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十六章 .首日.

仙道求索 第十六章 .首日.

    “时间紧迫,我们也赶紧行动吧?!?br />
    徐清凡的话声刚刚落下,就又有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请问这位可是九华门的徐清凡徐师兄?”

    听到又有人找徐清凡,金清寒等人看徐清凡的眼神都变得甚是怪异,显然是奇怪徐清凡在修仙界交友竟然如此广博。不仅是金清寒等人,就算徐清凡自己在心中也甚是诧异,不知道自己只不过才下山游历了一年,怎么就会认识了这么多人了。

    转身一看,却是一个矮胖子正快步向着自己走来,脸上带着爽朗的笑意,身上的灰色宽袍上带着三道紫痕,修为大概刚刚踏入灵寂期。而他的身后,则跟着四名形态各异的男子,显然是他的同门师兄弟,修为在辟谷中期到辟谷后期不等。

    按理来说,以他们的实力在这次新人比试中是很难晋级的,但这五人却是空地中除了刚才离去的“*门”和“清虚门”两门弟子之外,唯有的一组神色坦然的,似乎对这次比试甚有信

    仔细的打量了这个矮胖子一眼之后,徐清凡确定自己并不认识他,不由疑惑的拱手问道:“恕在下眼拙,请问这位师兄出自何门?”

    矮胖子走到徐清凡面前后哈哈一笑,说道:“我叫凯环,出自药王谷门下,我的师傅是岁?!碧桨肿拥幕?,徐清凡心中恍然,问道:“原来是岁前辈门下,三年不见,岁前辈他一切可好?这次新人比试却没有见到他?!?br />
    就在徐清凡说话时,一旁的凤清天微微的冷哼了一声,显然是不满徐清凡一而再的与人聊天而耽搁了时间。要知道,这次比试只有三天的时间。七色鹿更是只有区区不足百只,越迟行动失败的几率就越大。所以刚才“*门”和“清虚门”的弟子,才会只说了两三句话后就匆匆地离去。

    听到凤清天的冷哼声,凯环显然明白了他的意思,却洒然一笑,却也不在意。只是对徐清凡说道:“我师傅自你处得到那颗碧眼云踢兽的内丹后,就将它炼制成一颗觅灵珠。已经下山寻找灵草两年时间了?!?br />
    说着,凯环从袖中拿出了一个玉瓶,递给徐清凡,说道:“寰岛多青龙蟒,这种妖兽所喷吐的毒炎甚是厉害。虽然各位九华门的师兄实力高强,但为了以防万一,这拔火丹还是有一瓶地好?!?br />
    凯环所拿出来的“拔火丹”,也是药王谷所产地比较出名的灵丹之一,对各种火伤有着不俗的治疗能力。也算是在修仙界比较珍贵的灵丹之一了。

    看到凯环递来的“拔火丹”,凤清天眼中虽然闪过一丝不屑,但脸色却好了一些。而金清寒等三人却不由的微微露出喜色。凤清天有上古神兽烈焰凤凰的血脉,自然不怕青龙蟒的毒火。但其余几人对此却心有顾忌,有了这拔火丹”,战斗时无疑会心安许多。

    徐清凡知道,凯环之所以会送自己灵丹。除了因为感激自己卖给药王谷一颗碧眼云踢兽的内丹外,更有结交九华门之意。而且这次寰岛比试有了“拔火丹”也地确会轻松许多,所以也不推迟,双手接过凯环递来的“拔火丹”,说道:“多谢凯环师兄了?!?br />
    “哪里的话,我师徒还要感激你的觅灵珠呢?!笨钒谑植辉谝獾乃档??!昂昧?。我也不再耽误各位师兄的时间了。而且我们也是时候去捕捉七色鹿了。各位九华门的师兄,我们就此告辞了?!?br />
    徐清凡拱手说道:“那在下就不客气了。祝各位药王谷地师兄一切顺利?!?br />
    凯环也对着九华门五人拱了拱手,就带着四名师兄弟快步向树林外走去。

    “我们也开始行动吧?!比范ㄔ僖参奕擞胱约捍蛘泻艉?,徐清凡说道,说着就带头向树林外走去。

    在徐清凡等五人向树林外走时,许多门派已经开始了行动。

    “七色鹿,皮肤七色遍布,虽身高六尺,却力大无穷,奔跑极。头上鹿角可破万障,可七彩霞光,伤人元神,夺人法器?!?br />
    这是《山海异谈——妖兽篇》中对七色鹿的介绍,从中可知这七色鹿虽然在人阶高级妖兽中不算出名,也并非强,但对于结丹期以下地普通修仙来说,也甚难对付。

    但这次来参加新人比试的弟子,虽然都没有达到结丹期的境界,但有很多却各个功法玄奇,法器精妙,七色鹿虽然实力强大,但他们却并没有看在眼里。

    在寰岛东南处,强烈的寒气不断在蔓延着,寒气中,凄厉的鹿嘶声也在不断地响起。

    近看之下,却现四名*宫地弟子正围着一只七色鹿不停的游走,身上诡异地冒着强烈的寒意,在这四名女子身上寒意的影响下,七色鹿的脚下已经结出一层薄霜,并且以极快的度越积越厚,很快的就化成一层厚厚冰层。

    而她们中间的那只七色鹿,虽然头上的鹿角可以射出七色灵光,威力强大,但无奈这四名女子身形游走度极快,七色灵光根本无法对四名女子造成丝毫伤害。而在四名女子的寒气影响下,这只七色鹿的身体越来越僵硬,度越来越慢,鹿嘶声也越来越凄厉。脚下的冰层更是让它有些站立不稳。

    而作为领头人的那名白衣少女,却只是御使着一件白色冰环状的法器静静的停滞在半空中,表情冷淡的看着脚下的情景,偶尔会指点一下四女行动,似乎不屑于出手一般。

    在时间的推移下,此处的寒气越来越盛。终于,这只七色鹿出一声悲鸣,跌倒在地上,再也无法动弹丝毫。而它的身上,更是结出一层厚厚的冰霜。

    看到七色鹿倒地,白衣少女脸上却没有露出丝毫的喜色,只是白衣长袖一挥,用“袖里乾坤”将冻僵了地七色鹿收入袖中,然后就带领其他四名少女向着另一个方向快飞去。

    就在少女刚才捕捉七色鹿的地点往东三十里。另一场战斗也正在静静的进行着。

    于*宫的战斗相比,这里的战斗显得无比安静和波澜不惊。只见五行宗的五胞胎兄弟正分站在五角。双手快地变换着指诀,在他们的操控下,一个五角星形状地五色结界形成,并快的往中间压缩着。

    而这五角星结界的中间,则是一只雄壮的七色鹿,看到五角星结界在不断的压缩时,似乎也感觉到了自己的情况不妙,开始不断的用身体冲击着五彩结界,并不时的从鹿角上迸射出耀眼的五色光芒攻击那五胞胎兄弟。

    只是这五彩结界坚固无比。任由这七色鹿如何冲撞都无法动摇丝毫。而它射出地七色光束,在结界的阻挡下也丝毫无法威胁到五行宗的五胞胎兄弟。

    眼看结界越来越小,而自己却无法动摇它丝毫,七色鹿着急的不断的出嘶嚎声,只是在结界的阻隔下没有传出一丝声音,整个战斗过程显得一片平静。

    终于,结界缩到极小的时候。七色鹿身形被困,再也动弹不得了??吹秸庋厍榫?。五胞胎兄弟没有多说一句,将被结界困住的七色鹿收入袖中后,也快向其他方向飞去。

    而最热闹地地方还是寰岛的正东方,响彻天际的鹿鸣声和清虚门众人的呼喝声在不断的响起着。清虚门地华仙也一样是滞立在半空中没有出手,不断地对其余四人出命令。只有当某位清虚门的弟子出现危险时。才会偶有出手。

    “吕师弟。施展龙卷风暴眩晕七色鹿?!?br />
    “尚师弟,用土墙术挡住七色鹿逃跑地路线?!?br />
    “田师弟。马师弟,攻击七色鹿的四足?!?br />
    随着华仙的指挥,没过多久,他脚下的这只七色鹿就出一声绝望的悲鸣,跌倒在地,浑身伤口密布,却再也爬不起身。寰岛西南方位,五名面色庄严慈和的年轻僧人正在默默的低头念佛,而他们的脚下,则是一直毫无生机的七色鹿,双眼暗淡无光,身上伤口处处,不断流出的血液渗湿了地上的碧草。再配合那五名僧人满脸的慈悲之色,情景显得无比怪异。

    同样或不同的情景,就这样在寰岛不同的位置上不断的重演着。

    但有能力捕捉七色鹿的弟子毕竟还是少数,更多的情景却还是各派修士不仅没能捕捉到七色鹿,反而被七色鹿击败,甚至在七色鹿的攻击下有生命危险。

    牛演玄是代表“桓虚门”这次参加新人比试的五名弟子中的领导人,虽然知道这次比试危险重重,但为了师门的荣誉,他还是带着四名心有顾忌的师弟走出树林,想要尽力来完成这次比试。

    但“桓虚门”只是修仙界一个不起眼的二流门派,修仙功法自然不会有多玄妙,所以牛演玄虽然天资不错,现在却也仅仅只有灵寂初期的修为,而他的那四名师弟更是只有辟谷期的修为,五人手中的法器最好的也只是牛演玄的那件人阶高级法器“玄蓝?!?。以这种实力来捕捉七色鹿绝对是败面居多,但对牛演玄来说,或这次比试自己根本不可能成功,但能不能成功是一回事,自己有没有尽力却又是另一回事。却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牛演玄刚刚带着四名师弟走出了树林,就现了一只七色鹿正在林外悠闲的散步。

    为了确保能一击建功,牛演玄现这只七色鹿之后就让三名师弟组成“三才阵”将七色鹿暂时困住,让另一名师弟为自己护法,而他自己则施展他所会的最强道术——“天陨术”将七色鹿击杀。

    但七色鹿的实力却远远出乎牛演玄的想象,仅仅两个呼吸的时间,在他的“天陨术”只施展到三分之一不到的时候,七色鹿就已经冲破了他三名师弟合力施展的“三才阵”,并快地朝着布阵的那三名师弟冲撞而去。而那三名师弟刚才阵法被迫,此时心神震动。根本无力躲避??!

    看到这样的情景,牛演玄心中大惊,冒着被道法反噬的危险强行止住了自己正在施展的道法,然后忙御使着自己的法器“玄蓝?!背遄牌呱构ト?,想要阻挡一下七色鹿地冲势,给自己的几位师弟争取躲避地时间。

    但牛演玄却惊骇的现,这只七色鹿对自己攻去的“玄蓝?!彼亢撩挥欣聿?。只是冲着攻来的“玄蓝?!鄙涑鲆坏榔卟氏脊?,而“玄蓝?!北徽獾榔卟氏脊饣髦兄?。不仅攻势顿止,更是冲着牛演玄倒飞而来。

    看着向着自己倒飞而来的玄蓝剑,还有马上就要被七色鹿撞到的三位师弟,牛演玄一时间心中满是绝望之情??蓟诤拮约焊绽吹藉镜菏辈还耸π值艿娜白杓岢忠蹲狡呱沟木龆?,因为自己的坚持,因为师门地荣誉,就让几位师兄弟丧命,这样值得吗?

    这时,虽然现在自己能躲过玄蓝剑的逆袭。但接下来又该如何应对七色鹿呢?如果几位师弟有什么损失,自己回去后又该如何面对师傅呢?

    心怀愧疚之下,面对冲着自己倒飞而来的玄蓝剑,牛演玄竟然在一时间忘了躲避。

    就在这万分危急之刻,众人头上三丈之处突然爆出一道耀眼青芒,在青芒出现的瞬间,七色鹿的脚下也突然冒出数根青藤。顿时就将正冲向“桓虚门”的那只七色鹿捆的严严实实,再也动弹不得。同时。牛演玄地面前也突然出现了一面木墙,挡住了倒飞而来的玄蓝剑。

    看到眼前突然地变化,牛演玄一时间有些目瞪口呆,这场?;?,就这么解决了?想到这里。牛演玄不由的抬头向着天空中青芒亮起的地方看去。却现光芒散尽后,一个麻衣赤脚的老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正静静地滞立在半空中。

    看到牛演玄向自己看来,老微微一笑,冲着牛演玄微微一躬身,温声说道:“在下苦修谷修士玄灵,见过几位道友。几位道友在七色鹿地反击之下已经没有了抵抗之力,按规则已经比试失败,请几位道友回树林中,通过传送阵返回詹台?!?br />
    听到玄灵的话,牛演玄眼神微微一黯,知道这次新人比试自己地门派已经输了,但还是冲着老深躬一礼,恭身说道:“多谢尊相救之情,我等这就返回詹台?!北暇贡绕鸺肝皇Φ艿恼鬯?,比试失败还是可以接受的。

    说完之后,牛演玄就和几位师弟相互扶持着,向刚刚才走出来的树林中走去。

    当看到牛演玄等五人消失在树林中之后,玄灵微微一笑,然后手上指诀一变,捆在七色鹿脚下的青藤顿时就重新缩回到大地之中。

    做完这一切之后,玄灵没有丝毫停留,也不理地上那只已经摆脱束缚的七色鹿愤怒的嘶叫,化作一道灵光向着寰岛另一个方向飞去。

    阳光暖暖,海风轻拂,一时间,除了这只愤怒的七色鹿之外,这片大地中仿佛什么都没有生过。

    就这样,在众门派的弟子踏入寰岛的第一天,像牛演玄这样丧失了比试资格的弟子共有上百名,参加新人比试的修仙界各派一下子就有一半丧失了继续比试的资格。

    传送阵所在的那处树林虽然占地面积不大,但却树木极为密集,人在其中十分容易丧失方向。但徐清凡等五人均是境界至少达到灵寂期的修仙,所以区区树林自然难不到他们。

    当徐清凡等人走出树林后,才现自己刚刚走出的这处树林正处于整个寰岛的正中间,树林之外是一片空旷的平野,其上碎石密布,野草夹杂。但和小树林一样,徐清凡等人依然没有现任何生物的踪迹。

    而且也不知是何种原因,虽然此处离海甚远,但依旧是涛声连连,和在小树林中的情景一模一样,似乎这单调的浪涛声遍布着整个寰岛,让寰岛更添神秘。

    “我们该怎么做?”打量了一眼眼前这片空旷死寂的平野后。吕清尚向着徐清凡轻声问道。

    徐清凡也在打量着眼前的情景,听到吕清尚的话后皱眉说道:“现在我们先寻找七色鹿的踪迹,找到之后抓紧时间捕捉。第一天七色鹿最多,往后就会被其他门派地弟子越捉越少,所以我们今天要尽量多抓一些?!?br />
    听到徐清凡的话,金清寒点了点头。说道:“那我们现在各自分开寻找七色鹿吧,如果有人找到了七色鹿的踪迹。就用师门令箭通知其他人,徐师兄意下如何?”

    徐清凡摇头说道:“不要分开行动,这处寰岛处处透着诡异,不管哪里都有浪涛声不说,而且我们根本没有见到什么虫兽存在,再加上玄简尊说这里多有人阶高级妖兽,所以我们要多加小心,最好不要分开行动?!?br />
    本来,徐清凡自信以九华门五人的实力。即使是单独遇到两到三只人阶高级妖兽,也可以全身而退的。但之前张华陵和白清福的话,让徐清凡总觉得这次门内大比并不是那么地简单,所以行事间就更加小心起来。

    凤清天听到徐清凡的话后皱了一下眉,冷淡地说道:“五人一起行动,寻找起来度太慢了。而且我自信单独一人能应付那些人阶高级妖兽?!?br />
    听出凤清天话中略有对自己的不满,徐清凡只是微微一笑。却并不在意,只是说道:“凤师兄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请各位为我护法?!?br />
    说着,徐清凡也不顾其他人疑惑的眼神,自顾自的盘坐在地上,接着闭上双眼。十指接连变幻。指诀变化中。就见徐清凡的十指间化出了无数的飘絮,在风吹间自徐清凡的十指中缓缓的飘飞而去。这些飘絮飞行的度虽然看似度极慢。但转眼间就在众人地眼前失去了踪迹。

    良久之后,徐清凡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先是看了身周四人一眼,然后笑着说道:“往东二十三里处,有两只七色鹿正在散步;往西北四十里处,也有一只七色鹿正在吃草。我们先去捕捉东面那两只七色鹿吧,别让其他门派之人捷足先登?!?br />
    刚才徐清凡化出的那些飘絮名叫“飘絮花”,这种花遇风则飞,落地而枯,最远可飘五十里地。但这种花最奇特之处却在于,修仙的神识可以轻易的附在它上面,所以徐清凡经常用它来探测陌生之地周围的情景。

    看到徐清凡如此准确的报出了周围五十里地七色鹿地踪迹,凤清天也就略微收起了刚才的不满之心,微微点头表示同意。而金清寒等人自然也不会不赞同。

    看到其余几人都点头同意后,徐清凡也就站起身来,就御使着“万里云”当先向着东方快飞去。

    在来詹台地路上,徐清凡已经知道金清寒等四人都有各自的飞天之技。

    此时,除了徐清凡是御使法器“万里云”之外,其余四人也各使神通,王清俊拿出一件蓝色旗子,迎风而涨,在蓝色旗子的托载下,他也跟着徐清凡向东方飞去。吕清尚则从袖中拿出数面符咒,化作一个飞行结界包围住自己漂浮在空中,虽然飞行度较慢,却也甚是稳当。至于金清寒则站在他的灵宠小金的背上,在小金地托载下紧紧跟在徐清凡身后。而凤清天地飞行之技却是众人之中最为绚丽的,只见他地身体竟然直接化成了一道霹雳雷霆之火,以火焰之体向着东方快掠去,度尚在徐清凡的法器“万里云”之上,正是凤家的三大家传秘技之一的“身化雷火”。

    众人飞行的度极快,仅仅数十呼吸间,就已经来到了徐清凡刚才所说的地方,然后静静的滞立在两只七色鹿的上空。

    似乎是感觉到了天空中五人身上强大的威势,两只七色鹿一边缓缓的后退着,一边出威胁的低吼声,虽然感觉天上这五人来意不善,但却也不敢当先攻击。

    “一会儿我和吕师弟困住这两只七色鹿的身形,金师弟和凤师弟则出手让它们丧失行动力。至于王师兄,则留神周围,防止有什么意外生?!毙烨宸部戳艘谎劢畔碌牧街黄呱购?,对其余四人说道。

    因为五人中除了徐清凡之外都没有参加过实战,而且也数徐清凡的阅历最多,再加上徐清凡本身就是这次新人比试的领导人,所以来到寰岛之后,徐清凡就在不自觉间一直充当指挥的角色,而其余众人却也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之色。

    所以听到徐清凡的安排之后,其余四人也都点头同意。

    看到其他人都同意,徐清凡不再停顿,开始在空中连掐指诀,在他的控制下,两只七色鹿的脚下突然化出数十根“吸血毒藤”,将两只七色鹿的四足死死缠住。而吕清尚也跟在徐清凡后面向着两只七色鹿身周扔出数面符咒,化成一个禁锢阵法困住了七色鹿的身形。

    此时这两只七色鹿已经现了不对,但想要挣脱或反击,却已经来不及了。

    在徐清凡和吕清尚的合力之下,即使这两只七色鹿身为人阶高级妖兽,在短时间之内却也无法挣脱开身周的禁锢。

    而看到两只七色鹿被禁锢住身形之后,凤清天和金清寒两人也开始各使神通。只见金清寒身前化出数百根金枪,冲着左边那只七色鹿快刺去,而凤清天则化出数百只火鸟,也冲着另一只七色鹿攻去,度丝毫不下于金清寒。

    一时间,众人脚下的大地金红两色光芒耀眼,轰鸣声夹杂着七色鹿的悲鸣声接连响起。

    寰岛的另一边。

    “有意思?!痹?门的邓天捱身边,一名一直紧闭着双眼的青年人笑着说道。

    听到这年轻人的话,邓天捱也不再看自己其他三名师弟与七色鹿间的战斗,而是转头问道:“丘师弟,你现什么了?”

    “你让我注意的那九华门几人实力都不错,现在已经捕捉到四只七色鹿了?!蹦昵崛饲嵘档?。

    听到这年轻人的话,邓天捱微微一愣,说道:“没想到九华门除了鲍清方,这群小子的实力也不错啊?!?br />
    “邓师兄,我们现在要不要去把他们的七色鹿给抢过来?也省了我们寻找之功?!?br />
    “不用,现在还不用。让他们再长肥点吧?!钡颂燹哐隹刺?,幽幽的说道。

    “嗷

    就在两人说话间,一声震天的嘶吼声突然自寰岛某处响起。感受着体内的气血翻腾,两人脸色大变。从这个声音上判断,这应该是人类的声音,但人类的声音哪有如此狂野和威势?

    同时,九华山五人,清虚门的华仙等人,禅云寺的五名僧人,五行宗的五胞胎兄弟,*宫的白衣少女等人,也纷纷听到了这声嘶吼,在这声嘶吼中或多或少都受到了些内伤,纷纷脸上大变。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