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四十九节春色

唐砖 第四十九节春色

    娜仁花做好了一切准备,眼看着天色就暗下来了,特意没有点油灯,整间帐房里黑乎乎的,她很聪明的在帐篷外面点上了一堆火,只要贺鲁走进来,自己隔着帐篷都能看见,自然会有应对的策略,地上有绊马索,仆役们匆匆的挖了一个大坑,在上面覆盖上毛毡,自己手里拿着自己的小刀子冲着门外,她早就试验过,这把小刀一般杀不死人。薛延陀女人可不是汉人女子,可以任由男人为所欲为。

    娜仁花等了好久,小牛犊子一样的贺鲁并没有来,等的时间越长,娜仁花的心就不断地往下沉,自己拒绝贺鲁,打败贺鲁是一回事,要是贺鲁不来就是另一回事了,自己的二哥已经放出话来了,整支队伍都知道自己将要成为贺鲁的女人,如果这个胆小鬼不来的话,后果非常的严重。

    大哥的人头已经被唐人拿走了,薛延陀人在攻击驼城的时候损失惨重,二哥一天到晚都是愁眉不展,族人中间,能战斗的勇士太少了,每当族里男人不够用的时候,就必须女人出马,这是惯例也是娜仁花从小接受的教育。

    只有通过联姻才能保住薛延陀人岌岌可危的二号种族的地位,不管自己愿不愿意,贺鲁总会成为自己的丈夫,今夜的战斗不过是小儿女最后的一次调笑,最后的一次挣扎。

    帐篷外面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人很多,不止一个。娜仁花立刻就皱起了眉头,难道这种事情他也要使用帮手不成?

    脚步声到了帐篷跟前就停止了,贺鲁的声音从帐篷外面传了进来,变声期少年的嗓音如同鸭子,嘎嘎的:”娜仁花。你注定是我的第一个女人,打开你的帐篷,我要进来了?!?br />
    娜仁花的心跳的砰砰作响,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陷阱,完好,一切都很好,绊马索会绊倒贺鲁,然后他就会掉进陷阱里,自己再用早就准备好的毡子盖上陷阱,这样一来。贺鲁今晚只能在坑里睡一晚上,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在帐篷里睡了一觉。两个人的礼仪就算是完成了。

    就在她无比期待贺鲁掉进大坑的时候,后脑勺传来一阵剧痛,眼前一黑软软的倒在地上。满脸寒霜的贺鲁站在她的身后。扔掉手里的木棒,贺鲁粗暴的扶起已经被打晕的娜仁花,看着脚下的绊马索,厌烦的皱皱眉头,取过一个铜香炉扔到了毡子上面,香炉立刻就把毡子压得掉进了陷阱。

    ”我喜欢的女人就像雄鹰一样高傲,就像野狼一样的残忍,你这只小绵羊难道也要用你稚嫩的脑袋撞我一下吗?“

    帐篷外面影影绰绰的火光照进了帐篷,到了这个时候,贺鲁才有心情扫视一下自己臂弯里女人。草原上的女人腰肢都粗,但是胸部非常的饱满,贺鲁一直担心小苗纤细的腰肢会不会在敌人的重压之下突然折断,现在不用担忧了,自己准备娶娜仁花了,为了突厥人能够在联军中取得绝对的优势,和薛延陀人早早的结盟,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情,贺鲁不傻,他知道这里面的道道。

    这个女人昏倒了为何会吐出舌头?莫不是被自己打死了?看到从娜仁花嘴角露出来的小半截舌头,贺鲁大为紧张,抬手探了一下娜仁花的鼻息,还好,有呼吸声,又把手放在她饱满的左胸口,心跳也有,翻开她的眼皮,只看见眼白,这就好,这是被自己彻底的打昏了。

    心静下来,贺鲁感觉到一股馥郁的幽香传了过来,把头埋在娜仁花的颈项间,这股香味更加的浓郁了,少女的体香对他来说比世上最强烈的春药还要有效。

    笨拙的解了好久,也没有解开娜仁花的腰带,这个蠢女人居然把腰带栓成了死结,从地上捡起娜仁花掉下的小刀,三两下就挑开了她身上所有的绳子。

    娜仁花的身体很白,不管是草原上的寒风,还是沙漠里的风沙都没有夺走这幅身体原本的美丽,丰腴的身体一丝不挂的展现在贺鲁的面前,饱满的胸膛骄傲的挺立着,两颗粉红色的蓓蕾就像刚刚成熟的红莓,腰不算细,但是臀部却形成了一道完美的圆月,这才是草原女人的身体。

    熊熊的火焰在贺鲁的胸膛里燃烧,用最快的速度褪掉了自己的衣衫,萨满教过自己该怎么对付女人,这不是难题,最后欣赏一下娜仁花美丽的身体,贺鲁有一种骄傲感从脚底板升到头顶,过了今夜,自己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男人了。

    猛地扑了上去,好半天没有动静,过了一会,贺鲁无奈的爬了起来,挠着脑袋看着美丽的娜仁花,不是说新婚夜疼痛的该是女人么?为什么自己这么痛?

    “傻瓜!不是这样的……”娜仁花娇弱的声音低低的传了过来……

    在这个大雪飘飞的晚上,心怀忐忑的绝对不只有娜仁花一个人,小苗也在自己的房间里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关系没有挑明之前,自己还不是很紧张,现在关系彻底的挑明了,就让小苗的心七上八下的,辛月的能干,那日暮的美丽,铃铛的温婉,甚至李安澜的娇艳小苗都是亲眼见过的,坐在镜子面前,看着自己这张并不是很美丽的脸庞,暗暗地叹息。

    胸口的那片乌青慢慢褪去了,只留下两片铜钱大小的黄色瘀斑,她今晚用热水擦洗了无数遍,几乎要擦破皮了,瘀斑还是下不去。

    “美丽不属于我!”小苗叹了一口气。

    “胡说八道!”那日暮的声音从门口穿过来,小苗娇羞的掩上衣襟,回过头看就发现那日暮怀里抱着闺女倚在门口看着自己,脸上满是戏觑的笑意。

    “傻女子,辛月今年三十了,已经是老太婆了,我今年二十八岁了,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老太婆了,铃铛今年二十九岁了,也是老太婆了,至于远在天边的另外一个老太婆你就更加的不必在意,年轻多好啊,看看你的皮肤,细腻的就像是缎子,我都喜欢抱在怀里爱怜,更不要说侯爷了,男人没有不好色的,咱家的这位虽然懂得节制,可是,他毕竟是男人,贪新鲜的毛病是男人骨子里的毛病,改不掉的,”

    “可是,可是……”

    “胸脯生了孩子之后自然会变大的,你从进了驼城就盯着我的胸脯看,早就知道你的心思了,一天到晚的都在想什么?不许瞎想!”

    被人家戳穿了心思,小苗只想一头钻进老鼠洞,

    那日暮咯咯的笑着点了一下小苗的鼻头说:“你是没见过我在草原上的样子,不但瘦瘦小小的,长得还很黑,夫君还不是一样接纳了我?这世上的好男人不多,见到了就要抓住,不能松手,你历尽了幸苦,就想有一个家,现在有了,还去管那些小节做什么?

    我问过夫君了,原本想在这里让你们圆房,可是这是在大军中,大食人就要进攻了,现在这样做很不妥当,等我们回到大唐,就立刻把你迎进门?!?br />
    小苗羞涩的点点头,那日暮却大大咧咧的上了小苗的床榻,将闺女小心的放在最中间,冲着小苗挤挤眼睛道:“今晚我们一起睡,让那个男人自己睡?!?br />
    云烨就没睡觉,和杜如晦,刘方研究了一晚上的战术,大雨,大雪的天气对驼城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的作战天气,杜如晦认为驼城既然已经完成了使命,就该缓缓地退回唐境,而不是这样漫无目的的四处游荡,更何况擅起边衅,这时候朝堂里面一定吵翻了天,此地不宜久留。

    刘方不这样认为,他认为这一战必须在吐火罗进行,在这里作战,有三个好处,其一,可以彻底的将吐火罗打成废墟,大幅度的削弱吐火罗的实力,进入吐火罗的军队越多,这个国家就越是倒霉。其二,吐火罗的实力被削弱之后,熙童,寒辙就会乘虚而入,趁火打劫,他们两个人是天然的亲唐派,他们占领吐火罗,可以为大唐的边疆起到缓冲的作用。其三,惩罚吐火罗,尽量的将战火引向突厥人,让突厥人的实力消耗在漫漫征途上,同时也大量的消耗大食人的战力,这样一来,两股力量一旦完成了对冲,他们就再也没有力量向东前进了。

    云烨和杜如晦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果断的选择了撤退,当刘方得知李元祥等十六王将要到达西域之后,立刻就同意了云烨和杜如晦的意见,这个时候,敌友是分不清楚的。

    十六王到达西域之后,自然会掀起惊涛骇浪,他们富足,而且野心勃勃,从都水监的文告里杜如晦已经知道了李元祥他们正在大肆的招募退役的悍卒,听说薪金极为丰厚,自己苦心竭力的帮助国家稳固边关,随着他们的到来,不管有多少合约也不够十六位野心勃勃的家伙撕扯的。

    大食人不管出于那种目的,都会追上来大战一场,这无法避免,他们就在三十里之外,而突厥人就在五十里以外,局面过于微妙,都不想动,都希望别人主动发起攻,谁最早发起进攻,谁就最倒霉,没人愿意当那只捕蝉的螳螂。

    ps:

    第二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