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三十六节獠贼

唐砖 第三十六节獠贼

    心理学上有一个说法叫做悲观延长理论,科学家也证明,你砍倒一棵树,别的树会感到恐惧,现在李二快死了,刘方快死了,无舌认为自己也快死了,要命的是旺财也表现的很不对劲,昨晚就吃了一个混了麸皮的黑面馍馍,对面前切碎的水果看都不看,以前这是它最喜欢的东西,吃起来总是没个够。

    云烨已经被死亡缠绕住了,身边的人和动物好像都要死了,玉山先生中风之后嘴就是歪的,如今说不了话,口水都需要丫鬟一遍遍的擦拭,元章先生偶感风寒,就在床上整整的睡了半个月,这还是多亏孙思邈在跟前,要是换个人,早就没命了。

    最害怕头上缠着白布来云家报丧的人,见一个云烨就大怒一次,这个月已经大怒了三回了。

    大怒伤肝这是谁都知道的道理,所以云家人不再把这类消息告诉云烨了,全部交给回京的云寿去处理,云烨像一只老鼠一样的藏在后宅,除了每天巡视城防之外,就待在那里不动弹。

    那日暮换着法子的逗丈夫开心,在没人的时候甚至把自己饱满的乳房塞进丈夫嘴里,这一招云烨当然很喜欢,可是喜欢完了之后,神情依旧阴沉。

    以前很不理解李二他们追求长生的心态,现在理解了,彻底的理解了,死亡真正带给人的不是恐惧,而是寂寞……

    一个人长生很没意思,一群人长生才有意思,这是云烨的看法。

    拍拍那日暮丰硕的屁股小声的说:“快起来。再不起来,没死也被你压死了?!?br />
    “您以前最喜欢抱着妾身的?!蹦侨漳河行┪?。

    “废话。那时候我二十岁,现在我马上五十岁,能一样吗?”

    “可是您昨天还说肉肉的抱着舒坦!”

    云烨还没有说话,在边上做刺绣的辛月,拿着绣花针就恨恨的扎在那日暮的屁股上。那日暮尖叫一声捂着屁股就跳起来,眼泪都出来了。

    辛月冷冷的瞅了那日暮一眼,哼了一声就继续做自己的活计。

    “你疯了,怎么拿针扎人,那是地主婆才干的事情!”云烨训斥了辛月一句,拔开那日暮捂着屁股的手,发现血都从薄薄的绸裤上渗出来了,这婆娘下手没半点轻重。

    “惯。你再接着惯她,四十几岁的人被你惯得像个小丫头一样,活的没心没肺的装小丫头,也不看看她磨盘一样的屁股压在腿上半个时辰不动弹,您要是好受才出鬼了。您就算是年轻,也架不住这样压,赶紧走几步,血脉不畅通。小心摔跤!”

    辛月彻底成了地主婆,尖酸刻薄的厉害。

    不理会地主婆,自己老婆愿意怎么亲昵是自己的事情。给受了委屈的那日暮披上大氅子,决定带着那日暮去打柿子。

    “等等我!”辛月拿牙齿咬断丝线,把绣花针别在花绷子上,匆匆的从软榻上下来,拎着一件皮裘就跟着云烨那日暮出了房门。

    那日暮一瘸一拐的挂在云烨胳膊上,还把头靠在云烨的肩上。远远看去,他们俩个就像是一对璧人,踩着薄薄的初雪在漫步,一张脸堆在狐裘里的辛月无疑就是小说中那个恶婆娘的化身。

    很恶心的场景,不过那日暮喜欢,随着屁股上的疼痛不断地减轻,心里面的优越感顿时就占了上风,不断娇滴滴的指着柿子树上的柿子评头论足,现在她最讨厌的就是辛月说她长着一个磨盘般大的屁股。

    “夫君,您看啊,那个柿子肥硕,屁股足够大,比妾身的大多了!”

    云烨的手一抖,结果那个柿子就被竿子剥下来了没有掉进杆子上的布口袋,而是掉在地上,初冬的天气还不算太冷,柿子掉下来摔成了一滩黄泥,看着恶心。

    云烨收起竿子无奈的对那日暮说:“你就是一个打不怕的,你和辛月斗嘴,每回都是你吃亏,人家是大的,有这个名头打你都白打,不要去撩拨她了?!?br />
    说了两句之后就放下竿子去了前厅,长孙冲来了,云寿还招待不了,还以为长孙家能够丝毫不在意李承乾的举动,忍到现在还是忍不下去。

    长孙冲坐在大厅上喝着茶,他和云烨虽然翻脸了,但是不关云寿的事,所以云寿就站立在一旁伺候,丝毫不敢大意,俩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气氛看起来还算融洽。

    云烨进来之后长孙冲没起身迎接,指指身边的椅子就像在他家一样随意。

    “你有什么章程啊,如果有说出来,合适的话长孙家就跟着走,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咱们两家都会成为孤家寡人?!?br />
    云寿给长孙冲鞠躬之后就退下了,云烨胡乱喝了一口茶说:“还能怎么样,皇帝要收拢权力,咱们希望权力分散,就是这样,这个天底下的权力皇家不可能攫取干净,总还是需要我们去分担,承乾这样做的后果很快就要出来了?!?br />
    长孙冲摇摇手道:“等到什么时候?皇帝现在连一州一道的刑狱都要查看,这样做虽然是古代圣君的做法,可是你也看看大唐多大,古代的列国才多大点。

    五百名以上的军卒调动,也需要皇帝同意,也不看看大唐有多少军卒,兵部在册的就有六十五万余人,除掉十六卫,剩下的都散布在漫长的国境线上,南海有事需要调动三千兵马去平乱,难道说也需要上报?一来一回半年的时间就没了,这时候早就不是三千军队能平灭的事情了,可能需要一万人,这样大权在握没好处啊?!?br />
    云烨放下茶杯认真的问长孙冲:“说实话,皇帝触到你痛处了?”

    长孙冲摊摊手无奈的说:“辽东经略使换人了,涿州刺史换人了,晋阳留守换人了,张亮年老体弱告老还乡了,北行的舰队回来了三艘,皇帝接手的,长孙家不知道?!?br />
    “这样就对了,要不然你还是不会过来,不过我告诉你,没办法,我不想和承乾撕破脸,太上皇的身子现在很差,只要太上皇龙御归天之后,我就立刻回岳州养老,长安我都不停留。你也可以回赵州老家嘛!”

    长孙冲点点头道:“确实如此,皇帝如今占尽了天时地利,虽然在人和上差一点,但是依旧无懈可击,他的那些心腹大臣还是非常能干的,我们没有可趁之机,你说的没错,回老家等待天时转向我们之后再说,天时,地利,人和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发生变化的?!?br />
    长孙冲说完了就不再做声,等了好一阵子才说:“我不想造反!”

    云烨闭着眼睛说:“你要是造反我就去讨伐你!”

    长孙冲长叹一口气,拍拍桌子朝云烨抱了一下拳头就走了,走得非常的干脆利落。云烨也没有去送,他知道长孙冲是来 和自己谈势力划分的,这是造反的先兆,云烨没有给他这个借口,选择了避让,无休止的避让,这让长孙冲感到绝望,他一个人造反是没有任何前途的,只有和云烨一起造反,才能将双方的势力按照长江来划分,云烨不造反,他半点机会都没有。

    李承乾的收权行动已经让别人再也无法忍受了,勋贵们现在已经开始仇视李承乾了,李象在衡山虽然闭门不出,但是关于李象是贤王的谣言已经出现了。

    什么是勋贵,勋贵就是随时随地准备把皇帝干下去自己当皇帝的人,在勋贵的眼中,皇帝也是勋贵,只不过他应该是最厉害的那个,一旦皇帝勋贵开始不让所有勋贵好过的时候,大家就准备换一个皇帝,这事经常发生,历史上除了刘邦和朱元璋,皇权基本上都是在勋贵手里换来换去的,谁的拳头大,谁说了算。

    云烨想到了这里,觉得很没意思,对云寿说:“寿儿,明日你就上书弹劾周兴和索元礼吧,皇帝的收权行为到此该结束了,他不能太贪心?!?br />
    云寿点点头就去准备自己的奏章了,周兴,索元礼肆虐大唐整整三年,确实到了该结束的时候了,别人弹劾周兴索元礼下场一定会很惨,自己弹劾,就大不一样了,这俩个家伙也该死了,云寿有俩个不错的朋友,就是被弄进推事院之后再也没有出来过。

    泰兴五年冬,银青光禄大夫,兵部左侍郎云寿上书,痛斥刑部侍郎周兴十七种,六十七条大罪,大理寺主事推事院主事索元礼询讯逼供,攀诬牵连,草菅人命共计八十六条大罪。

    帝惊骇之极,问群臣可有此事,满朝文武大哭拜服,指天画地言辞凿凿,当场揭发周兴,索元礼之罪状,恶事之多,罄竹难书。

    帝潸然泪下,抚慰群臣,着刑部尚书李义府,大理寺卿韩度,兵部左侍郎云寿彻查此事,还天下臣民一个朗朗晴空。

    云寿进入推事院,眼前狱中惨状不忍卒睹,男为猪狗,女为禽兽,童子残肢断臂,人皮装饰为墙,囚族见云寿,苦苦哀告只求速死,除地狱无可相较之。

    云寿狂怒,持剑怒斩推事院刑卒一十六人,口中大呼:“不杀尽獠贼,誓不为人!”

    ps:

    第一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