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十一节援兵总是晚到一步

唐砖 第十一节援兵总是晚到一步

    城下腐烂的和未腐烂的尸体很软,陈数一点都没有感受到疼痛,倒是压爆了两具尸体的肚子一截肠子糊在他的面甲上,非常的恶心。

    没人愿意往下看一眼,瞅着头上蜂拥而上的突厥联军,陈数想哭,挣扎着想要站起来,被郭平死死地压住,动弹不得。

    最后传来一声很大的爆炸声后,城头终于听不见刀剑相撞的声音。只有突厥人嗷嗷啊,嗷嗷啊狼一般的欢呼声。

    陈数感受到郭平的眼泪流进了自己的面甲,温温的。两个大男人就这样互相拥抱着趴在死尸堆里一动不动的流泪。

    太阳终于出来了,突厥人横七竖八的躺在城墙上呼呼大睡,昨夜毕竟太劳累了,郭平看着地面上微微发抖的石子小声的对陈数说:“来了,援兵来了?!?br />
    突厥人的牛角号急促的响起,一大队骑兵从远处仓惶逃了回来,他们脸上的布满了惊恐之色,战马在营地里依然狂奔不休,如果不是有拒马拦着,他们能一直逃到天涯海角。

    突施站在城头,望着远处发愣,他的面前曾几何时又多了一座城池,而且这座城池正在两队骑兵的簇拥下缓缓地 向龟兹城逼过来。

    这是一个神迹,初升的朝阳照在这座金属之城上反射出耀眼的光芒,只有城头星星点点的寒芒提醒着突施这是一座杀人的堡垒。

    骑兵不断地绕着城池奔走清理着路途上的一切障碍,突厥人的尸体被拖着扔进壕沟。大块的石头也会被骑兵们用奇怪的工具勾走,等到突施派出的骑兵想要阻拦的时候唐国的骑兵已经退回了八牛弩的射程之内。这座会移动的城池逼近一步,突施的骑兵就只能缓缓地后退,当驼城和龟兹城连接在一起的时候。这座城池终于停止了自己的脚步。

    “今日不战,收敛将士吧!让突厥人归还大唐将士的遗体,否则将突厥人全体杀绝?!痹旗且趵涞纳粼对兜卮顺鋈?,一队打着旗子的骑兵立刻冲到突施所在的军阵前面,大声的重复着云烨的话:“大帅有令,今日不战,收敛将士!命尔等归还我军将士遗骸,胆敢说半个不字,诛灭突厥全族?!?br />
    突厥人的回答非常的干脆,一排排的人头从队伍里扔了出来。眼尖的斥候一眼就认出这是自己人的人头。一句话不说。打马就回了自己的营寨。

    “那就开战吧!”云烨对刘正武下令,随着刘正武的手里的旗子不断地挥动,整座驼城立刻就不断地向外扩展。驼城中间空出来一大片空地,无数描绘着恐怖图案的热气球缓缓地升起,就像是从地狱出口爬出来的恶魔。

    突厥人的战马不断地嘶鸣着往后退,云烨的驼城缓缓地往前逼近,直到一支带着火光的粗大圆桶,贴着地面钻进突施的骑兵群的时候,突施才发现自己距离这座城实在是太近了,拨马就走,身后传来接连不断的爆炸气浪拍打着他的后背,就像是有恶魔在拍他的肩膀一样。

    云烨并没有继续追杀。而是彻底的将驼城稳固在龟兹城边上大队的辅兵带着猪嘴开始进入战场,搜寻将士的遗骸,由于大军来的太快突厥人并没有来得及打扫战场,只是简单地将被擒将士的首级斩了下来。

    郭平和陈数两个人也被辅兵从尸体堆里拽了出来,满身的尸臭让辅兵以为两个人已经死了,当成尸体扔到板车上的时候听到郭平的惨叫,这才发现这里还有两个活人。

    云烨见到他们俩人的时候,俩个人全身浸泡在石灰水里,脑袋已经被烈酒冲洗过无数遍,云烨拿着手帕捂着鼻子上下打量一下这两个泡在石灰水里的人问道。

    “郭帅的尸身在哪?张帅的尸身在哪?五蠡司马韩晃的尸身在那里?“

    陈数被云烨的眼睛看的说不出话来,郭平反而忍着疼痛说:”家父的尸体被张帅烧了,我们又把张帅的尸体烧了,可能烧的不彻底,应该就在城墙上,韩司马在南墙作战,我们不知?!?br />
    ”我不问你们是怎么活下来的,郭孝恪的儿子还不至于投敌,安西军就剩下你们俩个,因为你们是力战而全军覆没的,所以陛下不会取消安西军的,只会重建这支英雄的军队。既然活下来了,那就好好活,把郭帅的精气神传下去?!?br />
    ”我们没有投敌,仗打到最后我点着了火油打算和城墙上的突厥人同归于尽,结果被小郭抱着从城墙上掉了下来,在死尸堆里趴了整整一个多时辰,好不容易才活下来,你还怀疑我们?!?br />
    陈数开始还能完整的说话,说到最后就哽咽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正因为相信所以才是我问话,如果不信,问话的该是五蠡司马,你们知道军中条例的,石灰水里多泡一会去去尸臭,全身上下都泡到,一个月内你们只能在隔离间待着,别染上瘟疫?!霸旗撬低昊?,就直接从驼城上了城墙。

    站在这里他才能感受到龟兹大战是何等的惨烈,城墙下的突厥人尸体几乎与城墙一样高,尤其是几处缺口的处,尸体垒成了山包,这才是真正的尸积如山。

    找到陈数所说的城头,一个粗壮的大汉已经被彻底的烧焦了,手上的陌刀依然握在手中,虽然已经死了,须发皆无,凶悍之气依然让人生畏。

    云烨俯下身子,从死尸的嘴角拽出来一截细细的铜链子,缓缓地往外抽,居然从嘴里拽出来半枚虎符,还有一方小小的印鉴,放在阳光下仔细辨认,原来是一枚大将军印,这个是郭孝恪的印信才对,既然郭孝恪已经战死了,那么这个人就该是张庭月。

    ”棺椁厚葬吧,尸体处理一下,需要带回关中?!霸旗嵌陨砗蟮奶镌宸愿酪簧筒辉俟芰?,回到了驼城,郭孝恪的骨灰,韩晃的遗骸都已经找到。云烨就开始书写奏章,没有用任何修饰的语言,只是真真实实的将整个龟兹大战解说了一遍,请杜如晦,范弘一用了印信就命人用八百里加急,将战报送往长安。

    程处默回来了,整个人几乎被纱布包的严严实实,云烨不相信在自己家的甲胄护卫之下,他还能伤成这个样子。

    ”别看了,不是刀剑伤,是烧伤,一个着火的突厥人抱着我不松开,结果他身上的火油沾到了我身上,这才被烧伤的,很险,把那家伙的两只胳膊都砍掉了,还用牙齿咬着我的盔甲不松口,奶奶的,那一瞬间我还以为活不成了。一万骑兵就剩了四千,你看着办,我这才有些鲁莽了,到了最后关头不该和突厥人纠缠的,是郭孝恪吹号命我离开,我们才脱离战斗的?!?br />
    ‘这种事情很难说对错,将士们的折损状况我已经了解过了,文书我已经写好随着八百里加急走了,将士们损失惨重,看样子你的功劳要被抹杀了?!?br />
    身在大军之中,云烨就算是再偏袒程处默基本的规矩还是要守,不可能无原则的原谅程处默。

    程处默咧着大嘴笑道:”这一仗也是我这一辈子最痛快的一仗,有这一次的经历,升不升官的不打紧,至少我这辈子勤练的武艺没有荒废?!?br />
    杜如晦重重的在程处默的后脑勺抽了一巴掌笑骂道:”这一次的麻烦我和云侯替你背了,以后如果再有这样的事情,国法饶你,我也要问问老程家的家法容不容得下你胡作非为?!?br />
    收敛完了本部将士的遗骸,云烨下令驼城再次行动,向后逐渐退却,后退了四十余里才下令在野马滩扎营,此地为突厥人东进的要道,如果不攻下驼城,他们就要带着大军穿越五百里茫茫的沙海,才能挺进到于阗。

    云烨的大军就是在这里击溃了突施的防守,这才能直接到达龟兹城下,虽然只过去了三天,这里的大片尸体却已经不见踪影,遍地都是灰白色的狼粪,这些荒原上的清洁工已经替云烨打扫出来一个相对干净的战场。

    云烨退,突施就带着大军缓缓靠近,见到云烨的驼城固守在山谷口,自己也只好驻扎在三十里之外有水源的地方 。

    或许是攻打郭孝恪,已经让突厥人师老兵疲,一连三天他们并没有主动向云烨发起进攻,倒是云烨的游骑正在无时不刻的寻找攻击突施麾下牧民的机会。

    牧民被杀的多了,突施也坐不住了,也派出小股的骑兵,以骑兵对骑兵,不大的野马滩,变成了斥候与斥候之间的生死场,而奖赏就是在野马滩放牧的牧民的生或者死。

    云烨最不害怕的就是消耗战,就时间而言,对自己是有利的,李靖的大军已经在阳关外面的旱塬上击溃了吐蕃头人金簪丹朱,不但解了沙州和玉门关的?;?,正在积极的准备向楼兰进发,听说许敬宗把守的乱石城正在经受极大的考验。溃退的吐蕃人与后来的吐蕃人合兵一处,正在日夜攻打乱石城,想要拿下这个要塞来抵御李靖无情的打击,在这里他们即使退回吐蕃境内,也没有气疫可供利用,大军可以一只进军到羊同,这里就是金簪丹朱的要害之地。

    ps:

    求月票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