着徐清凡等人,想来如果不是顾忌到徐清凡等人是圣地弟子的身份,早就出手将他们挫骨扬灰了。

    而*宫的黎天英,沉默良久后又终于开口,盯着张华陵冷冷地说道:“这么说,的确是你门下的弟子攻击其他门派的弟子了?那之前杀死我门下两名弟子的人,也的确是你门下地弟子了?”

    张华陵却没有马上回答黎天英的问题,而是静静的观察着周围人的表情,包括九华门的众位护法。似乎想要看出来什么。最终,却将目光停留在徐清凡身上,似乎想要等着他来解释。

    吕清尚在接连被人诬陷后,此时心中愤怒异常,也顾不得周围众多长辈在此,对着凯环大声喝道:“我们没有??!你们袭击的那天晚上我们都在打坐恢复灵气。哪有时间来袭击你们?”

    而金清寒此时也再也无法保持一贯的冷漠,冷声说道:“如果不是生异变,以我们五人的实力在第一天就能捕捉够十只七色鹿,何必去抢你们手中的寥寥几只?”

    “那你们有证据不是你们干地吗?”宫清雅显然恨极了九华门几人??吹铰狼迳泻徒鹎搴谋缃?,当先反问道。

    而在场上多名众修士注视之下的徐清凡此时却没有着急的开口辩解,因为他知道,越到这种时候越是需要冷静,盲目的辩解不会有任何作用。

    如果之前还只是怀疑的话,那么现在的情况则毫无疑问,寰岛上所生的一切是一个针对九华门的阴谋,虽然最终目地是什么不知道,但徐清凡觉得让九华门犯众怒应该就是目的之一。

    只要是阴谋,就必定会有漏洞。而局中人是否能将这些漏洞找出来。则是阴谋能否成功的关键。

    这是徐清凡博览史书后所得出的结论。

    而寰岛异变中,九华门无疑就是局中人,是否能找出漏洞,则正是能否破局的关键。

    仔细的将玄仙刚才所说的话以及这三天来所生的事情重新回想了一遍,徐清凡终于开口了,对着场上众修士缓缓说道:“晚辈不才,想说三点供各位前辈参考?!?br />
    无疑徐清凡这句平缓的话要比吕清尚和金清寒两人所激烈的辩解有用地多。所以听到徐清凡的话后,全场的目光全部注视在徐清凡身上。

    而本来已经准备开口的张华陵。则看向徐清凡时眼神中闪过一丝赞赏之色。

    看到场上众修士的眼神全部都集中在自己的身上,徐清凡神色不变,继续说道:“第一,据玄仙尊所说,八派弟子被袭的时间。从最开始到最后。之间的距离最多只不过短短地一个余时辰的时间。请问各位长辈,你们说以晚辈等人区区灵寂期的修为。灵气够不够支撑连续的战斗这个问题先不说,但能在短短一个时辰的时间内接连杀伤八个门派地精英弟子吗?”

    听到徐清凡地话,场上众修士皆是一愣,一阵轻微的议论声响起。而一些心思紧密之前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此时看着神色冷静地徐清凡,面露赞赏之色。

    徐清凡看到自己的话引起了众修士一阵议论,许多修士脸上已经露出了怀疑之色,心中微微一喜,却还是冷静的继续说道:“其次,寰岛虽然不大,但也有近千公顷。寰岛的夜晚昏暗无光,如果是我们出手袭击的话,又是如何能准确的知道各派弟子的位置呢?甚至为袭击各派弟子而赶路而花去的时间,就要有半个时辰了?!?br />
    随着徐清凡的第二点说出,场上众修士议论声更大,甚至有许多修士在看向那五名各派的年轻修士时,眼中已经露出了质疑之色。

    “我相信这五位师兄不会说假话,也许在寰岛的第二天晚上他真的看到了是我等袭击了他们?!?br />
    听到徐清凡的这句话,众修士微微一愣,金清寒和吕清尚更是大急,不知道徐清凡为什么要这么说,但徐清凡不再管众修士的反映。只是继续说道:“但恕晚辈直言,这五位师兄功力最高的也只有灵寂初期的修为,先不说当时寰岛昏暗无光,也不管他们当时是否使用了天眼术,就算是白天,并且他们当时也使用了天眼术。但如果是一个灵寂后期地修士使用手段将自己的面貌化成晚辈等人的模样,想来这五位师兄也看不出来吧?这是晚辈要说的第三点?!?br />
    说着,徐清凡向那五名幸存的各派弟子看去。

    随着徐清凡将三点说完,即使是那五名幸存的修士也对自己之前所见到地情景将信将疑起来。尤其是凯环,他对徐清凡的第一印象相当不错,他的师傅岁也对徐清凡甚是推崇,所以看到徐清凡向自己看来的眼光后,也不由自主的点头表示同意。

    随着徐清凡将自己的观点说完,在场的众修士终于压制不住自己心中的疑惑。场上原本轻微的议论声也猛地大了起来。

    从徐清凡所提出的三点来看,九华门的确不可能袭击各派弟子,被人陷害的可能性甚大。而且正如金清寒所说,以九华门五人的实力,本身就可以轻易的完成任务,而不需要抢夺他人。

    而九华门诸多长老,却看着徐清凡面露赞赏之色,显然对徐清凡刚才能为九华门脱围的表现甚是欣赏。

    但奇怪的是,虽然徐清凡提出了如此之多的疑点。但那些包围着九华门众修士地苦修谷修士却依旧神色不动,依然将九华门等人包围了起来,神色戒备。

    看到这些苦修谷修士的表现,徐清凡微微一愣,刚才心中那不祥的预感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愈加的强烈了起来。

    难道说,事情还有变化?或说,布局还有什么后手不成?

    一想到这点,徐清凡原本已经放松的表情就又变得凝重了起来。

    因为他突然现,如果真如自己之前所想的那样的话。那么布局耗费了偌大精力所布的局也太容易破解了,与他隐秘的手段和强大的实力不符。

    脸色与徐清凡同时变得凝重地,还有九华门的掌门张华陵。

    果然,事情没有徐清凡之前所想的那么简单。

    华仙看到场上众修士在听到徐清凡的话后均脸上露出了疑惑之色时,微微叹息了一声,突然开口说道:“据我之前的猜想,也不认为是徐道友等人所为,观点正如徐道友之前所说?!?br />
    听到华仙的话。一名九华山的长老冷哼道:“既然如此,你们为什么刚来到这里就将我们围???好像生怕我们逃跑似的?!?br />
    之前一直沉默不语地玄灵此时却突然冷笑道:“因为我们现了另外两点证据?!?br />
    “是什么?”张华陵却并没有因为玄灵的语气而不满,只是冷静的问道。

    玄灵冷哼一声,长袖一挥,两具尸体突然出现在众人眼前。

    “马师兄??!”

    “玄苦道友??!”

    “是九华门的马华光和苦修谷的玄苦尊??!”

    两具尸体一出现之后。马上引起了轩然大波。与这两具尸体生前相熟之人纷纷惊呼出声,而九华门和苦修谷地修士更是神色激动。

    刚才出声地那名九华门的长老更是质问道:“你将马师兄怎么了?马师兄常年在山中闭关。此次根本没有来詹台,临走之前他还是好好地,现在怎么死了,是你们出手的吗?”

    说着,这位长老就要走向玄灵去质问,却被两名苦修谷修士拦了下来。

    而初见玄苦尸体的苦修谷众修士则,则面色悲伤,并纷纷聚在玄苦尸体的周围,查探起玄苦的死因来。

    而徐清凡心中不祥的预感却愈加的强烈了起来。

    玄仙缓缓的说道:“在七景幻杀阵困住玄灵等道友时,我和其他几位道友现异常后赶去救援,最终和玄灵等道友内外合力将那阵法破去。而破去阵法之后,三名控阵之人欲逃匿,而我等则合力想将他们擒住。只是他们的实力均甚是高强,最后只被我等截下了一人。却已被我等错手杀死,而这人,经过我等验证,正是九华门的马华光道友?!?br />
    说到这里,玄仙顿了顿,接着说道:“而逃走的三人。虽然一直隐藏自己所修地真正道法,斗法时所施展的道法几乎各门各派的都有,但在最危急的时刻,他们所施展的道法却均是九华门的道法?!?br />
    话说到这里,意思已经极为明显了。那就是,布阵伏击苦修谷众修士之人,乃至住破坏了寰岛上地传送阵之人,正是九华山的修士??!

    随着玄仙的话声落下,场上其他门派的修士看向九华门修士时眼光已是含有敌意。

    接着。玄仙的脸上闪过悲痛之色,指着玄苦的尸体又说道:“而玄苦道友的尸体,则是在我们之前在寰岛上紧密搜索时,在一地**中现的?!?br />
    听到玄仙的话,场上众修士均隐隐地猜到了什么,全都看向那些正在检查玄苦死因的苦修谷修士。

    而就在这里,这些苦修谷修士也终于探察完毕,纷纷站起身来,一个个均是面色凝重。

    “玄苦道友的死因已经查明。在死前。他体内血脉倒行,经脉爆裂,丹田多有破损,应该是中了某种道法,使他无法控制自己体内的灵气,最后却被自己体内的灵气冲击而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些应该是中了九华山独有的道法——华凌指后的症状吧?”玄简慢慢的站起身来,然后紧盯着九华掌门张华陵,缓缓地说道。

    张华陵此时的面色无比的凝重,听到玄简的话后却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缓缓的向着玄简和马华光的尸体走去。

    有两名苦修谷修士本来还打算拦住他,但却被玄简所制止。

    当张华陵来到两具尸体边后,却先将马华光的尸体仔细的检查了一遍,检查完后脸上神色愈加的凝重。

    接着,张华陵又将玄苦的尸体仔细地检查了一遍。

    终于,在场上所有修士的注视中,张华陵慢慢的站起身来,面无表情的说道:“这具尸体的确是马华光师弟的师弟。而那玄苦尊,也的确是被华凌指所杀?!?br />
    听到张华陵亲口承认,场上众修士大哗。

    至于九华门的修士,则满脸都是惊骇之色,他们自知这些事不是九华山所为。至少自己等人根本不知情。但。究竟是为什么马华光地尸体会在寰岛上出现呢?

    而“华凌指”,则更是九华山的不传秘技。即使是在九华山的“华”字辈高手中也是会寥寥,但玄苦又怎么会是被“华凌指”所杀呢?难道还有其他人学会这九华山的绝技不成?

    甚至有些疑心重,更是怀疑是否九华门中有人隐瞒着自己私下里行动。

    还有一些九华长老,此时则想到马华光之前一直在九华山中闭关,而现在尸体却在寰岛中出现,那么难道寰岛上生了什么变化不成?

    一时间,众人心思各异,人心惶惶。

    而徐清凡此时也终于知道布局的意图了。

    诬陷徐清凡等人杀害别派弟子只是一个引子,所以布局也不甚严密,只要是心思稍微紧密之人,都可以解开。而对于这些布局显然也早有预料了,更是利用这些破绽布下了一个更大地局。

    现在地情况是,经过证明各派弟子并不是徐清凡等人所杀,而九华门的诸多长老却参与其中,更是杀死了苦修谷地一名修士,如果再加上那失踪的玄修,就是两名!

    按玄仙的说法,这三天来至少有四名九华门的长老在寰岛上暗中行动。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徐清凡刚才所提出的那三点疑点反而成了证据。

    以九华山长老的修为,自然可以在一个时辰之间杀死八个门派的弟子,以他们的强大神识,也能清楚的找到八派弟子的位置,更可以幻化成九华山弟子的模样而不让那八派弟子现。

    而四名门派长老出手,和五名门下精英弟子所代表的意义可是完全不一样的。

    如果是徐清凡等人出手,还可以是解释为徐清凡等人为求胜利而不择手段,没经过师门的同意私自出手。

    但如果是四名门派长老出手呢?

    在整个九华山中,又有多少名修为达到结丹期修为的长老?

    而四名九华门长老同时出手,说他们是私自出手而没经过师门的同意,又有多少人会相信?

    事实上,在修仙界中,一名长老完全可以代表自己的门派与其他门派谈判。

    而四名长老联合出手,则完全可以看做整件事是九华山蓄谋而为。

    看场上众修士此时看九华门修士的眼神,无疑他们正是这么看的。

    而布局真正的意图,却是让修仙界各大门派以为,寰岛上的种种异变都是九华山蓄谋而为??!从而在根本上让九华山与修仙界各派为敌??!

    杀死了诸多大门派的精英弟子,而这些弟子则无不寄托着这些门派未来的传;后来更是杀死了苦修谷两名德高望重的修士;还有就是蓄谋破坏修仙界持续上万年的新人比试,这等于向整个修仙界挑衅。

    这些理由,足够个大门派联合起来围剿九华山了。

    而不知不觉中,九华门就陷入了如此一个困局中。

    只是这次,徐清凡却再也找不到局中的破绽,毕竟徐清凡所知道的线索太少了。

    无奈之下,徐清凡向着张华陵看去,希望这个自己心目中的老狐狸会有办法。

    但徐清凡却现,此时张华陵的神色竟然是如此的疲惫,落日的余晖将他的影子拉的老长,就如一根细长的黑绳将九华门紧紧捆住,再也挣脱不开。

    这个困局,真的就无法破解开吗?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