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四十八节扩张的云家

唐砖 第四十八节扩张的云家

    没有错,遥远其实就是远岛最大的?;?,想在大海上瞒过云家,侯家,冯家几乎不可能,大唐的航海业几乎就是这三家一手扶持起来的,不管他们有意还是无意,对海洋的严密控制权已经形成,而且这样的控制权不会因为岸上的势力介入而有什么变化,下了海的人,下意识的就想把自己和土地之间的联系割断。

    如今下海的人多,也就慢慢的对海洋有了一个初步的认知,这个认知就是海洋是最后一片能带来巨量财富的地方。

    传闻很多,最有名的就是海盗王的传闻,虬髯客纵横四海,所向无敌,被云烨屡屡围剿却次次死灰复燃,听说他在大食海域劫掠另一个富饶的王国,将人家几百年积累的财富劫掠一空,但是在回程遇到了强大的岭南舰队,不得不仓惶逃窜,最后在无处可逃之下悍然钻进了魔鬼海,从此再无踪影。

    有人信誓旦旦的发誓说自己看到了那艘船,就在魔鬼海的边缘晃荡,只是上面一个人都没有,似乎在鬼魂的控制下在礁石间穿梭。

    也有人说只要在月圆时分,就能在海面上见到那艘船随着涌浪上下起伏,船上的船帆已经破破烂烂,但是上面有女子在歌唱,海盗王虬髯客不是因为迷途才消失的,而是遇上了海妖,被美丽的海妖所迷惑,周而复始的在海上撑船,直到变成骸骨……

    如果在广州收集这样的传说,你能收集到成百上千个不同的版本,在所有的故事里面,有一条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变化,那就是海盗王的财富依然存在……

    云家是不信这一条的,出面辟谣却被人家说成云家居心叵测,准备独占海盗王的财产,所以有很多的人,冒着最大的风险驶进了魔鬼海。从此杳无音信。

    这一回不一样,一块镶着黄金兽头的木板从魔鬼海飘了出来,经过一些见过虬髯客的老水手鉴定之后,确认这个长着翅膀的猛虎头,就是虬髯客的标志。

    于是大海再一次沸腾起来。无数人开始乘船出海。勇敢些的居然敢驾着一个小小的舢板就匆匆下了海,抱着对金钱的无比渴望向滔天的海浪发起冲击。

    李容的书房里,刘掌柜闭目养神。李容翻看着手里的信笺,重新将信笺放进信封之后问刘掌柜:“刘爷爷,虬髯客您是见过的,您老人家认为这个飞虎头是真是假?”

    刘掌柜睁开眼睛呵呵一笑道:“当年虬髯客被高山羊子所擒,被人家挂在船帆上,老侯爷碍于李靖的面子,就把他救了下了,治疗好身上的伤之后,给了他一套工具。一个倭女,放逐到了一个涌浪很高的海岛上,想让他在海岛上了此一生算了。

    没想到虬髯客居然能够从海岛上脱身,赤手空拳打下了诺大的威名,纵横大食海域所向无敌,说他积累了一点财富??峙率怯械?,老朽与虬髯客在这之后又打过几次交道,都是奉了老侯爷的指令去见他,警告他不得擅自越过海峡,否则杀无赦!

    什么黄金飞虎头。那就是一个笑话,虬髯客的船上连船帆都是补了又补的破玩意,何来那些华贵的装饰,以讹传讹不足信也。

    小侯爷,咱家没必要去找什么海盗王宝藏,虬髯客活着的时候都需要向咱家进贡,他的那点财富不用去惦记,钱财是咱家最不缺的东西,老朽估计,是有人想要搅乱大海兴风作浪,呵呵,大海上实力决定一切,且看着吧,等主谋浮出水面,咱家再动手不迟,一旦动手就将彻底的打入地狱,大海是侯爷一刀一枪打下来的,岂容他人染指!”

    李容是正牌的郡王,但是云家的老人都固执的称呼他为小侯爷,李容自己也喜欢这个称谓,不管是在邕州,还是在广州,从称呼上就能轻易的分辨出那些是老人,那些是新晋。

    “刘爷爷,有一个传闻很有意思,说是在西面的大海上,也有我云家的子孙在称王称霸,难道除了小寿,小欢,我还有别的兄弟不成?”

    刘掌柜呵呵笑了起来,笑的李容有些扭捏,见李容有些惭愧,刘掌柜才说:“谣传而已,咱家就你们三兄弟而已,有一回听侯爷说,他和你母亲乃是上一辈子就有的孽缘,纠缠到这一世来了,所以就有了你。

    家里面的绝色佳人还少了?侯爷这一辈子只有五个夫人,所有的子女也只会来自这五位夫人,侯爷的洁身自好是长安出了名的,虽然传闻非常不堪,但是我们这些如何会不知道,所以啊,你以后如果在大海上遇到了那个所谓的云家苗裔,尽管痛下杀手就是?!?br />
    李容笑着说:“我总觉得不对啊,那些人似乎对云家非常的熟悉,您还记得四年前有一封来自大海的信笺,上面提醒我爹爹要注意四面围攻,还说举世攻唐的格局已经形成,结果被他说中了,三个月后,我大唐就已经身陷危局,我爹爹也不得不远赴大漠作战,您以为这个人会是谁?”

    刘掌柜迷惑的摇摇头说:“这些年老朽也在思虑这件事情,却百思不得其解,但是侯爷好像并不感到奇怪,所以老朽认为,侯爷是知道这个人是谁的,只是不方便说而已。

    其实啊,如果高山羊子不死,整个事情就有了转机,当年在岭南水师所谓的血夜事件中,侯爷布下了必死的杀局,高山羊子没有可能逃脱,整艘船都被炸成了碎片,大帝号在海面上搜寻了好久,只看到残破的木板,没有找到几个活人,根据那些人的口供说高山羊子已经死了。

    唉,小侯爷如果想知道事情的真相,不妨给老侯爷去封信问问清楚就是了。顺便问问您和小媛的婚事,公主的意思是要您十六岁成亲,结果被侯爷痛斥了一顿,云家的孩子都是十八岁成亲,少一岁都不成,您明年就满十八岁了,还是早点成亲,老朽也能对侯爷有个交代?!?br />
    提到这事情李容就恼火,成什么亲啊,冯家现在已经把主要目的放在崖州了,那么大的一座岛,现在快成了冯家的私人领土,已经有冯家领地两千里的传闻了。

    高州,罗州,春州,再加上那座大岛上的崖州,儋州、振州 ,两千里地的传闻半点不假,冯家的人口庞大,虽然被爹爹杀了两个,可是还有二十八个儿子散布在岭南当官。如果抛开自己和冯媛的感情,李容早就向离自己最近的春州下手了。

    “小侯爷,这就是联姻,当初的情形可不是这样的,咱家在岭南是弱势,冯家是强势,为了保证邕州的安危,咱们不好和冯家起冲突,现如今冯盎已经老得不能理事了,冯家的主人现在是你岳父智戴,海上的主人是智勇,占着大岛也不算坏事,那座岛和远岛差不多,只可立足不能发展,可谓死地。

    冯家现在把全部精力放在海上,这样也好,陆地上的事情他们迟早会交给您,只要您和小媛诞下子孙,这件事情就会立即进行,别的不敢说春州的势力他们是要交出来做嫁妆的?!?br />
    主仆二人不断地交谈着,不觉间已是入暮时分,李安澜现在一般不喜欢动弹,总是留在邕州,这里是她的家,所以待着最舒坦。

    九月的岭南依然炎热,李安澜坐在凉亭里悠闲地用扇子扇着凉风,想起云烨来的那封信就不由得狠狠唾骂一下。

    说闺女的情形用了一半的笔墨,问儿子的情形用了一半笔墨,等到问候自己的时候就说了一句,不许偷人!

    该死的,你自己又是纳小妾,又是左拥右抱的,偏偏给老娘下了禁令,简直是不知所谓。不过通过这句话,也能看的出来,这个死人也知道老娘寂寞?

    想到这里不由得嗤嗤笑了起来,除了寂寞一点自己活得还算不错,李容翻过年就要成亲,不管是云家还是冯家都非常的期待有一场圆满的婚事,到时候那个死人也会来。

    云家在岭南的事物到底交给了容儿,而且交的痛快无比,小心眼的辛月大概快要被气死了吧?死人在这件事情上倒是表现的干脆大方。

    满朝堂的人都在等着看云家和冯家联姻呢,只要婚礼成功,皇家就能名正言顺的插手岭南事物,固守在梅岭古道上的玄甲军也就能回军长安,这样一支精锐的队伍,常年在外并不符合朝廷强干弱枝的布防状态。

    黄蜂上了云家的海鱼号战舰,说是战舰,其实也是商船改装的,和岭南舰队的真正军舰还是不能相媲美的,昨晚和自己的上司商量了一晚上,决定黄蜂走一趟远岛,即使事件上需要两年,也在所不惜,没有亲眼看到就不能算数,这是都水监的铁律。

    长安水系上的樯帆如云,连绵不绝,还是没有办法和面前的海港相比较,首先在船的形体上,海船都很矮,船帆却非常的巨大,内河船普遍的高一些,但是整个船体却没有办法和海船相媲美,没有见到大帝号海上的雄姿,黄蜂觉得非常遗憾。

    ps:

    第一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