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二十一节文化入侵

唐砖 第二十一节文化入侵

    揽着腿弯将那日暮抱起来,匆匆的就要进房,那日暮得意的踢腾着小腿,在云烨的耳边小声地问是不是肉肉的……

    进了正屋,辛月坐在灯下正在算账,看到云烨抱着那日暮进来,啐了一口道:“这就算是发春了,苦守了三年,这些天也不知道消停一些?!?br />
    等到她看清楚那日暮的穿着之后,立刻就向被针扎了一样跳起来就要到处找鸡毛掸子,那日暮蛇一样的从云烨怀里溜下来,跳上床用毯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然后就僵尸一样的蹦跳着出了房门,云烨揽着辛月,不让她去追打,笑着说:“这是后宅,她就是这样一个作怪的性子,改是改不掉了,这样也好,把三十几岁的年纪活的就像十八岁一样是一种福气?!?br />
    “您就是喜欢年轻的!”只要说起年纪,辛月就暗自神伤。

    “你这么老的我也喜欢,昨晚我们还不是荒唐到半夜?”

    辛月拍开云烨那双色眯眯的手,拉着他走到桌前说:“您现在也不看家里的账本,小武拿走了好多金珠宝贝,您就不过问一下?”夫妻多年辛月还是受不了云烨这些赤裸裸的下流话。

    云烨把账簿远远地扔开抱着辛月让她坐到自己的腿上说:“赚钱就是为了花销,小武想要造一间白玉京出来,由得她去,把天上的白玉京搬到地下,也算是本事,你以后啊,也不要管这些钱财,把自己活得高高兴兴的比什么都好。

    我们的钱财无非就是给孩子们留的,如今,容儿,寿儿,欢儿,雷儿的财富你不是都已经分出去了吗?剩下的就是我们夫妻几个的。

    我们能花多少,依我看啊。等到我们老死的时候,最好把家里的钱财花完,这样是最理想的状态,我早就说过,钱财这东西只有花出去才有价值。留着不用。他就是一堆死物件?!?br />
    天太热,老夫老妻一起洗澡,洗的毫无激情可言。都是在和长头发较劲,肥皂打在头发上,用清水冲洗干尽之后,涩的厉害,拿毛巾一擦,就乱的像鸡窝。

    天气很热,天窗被打开了,隔着纱窗能看到朦朦胧胧的月亮,辛月总是心神不宁的。总想着被丈夫扔到墙角的账本,支起身子看了好几回。

    云烨起身从墙角捡起账本放在辛月的手里埋怨道:“操心了几十年,到现在还是一个守财奴,那些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值得睡不安稳?”

    辛月鼓囊几声。把头埋在云烨的胳膊底下终于安心的睡着了……

    云烨醒来的很早,今天是书院放榜的日子,也是玉山城最热闹的一天,他答应皇帝今天陪着他好好看看盛景,按照他的话来说就是看海纳百川的气势。

    那日暮嘟着嘴走了过来。坐在云烨的身边,既不吃饭,也不说话,辛月不理睬,铃铛和小苗只是好奇的看着,不吱声。

    云烨把粥碗推过去笑着说:“以后喜欢穿那些衣服,咱们在房间里穿,不要在院子里瞎胡逛,被外人看见我可就太吃亏了?!?br />
    铃铛和小苗扑哧一笑,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只有辛月恨恨地说:“再敢穿的透皮露肉的出去,我就把你的腿打折,好人家的女子有谁是那么穿的?要不要脸了?”

    “我看见西市上的那些胡姬就是这么穿的,而且,妾身在参加姐妹会的时候,道王家的妾侍也是这么穿的……”

    “能比点好人家不?你是什么身份,那些妖精是什么身份,人家头上插一朵大牡丹就敢不穿衣服的站在台子上唱歌,你怎么不去学?论到官职你都有五品了,一点都不知道自重?!?br />
    辛月的话让云烨喝进嘴里的粥差点没喷出来,难道说长安城里的妇人已经开放到如此地步了?辛月见丈夫看着自己,黑着脸说:“前些天牡丹花开得艳,道王家的牡丹在长安是数得上号的,道王妃邀请妾身去道王府赏牡丹,说是还有最新的歌舞可以看,据说是从新佛经里演变出来的,咱家有天魔舞,妾身本来没打算去看。

    后来妾身拗不过那日暮,就带着她一起去,结果,差点气死妾身,好好地在园子里赏牡丹,吃酒,打麻将,过的很舒坦,可是道王妃偏偏在园子里搭了,一个台子,还告诉我这场戏有个名头叫做人比花娇。

    妾身原本很期待,以为和往常一样,都是些没出阁的小娘子在头上插牡丹让我们看,好给小娘子找个好婆家,这在长安城流行好多年了。

    结果出来的全是不穿衣服的妖精,头上插一朵牡丹,肚脐眼上贴着一朵大牡丹就敢搔首弄姿,妾身还以为是谁家的小娘子,问过之后才知道都是有钱人家的妾侍,这就差点把妾身活活的气死,那日暮这个夯货,居然还拍着手叫好,活活的丢死个人?!?br />
    云烨笑而不语,大唐的富贵奢靡之气已经快到了极致,域外的一些歌舞风俗也就逐渐的流传进来,大食人的妻女,其实就是财富,和骆驼牛羊是一样的,拥有多少女人已经是身份的象征,现在这股风气也慢慢地进入了大唐,影响着大唐的社会,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着大唐人恪守的观念。

    玄奘从西域取经归来之后,后面又有无数的僧侣借道吐蕃,或者乘船下了南洋,最后用很短的时间就到达了天竺,抱着学习的态度将天竺佛经不论好坏全部运回了长安 ,现在在赦建慈恩寺常年有数百名僧人正在译经,玄奘和尚拜访云烨的时候曾经说过,中土佛教和天竺佛教有这很大的差别,婆罗门种姓在天竺大行其道,但是在中土,佛门并不是最高贵的一群人,所以他们看做很正常的事情,到了大唐就会显得格格不入,这很有可能是佛门的灾难。

    根据玄奘解说其中有一支专门供奉欢喜天的印度僧人他们根据远古时期天竺被波斯人的先祖入侵的时候,天竺土著民族出现了很多杀敌女英雄,她们以其女性所特有的灵美来诱惑敌人而将其斩获,广为后世人士所称颂,为此人们还编成许多神话故事在民间流传。后来,这些传说被他们演绎之后就成了欢喜天,主张以性欲超度现实的残酷。

    因为大食人再一次入侵了天竺,他们再一次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所以,希望光大自己的教派用另外一种法子来消灭自己的敌人。

    云烨认为除非大唐男人死光了,才有可能牺牲女人的色相去杀敌,所以对这件事情不予置评,这样的说法在大唐这个雄风赫赫的国度里没有任何的市场,只是没有想到圣洁的莲花女在大唐竟然演变成了供人亵玩的牡丹女。

    云烨放下筷子擦着嘴对辛月说:“这里面是有缘故的,那样的舞蹈其实算得上是天竺人的战舞,女子用自己的身体当武器杀敌,在大唐只是变味了而已?!?br />
    “他们的男人死光了?”辛月斜着眼睛看了丈夫一眼,她认为夫君在帮着那日暮说话。

    “哦!没有,他们的男人打不过别人……”云烨站起身在那日暮撅的很高的嘴上扭一下,就笑着出了家门,旺财早就被马夫收拾的漂漂亮亮的等在大门口。

    见到云烨就走了过来,看到旺财鬃毛上拴的蝴蝶结,就知道这是自己闺女的杰作,见云露云香趴在门上看着自己,就走过去,摸摸云露的脑袋,在云香的脸上亲一下,保证很快就回家,这才和旺财一起出了门。

    刘进宝打着一把大伞帮着云烨遮太阳,今天的日头很毒,一出门就被热浪差点撵回来,外面不光是有热浪,还有人浪,一波接一波的看不到头尾。

    进入玉山城的时候,云烨才真正有了宝马雕车香满路这样的盛况,每一年书院招生的时候,也是长安淑女联袂出动的时候,但凡是大唐有出息的少年,都会出现在玉山书院的大门前,跳不过这道龙门,即使再有才华,也不会被承认。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句话现在反过来说也成。

    见到李二的时候,发现李承乾也来了,站在大殿上接受皇帝的白眼,李泰笑的弥勒佛一样帮着大哥说好话,说自己早就看武德殿不顺眼了早就有拆的打算,现在被大哥拆了正是时候,大打算建造一座斗拱飞檐的辉煌宫殿,看不上工部给的图纸。

    “你弟弟大度,帮你说好话,云烨到了朕跟前也是胡说八道一通,长孙冲,独孤谋都说是自己的错,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才酿成大祸。

    总之,有错的是他们,该死的是黑齿常之,只有你李承乾没错,按理说朕应该高兴,臣子们都是好样的, 为君父掩饰过错,朕只是想问你,他们住在太极宫里,真的碍你的事情吗?”

    李承乾无奈的跪倒在地请求皇帝处罚。

    不能让李二张嘴,他现在说出来的话恶毒的让人没法听,而且对谁都是这样。

    “陛下,微臣想到了如何大破您的处处烽火的计谋,只要微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掉河洛就能盘活整个局面?!?br />
    云烨一边大踏步的往进走,一边急不可耐的地说着自己的主意,搓着双手恨不得现在就和李二在沙盘上大战一场。

    ps:

    第二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