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五十七节修剪

唐砖 第五十七节修剪

    李承乾,李泰,李怀仁联袂而至。

    三个人有三种目的,李承乾想往里面塞点人,这个好办,本身就该如此,堂堂的太子殿下对帝国的命脉一无所知,这是一种耻辱。

    李泰不情愿交出武德殿的研发机构,认为那是他自己的私人财产,但是可以支援云烨他所有的图纸和资料,放出狠话来,将来他大哥当了皇帝,武德殿一样是他的。

    李怀仁只求云烨早点开动,这样他老爹才能早点从天牢诏狱里面出来。

    云烨没有理睬几个人要求,一句话都不说,这时候就不能给出任何承诺,这几个人成天的把自己往他们的圈子里忽悠,这可不成,李二还活着呢,看样子再活个一二十年没什么问题,前几天还能掷矛,靶子都穿过去了两个,过早的站队一点好处都没有,可以在适当的时候放水,但是绝对不能旗帜鲜明的站过去,没有哪个皇帝会喜欢这样的人。

    书院在这次的爆炸中受到了很大的冲击,不光是玻璃碎裂的问题,更多的是对人心的冲击,李纲先生病重,元章先生对朝廷将火药作坊放在玉山的后山怒不可遏,就连一向不和皇帝唱反调的许敬宗这一回也站出来说火药作坊的选址只能是人烟稀少之地。

    李纲先生是最清楚书院威力的人,他在给皇帝的密信里说的很清楚,这样下去,立刻就会有无数人们做梦都想不到的武器出现,而书院现在已经有了一些先生和学生开始观察微观世界了,不管是宏观上的火药火油,还是微观世界的各种毒虫,他们已经发现了一些不好的东西,一旦这些恶魔被彻底的释放出来。就是大唐的灾难。

    天花现在能预防,可是新的瘟疫出来之后呢》一个监管不好,生灵涂炭不是一句空话,监管,监管,这两个字整整占了李纲密信的一半篇幅。

    在万民宫里看完这封信?;实厶究谄头诺较蛔永锼?。君臣二人溜达出万民宫,云烨一屁股坐在台阶上,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比皇帝更清楚微观世界里的那些东西的可怕,鼠疫,祸乱,天花,炭蛆……他能列出一长串的名单来。

    书院的人现在对什么都感兴趣,什么东西都想研制出来,问题是再没有盾牌之前就把这些东西弄出来真的好吗?

    李二看到云烨坐在台阶上。自己也坐了下来,瞅着天上的白云说:“朕不怕强项令,也不怕胡搅蛮缠,甚至不怕据理力争。

    可是李纲先生给朕描绘的那些惨景,让朕不寒而栗??!世界上原来有那么多恐怖的手段,有那么多轻易要人性命的东西,云烨,这些东西都是从你白玉京学问体系里延伸出来的东西。你怎么看?我们如何应对?!?br />
    “陛下,后果比您想象的还要恐怖百倍。有一种东西在四年内杀了两千五百万人,由此您就能想象他有多么的可怕。

    白玉京之所以要掀开这层恐怖的面纱,目的就是为了先治好天花,谁知道,自从我们对这些东西的了解加深,发现阻隔我们认知微观世界的大河上。已经出现了第一块踏板。

    从学问上,这是一件好事,是我们对自身世界的一种认知,可是,从李纲先生人文的看法上再去观察。我们的确是在自寻死路。

    最可怕的是我们还不能硬性的阻止,一旦那些研究从明面上转入到地下,就更加的难以控制了,到时候咱们大唐不可能有一个地方是安全的?!痹旗侵沼诎炎约旱牡S撬盗顺隼?,李二不说话。

    君臣二人都没了说话的心思,云烨把头埋在膝盖里,苦思对策,李二瞅着天上的流云不知道在想什么,两个人都清楚这是一个无解的问题,这个世界上就不存在万无一失这种事情。

    云烨从后世带来的见解和学问的副作用逐渐出现,大唐在尝到初期甜美的滋味以后,开始为他出现的副作用买单了。

    这次的大爆炸只是一个开端,后面天知道会出现什么恐怖的事情。云烨真的想跑路,如果能跑到远岛去钓鱼那就再好不过了,可是点着了火,岂有一走了之的道理。

    “火药作坊的破坏力有限,自然能够出现在京城,那些研究小虫子的家伙必须远远地转移,沙漠,群山,还是海岛,荒原都可以,绝对不能让他们在人群密集的地方出现,要是他们也出现事故,就不是死几百人,塌陷一座山的事情了?!?br />
    李二呵呵笑道:“你多虑了,我们的祖先以前差点被大洪水淹死,差点被野兽吃掉,差点被疾病折磨死,差点被战争吞没掉,还不是好好地活下来了?

    其实很侥幸,小子,你以为历朝历代的王朝是怎么建立起来的?大部分都是侥幸,汉高祖如果被项羽在鸿门宴上杀掉,就没有两汉的存在,曹操如果再狠一点,杀掉司马懿,同样没有两晋的传承,所以啊,人生在世充满了侥幸。

    你如果不是一出山就遇到了程处默,也不会来到大唐,很有可能会在大唐的国土上兴风作浪,或者悠游人间,就像你师傅一样走在大唐的国土上,却永远不会融进这个国度。

    我和皇后废了很大的力气,才让你的身心和大唐同呼吸共命运,知道朕付出了多少代价吗?安澜稀里糊涂的成了你的小妾,皇家稀里糊涂的默认了这一笔烂帐。

    在你的问题上,我和皇后从来就没有人君的自觉,处罚你的时候也都是按照家法来处置的,罚站,斥责,殴打,都是!哪怕是在我最恼火的时候都没有想起来用君王的权利,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青雀两个人穿着软甲吗?

    之所以对你说这些,我不是用君王的口气跟你说,而是站在一个长辈的立场告诉你,我们每前进一步,都会付出很大的代价,新鲜事物的出现不是我们能阻止的,好多时候他们出现的都非常的偶然,到了时间,自己就会出现,就像瓜熟蒂落一般自然。

    所以你说把他们送去荒原,沙漠,海岛其实就是一个法子,茫茫的秦岭足够大了,选一个合适的那地方让他们去折腾吧,我想看看发展到极致会是一个怎样的情形。

    小子,放手去做,朕等着看你的成果,人生百年,如同白驹过隙,能将大唐的国运推到极致是朕的心愿,就算是要下坡,也能多下几年,至于厉害,只要看清楚了,总会趋利避害,这是人的本性?!?br />
    朝堂上的打击不过是一丛烟云,稍一触碰就会消散,来自李纲的问诘,才是最要命的,一段不长的文字,让人从骨子里透着寒意。

    云烨离开皇宫之后,就打算要彻底的整顿一下书院了,这些年自己放任书院自由发展,现在看起来不合适,这棵树有点长荒了,横生的枝蔓太多,需要修剪。

    “下手轻些,这棵树依然只是小树,朕还指望子孙后世从上面摘果子呢,莫要损伤太大,你下手历来狠辣,朕担心伤了树,你还是和皇后一起去书院吧?!?br />
    这是李二在云烨临走时说的话,他希望云烨一边大刀阔斧的改革,也希望长孙的春风化雨能够让这颗树焕发勃勃的生机。

    李纲已经不能说话了,云烨单膝跪在他的床前,握着老人的手,他甚至能感受到老人的生命火焰正在慢慢熄灭。

    这位老人已经油尽灯枯了,不可能像以前一样给他力量,他的每一次呼吸都显得格外艰难,喉管里有轻微的咕噜声。

    他想说话,但是说不出来。

    “先生,弟子打算要修剪一下书院这棵树了,如果下手重了,还请您不要责怪,弟子知晓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含着您的心血,有一些横生的枝蔓把根须扎在您的血肉里正在疯长,再这样长下去,他们会抽干这棵大树所有的养分,而学生却不能肯定他们会长成什么样子。

    博学之,审思之,明辨之而后笃行之,这是您对书院所有师生的期望,学生不会忘记,这里将会成为新思潮的诞生地,却不能成为这些新思潮的成长摇篮,他们必须通过自己的努力来证明他们是对我们整个人类有益,才能继续生存,否则就让他湮灭吧。

    这一次学生将彻底的将武器研究和火药研究,生物研究完全彻底的从书院中剥离,送他们去遥远的深山,您以前的看法是对的,书院是一个教导人们如何更好生存的地方,不是一个名利场,也不是一个杀人研究院,还书院本来面目,是我以后要做的事情。并且持之以恒?!?br />
    李纲似乎非常的焦急,眼睛四处张望,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云烨知道他有话说,于是就把墨汁涂在老人的手指上,自己拿了一张纸,将老人的手放在上面,李纲满是老人斑的手艰难的在纸上滑动,半晌才停止。

    “好!”这就是李纲最后要说的话,看着这个几乎不能辨别的字,云烨将老人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不知说什么好,他在弥留之际,依然给了自己最大的支持。

    李纲的儿子去世了,没有孙子,只留下一个孙女,所以云烨就跪坐在老人的床榻前,给他念贺表。

    ps:第二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