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二十六章.惊怒.

仙道求索 第二十六章.惊怒.

    当徐清凡拖着疲惫的身体强打着精神来到第六石台的时候,岳清儒在场上的对决已经进入了尾声。

    岳清儒这次的对手是一个使用金系道法的中年人。按理来说,五行相生相克,使用木系道法的修仙者遇到使用金系道法的修仙者往往会落尽下风。

    但这只是对同修为的修士而言的。

    在灵寂期的高手没有参加这次门内大比的情况下,以岳清儒辟谷后期的实力已经属于这次门内大比的顶尖力量。而他这次的对手却仅仅只有辟谷前期的实力。就好像钝刀无法砍断坚木一样,他拿岳清儒也没有任何办法。

    因为各种原因,徐清凡一直没有见识过岳清儒的实力。但这次徐清凡在台下一看,才发现岳清儒的实力竟然是这般强,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因为岳清儒不喜争斗并性喜诗书的原因,陆华严在生前并没有赐给岳清儒什么攻击类的法器,只给了他一个防御类的法器“玄木简”作为防身之物。而此时岳清儒就已经把这“玄木简”放出,只见这木简般形状的法器不断的环绕在岳清儒身周,轻易的帮他挡住了对手绝大部分的攻击。

    但这并不是徐清凡认为岳清儒强大的原因。

    岳清儒真正的强大就在于他对于道法和五行原理的深刻理解。他知道在最正确的时候使用最正确的道法。只见岳清儒站在原地不疾不徐的施展着一个又一个木系道法,他释放的这些道法威力也许并不是最强的,但所产生的效果绝对是这时候最适合的。

    虽然此时场上金系灵光大盛,金芒横飞,看起来使用金系道法之人占尽了上风,却并没有对岳清儒造成什么大的威胁。倒是岳清儒有时不着声色的一个低级道法,就让对手手忙脚乱好一阵。一举一动都带给人一种强烈的儒雅之感。

    原来道法还可以这样用??!徐清凡心中暗暗惊叹。

    和徐清凡靠着自己快速的身形移动和《枯荣决》变化无方的神通对敌不同,岳清儒的对敌方式是另一个极端,他是靠着自己的敏锐的思考和广博的见识在战胜敌人。

    看着岳清儒的战斗,徐清凡只觉的道法世界中另一扇大门开始向自己打开,另一个更宽广的空间在自己面前展现,这才是自己应该走的方向。

    “没想到岳师兄的实力这么强?!钡毙烨宸舱ㄗ⒌目醋旁狼迦灞仁缘氖焙?,金清寒说道。声音中带着淡淡的惊讶。

    的确,岳清儒平时给人的印象就仿佛是一个教书先生似的老学究,根本没有哪怕一点点高手的样子。

    “师兄他在三十年前就已经踏入辟谷期了,比我们两个要早多了。而且性喜看各种书的他对道法的理解和见识也决不是我们这些年轻人能比的。虽然限于资质的原因此生只能滞留在目前这个境界,但他的实力却绝对让人无法小看的?!毙烨宸菜淙恍闹幸簿扔谠狼迦宓氖盗?,但还是淡淡笑着向金清寒解释道。

    就在这时,岳清儒用一个低级的道法“木击术”把他的对手击倒在场外,结束了战斗。

    “恭喜师兄获胜?!毙烨宸灿抛呦绿ɡ吹脑狼迦?,笑盈盈的说道。

    “咦?师弟你的脸色怎么这么苍白?受伤了吗?”岳清儒却关切的问道。

    徐清凡苦笑,说道:“没受伤,只是体内灵气消耗过度而已?!?br />
    说着就把自己刚才的经历向岳清儒描述了一遍。

    “难怪,这个李宇寒虽然因为是个‘宇’字辈弟子,所以在门内声名不显。但我在之前却听师父说过,他今后的成就在‘宇’字辈弟子当中,除了盛宇山之外无人能比?!?br />
    “我们现在还是先回后山去吧,徐师兄需要早点打坐,好休息恢复体内的灵气,明天还要继续比赛?!苯鹎搴粗棺×饺私械慕惶?,淡淡的说道。

    听到金清寒关心的话语,虽然声音依旧清冷,却徐清凡觉得自己心中一暖。

    在岳清儒也跟着劝说之后,徐清凡就在岳清儒和金清寒两人的搀扶下,缓缓的回到了后山自己的洞府之中。

    第二天清晨在徐清凡的专心打坐中不知不觉的到来。在清晨第一缕阳光射进徐清凡的木屋时,徐清凡也缓缓的睁开了双眼,遗憾的叹了一口气。

    徐清凡昨天和李宇寒的比试时所消耗的灵气实在太严重了,而仅仅一个晚上的打坐恢复的时间又太短了,所以现在他体内的枯荣二气也只是恢复了六七成的样子。这让他对今天的比试不禁有点担忧,如果这次的对手实力和李宇寒差不多一样厉害的话,那自己岂不是就输多赢少了?

    但想了想徐清凡又不禁感到好笑,觉得是自己过于担心了。像李宇寒那种高手哪里是随便可以遇到的。

    走出门外,此时骄阳初起,风淡云清,天地间弥漫着一层淡淡的雾气,反射着初阳金黄色的阳光,再配合着周围那郁郁葱葱的树林,给人一种异样的美感??掌屑性幼拍嗤梁突ú莸钠⒁哺孕孪?。但徐清凡面对如此美景却无论如何也无法静下心来,自走出门的那一刻起,就总有一种淡淡的不祥预感在他心头环绕着。

    “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今天的比试吗?”徐清凡轻声自语说道。

    “师弟,你今天起的好早啊,体内灵气恢复的如何了?”身后突然传来了岳清儒那儒雅的声音,带着深深的关切味道。

    转身看着岳清儒那关切的眼神,徐清凡终于知道自己心中的不安到底来自何处了。

    是岳清儒!今天正是岳清儒要和南宫清山要比试的日子。

    岳清儒的性格徐清凡经过这些年的接触最是了解。饱读诗书的他深信着“人性本善”和“与人为善”的道理,活脱脱的就是一个老好人。

    这样的人作为师长和长辈固然受人敬爱,作为邻里也会被人尊敬,但这样的性格却实在是太不适合争斗了。因为他虽然熟知历史,却不懂人心诡谲;只知道与人为善,却很少有防人之心。

    虽然徐清凡昨天看到岳清儒的比试之后就因为岳清儒的高强实力而安心不少,而且之前也对岳清儒有过提醒,但想到南宫清山那阴狠的性格和怨毒的眼光,徐清凡还是忍不住又对岳清儒说道:“师兄,今天你和南宫清山比试,一定要万千小心,决不能留手,以南宫清山那种心性是绝对不会顾念旧情的?!?br />
    “这点我知道的,师弟你不用担心?!痹狼迦搴λ档?,但看着岳清儒那张慈和的笑脸,徐清凡心中的不安却愈加强烈。

    和岳清儒一起来到前山之后,徐清凡本来是想亲自观看岳清儒和南宫清山的比试的,但不凑巧的是,徐清凡和岳清儒的比试都被安排到了第二场,无奈之下徐清凡只好先往自己的五号石台走去,临走之前放心不下又对岳清儒再嘱咐了一遍。

    就在这种不安的心情当中,徐清凡快步向自己的五号石台走去。

    今天来五号石台周围围观的人明显要比昨天的多了许多??吹叫烨宸沧呃?,四号台下围观的众人都自觉的让开了一条路??醋胖芪丝醋抛约菏蹦侵志磁宀粼幼偶刀实难酃?,徐清凡不禁苦笑。知道经历了昨天那一战之后,自己也算是名人了。说不定今天围观的人群中,还有不少人是专门来看自己的呢。

    上场之后,徐清凡照例先向那作为裁判的长老躬身行礼,然后就开始仔细打量着自己今天的对手。

    这次的对手是一个面色严肃的中年人,看着自己的眼神很是戒备,显然昨天那一战对他威慑不小,可惜这人比之李宇寒实力要差上不少,只达到了辟谷中期的修为。

    在作为裁判的长老宣布比试开始之后,徐清凡心中暗呼一声抱歉,就全力开始对着这人进行攻击。只见徐清凡十指连弹,无数的火红色的爆炎花、嫩绿色的刃草不住的向这人射去,时不时还用暗青色的铁藤对他进行抽打。在徐清凡全力出手之下,只一瞬间,整个场上就放眼全是花草的红绿之色,绚丽中蕴含着令人窒息的危险。

    剧烈的爆炎声,清脆的金铁交鸣声在场上接连响起,而徐清凡的对手却并没有受到什么大的伤害,原来这人修习的是金系道法,本来在比试之前还想要按照惯例对徐清凡说些什么,却没想到徐清凡二话没说就开始动手,虽然惊讶却也反应极快,在徐清凡攻击的瞬间,体内的金灵气就化作一面金色巨型灵盾挡在自己面前作为防御。虽然在巨大的冲击力之下接连后退,脸色也变得苍白,却也还一直在苦苦支撑着。

    徐清凡并不是那种以战胜并玩弄对手为乐的人。以他的性格,就算是赢了对手也不会让对手有太大的难堪,因为他觉得那样会在别人心里留下失败的阴影,搞不好此人从此就会信心尽失,前途就这么毁在自己手上。所以徐清凡至今为止每次出手都是留有一线余地,哪怕是和李宇寒比试的时候,刚开始也一样没有出全力。

    再比如说这次门内大比徐清凡第一场上场比试的时候,面对的只是一个区区炼气期的对手。与其他人数息之内解决战斗不同,徐清凡任他攻击了许久之后建立了信心才把他击倒。这就是徐清凡的做事风格。

    但今天情况有所不同,徐清凡自离开岳清儒之后那种不详的预感就愈加的强烈,强烈到他心中隐隐产生了一种恐惧之感。所以他上场之后连对手的名字都没有问就开始全力出手,只想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战斗,然后马上去六号石台下观看师兄岳清儒和南宫清山的比试。

    可惜,他这次的对手虽然实力略有不及,在徐清凡的攻击下也脸色隐隐发白,但防守却还是很稳固。徐清凡接连用爆炎花、刃草、铁藤向他攻击了两柱香的时间都彻底没能解决战斗,倒是自己因为连续的使用《枯荣决》的神通体内灵气消耗严重,再加上本来功力就没有完全恢复,体内灵气渐渐有了后力不继之感。

    就在徐清凡渐渐开始不耐烦,准备要使用法器“枯荣尺”攻敌之时,对手的防御终于再也支撑不住了。金色灵盾在徐清凡的接连攻击之下渐渐的产生了丝丝裂痕,之后猛地碎裂开来,并发出“咯吱~”一声尖锐的响声。

    没有了巨盾的阻挡,徐清凡收手不住,爆炎花、刃草接连打在这人身上,幸好这人在最后一刻身上金芒连闪,挡住了一些攻击。但就算这样,他也被爆炎花爆炸后的余威远远的炸飞了出去,身在半空中的他更是口中吐出一大口红色鲜血,红的让徐清凡有些心慌。接着就重重的摔倒在地上,身上满是被刃草划过后的伤痕。

    看着他委顿在地后神色萎靡的样子,徐清凡心中不禁有些愧疚。这是他第一次出手重伤他人,而且还是一个跟他无怨无仇的同门。

    当作为裁判的长老宣布了徐清凡获胜之后,徐清凡先是化出几片本身带着治疗能量的“白灵草”贴到这人的伤口上,真挚的对他说道:“对不起,我有急事?!?br />
    说完也不理此人诧异的眼神,疾步走下场去,分开围观的人群后,向着六号石台疾步走去。身后不断传来惊叹声。

    “好厉害啊,竟然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解决了一个辟谷期的对手?!?br />
    “不仅厉害,而且他所使用的道法也漂亮?!?br />
    “你们还没看过他昨天那场比试呢,那叫一个精彩漂亮?!?br />
    “不能出事,千万不能出事?!毙烨宸蚕衷谌匆补瞬坏蒙砗竽切┥袅?,只是不停的在心中默念。心中安慰自己以师兄岳清儒的实力应该不会出多大的事,但心中却还是止不住的越来越慌乱。

    当徐清凡走近六号石台时,就听到六号石台周围此起彼伏的响着阵阵惊呼声。听到声音,徐清凡心中更急了,也不理他人埋怨的眼光,用力分开人群挤到台前,而台上的人群却让他大吃一惊。

    心中持续了整整一个上午的不详预感终于落实了。

    只见岳清儒在和南宫清山的战斗中落尽了下风。在南宫清山三根青色尖刺状法器攻击之下狼狈不堪,身上不时被那青色的尖刺带下大片的血肉。本来洁白整洁的胡须也变得凌乱,上面更是沾满着许多他自己的鲜血。但不知为什么岳清儒并没有使用道法反击,甚至连法器“玄木简”都没有拿出来护体。

    “师兄!”徐清凡看着场上的场景,心中惊骇,不禁大声惊呼道。

    徐清凡的惊呼声也引起了场上两人的注意,岳清儒看到场下徐清凡惊恐的表情之后,在躲避青色尖刺之余向他露出了一丝歉意的眼神,却显得那样的绝望和心痛。而南宫清山的嘴角则露出得意和残忍的笑容,手一扬,四根青色尖刺急速向岳清儒刺去,岳清儒根本没有任何抵抗的机会,就被这四根尖刺刺穿了四肢,血瞬间洒满了全场,显得异样的凄凉。

    “南宫清山胜?!?br />
    在作为裁判的长老宣布结果之后的一息之间,徐清凡把自己的速度发展到最快,身形一闪,瞬间便出现在委顿在地的岳清儒身边,小心翼翼的把他从地上扶了起来,并仔细观察岳清儒的伤势,却越看越心凉。

    岳清儒身上重伤多处,四肢被刺穿,身上多处被划伤,鲜血止不住的往外流着。但在如此之多的伤口当中,岳清儒胸口“灵海穴”处的伤口尤为明显。

    灵海穴,是作为一个修仙者身体最为重要的地方。因为修仙者平日里吸取的天地灵气就积蓄在此处。这处被刺穿,那就代表着岳清儒此生苦修的道行已经毁为一旦了。

    看着岳清儒此时越加苍老虚弱的面容,徐清凡顾不得别的,手忙脚乱的给岳清儒身上伤口处帖着“白灵草”,体内更是木乙灵气源源不断的往岳清儒体内输送着。

    过了许久之后,岳清儒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血色。

    但徐清凡此时的心中却愈加寒冷。师兄现在已经一百四十五岁了,“灵海穴”被刺穿,一身道行被废,让他如何能继续活下去?

    “很好!你很好??!”徐清凡缓缓的把岳清儒放在地上后,转身盯着依然站在场上的南宫清山,轻声说道。只是声音微微颤抖着,显示他现在是多么的愤怒。

    徐清凡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人这么愤怒甚至怨恨过,那碧眼云踢兽虽然毁了他的家园,但它毕竟是一只没有感情的妖兽;虽然掌门张华陵在师父死后抢走了师父的遗物,但毕竟没有把事情做绝。

    而眼前这个忘恩负义的南宫清山,无疑是第一个。

    “我一向很好?!蹦瞎迳窖壑谐渎吮ǜ吹目旄?,也跟着徐清凡的样子轻声说道,只有嘴角那一丝微笑显示出他现在有多么得意。

    “请你,我请求你,一定要闯入最终的十六强赛,并且在我遇到你前不要被淘汰,否则我就没办法光明正大的为师兄报仇了?!毙烨宸捕⒆拍瞎迳降难劬σ蛔忠欢俚乃档?。说话时他体内的灵气因为极度的愤怒而不受控制的翻腾着,眼中闪烁着一灰一青两道光芒,身周灵气强烈的翻涌着,犹如降世魔神般。

    “哼~!你先别闯到十六强再说,说不定你在我之前就已经被淘汰了?!蹦瞎迳娇醋判烨宸材强植赖难友凵癫挥勺灾鞯纳了付惚芰艘幌?,然后却又仰头不屑的说道,说完就不再理徐清凡扬长而去了。

    徐清凡定定的看了南宫清山的背影一眼,然后就托起岳清儒分开人群向半山腰急奔而去。

    那里是徐清凡现在唯一的希望,他的师伯萧华哲的洞府。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