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七十一节故地,故人

唐砖 第七十一节故地,故人

    很久没有见过黄鼠了,如今的黄鼠已经不是那个谁都能踢一脚任人指挥的盗墓贼了,而是长安,新丰市上已经拥有四五家店面的上等人家。

    书院改制之后,他也补授了一个正八品的执乘亲事,如果不是出身过于糟糕,他应该是七品官的,书院的教习是一个非常尊贵的职位,所以不管英娘将生意做的多大,黄鼠还是一家之主,前几年听说因为纳妾的事情,搞得鸡飞狗跳墙,现在的黄鼠也没了那个心情,只想在书院一直干到告老还乡。

    两个丑儿子如今也长成半大的小伙子了,像绝了黄鼠,大闺女嫁给了一个书院的穷学生,现在据说在河北当县令,所以他的日子过的非常的悠闲,而且满足。

    辛月和那日暮她们已经上了竹筏子,黄鼠呵呵傻笑着要亲自撑竹筏子,被云烨拒绝了。

    “老黄,你也是五十岁的人了,就不要再做这些粗笨的事情了,那里有好些学生等着撑船呢,你就省省吧?!?br />
    “侯爷,老汉确实老了,这两年的精力越发的不济了,以前一夜能趟出十丈长的地道来,现在下了地道就觉得气不够用,俺爹当年就落下了一个咳嗽的毛病,说是土吃的太多了,老汉活到现在还有力气说话,都是托了侯爷的福,没您当年生擒老汉,老汉现在都不知道是活是死,哪有儿子满堂的福报?!?br />
    黄鼠到底是老了,以前的时候他可不说这些软话,现在没了底气,总担心书院不要他。

    “老黄,你知不知道书院有个规矩?那就是第一批进入拉牛牛院里的终身教授,也就是说你只要没蹬腿。就没人能把你从书院里赶出来?!?br />
    “侯爷,此话当真?”

    “自然当真,你以为在书院里勤勤恳恳的干了一辈子到了最后会被一脚踢开?书院没有这样的规矩,赵延陵先生花了书院多少钱,我气得暴跳如雷,还不是一样拿他没法子?”

    黄鼠尴尬的笑了一下说:“赵先生是大学问人。老汉不好和他比较的?!?br />
    “知不知道他是教授,你是教习,就一字之差,有什么不能比较的,你呀,就是自卑,完全可以大鸣大放的去到人前面显摆,书院的教习很多吗?”

    云烨和黄鼠说了几句话,英娘端来了一坛子已经烧好的醪糟?;褂屑秆阈?,这都是云烨爱吃的,最后还用荷叶包了好大一块酱驴肉,拿手撕着吃最好。

    云家的竹筏用不到学生来撑,小苗和自己的西域丫鬟就能把筏子撑的飞快,伊利斯姐妹嫁人了,嫁给了希帕蒂亚家的管家和护卫头领,小苗最喜欢用西域人。所以辛月又给她挑了两个。

    小苗从小就在水上长大,撑竹筏对她来说没有半点的难度。不像辛月主仆当年那样狼狈。

    见夫君冲着自己笑,辛月立刻就明白这是在笑话自己当年抱着丫鬟大叫的样子,没好气的说:“您当年是故意的,小秋一个长安长大的丫鬟,哪里懂得撑筏子?!?br />
    小苗嘻嘻一笑,竹篙在岩石上轻轻地点一下。竹筏就箭一般地窜进了东羊河,那日暮一个不小心差点栽倒在河里,生气的在小苗背上擂了两下才解气。铃铛永远是那副小心的样子,坐在筏子中间,慢慢的撕着酱驴肉。往云烨的嘴里送。

    躺在竹筏上,瞅着两岸的青山,人也变得活泛起来,拿芦苇管子吸着喝冰凉的葡萄酿,绝对是一个好享受,更何况云烨在葡萄酿里丧心病狂的加了好多的糖霜,所以喝起来甜丝丝的,辛月,那日暮不时地过来偷喝一口,铃铛就是一个不能喝酒的,喝了两三口,两个脸蛋就红的像苹果,小苗见他们四个在那里悠闲的喝酒,自己当苦力,把竹篙递给丫鬟,也凑了过来,仗着自己年纪小腻在云烨的怀里正大光明的喝酒。

    竹筏子上一览无余,刚开始云烨还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实在是多虑了,东羊河上的竹筏远不是只有他们家这一条,东羊河上的十里画廊,已经是长安八景中的一个名胜,和灞桥垂柳齐名,所以撑竹筏的人非常的多。

    一架带着棚子的竹筏从身边缓缓经过,里面的淫声浪语似乎没有半点的遮掩,透过竹帘子甚至能看到那对正在肉搏的男女。

    “啐!”辛月恨恨的吐了一口,转头就对云烨说:“夫君,您这看看这些禽兽都把东羊河糟蹋成什么样子了,这里是文华宝坻,以后不许那些禽兽们过来游河?!?br />
    “这可不好禁止,说不定那张竹筏上面是一位王爷或者公爷之流的人物,一旦禁止了,会被人家骂死的,就当没看见,我还是头一回发现大唐变成了这个样子?!?br />
    “您这是不出门,一旦出了门,去了西市,您还能看见一丝不挂的胡姬在门口招揽酒客,有的胡姬腰里就栓了一圈铃铛,把腰扭得就像麻花一样,很好看?!?br />
    那日暮的话刚出口就看到了辛月已经瞪起来的眼睛连忙跑到云烨的身后探出脑袋来说:“我也是听丫鬟说的?!?br />
    “那个丫鬟?说出来,回去我就扒了她的皮,好好的女儿家现在全都没羞没臊的,败坏风气,大唐就是被这些妖女们弄得乌烟瘴气?!?br />
    “少在这里摆你当家主母的威风,这是出来游玩呢,乖乖地坐好,不要打架,咱家只有五个,要是和刘弘基家一样,你还不活了?!?br />
    辛月撇撇嘴说道:“咱家的四个,可比人家的四百个都难管,你看看刘夫人,在老公爷死了之后是怎么打发那些妻妾的,卖到青楼里的就有一百多个,这就连脸面都不顾了,有孩子的也是随便给几亩地就打发了。

    咱家的这几个,妾身要是敢处置一个,您还不得去跳河,所以啊,平日里多教训几下,只有好处没坏处?!?br />
    那日暮见辛月的神色不善,赶紧卖力的帮着夫君按摩后背,辛月扬了几次手都慢慢的放下,小苗酒量浅,今天的葡萄酿里加了糖霜,不知不觉的就喝醉了,呵呵的傻笑着要跳舞给云烨看,云烨伸手将小苗拉过来,放在自己的膝盖上,不一会这个傻女子就睡着了。

    盘膝坐在竹筏上,身边妻妾围绕,竹筏在水面上自由的漂流,十里画廊已经过了大半,山势变得突兀起来,原本这里有两座相对应的绿山,现在只剩下一个,还有一个怪石嶙峋的立在那里,看到那座山,云烨的心就不由自主的疼了起来开,这座山底下掩埋着八百多个无辜的冤魂。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心中酸涩难耐,不由得将杨慎的这首词唱了出来,虽然很不应景,但是河面上却传来此起彼伏的叫好声。

    “美人迟暮,将军白发,云侯如今正是得意之时,缘何就生出了这样的悲鸣?”长孙冲站在另一座竹筏上,扬声说道。

    云烨发现自己实在是和这个人没有什么话说,叹了口气,拿起竹竿,将竹筏撑的离长孙冲远了一些,世界既然已经有了新的格局,没事干就不要再玩什么再续情缘的恶心戏码。

    见云烨不理睬自己,长孙冲也有些黯然,回到舱房,粗暴的搂过一个歌姬,狠狠地一口就咬在她的肩膀上,鲜血顺着美人白皙的锁骨往下流淌,那个美人却一声都不敢吭出来。

    喝汤见到死老鼠,吃菜见到半截蛆,就是云烨这时候的心情,就是因为太珍惜以前的情感,所以现在才越发的恨长孙冲。

    游河的心思没有了,半路上就靠岸,云家的马车轻快地从路边驶过来,一家五口钻进马车,马夫轻轻地抖抖缰绳,车子就沿着路边的小道往绿树丛里掩映的小楼奔驰过去,今天不回家了,就住在别墅里。

    公输木依然顽强的活着,十年前人家都说老家伙活不过一年,十年后大家还是这么说,看着他半死不活的躺在太阳地晒太阳,云烨就下来马车,无论如何也要过去问候一声。

    走近了才发现老家伙是如何的奢靡,别人的奢靡都是将金珠宝贝挂在身上,老家伙坐下的这张躺椅就价值巨万,紫檀的!

    “我记得上一回请您给家里制造一套家具,给了您整整一车木料,家具拉回家,我总觉得不对头,原来不对头在您这里?!?br />
    老家伙把眼睛挑开一条缝,瞄了云烨一眼,哼哼唧唧的说:“老夫就是一个木匠头。能省的木料千万就不要浪费了,拿几条子碎木料拼凑一把椅子你也能看在眼里,忒小气了些,辛月啊,食盒里装的是什么???拿出来,给老汉吃两口,家里都断顿了?!?br />
    辛月笑眯眯的一样样的把食物往老子的桌子上放,云烨没好气的说:“把这张桌子卖掉,就足够您全家吃三年的?!?br />
    “小子,累了吧?累了就休息休息,整日里往烂泥坑里钻,那有一个好人啊,歇歇吧,歇歇吧,别再折腾了……”

    ps:第二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