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四十二节无声处听惊雷

唐砖 第四十二节无声处听惊雷

    杜维也回到了长安城,在兴化坊找了一家客栈先安顿下来,而后就躺在澡盆里考虑自己明天要做的事情,今天看到了那个老人回了长安,那么,外面传扬的那些闲话都变成了无稽之谈,这位老人只要一天在外面,整个大唐一天都不会安定。

    南北的对话,如今非常的有市场,那些富裕起来的南方人想要更多的权利,大唐将天下划分为是十道,自然就会有前后优劣之说,岭南,两湖,这些地方因为这些年已经逐渐富裕,甚至超越了河北,河南,山东这些要害的地方,但是朝廷无论在政策的倾斜上,还是在支持的力度上,却远远地赶不上那三个地方。

    说到亲近,岳州觉得自己更加的应该受到重视,这里的人本来大部分就是从长安迁出去的,到岳州街面上听听,一张嘴就是标准的关中音。凭什么河南道的农税就能全面的减免,而两湖却要在原来的基础上多缴纳一成?

    这两个地方的官吏一天没事干就上折子为自己治下的百姓鸣冤,曾几何时,十六卫的人马都从汉中出来,虎视眈眈的窥伺岳州。

    有些自以为是的人高声的抛出自己的论断,认为南北大战已经不可避免,这一次和以往任何一次的造反都不一样,以前的造反都是因为没饭吃才揭竿而起的,现在的造反就有些别的意味了,这是赤裸裸的权利之争,是南方的百姓在伸手向北方的百姓索要同等的待遇,有人推测。一旦这样的战争发生了,所有人都会没有退避的余地,这不关一两个人的利益,而是关系到所有人的利益。一旦开战,不死不休!

    那个老人回长安了,外面的说法就是胡说八道,也就是说仗打不起来,想到自己的铆钉生意,杜维的心里就像是装了一团火。只要不打仗,南北就只能继续融合交流,那么大桥一定会建造起来的,只有把天堑变成通途,这个国家才能真正的变成铁板一块。

    杜维认为自己这个大掌柜,应该有更加光明的前景,他从不相信大唐只会在长江上建造一座大桥,难道黄河上不需要?淮河上不需要?

    杜维甚至认为应该在全国所有的大河上都建造桥梁,并且通上该死的火车,自己管辖的作坊里难道就不能承接一点铁路上的道钉?或者别的小东西?

    心里热的厉害。老人家回了长安,仗打不起来了,万事大吉啊,大唐的大建设就要拉开帷幕了,大唐钱庄里的海量金钱,就要散发出来了……

    红日高升的时候。万民宫人头济济,工部尚书张谏之在长孙冲汇报完朝廷关于土地改革问题的进程后,就急不可耐的跳了出来,准备将汉口的长江大桥提到议事日程上,同时上报的还有其余三座桥梁的可行性报告,催促朝廷早日下决心沟通南北,如今趁着南北的矛盾还没有到不可调和的时候应该加紧进行南北的大融合,最后说,只要是生活在大唐土地上的人,就不该有什么南北之分。上下之别。

    如果说张谏之的奏章说到了李承乾的心里,而云寿的奏折更加的让李承乾欢喜,因为云寿从军事战略上也剖析了建造桥梁的重要性,只要大桥贯通,铁路就能一步步的跟进。关中的精锐部队就能在最快的时间里开到大唐的任何一片土地上,快速高效,是军人孜孜以求的东西,如果朝廷能在长江上建造超过三座桥梁,十六卫和玄甲军,岭南水军,东海水军,这些精锐的部队就能将控制大唐国土的能力提高三成。

    李泰坐在一张大椅子上,挺着硕大的肚皮也不站起来很随意的说:“前段时间有人说南北就要打仗,孤王本来想去抽这些胡说八道的嘴巴,大唐太平着呢,没人想造反,也没人愿意造反,楚国公跑出去游玩了一圈子,就会有这样的谣言出来,不要被孤王发现是谁传出去的,要是找到了,你就自求多福吧?!?br />
    李承乾见弟弟已经发话了,笑着说:“嘴长在别人的脸上,你难道还能全都堵上?让他们去说。我们做自己的事情,既然书院已经有了成熟的方案,众卿家再议一下,看看国库能否支撑这样庞大的开支?!?br />
    李泰笑着说:“其实用不了国库多少钱,臣弟有一个想法,不如把京口瓜洲间的这道大桥交给臣弟来建造,京口不远处就是高州,算是进了岭南地界,臣弟打算出钱把这座桥梁建造好了之后,先收上五十年的过桥费,当然,只收车马和商贾的,不收行人的,也不会朝军队收钱,为子孙找一个吃饭的地方,皇兄,您看如何?”

    这事情李泰一大早就和李承乾说过,为了不过分的刺激岭南的冯智戴和李容,这座大桥最好由李泰挂名进行修建,这样一来就能保证工程顺利进行,现如今,魏王的金字招牌非常的好使,全天下有不卖皇帝帐的人,却很少有不卖魏王面子的家伙。

    长孙冲想站出来说自家可以承接汉口大桥的建设,看李承乾好像并没有把所有桥梁都发包出去的意思,只好闭嘴,更何况他从中间闻到了浓烈的云烨的味道。

    一个人怎么可以无私到这样的地步?长孙冲心中的愤怒无处诉说,云烨不在乎岭南,不在乎岳州,自己还要在乎赵州和辽东啊。

    难道说云烨已经没有了雄心壮志,没有了取而代之的长远打算?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我讨厌没完没了的朝代更替,就算是云家取胜了,过上一二百年,云家还不是要被别人取代?这样做一点意义都没有,我不干啊,只要云家能在这个叫做唐的国度里说上话,做不做皇帝有什么关系?

    做皇帝就像是一屁股坐在火山口上,如果屁股够大,还能压住火山,屁股不够大,就等着被火山烧成灰烬吧。我是当不了皇帝,寿儿也不成,既然我们最有希望的两代都不成,就不要把这个负担往身上背?!?br />
    云烨嘴里叼着烟斗,一面隔着被子给辛月捋腿,就在刚刚辛月又开始抽筋了。

    辛月没好气的啐了丈夫一口,几十岁的人了还开这种下作玩笑,得意的从床头拿起一个镶满宝石的檀木盒子,小心的打开,从里面拈出来一颗龙眼大的蜜丸子笑着说:“您拿来的这种延生丹吃起来就是舒坦,这才是妾身该吃的东西,自从用了这东西,妾身已经很少抽筋了,云寿那个小畜生,竟然让妾身吃旺财的药丸子,黑不拉几的看着就恶心。

    说到底,儿女都是靠不住的,还是您知道疼妾身?!?br />
    云烨嘿嘿笑道:“知道就好,这是你夫君我特意从少林寺藏经阁里偷出来的,现在蒔莳的父亲觉远大师是主持,我偷拿的时候,他就当着没看见。老夫帮着他养了几十年的闺女,这点面子还是要给我的?!?br />
    辛月就着温水吞服了药丸子,这个药丸子有点大,吞咽的有些费力,不过一想到这是人家少林寺的不传之秘,辛月也就不在乎了,好东西都会太遂人的心意。

    吃完了药就小心的把盒子藏起来,这东西只有一盒子,吃完了不知道还有没有。

    “放心大胆的吃,我不但偷来了药丸子,还偷来了秘方,吃完了咱家接着做,以后把这东西换个小包装,卖的全大唐都是,云氏出品,必是精品!”

    不管是少女时期,还是现在,辛月最喜欢看见丈夫神采飞扬的样子,夫君这个样子好些年都不见了,现在又开始出现,只能说明丈夫现在的心情非常的好。

    云烨的欢乐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寡妇打上门来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长孙现在彻底的活成了老祖宗,明明腰板挺得很直,偏偏要拄着一根龙头拐杖,非要说这是上打昏君下打谗臣的宝贝,说是先帝临去的时候赐给她的,要她管教李家的子孙,见鬼了,李二死的时候自己就在跟前,从来没有听说有过这样的一个东西,不过得罪不起啊。

    李承乾都不反驳,李泰更加的不反驳,所以云烨这个做人家女婿的更加的没有资格反驳,她说有这东西,那就有吧,只是长孙隔三差五的到云家显示一下龙头拐杖的威力这就要了命了,

    “弟子很馋,却不是馋臣,您的拐杖上打昏君下打谗臣的可打不到弟子的身上,我已经有好些年没有上朝了,所以这个馋字,只能从嘴上解释,不能从别的地方解释?!?br />
    长孙把拐杖交给贴身侍女叹口气说:“打什么呀,你们几个给我这老太婆脸面,怎么教训都死死地不吱声,这是孝道,我知道啊,可是你一出去就是很长时间,万一我要是死了,你都见不到我最后一面,想想都恓惶。

    你能回来最好,要是你留在南边不肯回来,我都不知道该活着好,还是死了好!”

    ps:

    人在上海,坐了一天的飞机和汽车,地铁,晚了些,见谅。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