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五十六节上元节的轰鸣

唐砖 第五十六节上元节的轰鸣

    李二的要求很简单,那就是将复杂的战争分解成一个个简单的???,将复杂的东西简单化,最后强调武器的重要性,他很清楚一个帝国不可能永远保持武力上的强悍,但是能保持武器上的强悍,所以他宁愿牺牲暂时武力上的强大,也要换取日后的长治久安。

    他固执地认为自己就是大唐的定海神针,有他在,天塌不下来,他可以随心所欲的进行改革,进行武将的替换,完成自己梦寐以求的军事改革,如果在自己执政的这些时日里完不成这些改革,后世的子孙就没有办法再进行下去。

    帝国今年的上元节非常的热闹,整个长安都被灯山笼罩,金吾不禁的长安城真正变成了不夜城,光明殿上光明大作,远远望去就像天上的宫阙。

    玉山的冰灯会早就家喻户晓,游玩了城里的灯会,富贵人家就会套上马车连夜出门,只要小半个时辰就能来到东羊河边,今年的灯会皇帝皇后没有来,太子过来主持了开灯仪式后,传统的熊猫拉车大赛就开始了。今年过来混吃食的熊猫很多,膘肥体壮的全部被套上车子,彬彬有礼的士子,衣香髯影的贵妇,总能凑成一副绝美的画卷……

    新的学生领袖在主持所有事宜,整个灯会进行的有条不紊。

    云烨参加完灯会之后已是二更天,今年不用陪皇帝发疯去爬鹰嘴崖,所以就想早早的入睡,把手放在那日暮温暖滑腻的胸膛上,不一会就睡着了。

    一声霹雳般的巨响,将云烨从睡梦里惊醒,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多年军伍历练的身体反应已经让他开始快速的穿衣,这是出大事了。

    那日暮惊恐的赤裸着上身从被子里钻出来,才要起身,就听丈夫说:“穿好衣服,去找辛月,检查家里有没有受到波及。我这就去后山?!?br />
    说完话就拉开大门,走了出去,出了月亮门就大喊刘进宝,旺财不用他喊,只要遇到危险,它总是习惯性的找到云烨身边找安慰。

    能发出这样一声巨响的,只有可能是火药作坊,或者武备库,还说这几天就要从李孝恭那里接手玉山的后山。准确的说就是上元节开印之后,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出了这样的事情。

    带着家将举着火把风一样的直奔后山,才到后山大门,云烨的心就不断地下沉,因为大门不见了,到处都是散落的石块,和痛苦地呻吟声。

    云烨下了马,艰难的在乱石堆里往前走。刘进宝想要拉住侯爷,却被狠狠地甩开。只好跟的近一些,帮着侯爷照亮前面的路。

    火药库就在大门的边上,这是为了书院的安全这样安排的,就算爆炸了,飞石也会被高大的鹰嘴崖挡住,不至于掉到书院里。

    笑苍生满身是血抱着自己的老婆哀哀的大哭。他老婆怀里有一块拳头大的石头,就是这块石头击碎了她的胸骨,嘴角已经不再流血,痴痴地脸上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说不上是欢乐还是痛苦。

    云烨喊了笑苍生很多声。他依然抱着老婆大哭,笑苍生什么都听不见,他已经聋了……

    打着火把在乱石堆里救人,这非常的艰难,事实上活着的人并不多,即使没有被火药炸死,飞石砸死,也会被恐怖的爆炸波冲击死。

    救援完毕了山门上的幸存者,云烨就下令所有人躲避,黝黑的山洞里这个时候根本就不能进去,而爆炸这种事故,绝对会引起其他不好的连锁反应。

    果然,巨大的山洞里又传来几声闷响,云烨苦笑一声,地底的火药储备仓库也炸了。

    大地都在颤抖,云烨带着人快速的往后撤,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中,整座山塌陷了,山上的树木变得倾斜,巨石从山顶带着隆隆的巨响滚落,等到灰尘散尽之后,那座秀美的山峰变成了四分五裂的乱石山,在月亮清冷的光辉下,裂开的山口就像是一张吞天的大嘴。

    这就什么都干不了了,只能等待天亮,这可能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人为地地质灾难。

    急功近利总是要有损失的,书院的后山炸了,天崩了,整座山塌陷了,五品以上的官员死了三位,聋了一位。工匠死伤无数。

    李二站在塌陷的大山跟前,面无表情,李孝恭跪倒在尘埃里一言不发,工部的将作们正在清理山石,无数的民夫赶着车子来回于废墟堆和空地之间。

    云烨都要愁死了,三年的努力在一声爆炸声里灰飞烟灭了。

    这个时候不管去追究谁的责任都是没有用处的,事情已经发生,就算是将李孝恭大卸八块也不可能让那座山恢复旧貌。

    天亮了,文武百官齐齐的来到了后山,不管是谁看到现场的惨景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好多人都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他们的心中根本就无法想象,什么样的力量才能将一座山彻底的毁掉。

    云烨脏兮兮的坐在一块飞石上,拿着一个水壶在喝水,昨晚他是第一个到达事故现场的高官,能救出来的人也只不过寥寥十几个人,其余的人都消失了,云家庄子上的庄户们正在努力的清出一条路来,远处的乱石堆里,还有云府家将的身影在不断地巡梭,希望能发现一两个命大的,谁都知道这样的努力是徒劳的,却没有人去阻止,李二也没有。

    “重新建立火器作坊的可能性有多大?”

    沉默了许久的李二终于开口问话了,李孝恭张开干枯的嘴唇,好半天一个字都没说出来,工匠官员死光了的消息,他不知道怎么跟皇帝禀告。

    “陛下,重建的可能性有九成!”云烨不愿意一位深受自己尊敬的长辈这样难堪,接过话题代替这位糊涂的长辈说话?!迸??”李二阴沉的脸色终于变得缓和了一些又问道:“作坊没了,工匠没了,爱卿如何会有如此高的把握?还有一成没有把握的指的是什么?”

    “陛下有所不知,此次的灾难虽然是毁灭性的,但是说到根本上,他损伤的也只是躯干,而不是本源,青雀无恙,微臣无恙,书院无恙,想要重新构建作坊,时日而已,唯一不确定的一分,就是不知道朝廷还有没有胆量重建作坊!”

    云烨的担忧是有道理的,朝廷上本来就对火药作坊微词已久,认为火药这种东西只应该是上帝的武器,不应该出现在人间,还说这样窃天权为己有,一定会遭到天罚的,而这一次的大事故,似乎正好证明了那些人话语的正确性。

    李二看着蠢蠢欲动的那些朝臣,对云烨说:“那一成朕帮你补上,所需的钱粮朕也会如数拨给你,如果户部不能满足,朕就算是吃糠咽菜也不会短缺你一个铜子。现在你有十成把握了,既然能够成功,三年后,朕要一个新的火器作坊,更大,更好的火器作坊,能否做到?”

    “三年后,微臣一定还陛下一个更大,更好,更安全的火器作坊,事实上从现在起,微臣就要调用驼城上的小型作坊纳入兵部管辖之下,火器的制造不能停顿,我朝现在兵力遍布四夷,威压八方,火器的供应不能断,虽然数量少些,总比没有的好?!?br />
    李二欣慰的点点头,然后对房玄龄说:“三年之内,火器作坊之事不可臧否?!?br />
    褚遂良心中哀叹一声,云烨总能在最关键的时候溜之大吉,原以为可以在兵部的拨款上做些手脚,谁料想,火器作坊出了事故,竟然让云烨再一次躲过?;?,三年之内,谁要是敢动兵部钱粮,必然会大难临头,不光自己不敢,就算是长孙无忌也不敢,这已经成了禁区。

    救灾的事情被李二交代给了工部,云烨从现在起就要开始着手火器作坊的建造,所需的人手可以从都水监,兵部,大理寺调遣,工部的工匠也可以随意的抽掉,这是一项很大的权利。

    “清净了,真的清净了?!毙Σ陨煤龈吆龅偷纳羲底呕?,昨晚还痛不欲生,今天就变得笑逐颜开。

    云烨对他的心思还是能把握到几分的,多年以来自囚,已经毁掉了他求生的欲望,或许在昨晚那场爆炸里死去,该是最好的结局,可是看到笑苍生笑的开心的样子,云烨摇摇头自付道:“这狗日的盼这一天,恐怕盼了很久了?!?br />
    尽量的不去想那些被石头埋在地下的人,不能想,一想心里就难受,脑子就会变成乱麻一堆,昨晚死掉的工匠和军士,绝对不会少于八百人,事故的原因根本就没办法查,活着的人不超过十个,还都是身在外围,笑苍生是带着老婆来到高墙上听外面的动静的,每年上元节,他都会带着老婆听听,好歹热闹些。

    只要是在火器作坊的人,全部被都水监的人带走了,李孝恭也被打入了天牢,等候最终的判决,玩忽职守这一条罪名无论如何都是逃不掉的。

    ps:第一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