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六十八节新芽

唐砖 第六十八节新芽

    “一场大雪崩一瞬间就把好好地雪山胜景给掩埋了大半,袁老先生可是真正的吐了两口血,道门花费了巨万钱财堆砌的神话世界一瞬间就没了三成,伤心难耐的老先生只好继续回到大唐骗钱,阿寿,阿容,你们家恐怕也没有逃掉吧?”

    李象把身子埋在温暖的泉水里,喝了一口葡萄酿,瞅着对面的李容和云寿说。

    “当然少不掉,老先生希望我爹先把他早年给的那一万枚金币给他先应急,我爹问他要镇子的股份作抵押,老头子不肯,现在正在僵持中?!?br />
    李容跟着说道:“神仙一样的人,现在到处打秋风,听说他老人家算命,现在一天往死里算,再也不说一天三卦的事情了?!?br />
    李象摇头道:“老头子知道自己没几天活头了,所以就想欠一屁股的债务,先把神宫修复好,至于名声,他不在乎,只要西王母神宫存在,对他们道门来说就是一件不朽的盛事,个人荣辱确实算不得什么。

    我用了两年时间几乎踏遍了大江南北,不为长什么见识,只想开阔一下眼界,这还是李纲先生给我的建议,没想到回来之后已经物是人非了。

    我很想对先生说,在江南我看到了柔媚,在北地我看到了雄浑,在白山黑水间我见识了造物的神奇,在漠北雪原我一遍又一遍的舒逸我的胸怀,因为那里的天地之大,超乎了我的想象,阿寿,,阿容,你们一个看的是极北的诡异。一个看的是大海的壮阔,却不知有何可以教我?”

    云寿憨厚的笑了一下说:“我爹说你两年不见当刮目相看,看样子是对的,你现在给我的感觉就非常好,没了阴郁,多了两分灿烂。现在,你做好出来干活的准备了吗?”

    李象瞅瞅自己白皙的身子,再看看云家哥俩被太阳晒得黝黑的身子,有些难为情地说:“你们为什么要去下地???云叔叔,也真是的,你家不缺两个劳力,这样艰苦是为那般?”

    “你别管我家怎么办,我是在问你,想不想进入六部谋一个差事。先做着,你那个衡山王其实非常的没意思,你看看,我现在,整天忙忙碌碌的,都是些具体的事物,我爹也逐渐吧一些重要的事情交给我去做。

    阿容就更不必说,南海的事情其实都他说了算。我那个公主娘亲,已经不再管事情了是不是阿容?”

    李容笑了一下说:“做事情那其实非常的有趣。阿象啊,你现在既然已经远游长了见识,现在就该静下心来做事了,不要去管职位的高低,做的事情是不是重要,你只要出来做事。就会发现一个新的天地,神妙非常?!?br />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的李象有些心动,想了一下说:“你们觉得我去那里比较好?是去问我爹要一个职位,还是去找皇爷爷要一个职位?”

    云寿把脑袋扎进温泉水里吐了两个泡泡,才把头钻出水面就听李容说:“当然是找皇爷爷。找大舅做什么,不管皇爷爷给你一个什么位置,接下来做就是了,态度很重要啊?!?br />
    “正合我意,这就进宫,求见皇爷爷,总这么闲着也不是个事情,对了阿容,你什么时候走???我昨天听我爹爹说,南海上很乱,现在到处是寻找海盗王宝藏的,你难道就不动心?”

    李容诡异的看着李象说:“你要是有意思,我可以给你一条船,你去一趟魔鬼海去试试。我没有那个胆子,还是好好地在守着我的家产比较好?!?br />
    李象哈哈大笑:“这世上果然没有平白无故的好处,最了解大海的,就是你和云叔叔,你们都不去找,我就更没有那个心思了?!?br />
    三个人说说笑笑的从池塘里钻出来,立刻就有侍女过来给三人擦身子,等到换好衣衫,云寿径直去了兵部,今天还要查验兵部大牢,李容骑上马出了东宫,他今天还要去尉迟恭家里去祝贺,尉迟宝林又生了一个大胖小子,算起来吗,火炷的妹子已经给尉迟家生了四个小子了。

    送走了云家兄弟,李象回到前厅,却看见父亲坐在软榻上喝茶,休息,就过来请安,又给父亲的茶壶里添满了水。

    “他们两个肯帮你么?”李承乾喝了一口茶水问李象。

    “云寿依然,但是李容不好琢磨?!?br />
    “这就对了,李容是云家的退路,他断然不肯加入任何一方的,云寿就不同,长安城云家的产业和祖地都在这里绝对不会放弃的,只要人在长安,就一定会加入某一个阵营,你云叔叔乃是天资绝顶之辈,看一步走三步,步步不错,你知道这有多么的高明吗?

    爹爹与你云叔叔还有你四叔,长孙冲,程处默,还有唉!李怀仁,我们一起被关在宗正府的时候,当时爹爹向要组成一个小的利益团体,别人都参加了,只有你云叔叔不肯,现在看来,他果然是最聪明的一个,爹爹手里的人,除了李义府得脱大难,剩下的都调落的差不多了,太子六率和李怀仁的两场大战堪称损兵折将。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问题,都怪爹爹看不清楚人,李怀仁的背叛爹爹现在想起来,后背都发凉,你云叔叔被气得吐血,爹爹何尝不是肝胆俱碎,但是最让爹爹感到害怕的是长孙冲啊,他在这里面到底起到了什么作用,爹爹到现在都无法得知,但是最近似乎看出点名堂来了,爹爹可能不聪明,但是你云叔叔聪明啊,从他出手对付长孙家就能看出一点端倪,这场风波恐怕就是我那个舅父一手制造出来的?!?br />
    “父亲,难道说您现在就要开始隐忍了吗?”

    李承乾看了一眼万民宫,有些颓废的躺在椅子上说:“象儿,任何事情都要凭实力说话,没有实力就没有话语权,现在我们的实力最弱,所以隐忍是唯一的选择?!?br />
    自从李烟容走了之后,东宫就变得死气沉沉,多年以来,李承乾也只有两个儿子,都是一母所生,原本李承乾已经对李象感到绝望了,在自己最艰难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儿子的表现不比别人家的差,甚至要比他期望的要好很多,他现在除了程处默几乎就不敢相信别人,东宫变节者数不胜数,一个李义府还是阴沉难测之辈,所以在不知不觉中就把注意力转向了自己的儿子。

    东宫的墙头上依旧荒草萋萋,云烨在十八年前就嘲笑过这一状况,到了今天这里依旧没有什么改变,李承乾习惯了这里的一切,也不想有所改变。

    别人都在变得越来越好,只有自己变得越来越差,差到了云烨都不愿意辅佐的地步,想到这里李承乾没有愤怒,只有悲哀,事实证明自己苦心经营的势力在严峻的现实面前还是不堪一击。

    已经在努力做好一个太子了啊,为何还要有这么多的波折?李承乾第一次对自己的能力提出来质疑,现在的长安风云涌动,如果不是云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了王孝杰,东宫就会面临更大的尴尬,听说王孝杰已经是太子六率的统领人选。

    一旦没了?;ぷ约旱奶恿?,李承乾简直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样居住在东宫。

    云寿回到了兵部,父亲还没有从皇宫回来,于是在家将的簇拥下直接去了兵部大牢,自己才是这里的主官,而不是什么左右侍郎。

    兵部监牢里关押的人其实不多,和王孝杰同时进来的官兵已经被放出去了,诺大的监牢里,只有不到一百名罪囚。

    云寿来到关押王孝杰的地方,发现这家伙正攀着栏杆往外望,这已经是他的习惯性动作了,只要听到有人进来,他就会以为是有人来救他了。

    见到是云寿,他又慢慢的躺回稻草堆,等着下一次重新做同样的动作。

    “失望了?”云寿站在栏杆前看着王孝杰。

    “我是有功之臣,你们不能这么对我,陛下迟早会知道的,仆射也会知道你们的恶行?!?br />
    “别费劲了,陛下知道,仆射也知道,长孙冲就在兵部担任左侍郎,他们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只不过大家都对你闭口不谈罢了?!?br />
    “你云家一手遮不了天?!?br />
    “遮住兵部就可以,我爹说让你把牢底坐穿,你就要把牢底坐穿,不如我们来聊点别的有趣的事情,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从六百里之外两天之内就到达晋阳的么?

    云家父子都是带兵的人,就算是骑兵,一人双马,两天一夜也跑不了六百多里,你不是红翎急使,可以无限的透支马力,一万名骑兵没有这样的行军法,你能帮我解惑么?”

    王孝杰把头扭了过去,看着墙壁,墙壁上布满了他做的记号,已经快四十天了,自己在依然在大牢里,刚进大牢的时候还以为只会是短短的一瞬,谁知道自己的伤腿都已经可以勉强走路了,自己却没有出去。

    云寿拍了一把栏杆,也不再逼问,自己还有的是时间。

    ps:第一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