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二十六节暴殄天物

唐砖 第二十六节暴殄天物

    “赌帐,嫖账,酒帐一概不认,谁不是在悲喜连天中煎熬,昨日非,今日是贫道自有逍遥道,兵解重生不过是重来过,楚公不必惊讶?!?br />
    袁守城的这一句话就让云烨没了找他麻烦的心思,这句话根本就是老家伙在离开京城的时候和自己说的一段话,这位袁守城把这句话拿出来就是在恳求自己不要揭穿,也说明了兵解归天确实是袁守城自己的心愿。

    云烨心中唏嘘不已啊,这个老疯子,根本就是一个自愿的殉道者,他相信自己信奉的一切,相信渺渺中自有神灵的存在,云烨不知道怎么评价这样的行为,按照道门的看法,他就是圣人,李二为此都闭口不言,就知道老家伙死的有多么的值了。

    用自己的老命封住所有人的嘴,不是真的都变成真的了,尝到甜头的道门估计会把这个传统发扬下去吧,想到任何一个叫做袁守城的家伙都不得善终,云烨就浑身发冷。

    在袁守城的陪同下一行人向大殿走去,只穿过竹林,就发现后面的的天地真的可以说是别有洞天,每个人都充满了仙气,比如尉迟恭就在和一块水晶石较劲。

    袁守城笑着对李泰和云烨解释道:“水晶石都是用水泥浇灌在地里的,鄂国公想要拔出来恐怕还不行……”

    云烨拍着遍布宅院的水晶石叹口气道:“你当初不许我碰水晶洞里的水晶,说是怕破坏了神仙府邸。你们自己动起手来毫不手软啊?!?br />
    “您现在去看,水晶洞里依旧没变,敢破坏洞府者杀无赦,这里的水晶是从矿脉里找到的,不是洞里的??舐隼锏乃分时榷蠢锫懵兜幕挂靡恍?,水晶的质地坚硬,制作成器物很难,不过听说楚公对无色水晶情有独钟。所以道门备了些小礼物,还请楚公笑纳?!?br />
    收了人家的礼物,自然不好多说什么,但是看到一些年幼的野人佝偻着身子猴子一样的在人群里穿行,长长的手臂上还端着盘子,忙着给大家送酒,云烨觉得自己还是要多说两句的。

    “野人也被你们训练的可以端茶递水了,遥想当年他们在悬崖绝壁上纵掠如飞的彪悍模样,我几乎不敢相信这些连猴子都比不上的家伙。就是雪山的王者!”

    袁守城从一个穿着道袍的野人手上端着的盘子里取过几杯酒,给李泰和云烨一人塞了一杯,边走边说:“没有变化。您早年看到的凶悍的野人如今依然凶悍。这些野人都是门中高手从野人窝里偷来的孩子,您有所不知,因为环境和食物的原因,那些野人会弄死自己那些不太强壮的孩子,道门这么做,其实也是为了救命?!?br />
    这一点云烨相信。那些野人的生存环境非常的恶劣,因为视力的问题不敢走进太阳地里,所以他们的食物一定不会太丰盛,汰弱留强本身就是自然法则,袁守城说的不会有假。再说了,这家伙也不会说这样的假话。现在他需要用无数的真话来掩盖自己说的最大的一个谎话。

    摇摇手里的玻璃杯,杯子里面玫红色的酒浆几乎像血一样浓稠,这就是陈酒的气质了,这样喝陈酒也过于奢华了。

    配餐也不太对,陈年红酒配烧烤这是多么二的人才能干的出来的事情,虽然云烨上辈子喝红酒的时候总是往里面加雪碧,这也不妨碍他知道一些高尚的喝法。

    雪龙肉被放在炭炉上炙烤,看着厨子熟练地往上面抹油撒调料,倒孜然,加细盐云烨就知道这个厨子一定是出于云家酒楼,因为云家酒楼现在正在琢磨怎样能好把所有的食物都放在火上烧烤,整个长安人现在都对烧烤情有独钟。

    现在他们得逞了,雪龙肉这种最顶级的食材也难逃被烧烤的厄运,被浓重的辣椒,香料,孜然遮盖了它所有的美妙滋味,只要是烧烤,他就只剩下一种滋味了,辣!

    云烨的脸不住的抽搐,好几次想从那个胖厨子手里夺过雪龙肉,然后狠狠的在这家伙的屁股上踹几脚,暴殄天物啊。

    云雷人虽然小,但是最喜欢吃烧烤,早就流着口水在等着胖厨子将烤好的肉拿给他,胖厨子竟然认识云雷,特意割取了雪龙身上最肥美的部分,细细的帮着自家的少爷烤制起来,直到两面焦黄这才洒上香料,孜然装在盘子里端给云雷,辣椒他是死活不敢放的。

    李泰已经开吃了,雪龙肉上的脆骨非常的好吃,他很没形象的坐在那里咬的嘎吱作响。高阳也比他好不到哪去,兄妹二人一边吃一边赞不绝口。

    云烨四处看了看,道门的大会不可能是只是一场烧烤晚会吧?前面还有一扇大门,关闭的非常的严实,不用说,这里不过是汇聚客人的一个场所,等到大门打开,今晚的大会才会真正的开始,听着里面熟悉的鸟叫,云烨笑着摇头,能从长孙手里把凤凰借出来,不知道道门花费了多大的代价,身为皇太后,长孙如今比李二的脾气都大。

    关中这地方比较奇怪,传说里总是少不了龙凤,不过这也难怪,这里本来就是帝王乡,所以潜龙升天,凤舞九天之类的情形当然被大家津津乐道,雪龙的样子太丑,不像是一条龙,所以他们只好模仿凤鸣岐山一般,弄个凤鸣老君观,

    端着酒杯子不断地在院子里巡梭,路过李靖身边的时候,寿星佬一样的李靖忽然睁开眼睛问云烨:“真?还是假?”

    “孙子扮爷爷!”云烨小声的回答。

    李靖似乎很失望,叹了口气,将面前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叹了口气,就继续躺在软榻上闭目养神,人老了,就害怕死了,没一点老前辈的样子,云烨腹诽着离开那个贪生怕死的老头子,他现在总说自己有腿疾,已经不良于行,可是逢年过节的时候云烨去他家里拜年,他把一口剑依旧使得密不透风,水泼不进……

    程咬金那里就不去了,见不得一人霸占着一个厨师的恶霸行径,张俭手里拿着一个空盘子斜着眼睛看老程,被牛进达连哄带骗的拉走,如果晚一些,定然就会出现一场斗殴。

    见到那些域外老帅,才觉得这场英雄会确实有些味道,这些只知道吃羊的家伙认为雪龙肉全是骨头,吃的时候还需要嚼碎骨头才能下咽,不如羊肉来的肥美,于是几个人围着一头烤好的羊,刀子纷飞之下,一只羊很快就成了一副完整的骨架。

    房玄龄年纪大了,咬不动雪龙肉,杜如晦根本就不吃,在西域的时候他可是吃过云烨做的雪龙肉,装在盘子里的酥嫩雪龙肉和面前的这些被烤的焦黄的败类雪龙肉有天壤之别。

    许敬宗对这里的女道士比较感兴趣,躲在竹林后面握着一个娇小的黄冠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不时地大笑一声,显得非常豪迈,一听就是一个靠得住的男人。

    这样喧闹的环境里竟然还有人在弹琴,云烨听不懂他的弹得是什么,拿肩膀顶顶李义府,示意他给自己解说一下。

    李义府不愧有才子之名,侧着耳朵倾听了一下就对云峥说:“高音渺渺,有曲高难和之意,低音深沉又有悲苦之意,没有中音做和,这就说明这个人正在倾诉心中的不得意,如今冠盖云集,他觉得自己就是一支空谷幽兰,想要化作白鹤高飞,又被万仞高山阻挡,

    这是一首 新曲子,您就当他是在发癔症,学生也不知道英雄会为什么会有一个这样的穷酸出来给人添堵,要是有才去考书院,要是觉得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可以去朱雀大街上的铜轨里投递自荐书,在这里弹琴,无非就是想找一个之音而已。

    学生虽然是知音,却不会理睬他,都什么时候了,自荐的勇气都没有,定然是一个追逐肥马之辈,让人不齿?!?br />
    云烨听到了铜轨两个字,奇怪地问道:“陛下当年设置的铜轨如今还在使用?”

    李义府点点头道:“在使用,司农寺少卿周兴向陛下谏言,铜轨不能只接受百姓已及小吏的意见,还要具有查奸纠亢的功能,这样一来,天下人人都是言官,人人都可以向朝廷汇报自己发现的官员的各种不法事。

    陛下以为善,已经将周兴调任吏部清吏司,这个人也算是一根能干的,上任三月,就查出三宗不法事,一宗为乱伦,一宗为贪渎,还有一宗是谋反,从发现到审结,只用了区区十天,犯人都供认不讳,而且证据确凿!”

    云烨点点头道:“周兴??!他审的案子恐怕没有不证据确凿的吧?李义府,你有对手了?!痹旗撬低暾庑┗熬团呐睦钜甯募绨蚶肟?,留下一脸不解的李义府愣在当地。

    云烨一口喝干杯中酒,他发现历史上该来的事情依然会顽固的到来,先前听说索元礼已经很让他吃惊了,现在又听到周兴的消息,却不知那个著名的请君入瓮的来俊臣如今在那里。

    ps:

    第一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