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十八章 .首夜(2).

仙道求索 第十八章 .首夜(2).

    “各位是在想白天时响起的那声巨吼之事吗?”

    看到其他四人满是心事的样子,根本无心静修恢复灵气,徐清凡知道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直截了当的问道。*书院

    听到徐清凡的,其余四人微微一愣,却也不再独自思量。吕清尚当先说道:“是啊,白日时那声巨吼声势浩大,仅余威就让我受了一些内伤,如果这声嘶吼是专门对着我而的话,我恐怕没有丝毫抵抗之力?!?br />
    王清俊眼神微微闪烁着,也皱眉说道:“这声巨吼也不知是何人所,威势竟然如此之强,按理来说这寰岛除了我们这些各派弟子外,就只有各种妖兽了,难道会是那只七彩鹿所?”

    徐清凡听到王清俊的猜测后却摇了摇头,轻声说道:“应该不是七彩鹿所,先不说这吼叫声明显是人类之声,而且七彩鹿这种妖兽我虽然不了解,但它是由七色鹿进化而成,而七色鹿的嘶吼绝对没有这么恐怖。再说,七彩鹿只是实力接近于地阶妖兽罢了,如果它能出如此恐怖的巨吼的话,那么一般的地阶妖兽都不是它的对手了?!?br />
    金清寒皱眉问道:“那徐师兄你的意思是,这声巨吼是代表其他门派来参加新人比试的弟子而了?”

    徐清凡还没有说话,一直沉默不语的凤清天却突然说道:“不可能。这声吼叫中灵气波动隐晦,显然不是一种道法,而是灵气集于口喉,凭一口丹田之气而,是一声单纯的吼叫声。而新人比试只有结丹期以下的弟子才能参加,但能出如此威势的嘶吼声,却至少要有结丹期的修为才行?!?br />
    听到凤清天如此不客气的否定了自己的猜测。金清寒淡淡地看了凤清天一眼。却并没有说什么。

    “难道是寰岛中隐居着某位前辈?”吕清尚却又想到了一种可能。

    “不会?!毙烨宸惨⊥返溃骸爸翱嘈薰鹊丶肝磺氨惨丫锤刺讲旃忮镜旱幕肪?,如果有前辈在此隐居,他们不可能不知道的?!?br />
    随着徐清凡的声音落下,众人一时间都陷入沉默。当所有的可能性都被推翻之后,众人心中都满是疑惑,顾虑重重。

    因为未知。所以可怕。人们对于未知的危险总是心有顾忌。

    良久之后,吕清尚苦笑道:“这声嘶吼地威势比起嗥天兽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偏偏是人类所,真是奇了怪了?!?br />
    听到吕清尚无意间说的话,徐清凡心中却微微一动,似乎抓住了什么。

    “嗥天兽”。人阶高级妖兽中最强大的妖兽之一,比之碧眼云踢兽还要强上一分。虽然身材娇小,肉搏能力极弱,但却善于用吼声制敌,它那娇小的身躯所出的吼声简直有着让天地变色的威势,每当它出吼声之后,方圆数十里地野兽均会被震的五脏碎裂而死。

    看到徐清凡身体微微一震,接着就闭目沉思了起来。金清寒等人知道徐清凡一定是想到了什么,也不询问。怕打断了他的思路,只是默默的看着徐清凡,等着他解释。*书院

    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后,徐清凡睁眼看了周围四人一眼,缓缓的问道:“你们知道嗥天兽名字的来历吗?”

    吕清尚笑着说道:“不知道。但徐师弟你这么问就一定是知道了。我早就听说徐师弟你博览群书。所以现在就不要绕弯子,直接跟我等说你的想法好了。这样也一样能卖弄你地见识广博不是?”

    吕清尚虽然是一副少年形象。但笑时眼角那密集的鱼尾纹却出暴露了他地真实年纪。事实上,吕清尚是五人中年纪最大的,仅入九华门就已经有六十年了。虽然年纪是众人最大的,但他的性格却在五人中最为洒脱,总是一副放荡不羁的样子,这样一来却也让五人间地气氛更为融洽。

    听到吕清尚地话,徐清凡自嘲一笑,以前岳清儒在解答他心中的疑惑是就是这样,先抛出问题,然后再解答。而徐清凡与岳清儒相处多年,不知不觉也染上了这种习惯。

    但徐清凡知道吕清尚地性格如此,虽然取笑却并没有什么恶意,所以也并不在意,只是缓缓的解释道:“在嗥天兽被人类现之前,嗥天这个名字已经存在了。那是修罗族的一个分支,名叫嗥天族,形同人类孩童,也是以吼声制敌。后来嗥天族和修罗族一起被当时的修道封印,也渐渐的消失在人类的记忆中?!?br />
    数万年前,人类只是神州浩土众多种族中最不起眼的一支。而除了人类之外,当时还有众多的其他种族,这些种族实力强大,历史悠久。因为生性好斗好杀,所以被人类合称为“修罗族”,但最终却还是被人类纷纷封印。

    徐清凡顿了顿,继续说道:“后来,随着人类在神州浩土活动的范围越来越大,现了许多之前闻所未闻的妖兽,而嗥天兽也就是那时被现的。因为它和嗥天族一样身形瘦小,又善以吼声制敌,所以人们就给它起名为嗥天兽?!?br />
    听到徐清凡的讲述,凤清天皱眉问道:“你的话的意思是这寰岛上有着嗥天族人?不可能的,先不说嗥天族早已经被封印了,就算万年前还有残余此时也寿元枯竭。就算这里还残留着有嗥天族人,也早被之前来探察的苦修谷的修士现了?!?br />
    徐清凡微微摇了摇头,轻声问道:“你们注意到代表八荒殿参加此次新人比试的那个人了吗?”

    “你是说那个长相和孩童一样的人?”金清寒突然问道。事实上,九华门五人自来到詹台后就开始默默的打量着其他门派的对手,而八荒殿的那名孩童模样之人,却无疑是众人印象最为深刻的。因为他身上所散地威压在詹台上数千弟子中是最强地,比之凤清天还要强上三分。

    “你是怀疑那个孩童模样的人是嗥天族的遗孽?”凤清天却皱眉问道。

    徐清凡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只是怀疑罢了,毕竟嗥天族已经有数万年没有在神州浩土出现过了。但那人的形象的确和古籍中描写嗥天族形象太相似了。*书院”

    听到徐清凡地话。九华门其他四人再次陷入了沉默。如果这次新人比试出现了修罗族,那事情就大了,但所有的这些却仅仅只是徐清凡推测罢了,根本无法作准。更何况,这也不是他们这么还没有踏入结丹期的弟子能管的事情?!?br />
    看到众人均是沉默不语,徐清凡知道他们心中的顾忌。于是不再持续这个话题,说道:“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抓紧时间打坐恢复灵气吧,明天我们还要继续捕捉七色鹿呢。希望明天别又出现那巨吼的好?!?br />
    本来,徐清凡等人用半天地时间就已经捕捉到了五只七色鹿,但自那声巨吼在寰岛出现之后。岛上所有的七色鹿仿佛都陷入了极大的恐慌当中,或在岛上的平野上不断的乱跑,或躲在某处簌簌抖,给徐清凡等人的捕捉带来了极大的麻烦,所以自那声巨吼出现后,徐清凡等人花了相同的时间却仅仅捕捉到了两只。否则,徐清凡等人到现在已经完成了任务,返回詹台了。

    听到徐清凡地话后众人皆默默的点了点头。但王清俊却说道:“寰岛地晚上多有青龙蟒,大家全都封闭神识打坐的话不安全。让我来守夜吧,反正今天我并没有消耗多少灵气?!?br />
    在这一天的捕捉行动中,徐清凡和吕清尚负责禁锢,而金清寒和凤清天负责攻击,而王清俊只负责防止意外情况生。确实是众人中灵气消耗最少的。

    徐清凡刚想答应。却突然响起之前张华陵和白清福的话,于是说道:“我陪你一起守夜吧。明天金师弟来轮换,我们现在不仅要防止青龙蟒,还要小心有其他门派地修仙偷袭抢夺我们捕捉地七色鹿,要知道历届的新人比试都有这种情况生,所以还是两个人守夜安全些听到徐清凡地话,众人皆默默的点了点头,王清俊本来想说些什么,但看到众人皆不反对,也就跟着沉默了下了。只是看徐清凡时眼中微微闪烁,似乎猜到了徐清凡的真实想法。

    在凤清天等三人静下心来打坐没多久,寰岛的天空突然下起了毛毛细雨,配合上寰岛上的海风,眼前斜风细雨,给寰岛别添了三分清冷愁思之意。

    在众人打坐前,吕清尚为了减轻徐清凡和王清俊的守夜工作,也为了增加守备,在众人身周又布下了一处防御阵法。在防御阵法的阻隔之下,虽然细雨绵绵,却没有对众人造成任何影响。

    看着防护阵外那不见五指的暗夜,如果不是耳边不断响起的浪涛声,徐清凡仿佛是回到了南荒,那里的夜景也是如此昏暗。

    据说,浪涛声虽然单调,却有助于让人心神安宁。但此时徐清凡听着浪涛声,心中却产生了一分烦躁之意。张华陵和白清福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白天时寰岛上那恐怖的吼声,*门邓天捱的挑衅,无不预示着这次新人比试不会平静,甚至还隐藏着些什么。

    但到底会生什么,徐清凡却无从得知。虽然徐清凡并不是控制欲很强的人,但形势失控的感觉却依然让他的心中感到有些不安和急躁。

    但徐清凡心中的急躁和不安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些,经过他白天的观察,现自己这九华山五人间也是矛盾重重,现在虽然一片平静,但却不知何时就会爆出来。

    吕清尚虽然生性洒脱,但显然还是对十年前金清寒在九华门门内大比中重伤他心有不爽,所以在这整整一天的时间中,吕清尚从来没有主动跟金清寒说过一句话。

    而金清寒和凤清天两人间更是矛盾重重,白天捕捉七色鹿时,两人仿佛是较劲一般。总是在有意无意间比试谁先解决对手。以至于到后来那些七色鹿都是死无全尸。而在刚才讨论吼声来源时,两人更是争锋相对,只要有一人说话另一人就一定会反驳。

    至于王清俊,则是徐清凡最看不透之人,从来不出风头,对于徐清凡的指派也从不抱怨什么。但或是因为张华陵之前所说的话的影响,徐清凡总决的王清俊的平凡中隐藏着什么。而且徐清凡现不仅是自己,似乎凤清天也一直在默默地留意着王清俊,好像是现了什么。

    想到这里,徐清凡不由地看向防御阵的另一边看去。在那里,凤清天等三人正闭目盘膝默默的打坐静养。而王清俊也如徐清凡一般正站在防护阵的边缘,安静的看着阵外的雨中夜景。感觉到徐清凡看来地目光,王清俊也转过头来,对着徐清凡微微一笑,算是打招呼,却没有一丝要说话的意思。

    看着王清俊的笑容,徐清凡突然想起了白清福,这两人的笑容是如此的相似。都是笑容虽然逼真,却没有一丝笑意。有种为笑而笑的感觉。差别只在于。白清福地笑容要比王清俊要熟练的多罢了。

    突然,徐清凡有种荒谬的想法,他突然感觉白清福和王清俊就好像是带着一张人皮面具一般,但这种想法一出现就被徐清凡否定了,又有哪种人皮面具可以骗过修仙的“天眼术”呢?

    微微的摇了摇头。抛开脑中那些胡乱的想法。徐清凡开始专心的观察起雨中的夜景来,毕竟寰岛危险。守夜重要。

    黑夜,似乎总是与阴谋相伴,仿佛是因为阴谋觉得黑夜与他们地黑暗心理相合,又或,他们觉得黑夜能更好的隐藏自己地阴谋,所以只有隐藏在黑暗中他们才会有安全感。

    寰岛的某处,一个人影冒着细雨,正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待着什么。

    也不知过了多久,另一道人影在原先那道人影不远处出现了,与原先那道人影相比,这道人影的身型要更庞大一些。

    “你来迟了?!?br />
    “他们现在才开始封闭神识打坐静养,我脱不开身?!?br />
    “你的任务完成多少了?”原先地声音沉默了一会后,再次开口问道。

    “徐清凡和凤清天好像对我一直心有顾忌,一直在偷偷地留意着我,让我没办法行动。哼,还不是你原先演技太差了?!?br />
    “这个身份本来就是用来吸引九华门注意的。不过以你地实力和心机会会没机会出手吗?我看是你心软了吧?面对当初的同门,不忍下手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再次沉默了许久之后,原先那个声音再次响起:“无所谓了,反正你的任务完成或没完成都一样,完成了自然效果更好,没完成也不影响大局?!?br />
    “白天那声巨吼,你有什么消息吗?”

    “我这里也不清楚,不过不管这吼声的是谁的,都不会影响大局?!?br />
    “那你们什么时候动手?”

    “我想,现在已经开始了吧?!绷硪桓錾粲挠牡乃档?。

    虽然寰岛已经进入了夜晚,但武陵山顶的詹台上却依旧是一片明亮,碧草幽幽,鸟飞兔走,仿佛在这个修仙界的圣地中,根本没有黑暗一说似的。

    詹台上,站立的各派弟子约有四五千名,熙熙攘攘。其中大部分都是在长辈的带领下来观看新人比试的弟子,此时均神情兴奋,相互讨论着白天时所看到的情景。但还有一些却是垂头丧气,他们都是代表各自门派来参加此次新人比试的弟子,却没想到仅仅不到一天就铩羽而归,丢尽了脸面。

    詹台南边那处各派掌门长老所在的玉台上,各派掌门和长老安坐其上,却始终没有人说一句话,均是通过镜像术观静静的看着自己门派弟子的表现,为弟子们的表现表情或喜或忧。

    终于,五行宗的掌门曾莲仙打破了沉默,笑呵呵的说道:“哎,恐怕这次我派要丢尽脸面了?!?br />
    到现在为止,五行宗的成绩是六大圣地中最不好的,甚至比起*门来还要差上一些。所以曾莲仙此时的表情虽然是笑呵呵的,但却有些勉强。

    张华陵安笑着道:“才过了一天,现在的成绩还不能说明什么。曾宗主不必着急?!?br />
    曾莲仙叹道:“张掌门自然心中不急了,贵门弟子表现如此出色,仅一天时间就捕捉到了七只七色鹿?!?br />
    张华陵听到曾莲仙的话后微微一笑,却看不出他心中到底是喜是忧,只是意有所指说道:“我九华门哪里比得过八荒殿啊,八荒殿的五位师侄已经额完成任务了。尤其是那名荒邪师侄,吼声威势无穷,比之万年前的嗥天族也丝毫不差啊?!?br />
    听到张华陵的话,八荒殿的大殿主蛮天眼中精光一闪,刚想要说些什么,却突然脸色大变,向着詹台上空处看去,那里是“镜像术”所化的寰岛镜像。

    不仅是蛮天,玉台上的各派掌门和长老,包括台下的一些修为较高的弟子,无不是豁然抬头看着天空中那镜像术所化的寰岛镜像。

    只见天空中的镜像术上,突然开始出现诡异的灵气波动,在这灵气波动的影响下,原本清晰的镜像仿佛石子击水般泛起阵阵波澜,接着,这种波澜越来越强烈。约莫过了数十息的时间后,那镜像术所化的寰岛镜像就在众人眼前破碎了。

    看到眼前这种异变,詹台上众人无比脸色大变。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