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五十三家尔虞我诈是三国

唐砖 第五十三家尔虞我诈是三国

    云欢这些天非常的忙碌,不断地去刑部,大理寺喊冤,要求严惩烧毁云家船舶和货物的凶手,辽东的官员如果不能给一个确切的答复,云家就会自己派人去调查,一旦被云家调查处结果,就会动用勋贵间的手段去报复。

    一时间刑部,大理寺的官员大为头疼,一个不讲理的纨绔居然在喊着要动用私人武装,不得不认真对待。

    刑部和大理寺早就认为,勋贵间报复这种野蛮的手段早就是在践踏《唐律》。每年他们都会提出取缔这一野蛮的明显带着草原习气的陋习,确总是被所有勋贵们集体拒绝,废止的提案甚至到不了门下省,在东西两阁台就会被驳回。

    这一方法根本就是勋贵们打击异己,压制新兴势力抬头的不二法门,也是大唐勋贵最明显的一个豪门标志,所以,不管是长孙无忌,还是既得利益者云烨都不打算将这一条规矩从《典诰》中去除。

    皇帝更加的不愿意,现在已经有一些不要脸的文人正在借用这一条规矩来粉饰李二的玄武门事变,竭力的要把兄弟手足相残弄成勋贵间的决斗,李义府就是其中最活跃的一个人,张冠李戴,移花接木,原本就是李义府的拿手好戏。

    这家伙不止一次的在朝堂上伏地大哭,声称全大唐的人都在曲解皇帝陛下,把一个如果不反击就只有死路一条的善良的皇帝陛下,硬是给妖魔化了,说成弑兄杀弟,明明是勋贵间的报复啊,怎就被说成篡权夺位?

    天理何在??!如果大唐还有什么沉冤未雪,陛下的冤屈就是最大的一桩!

    整聋发聩的演说,义正言辞的诘问,听得皇帝龙颜大悦,听得颜师古须发虬张的怒不可遏。

    自从皇帝在玉山书院演讲过后,大唐人说起这件事情已经没有任何的避讳了。现在哪怕在朝堂上这样大声的讲出来,也绝对不会有人提出弹劾,说这是对皇帝的大不敬,事情说开了,反而没了神秘感,即使爆出更多的丑闻,大家也会觉得没有什么新鲜感。

    站班的时候,云烨的位置在长孙无忌的下面,明显的看到长孙无忌的脸有些抽搐,听到李义府大声的驳斥颜师古的话语后。抽搐的更加的厉害。

    “古往今来。飞鸟尽良弓藏。狐兔尽,走狗烹,这是一个帝王的必由之路,看看前汉刘邦是如何残杀功臣的。再看看陛下是如何对待大唐勋贵的,就能得出一个结论,陛下确实是古往今来第一善良的帝王。

    我大唐因何没有听说过有残杀功臣的事情?诸公,这样宅心仁厚的帝王能做出弑兄杀弟的事情来吗?只能说,这是先帝爷在用养蛊之法来培育新的帝王,高瞻远瞩啊,否则,何来我大唐如今的煌煌盛世?”

    这话说得实在是太不要脸了,长孙无忌转过头看着云烨说:“你玉山书院每年耗费国帑无数。就培养出来一个这?”

    云烨面无表情的回答:“橘生江南为橘,橘生江北为枳,本来好好地一个高才,到了你门下省才几年,就变成了这样。让人痛心??!”

    长孙无忌哼了一声又小声的说:“你儿子上蹿下跳的要干什么?真的打算启动报复?报复谁?就为了一船烂草?你云家把手伸到辽东,本来就是越界了,人没事,已经是大家伙给足你云家面子了,在辽东你云家还算不上强龙?!?br />
    云烨扯扯长孙无忌的袖子说:“那个败家子准备走你家的老路,打算开铁厂,就在辽东,你给底下发句话,不要再阻挠了?!?br />
    长孙无忌疑惑的看着云烨说:“你家真的要开铁厂?多大?书院的专利你打算付钱来购买?该不是你又有什么新法子了吧?”

    “书院现在管钱的是许敬宗,他一个铜子都要搓一搓看看是不是粘到一起的两枚,元章先生这个人又是出了名的古板,书院的就是书院的,云家的,就是云家的,您当年从书院购买那些专利花了多少钱,云家绝对花的比您家里的少。

    家里老祖宗最喜欢的就是云欢,拿出自己的体己钱给云欢开铁厂,他母亲也给他资助了好大一笔,至于老程家,程公已经放出话来,能开多大就开多大,还告诉我,程家有的是钱?!?br />
    “军器甲胄你能占一手还是火器上使用的钢铁你能占一手?”长孙无忌越发的疑惑了,当初钢铁业本来就是他家里的支柱产业,直到后来被皇家铁厂将军器制造上的钢铁份额全部拿走之后,他家的生意这才举步维艰,最后不得不关门歇业,云家现在想要重开铁厂,必定就是在这两样钢铁使用大户的份额里占了一些。

    不用说,这都是皇后在给云家开口子,想到自己和妹妹自从李治的事情之后变得形同陌路,心里就一阵阵的发疼。

    “没有,陛下将军器监和火器作坊看得密不透风,云家根本就不可能从中获益,更何况,云家也绝对不会沾武器制造,这是我当年答应过李纲先生的,云家不制造杀人凶器?!?br />
    听了云烨的话,长孙无忌点点头,已经到了自己这个层次的勋贵,要么不说话,一旦说出来那就必定是真话,为生意说假话骗人,不管是自己还是云烨都丢不起这个人。

    “那你就等着赔钱吧,老夫会给家里的老仆打招呼的,只要你云家确实是在开铁厂,不管是矿山,还是铁厂,石炭,以及招收人手这方面,都不会有人阻拦,一方面你云家要开铁厂,就一定会投入巨资到辽东,对那里的贫瘠民生有利,二来,老夫很想看看云家人做生意是不是真的比长孙家的强。最后给你儿子说一声,要他闭嘴,辽东的烂草烧掉就烧掉了,想要赔偿,去我家支??!就当是老夫想看大火烧的?!?br />
    长孙无忌大包大揽,将所有的事情扛下来了,这事就没办法查了,赵公想看大火这个理由足够烧掉几十万担烂草博他老人家一笑了。

    “这是自然,不过为了放心一点,您家里是不是也入上一股?”

    “赚钱的生意怎么不喊老夫入股?比如你家在岭南的船队,老夫就很有兴趣,怎么样,老夫入股一万枚金币,占两成的份子,成不成?”

    “当然可以,正愁找不到大金主,您这一加入,船队就能跑的更远了,咱们都是利索人,下了差就让管家把金币送过来,云家给你开份子文书,就这么说定了?!?br />
    不管是云烨还是长孙无忌都没有兴趣听李义府和颜师古吵架,有这种兴致的是皇帝,没见他老人家听得津津有味,欲罢不能的。

    “嘿嘿,老夫以为你尾巴翘到天上去了,自以为无所不能,独孤谋进场感到压力了?长孙家和独孤家是老交情了,你现在想要和长孙家示好,是不是晚了点?

    独孤谋就比你大六岁,你在老夫面前具有的年龄优势,在人家那里就算不得什么,也罢!这世道终归是你们年轻人的世道,等冲儿回来你们接着玩,老夫就不奉陪了?!?br />
    云烨点点头,世家大族的交易往往就是两个主人在一个合适的场地,合适的时间三言两语就能解决的,永远的把一个人当成仇敌,这是一种不成熟的表现,天大的仇恨在某些时候也要放下,不能被个人的情感所左右。一旦?;コ?,两家再拼个你死我活也不晚。

    长孙无忌现在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了,他只比李二大五岁,现在看起来似乎比李二至少苍老二十岁,李义府和许敬宗连续不断的进攻,终于让长孙无忌感到力不从心了。

    如今随着独孤谋的进场,他已经没有精力再应对越发复杂的局面了,如今心生退意,在云烨看来已经是非常明智的一种选择。

    想要彻底的打倒长孙无忌根本就不可能,和历史上最大的区别就是长孙皇后活的好好地,只要长孙无忌不要去造反,他的家族自然会有长孙皇后照拂。

    至于他说长孙家族和独孤家关系很好,这根本就是一个笑话,世家大族从来就没有所谓的关系好这一说,利益临头的时候,也就是反目成仇的时候,相互间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乃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云烨下差回家的时候,长孙家果然派人送来了一万枚金币,辛月在检点之后,给长孙家开具了岭南船队的两成股份证明,就等家主回来加盖签章。

    普通人的合约需要拿去官府备案,至于云烨和长孙无忌都不认为有这个必要,长孙无忌更加在意的是股权证明上有云烨的签章,这东西比官府的大印都要有效果。

    “爹爹,您原谅长孙家了?”云欢等到长孙家的管家高兴地拿着文书走了之后,就立刻过来问父亲。

    “没有,让长孙家入股云家产业是一回事,原谅长孙家是另外一回事,陛下在刻意的将朝堂弄成三国纷争的局面,就是为了好驾驭,三个势均力敌的势力,任何一个都离不开皇家的支持,现在更危险了,儿子,一旦一个家族露怯,就会被两头饿狼狠狠地扑上来撕咬?!?br />
    ps:

    第二章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