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四十一章 .炼器.

仙道求索 第四十一章 .炼器.

    小友刚才说这次来坊市是想要交换到一些法器?”就准备要离开时,身后的岁守突然问道。

    听到岁守的话后,徐清凡愕然转身,不知道岁守问这些干什么,但还是点头说道:“正是如此,晚辈手中一直没有好的趁手法器,所以想在这坊市中换买几件,前辈有什么建议吗?”

    岁守听到徐清凡的问题后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笑眯眯的接着问道:“小友既然有碧眼云踢兽的幼兽,又有成年碧眼云踢兽的内丹,想必是之前曾猎杀过一只成年的碧眼云踢兽吧?”

    “的确?!碧剿晔氐奈侍?,徐清凡虽然心中疑惑,但还是点头说道?!澳侵槐萄墼铺呤抻胪肀灿忻鹱逯??!?br />
    岁守却又问道:“那么想来碧眼云踢兽身上的许多珍贵材料,小友都有收集了?”

    听到岁守的这句问话,徐清凡却微微的犹豫了一下,要知道碧眼云踢兽身上的材料即使是在修仙界中也均甚是珍贵,而财不露白这个道理不管是修仙界还是凡俗界都是通用的。但徐清凡最终还是点头承认了,毕竟岁守已经猜出来了。

    看到徐清凡点头,岁守笑着问道:“那小友准备如何处理这些材料呢?”

    “怎么?前辈你对这些材料也感兴趣?只是晚辈想用这些材料来换买一些趁手法器,而且身上灵丹也已经够用了,所以恐怕不能再和前辈交换了?!毙烨宸驳乃档?。

    听到徐清凡地话。岁守先是摆了摆手,然后微笑着的说道:“小友误会了,那些材料中除了碧眼云踢兽的血液和眼睛外,都不能入药,我和你换作甚。更何况我身上带着的丹药也已经不多了。就算想换也力有不足。只不过我有一位老友对炼器之道甚是精通。小友你可愿意让他帮你将这些材料祭炼成自己的法器?毕竟碧眼云踢兽身上地各种材料均非凡品,用它们祭炼成法器比用它们交换成法器要划算的多?!?br />
    听到岁守的话,徐清凡心中也是微微一动,却如岁守所说,以碧眼云踢兽身上的这些材料的价值,炼出来的法器威力一定甚大,要比用它们来交换法器划算的多了。但徐清凡还是有些犹豫的问道:“却不知道这位前辈眼下在哪里修炼?给人炼器又要价几何?”

    徐清凡知道,现在他身上除了那些取自碧眼云踢兽身上的材料和徐家寨地那支千年灵芝外,基本就已经没有什么有价值地东西了。虽然这些年来徐清凡靠着师门的赐给也积累了百余颗灵石。但太少不说。而且人家也不一定会看上徐清凡的这些低阶灵石。

    看出徐清凡的担心之后,岁守神秘地笑了一笑,说道:“这人就在这处坊市中,摆摊专门负责给人免费炼器。只要你手中有炼器的材料就行了。这点小友你不用担心?!?br />
    “免费帮人炼器?”徐清凡不可置信的反问道,他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好心并有如此闲情的修仙。

    看到徐清凡那不可置信的表情,岁守笑着解释道:“我这位老友是‘炼器门’的最后一位传人,对炼器一道甚是痴迷,但因为手中材料不足,所以就常年在这处坊市中免费给人炼器,以此来探索他的炼器之道。只是他虽然免费帮人炼器,但给人炼器却有三条的规矩?!?br />
    “哦?是什么样的规矩?”徐清凡好奇地问道。

    “我这位老友炼器手段甚高,眼界也极高。所以除非是你手中的材料甚是奇特珍贵,否则他是绝不会帮你炼器的,这是第一条规矩;而且这位老友炼器时绝对不受主顾指手画脚,要炼制什么样的法器完全要他自己决定。这是第二条规矩。但这两条并不是最重要地。最重要地是我这位老友并不是真心给人炼器,而是借此来探索自己的炼器之道。所以他在给人炼器时常?;峒由闲矶嘧约旱仄嫣叵敕ê筒怀墒斓男率址?。但也正因为如此,他帮人炼器时经?;岢鱿质О艿那榭?,往往求他炼器之人好不容易收集的珍贵材料会被他浪费一空,甚至到最后也依然还是一器难成,而求他炼器之人绝不能有任何抱怨。这是第三条轨迹。但这人炼制的法器一旦成功,威力也往往要比旁人所炼的强上三分?!彼晔鼗夯旱慕馐偷?,说完之后就静静看着徐清凡,等着徐清凡自己决定。

    听完岁守的话,徐清凡也陷入了沉思当中。对于第一条规矩他并不担心,毕竟碧眼云踢兽在修仙界甚是少见,想必岁守口中的老友看到这些材料后也必定会愿意为自己炼器。至于第二条规矩徐清凡也并不在意,他对炼器一道毕竟也不是很在行,当然也提不出什么意见。就是对第三条心有顾忌,这些碧眼云踢兽身上的材料甚是珍贵,如果被人为试验自己的新手法新想法而无端浪费的话不免可惜,而且徐清凡这次来坊市换买法器的想法也不免落空。

    但徐清凡转念之间却又想到,如果用这些材料来与坊市中人换买法器的话,最多也只能换到四到五件人阶高级法器,而徐清凡现在手中能用于炼器的材料却甚多,碧眼云踢兽的一只尖角,两颗獠牙,都是炼制攻击法器的好材料,而青色鳞片更是数量众多,至少能炼出三件防御型法器,另外还有碧眼云踢兽的四只白踢和两只眼睛也均可以用

    ,就算这些材料被浪费掉一多半,也依然能炼制出三级法器。而且按岁守的话,他的那名老友一旦炼制法器成功的话威力也往往要比寻常法器厉害三分。

    想到这里,徐清凡就笑着说道:“既然如此。晚辈愿意一试?!?br />
    看到徐清凡脸上那坦然的神情,岁守眼中欣赏之色一闪而过,说道:“小友好气魄,那咱们这就去找他吧?!?br />
    说着,岁守就当先向着坊市中最偏僻地一个角落走去。而徐清凡用“传音术”通知了一下远处的婷儿后,就也跟着岁守向远处的那个角落走去。

    “岁守前辈,请问那位善于炼器的前辈如何称呼?”行走间,徐清凡向岁守问道。

    “你叫他老乞丐就行了?!彼晔夭辉谝獾乃档?。

    “老乞丐?”徐清凡疑惑地问道。

    “那家伙修仙之前就是一名乞丐,修仙之后也依然是一副乞丐装扮,所以与他相熟之人都叫他老乞丐?!彼晔匦呛堑慕馐偷?。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坊市角落中一处不起眼的摊位前,徐清凡看到岁守停下了脚步之后也跟着止住脚步,接着就定神向那处摊位上看去。只见眼前这处摊位与他之前所见的任何摊位都显得大不相同。

    一片破旧的灰布铺在地上,但上面却没有摆放任何东西,只写着两个狂乱的大字——“炼器”。

    而摊位后则坐着一名老,这老虽然身材高大。但却面黄肌瘦,披头散,身上的衣衫也是破破烂烂,眼睛甚是浑浊,如果不是徐清凡能清楚的感受到他身上有着不下于灵寂后期的修为地话,简直就会将眼前这名老误当作一名凡世间地老乞丐。

    而岁守一走近这老身前后,就笑着说道:“老乞丐,我给你带客人来了?!?br />
    但老乞丐看到岁守来到自己面前之后,却没有丝毫反应。只是白眼一翻,淡淡的说道:“就你能给我拉来什么客人,不会又是像上次那样只是找了三斤玄铁二两精金就要我给他炼法器的傻瓜吧?”

    这老乞丐说话时声音时高时低,音调怪异。丝毫没有顾忌站在一旁的徐清凡。

    听到老乞丐地话。岁守却没有丝毫的气恼,依然笑眯眯的说道:“这次的客人可是跟之前的大不相同哦。我刚刚可是才从这位小友的手中换买了一颗碧眼云踢兽的内丹?!?br />
    听到岁守的话,老乞丐原本眯缝着的眼睛顿时睁大,眼中闪过一道慑人精芒,却再也没有往岁守处看上一眼,而是盯着徐清凡说道:“碧眼云踢兽身上其他地材料你可也有收集?”

    徐清凡微微的点了点头,淡淡的笑着说道:“收集了一些?!?br />
    “都有些什么材料?”听到徐清凡的回答,老乞丐脸上闪过了一丝激动,就像是一名小孩子突然找到了自己感兴趣地游戏。

    “一根尖角,两颗獠牙,两只眼睛,四只白踢,还有三千余片青鳞?!毙烨宸不夯旱亟樯艿?。

    “拿来!”老乞丐听完之后二话没说,对着徐清凡伸手说道。

    看到老乞丐此时的样子,徐清凡不由地在心中感到好笑,但知道这是因为老乞丐对炼器一道甚是痴迷,一旦遇到好材料就会心痒难耐,所以也并不在意,将自己从碧眼云踢兽身上收集的材料一一摆放在老乞丐的面前。

    看到自己面前突然出现了如此之多的珍贵材料,老乞丐的呼吸都慢慢变得急促了起来,眼中精光连闪,似乎一瞬间想到了众多关于炼器的奇思妙想。接着老乞丐不吭一声,一个“袖里乾坤”就将自己面前的材料收了起来,然后就转身向外快步走去。

    就在徐清凡以为这老乞丐是在抢自己材料时,老乞丐却又仿佛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又转身向徐清凡问道:“对了,小子,你知道我给人的炼器的规矩吧?给你炼坏了可别怪我?!?br />
    “晚辈知道,岁守前辈之前已经跟晚辈说过了,不管这次炼器后果如何晚辈绝不会抱怨一句?!?br />
    听到徐清凡的话,老乞丐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道:“一个月后来这里找我?!彼底?,老乞丐又转向岁守问道:“你不用我帮你把那颗碧眼云踢兽的内丹炼成一颗‘觅灵珠’吗?”

    岁守听到老乞丐的话后微微一愣,但还是马上笑着说道:“算了吧,碧眼云踢兽的内丹我可是只有一颗,让你给我炼坏了怎么办?我还是找其他人帮我炼吧?!?br />
    听到岁守的话,老乞丐冷哼一声,却也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直接转身离开了,却至始至终都没有问过徐清凡这位主顾的名字。

    看到老乞丐的样子,岁守有些尴尬的对徐清凡说道:“小友不要介意,这老乞丐每次在炼器前就都是这个样子?!?br />
    徐清凡注视着老乞丐离去的背影,淡淡的笑着说道:“这位前辈痴于炼器之道,乃是一位奇人,晚辈自然不会有丝毫介意?!?/div>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