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二十一章 .次日(1).

仙道求索 第二十一章 .次日(1).

    南荒的夜晚昏暗无光,细雨冰寒,一如玄莲此时的心情。

    当看到凯环昏迷了过去后,玄莲心中一惊,忙再次往凯环体内输入灵气探测情况,所探得的情景却让他微微松了一口气,凯环只是受伤过重并且脱力而陷入昏迷了而已,并没有生命威胁。

    九华门徐清凡?玄莲当然不会不知道这个名字。三年前,玄修出了苦修谷最高等级的召集令箭,并附带着“九魔珠”重现人间的消息。当时苦修谷众人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心中大惊,在玄摩达的带领下快赶到了南荒,并顺利的铲除了实力未大成的魔珠主人,封印了魔珠。

    也就是在那时,玄莲第一次见到了徐清凡。很清楚徐清凡在那次事件中出了大力,居功甚伟。不仅帮助玄修鲍威两人争取了时间,让苦修谷众修士可以及时赶到,在最后更是亲手杀死了罪魁祸那修。

    而在徐清凡知道那修是自己失散的堂兄时的决绝表现,以及在知道婷儿受过魔珠改造后依然决定收养婷儿时眼中的坚毅,都给玄莲留下了不错的印象。而此次新人比试,徐清凡更是九华门五名参赛弟子的领队人,三年不见实力大为增加,玄莲也甚是清楚。

    正因为了解徐清凡,所以玄莲才对凯环刚才的话很是不解。按照当时的情景,凯环应该是在说将他打伤的是九华门徐清凡等人。但以玄莲对徐清凡地了解,徐清凡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是绝不会去抢夺其他参赛弟子地成果的。就算要抢,也绝不会伤及人命。

    但如果凯环所说地不是这个意思。那又是指的是什么呢?

    “难道是说徐清凡等人有危险?”想到这种可能后,玄莲心中顿时大急。马上就准备要通知守护九华门的苦修谷修士小心戒备。

    但玄莲但没有出传信符咒,却突然感觉到了什么,心中微微一动,向着寰岛南面看去,在那里传来了一阵隐晦却奇特的灵气波动。

    这种灵气波动是苦修谷修士召集同门的信号,只要现在没有任务的苦修谷修士,感到这灵气波动后就要马上赶到。

    微微犹豫了一下后。玄莲还是带着重伤昏迷的凯环向着灵气波动传来地位置快飞去。

    但飞到那里之后所见到地情景却不由的让玄莲心中大吃一惊。

    在灵气波动传来的位置上。此时已经站着近二十名苦修谷地修士,均是双眉紧皱,满脸怒色和疑惑。而玄莲则是最后一个到达的。

    此次前来寰岛参加新人比试的门派共有三十六个。都是修仙界排名靠前的修仙大派。而来到寰岛的苦修谷修士也有三十六人,都有着虚丹期以上地修为,在玄简地安排下每位修士都在暗中守护着一个门派的弟子。

    但随着众弟子来到寰岛地第一天结束,共有二十一个门派因为捕捉七色鹿失败而丧失了继续比试的资格,已经返回了詹台。于此同时还有十名苦修谷的修士也跟着他们返回到詹台。向各大门派的掌门和长老汇报第一天寰岛上比试的情景。

    而剩下的十一名已经无事的苦修谷修士则继续呆在寰岛。随时防止有意外生。

    除此之外,还有十五个门派在寰岛上继续比试。所以也依然有着十五名苦修谷的修士在暗中相护。

    这样一来,整个寰岛上总共还有着二十六名苦修谷修士。而此时,聚集在这里的苦修谷修士却有十七名,加上玄莲共有十八名,也就是说此时只有八名修士依旧在守护着各门派的弟子,而其他七名原本应该守护各派弟子的苦修谷修士,却因为某种原因而聚集在这里。

    难道

    玄莲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忙定神向这些苦修谷道友看去,果然看到还有六名苦修谷修士如自己一般手中托着一名身受重伤的各派弟子。

    一名苦修谷修士看到玄莲手中所托着的身受重伤的凯环后,苦笑着说道:“玄莲道友,你所守护的药王谷门人也被人袭击了吗?”

    “玄寒道友,难道你所守护的天灵门也被袭击了?”听到这名苦修谷修士的话后,玄莲忙问道。

    玄寒无奈的点了点头,看了看自己怀中那名重伤的弟子,苦笑着说道:“是啊,老朽失误了,中了别人的调虎离山之计,等我赶回的时候,却现天灵门“的五名弟子已经死了四名,只有一人幸存,还身受重伤。不仅是我,玄环、玄生等五位道友也是一样?!?br />
    听到玄寒的话,玄莲心中一惊,忙向着另外五名正托着各大门派重伤弟子的苦修谷修士看去。而那五人看到玄莲疑问的眼光,也苦笑的点了点头。

    当七位修士将自己的经历统统说了一遍之后,却现原来七人的经历竟然一模一样。都是先被一名满身邪气的神秘人引开,而众人心中好奇却追踪,当现不对后想要返回却遭到的阻挠。

    等他们回到各自守护门派弟子的身边的时候,却现这些弟子无不是四死一重伤。更重要的是,这几个重伤的弟子清醒过来后,无不说是九华门的人袭击了自己。

    而现在,寰岛上没有生意外的只有六大圣地、八荒殿、**门八个门派的弟子。而此时没有来的八名苦修谷修士,也正是这八个门派弟子的守护人。

    “这明显个是阴谋,是对九华门的栽赃?!毙樘昶呶恍奘康男鹗龊?,面色冰冷的说道。

    玄灵所守护地门派在之前已经失败。失去了继续比试的资格,而他现在则留在寰岛防止有意外生。刚才在打坐时突然注意到有人在召集苦修谷修士。却没想到赶到后竟然生了这种事情。

    玄莲也点头说道:“徐清凡地性格人品我们都有了解,我不敢相信只是经过短短三年的时间。他就已经变成了一个为达成目标而不择手段地人?!?br />
    玄寒也点头说道:“而且我们并没有亲眼看到这些事是九华门的弟子所做。每当弟子生意外时,我们就会提前被一个神秘人引开,太可疑了。栽赃嫁祸的可能性很大?!?br />
    玄灵却冷笑道:“但不管这件事情如何可疑,各大门派还是会不可避免的怀疑到九华门,众口一词下,裤子上沾黄泥,不是屎也是屎了??峙抡獯尉呕庞心蚜?。而且这次我们苦修谷也是栽了。在我们的暗中守护下,竟然二十八名弟子死亡,七名弟子重伤。让我等如何对各派掌门交代?”

    听到玄灵的话。虽然知道玄灵此人说话一向如此,但玄莲玄寒等七人的脸色还是不由地难看了起来。

    一时间,苦修谷众修士皆是沉默不语。

    与徐清凡在南荒有过一面之交地玄仙,此次却也参与到暗中?;じ髋傻茏拥娜挝裰?。而他也如玄灵一般,所守护的那个门派地弟子在之前已经因为任务失败而返回了詹台。而他则留在寰岛预防有意外生。在之前玄灵等人说话时他只是一直在默默的听着。现在却突然开口说道:“究竟是不是徐清凡等人所为,我们还要找玄修道友确定一下?!?br />
    徐清凡在苦修谷最熟悉之人无疑就是玄修了。而玄修此次在寰岛却正好是九华门的守护人,一直在暗中守护着九华山五人。徐清凡等人晚上有没有袭击其他门派之人玄修无疑最为清楚。

    听到玄仙的话,其他苦修谷修士先是眼神微微一亮,但接着却又暗淡了下去。虽然此时还没有找到玄修,但众人却几乎已经猜到了结果。既然有人成心嫁祸于九华门,那么玄修恐怕也如玄莲等人般被引开了。

    看到众修士的脸色,玄仙微微一叹,接着说道:“现在情况紧急,我们已经没有时间继续猜测了。玄灵道友、玄海道友、玄黯道友,你们三位和玄莲等七位道友马上带着身受重伤地各派弟子去詹台救护,顺便将我们这里生地情况向各派掌门禀告。并询问他们新人比试是否还要进行下去?!?br />
    说道这里,玄仙嘴角微微泛起一丝苦笑,继续说道:“按理说,整个寰岛上都施展着有镜像术,我们这里生的情况他们应该看地一清二楚才对。但现在却依然没有人来找我们,如果我预料的不错的话,詹台那里应该也是生什么变故了?!?br />
    听到玄仙的话,玄灵等人的脸色不由的微微一沉,但还是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接着玄仙又对其他等人说道:“我现在去找玄修道友询问情况,还请其他十五位道友开始在寰岛上不断的搜寻是否有那些神秘人的踪迹。顺便通知守护其他各派的道友要万加小心,绝对不能再中别人调虎离山之计?!?br />
    玄仙虽然在众苦修谷修士中年龄最小,但办事得力,加上功力高强,所以在苦修谷中一向声望甚高,此时不由的在众修士中扮演起一种指挥的角色。

    玄灵却突然问道:“玄仙道友,你的意思是这新人比试还要进行下去了?”

    玄仙苦笑道:“自修仙界出现以来,每隔一甲子年就会举办一次新人比试,从来都没有中断过。此时虽然出现了一些意外,但我们却没有权利擅自取消中断,所有的决定还是要看詹台上各派掌门的意思?!?br />
    听到玄仙的话,其他的苦修谷修士皆默默的点了点头,并再也没多说什么,按着玄仙的话各自行动去了。

    看着化作道道霞光向着寰岛各方向飞去的苦修谷修士,玄仙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也御云向着寰岛的东南方向飞去,那里有他要找的玄修和九华门徐清凡等人。

    阴谋?;骋?,疑惑。打坐,争斗。在如此之多地复杂事件当中。寰岛的第一个夜晚不知不觉地过去了。

    拂晓时分,天空中骤雨初歇,乌云退却。似乎昨晚下了一夜的细雨耗完了天空中所有地云彩,新的一天阳光灿烂,没有丝毫遮挡,整个寰岛一片明朗,与昨晚的黑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这一片阳光中。金清寒、凤清天、吕清尚三人结束了打坐?;夯旱恼隹?,神色间一片精神奕奕,显然经过一整晚的修养。均已经恢复到了最佳状态。

    看到依然在自己等三人身边守护的徐清凡和王清俊二人,吕清尚眼中掠过一丝感激,笑着说道:“辛苦两位师弟了,今天晚上换我守夜?!?br />
    徐清凡听到吕清尚地话后却微微一笑,说道:“恐怕在今天晚上到临之前。我们就已经完成任务了。昨天我们就已经捕捉到了七只七色鹿。今天难道连三只七色鹿都捉不到?吕师兄这句话看似仗义,实则是想要偷懒?!?br />
    吕清尚听到徐清凡地话后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完之后却说道:“希望今天不会再次出现昨天的那种巨吼?!?br />
    徐清凡刚想要说什么,凤清天却淡淡的说道:“我们赶快行动吧,早点结束早点回到詹台复命?!?br />
    听到凤清天地话,徐清凡等人均相视微微苦笑,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收拾了一下之后就向着寰岛另一个方向飞去。而昨晚他们打坐的这一片地方的七色鹿,在昨天就已经被他们捕捉完了。

    而就在徐清凡等人对自己完成新人比试第一轮的任务信心满满时,他们的头顶上地天空中,却有着两名苦修谷地修士正在忧心忡忡着。

    “这么说,玄修道友你根本不知道昨天晚上九华门五人的行踪了?”玄仙虽然已经预料到了这种情况,但此时却依旧不由地有些失望。

    玄修苦笑道:“是啊,昨天我突然现一个形??梢傻纳衩厝?,心中好奇之下就追踪了下去,却没想到和那个神秘人激斗了整整一晚,那人实力极强,让我根本无法脱身?!?br />
    玄仙缓缓的叹息道:“但这样一来,就没有人能证明徐清凡等人的清白了。九华门,这次恐怕要遭到围攻了。玄修也跟着微微一叹,然后两人就静静的滞立在半空中看着脚下的徐清凡等人,一时间无话可说。

    突然,玄仙身体一震,眼中闪过一丝懊恼,面色焦急的对着玄修说道:“我现在去找玄灵等十位道友,玄修道友切记,不管昨天事实到底如何,徐清凡等人还是这件事情的关键,还请玄修道友认真守护他们,绝对不能再出什么意外了?!?br />
    说着,玄仙却再不停留,御云冲着寰岛中间那片树林快飞去,在那里,有着通向詹台的传送阵。

    看到玄仙如此着急的表现,玄修心中奇怪,传声问道:“玄仙道友想到了什么?”

    “我失算了,寰岛上出现如此变故,而詹台上到现在却依旧没有人来,恐怕不止是因为镜像术失效的原因,想来寰岛上的传送阵也已经被破坏了。我现在只希望寰岛传送阵周围不会有什么埋伏。否则,玄灵等几位道友危矣?!?br />
    当话声落下后,玄仙的身影已经消失在玄修的视野中。

    而听到玄仙的话,玄修心中虽然也着急,但看到已经开始向远处飞去的徐清凡等人,却还是微微叹息一声后暗中追着徐清凡等人而去。

    在玄仙现情况不对的同时,玄灵等十名苦修谷修士已经带着七名身受重伤的各派弟子来到寰岛中间的树林中。

    当他们看到眼前这处被破坏无遗的传送阵时,脸色均变得不好看起来。

    传送阵建造起来极为麻烦,不仅需要大量的高阶灵石和众多的稀有材料,更是要有数个对阵法深有了解之人花数天之功才能布置成功。而看眼前这处传送阵被破坏的样子,想要修复地难度恐怕比起重建一座新的传送阵容易不到哪里去。

    先不说在场众修士中没有一人善于布置阵法。就算有这么一个善于布置阵法之人存在,但众修士在一时之间又哪里能找到那么多地高阶灵石和稀有材料呢?而且就算有足够的材料也有一个阵法大家存在。众修士也没有布阵地时间。

    “看来这件事是早有预谋了?!笨醋耪獯Ρ黄苹档拇驼?,良久之后。玄灵才缓缓的说道。

    玄寒问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玄灵叹息道:“我们再回去找玄仙道友商量一下对策吧,现在看来情况要比我们想象中严峻的多?!?br />
    其他苦修谷的修士在听到玄灵的话后也是脸色严峻,均微微点头表示同意。

    但就在苦修谷众修士准备御云飞出树林时,树林中的灵气却突然以一种奇特地规律不断地波动着。灵气波动之强,即使在场的苦修谷修士都是结丹期的大高手,此时也均忍不住地纷纷脸上变色。

    在灵气波动中,众修士眼前的景色开始模糊扭曲。接着豁然大变。原本树木密集碧草幽幽的景色,突然变成了波涛浪涌的大海景色,而众修士则正站在离海面一丈之上的半空中。

    “七景幻杀阵??!”

    看到眼前突然变换地诡异情景。对阵法一道略有了解地玄莲突然沉声说道,声音中带着深深的戒备。

    “七景幻杀阵”,是目前修仙界所知最强大地攻击阵法之一。这种阵法共有七种变化,每一种变化就是一种幻境。但凡有修士陷入此阵中,原本强大的神识就会被压到最低。更会被阵法所制造的幻境所迷。所见的景色或假或真?;蛐榛蚴?,让人防不胜防。

    比如说苦修谷修士面前这片海景。每一道狂狼都可能只是幻景,却也可能是真实的攻击,让你防不胜防,却又不得不防。

    但修仙界中还有一种说法是,“七景幻杀阵”与其说是一种攻击阵法,却不如说是一种困敌阵法。因为当你陷入此阵中时,只要你不动,阵法本身就不会主动攻击你。

    现在玄灵等人面前这片大海浪涛之色,正是“七景幻杀阵”的七景之一,也是七个幻境中威力最小的一个。而看这个幻境在众多结丹期的修士面前依然如此栩栩逼真,想来背后不仅有高手操控,更有着“七景幻杀阵”的阵盘相助。

    “我们还是被算计了?!笨吹窖矍暗幕镁?,玄灵眼中精光一闪,恨声说道。

    “我们该怎么办?出手破阵吗?”玄莲问道。

    玄寒却摇头说道:“如果只是我等十人的话,出手破阵自无不可。但此时我等手上还有七位各派的弟子,他们身受重伤毫无自保之力。如果我等出手破阵的话,引起阵法的反击,匆忙之下恐怕很难能护的住他们?!?br />
    “那该怎么办?”玄黯看着眼前的幻境皱眉问道。

    灵微微沉吟了一下后断然说道:“七景幻杀阵启动时灵气虽然隐晦,但还是瞒不过结丹期的修仙。我想岛上其他几位道友已经感觉到这里异常的灵气波动,不久之后就会赶来。等他们来了之后从外围破阵自然不难?!?br />
    听到玄灵的话,其余九位苦修谷修士均面露无奈之色,但还是微微的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只能如此了,希望对方不会还有后招?!毙凵裎⑽⑸了缸?,低声说道。就在徐清凡等五人开始行动之时,在寰岛的另一头,**门五人也纷纷从打坐中清醒了过来。

    而在**门五人中,那名一直紧闭着双眼的少年在清醒过来后,脸色突然凝重了起来,并轻轻的出一声惊疑声。

    邓天捱看到此人凝重的脸色后,脸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问道:“丘师弟,你现什么了?脸色怎么如此凝重?”

    “昨天打坐之前,我还明显感觉到寰岛**有十五个门派的弟子在行动,但到了现在,我却现除了我们、八荒殿、六大圣地之外的其他七个门派的弟子,突然都从寰岛上消失了?!?br />
    听到那丘师弟的话,邓天捱心中也不由的有些疑惑,能经过第一天试炼而没有被淘汰的各派弟子,应该都是精英了,所以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全部被淘汰。但更不可能在六大圣地、八荒殿、**门之前完成任务,那么他们突然同时消失就显得非??梢闪?。

    “有现什么具体的线索?”邓天捱问道。

    “没有,一点线索也没有现。但我心中却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仿佛我们陷入了某种?;敝??!鼻鹗Φ苊嫔幽?,缓缓的说道。

    如果是别人在邓天捱面前说自己有某种感觉即将要如何如何的话,邓天捱绝对会一个道法将这人击昏过去,省的他继续呱噪。但对于眼前这位丘师弟的预感,邓天捱却绝对不敢不重视,因为在之前他已经无数次见识到这位师弟预感的准确了。

    所以邓天捱在沉吟了一会后,突然问道:“九华门那几个家伙现在在哪里?”

    “寰岛东面,正在捕捉他们第八只七色鹿?!鼻鹗Φ芎敛怀僖傻乃档?,似乎对整个寰岛的形势了然于胸。

    听到丘师弟的话后,邓天捱微微一笑,幽幽的说道:“是吗?已经捕捉了八只了吗?这么说他们已经很肥了,我再也没有任何理由再放过他们了?!?br />
    说完这句话之后,邓天捱又沉声说道:“把他们手中那八只七色鹿抢过来的话,加上手上现有的这六只,总共有十四只。我们算是额完成任务了。既然你感觉情况不对,那我们在抢完七色鹿之后马上离开寰岛,不做丝毫停留?!?br />
    师弟微笑着说道。

    寰岛的南边,八荒殿的荒邪正慢慢的向寰岛的东面走去,而在他身后三丈之处,四名八荒殿的弟子也正缓缓的跟随着。

    走了许久之后,其中一人快步走到荒邪的身边,小心翼翼的问道:“荒邪师兄,我们已经将寰岛的整个南面都找过一遍了,却没有现一个其他门派的修士,我们是不是”

    荒邪冷冷的看了这人一眼,将他下面的话吓回到肚中后,才冷冷的说道:“南面找完了去东面找,总会找到的?!?br />
    说着,荒邪也不顾这名因为自己的眼神而满身流冷汗的师弟,继续缓缓的向着寰岛东面走去。度似慢实快,转眼间身影就化成了一个淡淡的黑点。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