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三十节迟了一步

唐砖 第三十节迟了一步

    云烨打算去见见李承乾,这样无休止的搞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在这种时候,他首先清理的必然是军方,这几乎是一定的,想要国家不起波澜,握紧枪杆子是必须的,

    怎么处置那些将军,云烨不管,既然已经踏进了朝堂这个名利圈,被砍头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有时候被砍头不是因为对错,而是因为需要。

    曹操杀自己的督粮官就是如此,人才这东西是相对而言的,有时候皇帝打算砍别人头的时候,也是看着才能来的。

    不能杀窝囊废,杀起来太容易,那样一来起不到警戒后人的作用,太厉害的杀起来很麻烦,后果堪忧,所以不软不硬的这种杀起来最顺手。

    邱行恭就是如此,一向游离在世家大族之外,又不是皇帝起家的臣子,完全靠着熬资历混到这个官位上,战战兢兢的关上门过日子,只希望能吃一口富贵饭,现在好了,被李承乾挑出来当鸡给杀了。

    杀邱行恭的效果并不好,下一个就是李敬业,动李敬业的时候就需要确凿的证据链来证明这家伙该杀,要不然李绩的反弹太大,会把皇帝弄得灰头土脸的。

    云烨第二天吃过早饭才去了长安城,旺财自然跟在后面,云烨把手从车窗里探出来抚摸着旺财的脑袋,一边给旺财讲述朝堂上的道理。

    旺财很明显的听懂了云烨的话,经常撇撇嘴表示不肖一顾。它的嘴刚刚长好,左面的嘴唇上还有星星点点的红印子,那只刺猬被马夫拿刀剁成了肉泥,零碎的家里的狗都不吃。

    有旺财作伴这一路上就不感到无聊,看着它紧跑两步去追田野里的兔子,不管怎么耍怪,云烨都觉得很喜欢,三十岁的老马了。谁有旺财精神。

    说说笑笑的就到了长安城,车驾进了城门,直接就拐到了朱雀大街上,云烨打算先去推事院看看事情的发展,周兴被捆绑着吊了一夜,不知道现在他的嘴巴是不是还是那么硬。

    推事院门前围拢了很多人,好多都是推事院的武士,周兴就被吊在推事院的大门上,刘进宝带着家将跨步站在前面。那些武士虽然充满了愤怒,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一步,云烨的威名让他们不敢有任何的冒犯。

    云烨下了马车。背着手走了过来。人群立刻分开,该跪拜的跪拜,该弯腰的弯腰,刚刚还人声鼎沸的推事院,立刻就变得鸦雀无声。

    周兴被吊在半空中,艰难的仰起脖子大声地说:“楚公。卑职的职分乃是陛下亲授,这里是公廨,多少给卑职留些颜面,也给陛下存些颜面?!?br />
    云烨冷着脸说:“如果不是看在陛下的份上,你早被剥皮抽筋了。轮得到你多嘴,再问你一句。那些妇孺你放是不放?”

    周兴狞笑着说:“推事院行刑历来都是在晚上,昨晚子时开始行刑,辰时两百三十一名人犯悉数毙命,楚公,您来晚了!”

    云烨愣了一下,脸上浮现出一丝痛苦之色,反手从刘进宝腰间抽出横刀,猛地向周兴劈砍了下去,这一刀分明就要将周兴斩为两段。

    却不防边上有一支马槊横过来挡在闭目等死的周兴身前,“?!钡囊簧岬墩对诼黹玫拿飞匣鸹ㄋ慕?。

    云烨定睛一看,挡住自己杀人的居然是程处默。他披挂整齐,单手抓着马槊阴沉着脸站在那里,马槊在周兴的身上闪烁几下,周兴就从半空里掉了下来,程处默对周兴低喝一声道:“还不快滚!”

    周兴顾不得全身酸痛,在推事院武士的搀扶下狼狈的窜进了推事院,立刻关上了大门。

    云烨瞅了一眼程处默,转身就走,既然李承乾派了程处默来阻拦自己,今天就杀不掉周兴了,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恨恨的将横刀斩在自己的车辕上,抬腿就上了马车。

    “陛下有请楚国公进宫一叙!”程处默像是一个机械人张嘴说道。

    “转告陛下,老臣今日身体不适,不欲过病给陛下,这就回玉山修养,请陛下见谅!”云烨的话音刚落,马车就调转了马头,向城外奔驰而去。

    旺财有一阵子没见过程处默了,跑过来亲昵地拿头在程处默的胸前蹭,程处默捋着旺财鬃毛苦笑道:“给你大哥说,老子实在是没办法,杀一个周兴坏了他和皇帝的感情不值??!”

    旺财见云烨的马车跑远了,哎呀呀的叫一声,就追了下去……

    等到云烨彻底的走远,周兴从推事院走出来躬身向程处默行礼道:“周兴谢过大将军的救命之恩!”

    程处默扫了周兴一眼道:“如果今日不是老夫执勤,下手砍你的就是老子!”

    周兴看着远走的程处默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刚才他确实感受到了云烨的杀意,那一刀没有任何做戏的成分,就是要砍死自己,如果没有程处默的马槊,他都不敢想自己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他直到现在才明白,云烨如果铁了心要杀他,他没有丝毫活命的可能。

    程处默走进万民宫,抱拳向李承乾交令,李承乾喟叹一声道:“小烨还不知道在心里怎么埋怨朕呢,他不愿意来皇宫朕已经预料到了。

    处置邱行恭的时候,小烨保持了沉默,这已经非常的难得了,现在处置邱行恭的家小,这有悖他做人的道理,所以才会出手。

    这么一来,他以后不会再踏足皇宫了,朕也不明白,他乃是无敌的统帅,纵横疆场多年,杀伐决断干脆利落,不管是卑沙城,还是大王城,亦或西域,南海杀的人都是数不胜数,怎么就对几个妇孺的死活耿耿于怀?他难道不知道斩草除根的道理?”

    程处默沉闷了半晌才说:“这些妇孺是自己人,所以他才会愤怒,别的人都是外族,杀多少都是因为战争,是为了本种族开拓空间,他有理由安慰自己,杀自己人就让他受不了了?!?br />
    李承乾点点头道:“是这个道理啊,朕五次三番的希望他能够入朝主事,都被他婉言谢绝了,停留在玉山,教书,赌钱,喝酒都不愿意进入朝堂, 和他的淡然相比,长孙冲,独孤谋就落了下乘?!?br />
    程处默说道:“世间本来就只有一个云烨,也只会有一个云烨,当初太上皇就说过,世间有一个云烨是福气,百十个云烨就会是灾害,比兵灾还厉害些。

    他的志向不在朝堂,朝堂甚至让他感到厌恶,喜欢和贩夫走卒一起混,喜欢和文人士子一起混,就是不愿意和我们这些政客打交道,这是本性,他想要一种简单的生活,陛下就给他?!?br />
    李承乾再次叹了一口气,就继续埋下头批阅自己的奏章,既然云烨没有杀掉周兴,有小小的跋扈李承乾并会在意……

    回到了家里,云烨就坐在大门的门槛上,阴沉着脸一声不吭,旺财舒坦的卧在石鼓边上长尾巴甩来甩去的帮着自己和云烨撵苍蝇。

    家里的仆役都不敢出门了,一个个都贴着墙根走,想要出门办事的看见公爷坐在门槛上,宁可绕着走后门也不会去触霉头。

    李承乾的杀性真是越来越重了,还真是应了历史上他自己说的那句话,我作天子,当肆吾欲,有谏者,我杀之,杀五百人,岂不定?

    看来杀心是从骨子里带来的,并不因为后天的教育能够彻底更改,四十年的太子让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一定得扭曲,现在大权在握,就认为是应该的,自己做什么事情都是应该的,再加上自己的野蛮人血统,让他的血液里都沾染着杀人的因子。

    这样的欲望只能依靠自己的理智去压制,现在他成了没有监管的野马,想在大唐的土地上做什么就做什么,这是极度不对的啊。

    李二在后期能压制住自己的暴躁,做到完美,是因为他有足够的学识和心胸去包容一切,李承乾和自己的父亲比起来,到底差了很多,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为千古一帝的。

    不出意外,李承乾的赏赐很快就会到来,这是他性格中的另一个缺点,一面做着伤害你的事情,一面在竭力的补偿,真不知道他这样的性格是怎么养成的,以前做太子的是时候看不到这么多的毛病。

    前面有内侍过来,云烨不愿意照面,起身回到了府里,让辛月去接待一下天使,自己懒洋洋的躺在床上,回忆着过去的一点一滴,不由得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黄昏,没有脱衣服,所以睡了一身的汗水,不情愿在家洗澡,带上自己的换洗衣衫,打算去黄鼠家的澡堂子洗个澡,再找黄鼠好好地搓个背,然后弄点酒,好好地打听打听小武到底在干什么!

    她从云家拿钱,去程家,牛家尉迟家混钱,还时不时的去找李泰骗一点,钱财也就算了,书院的好多先生也被她请去帮忙,公输家的大儿媳简直和她就成了连体人,不管在那里都能看到她们的影子,唯一不做的就是到家里来请安,什么样的大工程居然需要这样多的钱粮,云烨非常的好奇。

    ps:

    第一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