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三十六节三无诏书

唐砖 第三十六节三无诏书

    三位红翎急使举着火把敲开云家大门的时候,云烨的脸色苍白的就像是一张纸,手颤抖着不敢打开面前的这个牛皮桶,长吸了一口气之后打开桶子,发现里面是要关中三十六府府兵火速进京的旨意,款式和规格都没有问题,只是上面独独少了皇帝的批红和中书省的签章,只有硕大的“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字的玉玺。

    云烨合上诏书,一声令下家将们就一拥而上将这三个红翎急使擒住,云烨对他们的咆哮充耳不闻,阴着脸要家将押着这三个使者和自己一起进长安。

    临出门的时候看了刘方一眼,刘方不着痕迹的点点头,云烨见小苗穿着铠甲的身影出现在院子里,这才骑着忘财向长安疾驰而去。

    一路上脑子乱的厉害,越是努力的要自己镇定下来,就越是慌乱,如果不是已经和旺财的配合达到了自觉地状态,早就不知道从马上掉下来多少次了。

    这个时候谁敢给自己下命令?如果是皇帝,就不可能不知道这样残缺不全的诏令自己是可以封还的,如果不是皇帝,是承乾给的命令,那么伴随着这道旨意的私下说明就会一起到来,除了他们别人没有这个资格给自己下令,长孙都没有这个权利。

    难道说已经有人乘乱控制了长安城?只要李二还有一口气就没人能够得逞,这不是信心的问题,而是事实就是这样,没有人能够比皇帝更加清楚长安城的风吹草动。他自己就是靠着造反起家的,怎么可能会不防备这种事。

    五十七位家将,加上云烨自己就是五十八个人,蓝田侯云烨只能拥有六十位甲士,这还需要加上他自己,之所以少带了一个是表示对皇权的尊崇,不光是他一个人这么干,所有有权利带甲士的人都会这么做。礼仪永远是不可或缺的。

    不用仔细看,在夜幕中就能看到灯火通明的长安城,城头上人影憧憧,干戈锵锵,整座长安城就像是一头刚刚睡醒的洪荒巨兽,正在伸展自己的恐怖的爪牙。

    这就是出事了,是出大事了。想到那个该死的番僧,云烨的心就不断地往下沉,虽然还有一点疑惑,但是眼泪却好像又开始流了。

    城头的大王旗没有换,这多少给他一点安慰,五爪金龙旗在火光中似乎显得更加狰狞了。刘进宝手里拿着云烨的腰牌大声的向城头已经做好攻击准备的骁卫喊道:“蓝田侯,兵部尚书云烨报名入城!”

    一支火箭呼啸着钉在云烨的马前。惊得旺财叫唤着不断后退,云烨劈手夺过家将手里的火把,照亮了自己的身影和面孔,不大工夫就听旁边的小门吱吱呀呀的打开了,城门的门轴平日里是不许上油的,就是为了制造噪音,在这样的晚上听到这样刺耳的声音,云烨的心更加的烦躁。

    快马进了长安,发现长安街上到处都是打着火把的军卒,态度恶劣而且六亲不认。云烨这一行人被盘问了不下三遍,直到云烨发怒拿鞭子抽人的时候,才没有人再敢多问一句,随着逐渐靠近皇宫,他的心反而放了下来,千牛卫!这是天子亲军,他们依然牢牢地固守着皇宫,也就是说皇家依然把持着宫禁。

    皇宫前像云烨一样披甲的人很多。云烨这个兵部尚书居然有一半都不认识,看着他们进入宫禁比自己还要顺畅就想问问这些人都是谁?

    一个穿着甲胄的汉子粗暴的就要从云烨的马前挤过去,然后就被云烨一鞭子抽在他的脑袋上,原本想着这家伙怎么样都要自报家门。没料想这家伙居然转过头就破口大骂,标准的关中腔。

    云烨骑在马上看着被自己家将揍得满地打滚的汉子,朝周围观还打算上前帮忙的陌生汉子说:“这王八蛋是谁???”

    没人回答,倒在地上的汉子在无数只脚狂暴的踢打中还能狂喊不要让老子见你落单之类的市井粗话,在刘进宝将脚踩在他的臭嘴上,才得了安静。

    得不到答案,云烨就直接越过无数人就要抢先进宫,那个粗汉等自己把这里的事情弄清楚以后回来接着揍。

    捆在战马上的三个红翎急使,见了守在宫门口的黄门侍郎老曹扯开嗓子就喊冤枉,老曹就是他们的直属上司。

    都是熟人,老曹不好拉下脸,凑近云烨小声问道:“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老曹,你的胆子也太大了吧?敢给我传递一份玺印规矩全都不合适的调兵旨意,我来就是找你问罪的,如果你能告诉我宫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事就忘了,直接去找陛下问问怎么回事,把你摘出来?!?br />
    曹展肥胖的身子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握住云烨的手说:“别问,问了也不敢说,陛下如今正在万民宫大发雷霆,你最好别问这事,把我的人交给我,我自己处置,这个时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br />
    曹展平时不是这个样子的,一般有什么事不瞒自家兄弟的,现在这么谨慎,事情看样子小不了,不过李二既然还能在万民宫大发雷霆,就说明他没事,只要他没事,长安城还能有什么大事。就是那张诏书古怪了一些,这些天总是为李二的生死揪心,现在总算是有一个准信,不论死活,都是一个定论,再也不用七上八下的胡猜测了,整个人似乎都轻松了起来。

    “快进去吧,一时三点的聚将鼓快要敲完了,你要是再不进去,小心一会被挂在旗杆上,房相,退隐的杜相,他们已经进去了,十六卫的大将军,还有京城里能带兵的大将军全都在,你是最晚的一个?!?br />
    听老曹这么说,云烨赶紧下马,把缰绳扔给刘进宝自己就快步进了皇宫,至于三个红翎急使自然有老曹处理,但是那个口出恶言的家伙自己还有大用,不能轻易的放跑了,作为兵部尚书,居然有这么多的将军不认识,这是奇耻大辱,必须要搞清楚他们是从那里钻出来的。

    才从甬道出来,就被眼前排列整齐地尸体吓了一跳,足足有两百多人。

    蹲下来在一具尸体上仔细瞅了一下,发现这家伙的伤口是在腰肋间,再多看了几具尸体之后就彻底的明白了,这群人全部都是死士,见势不妙立刻就选择了自戕,下手干净利索。

    刺客?云烨立刻就站起身子,下意识的离这些人远点,见那些将军正在鱼贯进入万民宫不敢耽搁快步跑上阶梯,跟在一个不认识的人身后也跟着进了万民宫。

    万民宫里鸦雀无声,胳膊粗的鲸蜡组成的烛山将整个大殿照耀的灯火辉煌,好些人在不断地往前挤,他们看到刺客的尸体之后想要到李二面前表忠心,云烨把自己的身子往帷幕边上靠一靠,躲在阴暗处仔细的看着大殿里每一个人的神情。

    李二光着头,端坐在龙椅上,身上依然披着一件灰白色的僧衣,头上的青玉簪子在烛火的照耀下熠熠生辉,让人反而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房玄龄从来都是面无表情的,老头子今天穿着两截的皮甲。腰里挂着一把剑,头上的高帽也变成了束发丝绦,挽了一个发髻,整个人显得很是利索。

    李承乾阴着脸站在房玄龄的对面,李泰似乎一直低着头看地面,还不断的拿脚搓着大殿的金砖,似乎非常的烦恼。

    原本在闭目养神的李二睁开了眼睛,高声问道:“聚将鼓已止,不到者斩,云烨呢?朕命你调集府兵的命令是否已经签发?”

    没想到李二一抬头问得第一个人就是自己,云烨连忙走出来,从怀里取出诏书上手捧着对李二说:“启禀陛下,此诏书只有国印,一无陛下的亲笔批红,二无中书省签押,三无门下省给事中的注签,乃是真正的三无诏书,恕臣不敢奉诏!”

    房玄龄杜如晦几乎是同时睁开了眼睛,门下省的给事中褚遂良也站了出来,他们打算在第一时间观看这道没有经过中书省,没有经过门下省,直接到达兵部尚书手中的诏书,但是皇帝没发话,他们就不能动。

    断鸿立刻就从云烨的手里拿过诏书,打开给皇帝看。

    李二看了一眼诏书,轻咳一声道:“是朕疏忽了,不调兵也好,有你们在总能护卫的了皇宫的安全?!?br />
    房玄龄出班启奏道:“陛下,云侯封驳诏书乃是职权之内的事,如若有需要,老臣认为还是应该加强皇城的戒备,自从贞观十七年以来,十六卫大军为国征战,将卒折损甚多,从未有过补足,现在召唤关中子弟替补十六卫缺额,也是应有之义?!?br />
    李二摇头道:“朕已经决心轻徭薄赋,怎能失信于民,此事休提。朕召唤诸位爱卿过来,就是想让你们看看殿外的那些尸体,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那些人都是死士,身手高强,能不知不觉的潜伏进皇宫,你们告诉朕是和道理?”

    云烨本来想再次把身子藏进帷幕里,这时候谁出头谁就是傻子,所以底下的将军虽然一个个小声的议论纷纷,却没有一个人敢大声讲话,猛然间觉得好像有人在看自己,四处望去,发现李承乾侧对着李二朝着自己无声地说:“救救我!”。

    云烨的全身就像是被电击了一般僵住了。

    ps:

    第一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