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三十五节死亡会传染

唐砖 第三十五节死亡会传染

    两条红鲤鱼,一条洒上葱丝清蒸,一条拿来红烧,和李二商量好了吃法,回到行宫,李二就躺在躺椅上继续晒太阳,隔着厨房的窗户和云烨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话。

    李二和云烨的胃口很相近,都不喜欢吃菜,所以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也就不整,就两条鱼,不大工夫,一条上了笼屉,一条进了油锅……

    闻着炖鱼的香味,李二吧嗒一下嘴巴道:“朕以前总以为天下最好吃的莫过于羊肉,谁知道短短的数年,羊肉就成了百姓的普通食物。

    知道不,李家倒霉的时候,也穷的一塌糊涂,我母亲去我舅舅家回来带了三只羊,说好了一只祭祖,一只给我爹爹留着,剩下的一只才是全家妇孺的食物。

    母亲也是用大锅煮羊,就是白水哦,煮好之后蘸着盐沫子吃,给我们兄弟四个分了一条羊腿,我大哥建成只吃了一点,元吉,玄霸年纪太小,吃不了多少,结果一只羊腿被我一个人几乎吃光了,我还想吃,结果被母亲痛责了一顿。

    那时候隋炀帝对我家一点都不好,十八子坐江山的谣言传的满世界都是啊,又有人说我父亲脑后有一缕红发,乃是帝王之兆,所以户部连我父亲的俸禄都不给,全家人的吃喝全靠我舅舅接济,我当时很想吃羊肉,但是留给妇孺吃的那只羊已经被吃光了,爹爹把另外一只羊拿去招待朋友宾客了,家里只剩下一只等候清明祭祖的羊。

    那年我八岁啊,拿着一把刀子就把那只羊给杀了。不会杀羊,杀的自己满身沾满了羊血,知不知道,朕杀那只羊整整杀了半个时辰!

    我娘过来的时候,我还笑着说这下子可以吃羊了,结果,我挨了让我记忆最深刻的一顿教训。晚上我屁股疼的睡不着,我爹和我娘进来了,我假装睡着了,结果我娘看着我屁股上的伤,就留着泪说都是杨广造的孽。要不然堂堂上柱国的子孙,何必为一只羊遭受这样的责罚!

    我本来很恨我爹的,打我下手那么重,不过听了我娘的话之后,我就明白了一件事,真正害老子挨揍的罪魁祸首原来是杨广??!

    从那个时候我就发誓。一定要弄死杨广,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就玩命的练武,读书。这个混蛋害的我没有羊肉吃,慢慢的有人说我有天日之表,龙凤之姿,呵呵。其实那些人见了权贵家争气些的子弟都那么说。

    我是一个小心眼的,又是一个骄傲的,既然杨广欠我的羊肉,我又是天日之表,龙凤之姿,当然是要做皇帝的,结果后来我就真的成了皇帝?!?br />
    听着李二的唠叨。云烨隔着窗户笑道:“您的这些话如果被杨广听见,不知道他心里会是一个什么滋味,为了一只羊丢掉了江山,太冤枉了些?!?br />
    李二张着嘴呵呵笑道:“一个不起眼的小事情往往会决定人的一生啊,是非成败,其实早就注定了的,多少英雄在这片土地上厮杀,挣扎,到最后都变成了一抷黄土,看得多了,心也就淡了,欲望也就不那么强烈了,现在我已经是在混吃等死啊,小子,要谢谢你,如果我还在皇位上一定做不到这样淡漠?!?br />
    云烨见鱼已经做得差不多了,就洗了手,让厨子把鱼装盘子,自己推着李二回到了前厅,屋子里不暖和,李二却不让关门,他说总是透不上气来。

    云烨根本就不提酒的事情,帮着老眼昏花的李二剥鱼刺,一条鱼吃完,李二才想起喝酒的这回事来,让侍卫拿回来一坛子好酒,不是云家的烈性酒,而是一坛子黄酒。

    确实是好酒,酒色就像琥珀一样,李二笑道:“你看,玉碗盛来琥珀光,这是最好的兰陵美酒,可怜我的兰陵孩儿,如今独守空闺,她的夫君就是一个短命的,不过窦家如今已经烟消云散了,兰陵再嫁也就不算什么事情了?!?br />
    云烨摆手道:“您还是不要折腾兰陵了,人家现在活得快活着呢,自己有产业,有人手有宅子,整日里忙碌自己的生意,听说现在正在和何邵争夺糖霜的买卖,两方人的商战打的正如火如荼,各出奇招,岭南的甘蔗价格已经快要成天价了,她可不是您心中那个娇弱的小女儿了,堪称商场的巨头,这些年,不但养牛挤奶,做奶糖,现在把水果都拿来做糖果了,咱大唐最大的糖果商人是谁您知道吗?就是兰陵。

    人家好不容易把姓窦的熬死了,当然要过几年快活日子,您就不要操心了?!?br />
    李二慢慢的呷了一口温热的黄酒笑着说:“也好,只要她活的愉快,朕也就放心了,只是兕子,兕子实在是让朕伤心?!?br />
    云烨一口喝完碗里的酒,给李二夹了一块鱼继续说:“兕子已经成神仙了,那个玉女门的大姐头现在就是她,您睡着的时候兕子可是来看过您好几次,只是不让娘娘她们说,说没脸见您,来到京城将承乾,青雀,高阳,还有我打劫了一通,带着一大笔钱又回去了,您可能还不知道,承乾把兕子的封地给换到云台山去了,从此以后,那座山就是兕子的封地?!?br />
    李二惊愕的放下筷子道:“这孩子怎么会这样?朕早就说过不怨她,一碗迷迭香而已要不了朕的命,怎么到现在还耿耿于怀的,朕难道就睡的那么死?”

    云烨没好气的说:“他到我床跟前,我都不知道,跟一个鬼一样的抱着腿坐在窗台上,如果不是无舌暗中拿石子敲打我一下,我也不知道她来过。

    到您那里去一定是娘娘同意了的,看看您就走,人家现在是神仙中人,不入凡俗的,您以为她勒索走大批的钱财干什么,也在给自己盖宫殿,和小武一个德行,那里偏僻往那里盖,青雀又把如何联系王玄策的法子给了兕子,现在应该有好多倭奴帮着她盖宫殿呢,”

    李二抽抽鼻子,又喝了一口酒,喝的非常节制,一碗酒喝完,就不再添加,云烨自己很快就把一坛子酒全部喝完了。

    酒喝完了,两条鱼也吃光了,云烨摸摸油光光的嘴打算告辞,李二幽幽的对云烨说:“告诉孩子们,如果想见我,就来,不用等到我睡着的时候,他们的父亲再也不会让她们去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了……”

    云烨一愣,想要说话,李二却自己摇着轮椅慢慢的隐入到了宫殿的深处,云烨觉得李二似乎在哭,不过这个人到了现在依旧不会将自己的情绪表露在外面。

    旺财见到云烨从行宫里出来,欢喜的跳跃两下,率先往家的方向走了两步,见云烨没有跟上来,就停下脚步等候。

    云烨在回头看行宫,今天的李二和平日里的李二大大的不同,帝王的威严似乎已经消失殆尽,现在他只是一个希望见到自己孩子的慈爱的父亲。

    现在明白行宫里为什么会只剩下李二了,他在做补偿,补偿自己的妻儿,一次性的让皇后以及其他嫔妃统统都去坐火车游玩,这是他能做到的极限了。

    巍巍深宫,锁住的不止是三千后宫佳丽,也有李二这个寂寞的帝王。

    刘方不打算住在云家了,他改变了主意,不愿意把自己的尸体埋进书院的墓园里。他的孩子来接他了,希望能自己照顾老人家天年,刘方先生貌似坚强的意志在一瞬间就被自己的重孙儿冲击的七零八落,迫不及待的就要随着自己的重孙去甘州老家,于是无舌就更加的寂寞了。

    还好,云雷搬进了无舌的院子,有了一个调皮的没边的孩子,无舌总算不太寂寞了,云家的物质条件很优厚,无舌看重的也不是这些,老头子最害怕的就是死在床上无人知晓。所以无舌对小苗特意嘱咐过,每天早上,必须去给他请安,看看他死了没有。

    他一点都不忌讳说这个死字,亲自给自己准备好了棺木,非常的奢华,能用檀香木做棺材的云烨就见到他一个人,刘方先生走了之后 ,他就不再睡床铺了,而是在那个非常大的棺木里铺上被褥睡在里面,晚上进入他的屋子,眼看着一个鸡皮鹤发的老人直挺挺的从棺木里站起来,胆子小些的会被活生生的吓死。

    人老了就非常的在乎棺木,刘方从云家走的时候,拒绝了任何金银宝贝,只要了一口上好的金丝楠木的棺材,亲自押运着回到甘州去了,看样子他也很希望早日睡到里面去。

    云烨觉得自己好像也老了,不是身体感到老迈,而是心境,晚上睡觉的时候他好像都能闻到自己骨子里面散发的那股子腐朽的味道。

    才打算给自己弄口棺材也躺进去试试,结果被发疯的辛月一口回绝,还说只要云烨自己开始准备棺木,她就立刻先把自己弄死。不但辛月不同意,那日暮,小苗也不同意,平日里对自己百依百顺的铃铛也哭的让人心烦。

    眼瞅着全家陷入了悲伤地海洋,云烨无奈的长叹一口气,现在还真的死不得??!

    ps:

    第二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