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八章.观战.

仙道求索 第八章.观战.

    门外,夜色如水。

    等徐清凡走出房门后,才发现夜幕已经降临,一轮弯月,漫天星光?;叵胍幌履匣哪瞧岷诘囊箍?,仿若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徐清凡清楚的记得,他这次打坐是从清晨开始的。不知不觉,一天时光就这么过去了。

    这还是徐清凡现在的功力比较浅薄的缘故,如果是那些修为达到结丹期的高手们,一次闭关时间长达几个月甚至是几年,都是常有的事。难关陆华严经常感叹,修炼无岁月,山中无甲子。

    仔细想来,虽说修仙者有着远比凡人要悠远的生命,但一生当中修炼所用的时间就占到了绝大多数。所以说,如果只是比较平常游乐闲散的时间,修仙者就并不见得会比俗世间的凡人多多少。而且比起凡人为了生存而不得以的忙碌,修仙者为了长生而付出的艰辛也毫不逊色。世人皆说神仙逍遥,这修仙者也算是俗世人眼中的神仙了,但其中的无奈辛苦却又有谁知道呢?

    徐清凡性喜安静,不喜热闹。虽然现在已经是黑夜,但这时九华山中各处依然还是有很多低级弟子活动的踪影。所以出了长春居之后,他就不自觉的一直选择小路作为自己散步的方向。不自觉间,徐清凡越走越偏僻。到了后来,甚至不知不觉中来到了的后山,这里一向没什么人烟。

    由于九华门的大部分建筑和各位修士的洞府都是建在了灵气充足的前山山腰,所以后山的环境并没有遭到太大的改变,依然是树木茂密,郁郁葱葱。配合着夜晚的微风,树影摇摆,月光透彻,好一幅夜景青山图??吹窖矍罢夥谰?,徐清凡这些天因为功力一直无法精进而显得有些焦躁的心情,一下子就平静下来,开始变得安宁飘远。

    感受着这里浓郁纯净的木乙之气和新鲜的空气,徐清凡不由的精神一振。因为这里树木花草众多,所以木乙之气比起陆华严的长春居还要浓郁些。

    深吸一口那带着草土味的口气,徐清凡心中暗下决定,等到自己有资格自己开辟洞府的时候,一定要把洞府建在这里。不仅是因为这里浓郁的木乙灵气有助于自己的修行,更是因为这里的宁静。

    他喜欢这种宁静的感觉。

    就在徐清凡一边散步一边感受着后山的美景时,突然一阵强烈五行灵气的波动从后山更偏远的地方传来,打乱了后山的安宁。其波动之强烈,让徐清凡觉得仿佛是有人正在自己旁边施展道法??!

    向灵气波动传来的方向看去,才发现灵气波动的地方其实离他很远。在夜幕的衬托之下,徐清凡隐约能看到远处似乎有金芒和红光不断的在闪动着。

    “难道是有修仙者在那里相斗?”看着远处的金红光芒,徐清凡皱眉自语道。徐清凡不止一次听师兄岳清儒说过,因为后山人烟稀少,所以经常当作九华门低级弟子私下里解决私人恩怨的场所。

    那金红光芒明显就是施展金系道法和火系道法时所散发出来的光芒,只看这波动如此的强烈,就知道在远处激斗的两人应该很不简单,至少已经是炼气后期的修为了,甚至还有可能是辟谷期的高手!

    要知道,虽然九华门内有两千多名修士,但能达到结丹期的大高手却只有区区数十名。而且这些高手也大都是在独自闭关清修,想要在境界上再进一步以增加寿元。结丹期下面,就是灵寂期了,这些高手们都是有可能会突破到结丹期的天才,受九华门重点培养,所以也是很少管事。

    所谓老虎不在山,猴子称大王。所以在九华门中,一向都是由炼气期和辟谷期的弟子们在主持着大部分俗事,而炼气后期的弟子一般已经是一方管事,辟谷期的弟子更是大都已代其师傅具体管理一方面的事情了。比如说徐清凡刚进九华门时遇到的李宇寒、盛宇山就是这样。所以这些修士相互之间私斗都是很少见的。

    本来依着徐清凡的性子,秉承着读书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做人方法,遇到别人私斗一定是懒的搭理并假装当没看见的。

    但这次的情况却又有些不一样。想徐清凡从进入修仙界到现在,已经足足有十年光阴了。但这十年时间为了报仇,也为了帮助陆华严功力再进一步,徐清凡一向是除了修炼就还是修炼,除了那残缺的功法《枯荣决》,连实用的道法都没练过几个。至于修士之间的战斗,更是从来没有见过。所以这次好不容易遇到有修士在私斗,心中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向着那灵气波动的地方奔去。

    从徐清凡刚才停留的地方到那处金红色光芒迸射的地方,看去似乎并不是特别远,但真正走去那里的时候,才发现这段距离竟然不下数十里之地,而且中间还是一片枝叶茂密的树林?;购眯烨宸舱馐昀吹囊膊皇前仔蘖兜?,虽然不会什么具体的实用道术,但修炼到炼气后期之后也是耳清目明身轻体健,加上他自己也会一些世俗间的轻功,所以在树林中也穿梭的极快,不久之后就已经来到激斗之处。

    当徐清凡来到离激斗处不远的地方之后,先是躲在一处大树后躲好,否则要是不小心被激斗双方发现了的话就不好解释了。

    定神一看,虽然心里有所准备,但徐清凡还是不禁大吃一惊,因为眼前的战斗太激烈了。激烈的超乎他的想象。

    只见两个二十余岁的年轻人,一个浑身冒着熊熊烈火,举手抬足间阵阵火浪向着另一个年轻人快速的涌去,仿若火神在世。而另一个年轻人则浑身泛着金光,一边躲着涌来的火浪,一边从指间射出道道金芒,金芒化为道道利剑不停的还击,就如战神降临。

    这两人道法高深,所产生的破坏威力极大。只见这两人的战场周围,无论石块还是树木全都毁销殆尽,甚至连厚实大地都因为两人强大的道法而产生了道道裂痕。使用火焰的年轻人身上冒出的火焰所产生的温度极高,竟然能把身周的石块液化??!而另一个年轻人也毫不逊色,指间射出的道道金剑锐利无比,威力劈山裂石??!

    这两人交手速度极快,一边攻击一边快速的移动着躲避着对方的攻击。想来两人都学过一些加快移动速度的道法,移动之间速度极快,身后甚至还带着道道残像。而那些因为没打着对手而四处迸射的火浪金芒,更是加大了对周围环境的破坏范围。

    “这才是修仙者道法的真正威力!”看着眼前的景象,徐清凡心底震撼,不由的暗暗想道?!罢饣菇鼋鍪橇镀谛奘克┱沟牡婪ㄍ?,那如果是更厉害的修士,施展道法又将是怎样的威力呢?”

    徐清凡看着眼前这两名年纪比自己还要小的年轻人,心中羡慕无比。想来这两人应该就是所谓的天才了,仅仅凭借的自己的天赋,竟然在如此年轻的时候修为就能达到炼气后期!想到这里,徐清凡的心中不禁有些失落。

    再看看两人修习道法所产生的威力,联想到自己因为修炼《枯荣决》而威力只有寻常修仙者一半的道法,徐清凡心中的这种失落就愈加的强烈了。

    不过徐清凡毕竟不是那种喜欢自怨自艾的人,微微的甩了一下头,就把那种不平衡的想法抛开,继续专心的看着眼前这场激斗。毕竟这种战斗并不是随时随地都能看到的。

    就在徐清凡看的入神之时,激斗中的两人却突然停下了下来,互相对峙的站在刚才战场的两头,眼光锐利的相互对视着。

    直到两人都停下了快速的移动,徐清凡才看清了两人的面容,不禁又是吃了一惊。

    原来,两人脸上的神情实在是太相似了。都是英俊中带着些苍白的脸庞,表情同样的冰冷,都是微微上翘带着冷峻的剑眉,都是紧闭着的嘴唇,带着丝讥诮的笑意,眼神中也都是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森寒。

    如果不是两人的长相并不一样,徐清凡简直要认为他们两人是亲兄弟了。相比较而言,那个修炼金系道法的人脸型更加刚毅,如刀削一般,而修炼火系道法的人则更加清秀俊美一些。

    “很好,没想到你的实力已经达到这种程度了?!蹦切蘖督鹣档婪ǖ哪悄昵崛饲嵘档?,声音竟然如同金铁交鸣般的清脆。虽然说话声音很轻,但其中蕴含着强大灵气,即使是数丈之外的徐清凡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你也一样,竟然能在我手下支撑这么久?!蹦歉鲂蘖痘鹣档婪ǖ哪昵崛说幕卮鸬?,声音轻柔。只是在他说话时嘴角那丝讥讽的笑意愈加的明显,让人看着总有些不舒服。

    “可惜,如果你的实力仅仅只达到这种程度的话,那你是没办法赢我的?!毙蘖督鹣档婪ǖ哪昵崛巳疵挥幸蛭允值幕岸?,只是冷哼一声?!敖裉煳揖腿媚憧纯次艺嬲氖盗?,让你输的心服口服,也让你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天才!”

    说着,这人身周金色光芒大声,远远的看去就仿佛是一个散发着金色光芒的小太阳!

    看着这人突如其来的变化,无论是徐清凡还是那修炼火系道法的年轻人,均是脸色一变。虽然徐清凡离的两人距离很远,但金芒照射在身上时却依旧能感觉到皮肤的阵阵刺痛。

    “你现在竟然已经有辟谷期的修为了。没想到你刚才根本没有尽全力?!毙蘖痘鹣档婪ǖ哪昵崛怂档?。他脸色虽然变了一下,却丝毫没有恐慌的神色,神色依旧冷淡。

    “刚才我只是跟你玩玩。现在这才是我真正的实力?!蹦切蘖督鹣档婪ǖ哪昵崛巳匆裁挥惺裁吹靡獾难?,只是冷冷的说着?!跋衷?,我就让你知道,在九华门里只要有我一个天才就够了!”

    说着,这个年轻人就纵身向那个修炼火系道法的年轻人扑去,整个身体仿若化做一柄巨型的金剑,狠狠的刺向那修炼火系道法的年轻人的胸膛,一时间气势无可睥睨。

    灵气化形,正是辟谷期的标志之一??!

    “很有趣,真是很有趣?!泵娑怨ダ吹娜诵尉藿?,那修炼火系道法的年轻人扑去却并没有什么紧张的反映,反而微笑着赞赏了一句,只是声音中带着浓浓的调侃。却又突然神色一正,淡淡的说道:“但你以为只有你达到了辟谷期吗?”

    说着,只见他整个身体周围的护身火焰也是大盛,身周泛起的火焰更是化作一只凤凰猛的向巨剑迎去。灵气化形??!没想到这个使用火系道法的年轻人竟然也达到了辟谷期境界??!

    一时间,红色的火焰凤凰和金色的巨剑在半空争斗不休,相互之间僵持不下。

    而两人战斗的余威也让在旁边观战的徐清凡受苦不已,那火凤凰所散发的热度实在太强烈了,不仅让徐清凡身体感觉滚烫不已,大汗直流,更重要的是身周的空气仿佛也被那烈焰烧的干干净净,让徐清凡一时间连呼吸都觉得很困难。

    “这就是辟谷期修士的威力吗?”徐清凡看到眼前这场景心中惊骇不已,但同时心中对于修道的决心却也加更强烈了。

    而就在徐清凡心中惊骇不已的时候,另一边的战斗也慢慢的发生了变化。

    只见那金色巨剑随着战斗时间的推移开始变得后劲不足,不仅金光慢慢的开始黯淡,而且体积也越缩越小,但却还依旧顽强的在抗争着。而那火焰凤凰却威势不减,依旧对这金色巨剑猛攻。金色巨剑在火焰凤凰的冲击之下色泽越来越暗淡,体积也越来越小。终于,金色巨剑仿若被火焰化为气体般,化为虚无,飘散在了空中。而没有金色巨剑的相持?;鹧娣锘嗽傥薰思?,猛的冲到了那个使用金系道法的年轻人面前。

    眼看那年轻人就要被火焰凤凰重伤,他的身周却突然闪过一道金光,金光化作一面金色巨盾挡住了火焰凤凰的攻击。但他的人也被火焰凤凰的冲击接连退了十余步。更重要的是,随着火焰凤凰的这次冲击,他的金色护体光华也被击散了。如果火焰凤凰再次出击,那他非受重伤不可。而且看他现在的脸色,想必即使是刚才那一击,也让他受了些不轻的内伤。

    但那火焰凤凰却没有再次攻击,而是飞回了那个使用火系道法的年轻人身周,再次化作护体的火焰,并且慢慢的被收入体内。

    击败了对手之后,那使用火色道法的年轻人却丝毫没有得意的神色,只是嘴角那丝讥讽的笑意愈加明显。

    “你竟然也达到了辟谷期的境界!”受伤之后修炼金系道法的年轻人脸色越加的苍白。虽然虚弱,但口气却依旧强硬。

    “我承认你是一个天才,只不过短短几年的时间就能把金系道法修炼到了辟谷期的境界?!蹦鞘涤没鹣档婪ǖ哪昵崛巳疵挥薪铀幕疤?,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就转身向前山走去,但空荡的后山中却依旧传播着他淡淡的声音?!暗还苣闶呛沃痔觳?,在我凤家面前,也只是一个玩笑罢了?!?br />
    随着他那平淡却带着浓浓高傲的声音结束,他的身形也慢慢的消失在后山浓密的树林中,直至完全不见,似乎刚才这场决斗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这个时候,即使是徐清凡心中一直很不喜欢他的高傲和不把别人放在心上的态度,但也不得不承认他在这个时侯的确是显得很有风度。

    而那修炼金系道法的年轻人,则一直神色复杂的注视着他那渐渐远去的身影,突然口中喷出一大口鲜血,然后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久久的不见动弹,昏迷了过去。

    看着眼前不远处这突然倒地的年轻人,徐清凡心中微微犹豫了一下是不是要出手相助,最终还是向那年轻人走了过去。

    徐清凡虽然很讨厌麻烦,但也做不到因为讨厌麻烦而就见死不救。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