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六十二节战犹酣

唐砖 第六十二节战犹酣

    “不干了!”李泰愤怒的将桌子上的东西划拉到了地上,墨水瓶掉在地上摔得粉碎,漆黑的墨汁将地面涂黑了一大片。

    对面的希帕蒂亚抬起头,从鼻梁上取下自己的水晶眼镜折叠好挂在胸口上,金黄色的支架在两半雪白的山峰印衬下显得极为醒目。

    “不要诱惑我,没用的,你就算脱光了站在我面前也没用。我们用尽了办法,依然不可行,火药作为一个长久的推动力量似乎并不可行,因为这股力量过于暴烈,不好控制,只要我们一开始着手控制就会发生爆炸,用什么方法都不行,火药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推进剂,这话云烨以前说过,我不相信,现在不信都不成了?!?br />
    李泰垂头丧气的坐在巨大的桌案旁边,用两只手支着下巴,意兴阑珊的说。

    “真的?”希帕蒂亚的眉头一挑,她居然真的在脱衣服,房间里有些阴凉,褪去衣衫之后,希帕蒂亚光洁的皮肤因为寒冷出现了一些细微的突起,两只手半掩着胸部,却怎么遮掩也遮掩不住,粉红色的乳头在指缝里若隐若现,桌面遮住了下面的春光,让李泰想看也看不见。

    李泰很没出息的咽了一口口水,刚才话在一瞬间就忘得干干净净,三两步走过去,就把脑袋埋在希帕蒂亚丰满的胸膛上……

    过了很久,赤裸着身子的李泰用手轻轻地在希帕蒂亚曲线玲珑的身体上缓缓滑动着,小声的对希帕蒂亚说:“谢谢你,小雅。你总是对我这么好?!?br />
    希帕蒂亚媚眼如丝,红润的脸颊像是能挤出水来,将自己发烫的脸颊埋进李泰的怀里蹭蹭,笑着说:“你对我也很好啊,青雀。不管我多么任性,你都没有管束过,只是让我快快乐乐的生活,像只小鸟一样尽情的高飞,有了你的庇护,我才能将自己的传承进行下去,知道吗?我比所有的希帕蒂亚都幸运,有一个强壮如山的亲王在宠我,爱我?!?br />
    男人没出息的一点就在这里,经不起女人的三两句甜言蜜语。被人吹捧一下就觉得自己可以拔山填海,穿好衣服的两个人又坐在桌案前面分析上一次失败的原因,严肃的就像是书院的课堂,根本就看不出俩人刚刚翻云覆雨过,只有房间里淫靡的气息还没有散去在努力地证明在两人高尚的面孔背后。好像还研究了点别的。

    “这是我们学问的极限了。如果物理学没有进一步的发现,没有理论上的支持,我们已经做到极限了,想要有进一步的拓展,我们需要云烨脑子里那些稀奇古怪的念头,我现在只希望这家伙能早点回来,这对我们的研究很重要,非常的重要,一个好好的学问家,现在变成了军人。和政客,还是三流的,我要在他忘记那些高妙的学问之前,挖空他的脑袋?!?br />
    用不着李泰来挖空,云烨现在自己就已经快把自己的脑子挖空了,拳头大小的启明星还没有消失的时候,灿烂的烟花就在地平线上升起,程处默已经从后方向大食人发起来突然进攻,两万多仆从军正在山谷口不断地拉铁丝网,修筑阵地,在程处默看来,与其被动地防守,不如积极地进攻,打乱大食人的阵型,让他们不能在短时间内形成有效的进攻。

    四十天的艰苦跋涉,已经耗干了这支队伍的精气神,不管他们的信仰如何的坚定,肉体的疲惫还是如约而至,只要不行军,他们唯一的念头就是想要睡觉。

    凌晨是人的睡意最浓烈的时候,简陋的拒马挡不住程处默的铁骑,几乎在一瞬间,营寨的大门就被火药弹炸开,程处默的骑兵在大食人的营寨里纵横奔驰,很多时候用不着多下功夫,纵马从低矮的营帐里踏过去就是了。

    火药弹的爆炸声惊醒了沉睡的大食人,他们穿着单薄的衣服从营帐里冲了出来,好多彪悍的大食人连鞋子都没有穿上。程处默的挥舞着马槊声嘶力竭的要求自己的部下随着自己冲锋,他想彻底的答乱大食人的部署,这样一来,驼城碾压过来就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将他们彻底的消灭。

    在程处默发起攻击的那一瞬间,驼城开始迈开步伐缓缓地向优素福的大军逼近,十里之地并不远,刘正武玩命的催促骆驼,将驼城前进的速度提升到最高,骆驼厚厚的脚掌踏在大地上竟然也形成了类似千军万马奔腾的效果。

    就在驼城靠近大食人营寨的时候,大地上突然出现了一溜火光,大食人黑漆漆的营寨突然间变得灯火通明,营寨的高台上站满了全身甲胄的大食人,那一溜火光在短短的时间里就蔓延成了一片火海,刘方的脸色在刹那间就变得阴冷如铁。

    “这是大食人的计谋,他们预料到我们会突袭,所以提前布置了陷阱,这片火海阻挡了我们的去路,程处默危险了?!?br />
    眼看着山谷里整队的大食人开始往后营汇集,大唐诸将站在驼城上一筹莫展,急的团团转,骆驼怕火,事实上只要是牲畜野兽都会怕火,整个驼城来到火海边缘就戛然停止,感受到烈火炙烤的骆驼哀鸣着往后倒退,以至于步伐不再整齐重量产生了偏移,最前面的一座方阵轰然倒塌,百十头骆驼生生的被驼城的重量压成了肉泥。

    这根本就是一个陷阱,连续四十天的追击,确实消耗了大食人得精力,却也让优素福的神经绷紧到了极限,驼城的恐怖他是见识过的,所以每天扎营的时候,就会在自己的营寨前方设置一条这样的火海,没想到在今天居然收到了奇效。

    “大食人的火油并不多?!痹旗蔷僮磐毒党蛄艘谎勰切┩鸷@锿吨阑鹩偷耐妒粲兴嫉亩粤醴剿?。

    “他们不需要有太多的火油,只需要阻拦我们一个时辰就成,现在程处默已经在后营发起来攻击,那些落在后面的大食人,吐火罗人,大勃律人就会快速的赶上来将程处默的骑兵包围在峡谷地带,我们会蒙受极大地损失?!?br />
    云烨回头看了一眼刘方说:“难道您以为程处默的四万大军撑不过一个时辰?只要大火熄灭,大食人依然逃脱不了被驼城碾成肉酱的命运,来人,甲三号方阵校尉斩首,甲二,甲四号驼城清理甲三号驼城,让开大路。命火药弩准备,命投石机准备,我要炸灭这片火海!“

    范弘一抱一下拳就匆匆的离开,甲三号驼城在今晚实在是很丢人,驼城最讲究平稳,他连自己的五百头骆驼都控制不了死有余辜,不但让敌人看了笑话,还挡住了其他大军前进的道路。

    范弘一刚刚离开,无数的火药弩就飞进了火海,密集的爆炸声在火海里响起,产生的爆炸气浪在一瞬间就将大火压灭,旋即又开始燃烧,火势比刚才小了很多,都是刚才那一轮爆炸掀起了地上的泥沙覆盖在火油层上的结果。

    眼见火药爆炸很有效果,杜如晦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不但他如此,其他的将士也是如此,刘正武精神大振,挥舞着独臂再一次下达了轰炸命令,火药弩箭和火药弹再一次升空,按照已经计算好的方位精准的落了下来,这一次的爆炸彻底的将连成大片的火海分割成了零星的小块。

    从驼城中冲出几千名扛着木板的铺路军士,将自己背负的木板丢下就快速的跑回来,有专门连接木板的军士将木板上的搭扣牢牢地锁死,将木板铺成了一条平坦的大路,这条木板路每延伸一丈,驼城就前进一丈,只要驼城接近优素福的营寨,就会宣告他末日的到来。

    大食人发疯一般的将仅存的火油倒进自己营寨前的空地上,试图让火焰变得更高,可是他们拥有的火油和驼城拥有的火油是两回事,粘稠的油脂在砂砾的土地上形不成蔓延的趋势,只要被火药弩箭炸起来沙土覆盖之后,很快就会熄灭,不像驼城上经过提炼的火油,它们蔓延在空气中都能剧烈的燃烧。

    甲三号驼城被甲二,甲四两个相邻的驼城分担了一部分重量,缓缓地脱离了战场,后面的乙字号驼城迅速上前做了弥补。

    驼城迅速的变阵为一字长蛇阵,这样就不需要大面积的铺设木板路,到处都是火药炸出来的大坑,对驼城的行军非常的不利。

    天色已经大亮,天空依然昏暗,蓝蓝的天空已经被黑色的烟雾所笼罩,整个山谷里更是黑烟弥漫,宛如人间地狱。

    大火燃烧后的土地烫的人脚都放不上去,却有一群人在身上浇了凉水之后就带着猪嘴冲进这片灼热的土地,用铁铲 ,用衣服,甚至用手捧着热砂将残存的火焰扑灭。

    云烨的命令要求驼城快速的穿过这片土地,万一这些火油在高温的炙烤下挥发出汽油一类的东西,驼城就完蛋了。

    当一只火药弩箭在大食人的营寨墙壁上炸响,将寨墙生生的撕开一个大洞以后,云烨这才放下高悬着的心,只要他们在自己的打击范围内,就无处可逃。

    ps:

    第一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