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六十九节生不如死

唐砖 第六十九节生不如死

    夏日的时候皇帝和皇后要么去九成宫避暑,要么会去玉山避暑,总之会离开长安城,但是今年皇帝和皇后根本就没有动弹,尤其是皇帝,很少离开万民宫。

    现在突然提到赌局,就让云烨感到非常地奇怪,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给赌局起一个伤心人的名字,袁守城作为第四个出席这个赌局的人,是云烨在最后关头推出来的一个人选,谁知道皇帝皇后竟然答应了。

    李治的叛乱就像是扔进大湖里面的一块石头,虽然惊起了骇浪,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大湖又变的平静了。

    长孙带着一个食盒,云烨要过来拎着,李二背着手在前面走,断鸿在最前面领路,这是去太液池的方向,云烨不知道长孙为何要亲手拎着食盒,自己要过来的时候她都犹豫了一下。

    一路上的守卫很多,一个游玩的妃子都看不见,李二还有六个未成年的公主也不见踪影,沿着一个坡道缓缓地走进了底下,云烨第一次知道皇宫里还有如此庞大的一个地下建筑。

    “前隋就有了,杨坚建造大兴城的时候就已经有这样的一个地道了,不过陛下后来对他进行了扩建,就成了这个样子,你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外臣,不要说出?!?br />
    云烨和长孙边走,长孙一边对他讲述地道的来历。

    这没有什么好惊奇的,就算是从皇宫有一条直通外面的地道,云烨都不会感到奇怪,因为云家就有一条那样的地道,皇宫里要是没有这样的常备手段,才会让人感到奇怪。

    “你好像不太惊讶?”

    “没什么好惊讶的娘娘。当初在挖掘武德殿的时候,用的工期比预计的长了一年多,微臣就明白皇宫里一定会有一处类似武德殿一样的地方?!?br />
    李二嘿嘿笑道:“你还真是什么都敢说,不过现在也只有从你嘴里听到几句实话了,知道我们为什么会来这里吗?就是因为那个不到黄泉不能相见的典故?!?br />
    云烨大惊道:“难道雉奴就被关在这里?”

    “想不到吧?朕每一天都会来看一眼这个逆子!”

    听了李二的话云烨想跑。才要打算退出这个恐怖的探监队伍,就听李二又说:“迟了,你要在万民宫有这份机灵,说不定还能跑掉,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就去看看你弟弟,看看这个一心想要杀光皇族的妻弟。要伤心,大家一起伤心,总是我和皇后伤心太吃亏了?!?br />
    云烨的脸都快憋成紫茄子了,这个时候来这里的应该是李承乾才是,最次也该是李泰才对,为何会是自己?”

    “承乾见了雉奴会立刻杀掉。青雀见了雉奴说不定会活活打死,你是他姐夫,说不定能对他多一份耐心?!背に锬ㄗ叛劾崴?,这还是第一次见到长孙最虚弱的一面。

    “娘娘,我也很想打死他,他毁了我对大唐所有美好的期望?!?br />
    “就知道是这样的,你们一个个的都想杀死我的雉奴。你敢动他一根指头试试!”长孙凄厉的声音在地底下产生很大的回音。

    现在的长孙根本就是一个只知道护着自己孩子的母亲,不是那个英明睿智的皇后,一把从云烨手里夺走食盒,生怕云烨在饭食里下毒。

    李二看着云烨和长孙,哀叹一声,举步向前,云烨只好继续跟上。

    “母后,您来了,今天带了什么好吃的?您跟父皇说,孩儿已经写了六篇大字。求他让孩儿出去好不好,雉奴再也不调皮了?!?br />
    一脸阳光的李治从一间很亮的屋子里走了出来,高兴地从长孙手里接过食盒,迫不及待的打开,拿手从里面捞出一只油黄的肥鸡大啃起来。对皇帝和云烨视而不见。

    长孙亲昵地揽着李治的肩膀,看着他吃烧鸡,还帮他擦嘴,李治吃几口,还不好意思的抬起头,撕下一小条子肉往长孙的嘴里塞,长孙张嘴咬住肌肉,哄孩子一样的哄着李治说:“雉奴乖啊,母后不喜欢吃鸡,雉奴多吃一点?!?br />
    李二坐在对面的椅子上看着她们母慈子孝的吃东西。云烨发现自己的腿也有点软,靠着墙慢慢的溜下来坐到地上,这一幕太诡异了。

    屋子很亮,如同白昼,那是因为房顶上挂着玉牌,怪不得万民宫最近到了晚上就乌漆吗黑的,原来这东西被送了这里。

    “房间里的一切都是从雉奴的行宫里搬来的,和他小时候一模一样,伺候他的人也和当年的那批人长得一模一样,名字也同样没变,朕是皇帝,只能做到这一步了,就是这样雉奴依然会突然发疯,没人能控制得住他……”

    正在甜甜的吃饭的李治忽然扔掉手里的鸡肉尖叫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比缓缶鸵婚镪す龅酱蚕?,抱着胳膊瑟瑟的发抖,小声的喊着:“母后救我!母后救我!”

    长孙也钻到床底下,紧紧地抱着李治拍着他的后背泪流满面的劝解他:“雉奴不怕,雉奴不怕,母后就在这里,母后就在这里?!彼底呕盎拱汛舶迮牡呐九咀飨焖坪踉诤土罾钪慰志宓墓治镒髡揭谎??!?br />
    倔强高傲的帝王不觉间已是泪流满面,云烨瞅着钗环散乱的长孙紧紧地闭上眼睛,不忍心再看,这是帝国最尊贵的俩个人现在每天都要经历的日子,怪不得李二会伤心,怪不得会暴戾,也怪不得长孙的发间会有白发,为人父母到了这一步,尊贵的和卑贱的又有什么区别。

    “蔓生黄台下,瓜熟子离离,一摘使瓜好,二摘使瓜稀,三摘尤尚可,四摘抱蔓归?!倍淅锾爬钪紊涎莱菖鱿卵莱莘⒊龅倪者丈?,长孙拍打床板和安慰李治的呢喃声,脑子里却不由得想起这首《黄台诗》。

    可能在不知不觉中念了出来,李二惨笑着说:“朕不摘,朕一个都不摘……”

    长孙终于把李治哄得睡着了,立刻就有内侍过来把李治从床底下抱出来,放到床上,给他盖上被子,长孙仔细检查了之后,才跟这李二从房间里走出来。

    “云烨,有没有法子?每天午时,他的病症就会发作,只有本宫喂他食物的时候才会安宁,其余时间就如同六岁的幼儿,你有没有法子治好他?”

    “基本上没有,他是因为受到了极为强烈的刺激,才会成为这个样子的,自己把自己催眠成幼年状态,因为他认为自己只有回到幼年状态,才会安全,所以他不愿意醒过来,也不会醒过来。

    微臣建议,就这样了,只要他慢慢的不再感到恐惧了,就能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好好地活下去,就算是微臣把他治好了,对他来说可能更难受,而陛下和娘娘又如何自处?那些无辜冤死的人又怎么说,陛下总是要给他们一个交代的,还不如就这样子,让承乾,青雀过来看看,凭什么只有我们三个需要受这样的煎熬?

    只要我们不说,我倒要看看谁敢说处置雉奴的话?!?br />
    长孙点点头表示认可,又欣慰的说:“总算是有几分重臣的霸气,还以为你这辈子就打算这样软趴趴的过下去呢。

    好些事情我和陛下反而不好出面,你们三个出面,最好不过了?!?br />
    听了长孙的话,云烨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一想到老江和老夏的死,云烨的心就像堵了一块千斤巨石一样的压抑。李治罪有应得,落到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地步,可是那些无辜的人命却再也回不来了。

    “都干了些什么???”云烨烦躁的在地宫里嚎叫了一嗓子。

    “烦躁?我也烦躁,小子,忍着吧,我儿子要杀我我都没有像你一样大声嚷嚷,你的这点烦躁算得了什么!”李二瞅着云烨的样子第一次没有用朕这个称谓,说出来自己内心的郁闷。

    他确实应该感到郁闷,杀了哥哥,杀了弟弟,囚禁了父亲,现在又遇到儿子造反,他的悲伤大部分来自对报应的恐惧。

    如果这个世界上的没有云烨,长孙早就死了,真正成了孤家寡人的李二在遭遇了历史上那么多的糟心事之后还没有疯掉,他的内心简直强大的令人窒息。

    现在至少李承乾很听话,李泰非常的争气,闺女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魏征没有被从坟墓里揪出来,已经是天大的造化了。

    皇帝两口子拉着自己看他们有多悲惨,就是在博取同情心,那两口子从不干没有目的的事情,想通过自己的嘴,告诉大臣们,不要再催着皇帝杀李治了,这孩子已经没救了,杀不杀的也就那么回事。

    云烨一年中第一次拜访了东宫,不干别的,一进门就要酒,李承乾弄了好多酒,摆在桌子上一言不发的看着云烨喝酒。

    “你既然想喝酒,为何不挑那些烈酒?这样醉的比较快,烦心事忘掉的也比较快?!?br />
    云烨看了一眼李承乾狞笑道:“我心情不好岂能放过你和青雀,都是你家的烂事,等青雀过来我告诉你们,然后就立马喝醉,一刻都不懈怠?!?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ps:第二节

    ∷更新快∷∷纯文字∷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