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三十八节乘龙

唐砖 第三十八节乘龙

    索元礼在大瓮里哀嚎了四个时辰之后终于被烤熟了,他的尸体在准备抬出去掩埋的时候,被一群疯狂的人拿手抓着分着吃了,等到军卒驱赶开那些人的时候。薄薄的棺木里就剩下一些肠子和骨头了。

    云寿答应过周兴给他保留全尸,所以周兴的尸体虽然也是熟的,但是每个部件都非常的完整,烤出来的油脂将崭新的官服浸透了,整个人亮晶晶的。

    不知为什么,云寿的心在发寒,不是因为刑罚,而是因为受刑的人,周兴在受刑过程中一言不发,不管是毛竹刷子刷身体,还是被铁箍子箍脑袋,从没有呻吟出一声来,进入大瓮的时候,别人需要军卒用力的塞进去,他不需要,休息了一会就自己跨进去了,烧烤了一会还告诉军卒,以前他设计的不是太完美,如果给大瓮里加一点水效果会更好,于是军士们就答应了他的条件,在大瓮里加了半桶水,不大工夫,煮肉的味道就散发出来了……

    周兴还让军卒在他的脖子上缠上湿毛巾,这样他就能清晰地把受刑的感受一一的告诉军卒,并且强烈要求书记官记录下来……

    李泰听云烨给他讲述经过的时候,胖脸上见不到半点的血色,早上吃的东西已经呕吐殆尽,但是作为一个学者,这家伙还要看周兴的做的记录,只翻看了两三本,就已经发狂了,带着那些记录像疯狂的犀牛一样就去找李承乾。

    李承乾翻看了两页,虽然脸色很难看,却平声静气的对李泰说:“想要成事。就需要牺牲啊,这样做损伤阳寿。我注定不可能永寿,这是我的罪孽,青雀,你必须保持干净,一定要非常干净才对。我是做大哥的,又是皇帝,那么这些事情就是我必须做的,在我心里只要李家王朝永寿,我李承乾永寿不永寿的不打紧?!?br />
    “你现在满意了?满朝文武看您就像是看见了怪物,你一发怒,他们就能活活的吓死,逆耳的忠言您听不见了。您又不喜欢听别人拍马屁,这下好了,我参加了几次早朝,朝堂上静的可以钓鱼啊,大臣们不作任何决定,剿灭一小股盗匪的命令都需要您亲自下,你看看,你现在瘦成什么样子了。秦始皇每天审阅三百斤竹简,你每天审阅的奏章快三百斤了吧?

    地方上有巡阅使,军中有五蠡司马?;褂卸妓嘣诩嗍犹煜?,御史言官闻风而奏,邸报上的文章五花八门,有这些足够了!

    我们兄弟啊,所这话也就我能说,我总觉得满朝文武不怀好意。他们就是想要活活的累死你,云烨以前拿这一招对付长孙无忌,现在他们故技重施在你身上。

    听弟弟一句话,我们去玉山修养一阵子,请孙先生好好地调理一下你的身体,我陪着你去打猎,斗蛐蛐,撵兔子都成,咱们先把朝务放一放,短时间出不了大乱子?!?br />
    李承乾眼睛里含着泪光,嘴角抽动了好多下,从桌案后面走出来,抱一下李泰,长叹一声,朝李泰挥挥手,就直接回了后宫。

    李泰仰着头看着大殿上斑斓的藻顶,跺跺脚也出了万民宫,胖人骑着一匹肥马,快速而艰难的由到了云家,见到云烨正在看小孙子写字,乐呵呵的非常的悠闲。

    满腔的怒火顿时就迸发出来,撕着云烨的脖领子怒吼:“承乾快累死了,承乾快累死了,你两三年没见他,你去看看他啊,瘦的没了人样子,就像一只穿着龙袍的猴子,你真的这么狠心非要看着他被活活的累死吗?你长没长人心啊……”

    小孙子很有眼色,见两位爷爷打起来了,扔下毛笔飞快的跑去了后堂,去给奶奶报信。

    云烨叹了口气任由李泰摇晃自己,等他平静点之后说:“他谁都不信,我有什么办法,参谋院他去过几次?书院递交上去的新的管理方法,他同意过一条吗?

    许敬宗上了一个废除马政的折子,被他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训斥的老许都下不来台,李义府算是一个会做人的吧?用了一月的时间铺垫,然后跟他委婉的说起节度使的职权不宜剥削太甚,结果如何你是知道的,李义府差点被远窜到北海去牧羊!

    这些都是正当的朝政啊,合不合适的先不说,大臣提出来那就是有问题的,大家坐在一起商量,权衡一下利弊,然后再拿出一个决断来,这样很好啊,提一个正当的建议就要被弄去北海牧羊?你知不知道李义府回到家里气的差点吐血,请罪折子都没上,梗着脖子要求去北海牧羊,能把大名鼎鼎的人猫气成这样的,也只有你大哥了?!?br />
    李泰终于平静下来,坐在椅子上愁眉苦脸的道:“我很担心他啊,担心他活的不如我父皇长久,到时候天下就要大乱了,烨子,咱们呕气归呕气,总要帮帮他,到时候李象当了皇帝,那可真的要遭殃了,不说他比得上我父皇了,能比得上我大哥的一成,我就算服了他了。咱们活着天下好像还乱不了,咱们死了之后,大唐一定会出大麻烦。

    如今的大唐需要一个明白大唐的人来当皇帝,天下大势纷纷扰扰的,而且好多事情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参照可以借鉴,皇帝不成功,要是天下乱了,拿着火器到处乱炸,我觉得我们在棺材里都睡不安稳?!?br />
    云烨挠挠头,这确实是一个大麻烦,火器杀起人来比刀子快多了,如果李泰的预言成为现实,那可真的是天下粥粥了。

    忽然间,他发现自己站不稳了,眼前的围墙似乎在上下起伏,这就怪了,手扶在桌子上这才明白不是自己的感觉出了岔子,而是地震了 。

    “地龙翻身!”李泰狂呼一声,想要走被云烨一把拉住,这时候乱跑太危险了。

    俩个人惊恐的看着屋子的瓦片噼啪拉的往下掉,好一阵子才安静下来,云烨大叫一声就窜进家里去了,而李泰则哀嚎着向玉山行宫窜去。

    才到月亮门就看见小苗手里的提着两个孩子从屋子里飞出来,窗户都被撞了一个大洞,屋子里站着面色惨白的辛月。

    “快出来!”随着云烨的这一声怒吼云家所有人都鬼哭神嚎的往外跑,云烨清点了家里的人之后,发现除了几个被瓦片砸破脑袋的轻伤之外,好像没有重伤,让辛月安顿家里,自己和云寿立刻就兵分两路,一个去查看云家庄子,一个去查看玉山城防。

    旺财被吓坏了,大眼睛里的惊惶之色看得云烨心疼,抱着它的大脑袋安慰一下,就带着它上了玉山城墙。

    三通鼓之后,诸将到齐,云烨立刻命他们去巡视自己负责的地段,同时封闭玉山城的前后门,阻止执法队进入玉山城巡视,有劫掠民财者杀,有不听号令者杀!这个时候绝对需要启动重典。

    诸将刚刚离开,大地又开始摇晃起来,这一次比开始的那一次还要严重,云烨眼看着蜿蜒的城墙就像巨龙一样的上下起伏,放眼望去,修建在山崖上的一段城墙轰然倒塌,巨石混杂着尘土遮蔽了整座大山。

    取过望远镜遥望行宫,只见那座辉煌的行宫,一角已经塌陷,痛苦地闭上眼,哆哆嗦嗦的爬上马背,让旺财叼着自己的衣角,快速的向行宫奔去,心里暗暗的祈祷,千万千万行宫里不要升起狼烟!那是李二向天下人镖师自己已经死亡的标志。

    快马如风,云烨死命的催促战马希望能跑的更快些,李二这些天身子已经非常糟糕了,要是再受到惊吓,多半就活不成了。

    很短的路途,旺财已经跑得满嘴都是白沫子,心疼的安慰一下旺财,自己匆匆的走进了行宫,含元殿已经倒塌了半边,李二躺在锦榻上哈哈大笑,见云烨过来,笑着说:“朕刚才做了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赶着牛在耕地,谁知道立刻就有地龙翻身,哈哈,小子,朕活不成了,这就要走了,你们自己好好地活!”

    这话一出灰头土脸的众人一起伏地大哭,李二拿起酒葫芦大大的喝一口,笑着对皇后说:“天帝派了地龙来接朕了,这是喜事,莫要悲哀,过完自己的寿数,就来找朕!”

    李二的话音刚落,大地又开始剧烈的抖动,鹰嘴岩上的那块巨石带着雷霆万钧之势从半空掉落,落在山崖下的草地上,发出轰然的巨响!

    李二的笑声更加的尖锐,居然抬起上半截身子,朝着晃动的山峦笑着说:“莫急,莫急,朕来也!”云烨想把李二扶的躺下来,这样折腾,好人也会折腾死的。

    李二却回头仔细的看了看长孙,杨妃,阴妃,把手伸向哭的快要昏死过去的李泰,摸了一下李泰的脑袋,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就好像一次性的把胸膛里所有的气息全部吐出去一般。

    云烨听了好久只听见吐气,没听见吸气,大惊,正要把手按在李二的胸膛上准备给他做急救,却被长孙制止了:“陛下很开心,让他乘龙升天吧!他不愿意整天躺在床榻上!”

    全身不能动弹躺在床上,或许这就是上天对英雄最大的惩罚,遇到了地龙翻身,对他来说是最大的吉兆,与其说他死了,不如说是他自己杀死了自己。

    在李二吐出最后一丝气息的时候,大地安静了下来……一股粗壮的狼烟从玉山城升起……

    泰兴六年一月七日,上崩于玉山行宫含元殿,时值地龙翻身以为迎驾,祸及三十万户……上尊号为文武大圣大广孝皇帝。

    ps:

    李二死了,心里空空的。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