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三节金狼旗

唐砖 第三节金狼旗

    骆驼再一次陷进了沙坑,最边缘的一排骆驼,因为重量全部倾斜到了它们的身上的缘故脊梁被生生的压断了。

    云烨满脸的沮丧,站在驼城中央看着正在忙碌的将士们对杜如晦说:“总是毛病不断,这和我设想的有很大的差别?!?br />
    杜如晦却没有像云烨一样的阴着脸,指着自己斑白的头发对云烨说:“先帝之时,老夫就任兵部司马郎中,管理军中供应事宜至今已二十一年,不管老夫的官职如何的变化,这一副担子从未放下过,不到六十岁的人外貌已经被它折磨成了耄耋老翁的模样,自从你进了兵部,老夫就想撂下担子松快几年,你对驼城非常的不满,在老夫看来已经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一千六百里长途奔袭,至今已经走了大半的路程,驼城依然完好无损,将士们依然没有感到任何的疲惫,跨上战马就能作战,云侯,你还要什么?”

    云烨指指倾倒的那个驼城想要说什么,又无奈的闭上了嘴巴。

    “老夫知道你的意思,那确实只是小挫折而已,连续奔行上千里,牲畜出现疲惫之态,导致驼城倾倒,本来就是应有之意,能坚持九百余里已经大大的出乎老夫的预料之外。

    你是军中将领,怎么就忘了大军千里奔袭的缺憾?十八天一座城池整整移动了九百里,你要求过高了,如果按照军中条例你一日行走四十里路,这样的缺憾就不会发生?!?br />
    “我是想体恤牲口??墒枪€〉木颖蝗思彝磐盼Юг诠曜瘸悄?,你让我如何能安得下心来慢慢走路?”云烨眼看着 驼城被重新架好,于是下令行军,整支大军又开始了缓慢的移动。

    杜如晦叹口气说:“一支军队的主帅对一支军队的风格有着无法估量的影响。郭孝恪为人古板刚直,从不推功诿过,遇事也从不退缩,龟兹发生大变,他自认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想要凭一己之力击退突厥,固守自己占领的土地,谁料想突厥人这一次会如此的疯狂,集西域所有的人员力量做出了这次的反扑,退无可退之下。唯有坚守待援。

    重兵围困下的孤城。任然有信使突围来到我们这里。云侯,你先前所说围城打援的事情极有可能成为必然?!?br />
    ”程处默已经带着一万精骑先行去了龟兹,不需要他做出攻敌的举动。只要他在外围骚扰突厥人即可,能帮着郭孝恪减轻一点压力也好?!?br />
    ”人已经到了战场,就像是钱到了赌场,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好说的,云侯,策略制定了胜负就看老天了,不要想得太多,你的驼城很好,你麾下的将士非常的勇猛,你的物资储备极多。这就足够了,陛下当年迎战窦建德的时候可没有你这么好的条件,将士们多余的鞋子都没有一双,还不是生擒了窦建德?!?br />
    听了杜如晦的话云烨绿着脸打量了一下杜如晦泄气地说:”你才是真正的看热闹的不怕事大,陛下和我说起他当年百骑冲阵的往事还是一脸的后怕,酒喝多了才说当年实在是被逼的没法子了,前面有王世充的洛阳坚城,后面是窦建德的三十万大军,他当年实在是为了那一丝最渺茫的胜机才会硬着头皮冲锋的。

    如果冲阵失败,陛下打算立刻就跑路的,您老人家当时就在军中,我想啊,以您的智慧,当时行李都捆到马背上了吧?“

    ”胡说八道,老夫只准备了两匹马,那个时候谁有工夫收拾行李?“杜如晦难得的说了一句笑话,总算是让云烨有了一点松快的感觉。

    驼城行军极为壮观,到处都是马夫吆喝骆驼的声音,热气球上总是有简短的号角声传过来,只要平安无事,一沙漏的时间号角声就会响起。

    最艰苦的就要数游弋在前方的骑兵了,虽然行军的时间都被选择在了清晨和傍晚,但是沙漠里急剧变化的气候还是给他们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驼城上的人就显得轻松写意,传令兵敏捷的从这个方格跳到另一个方格上,大多数的军士都躺在驼城的篷布下面睡觉,管理水的军士没事干就要按几下水桶里的手柄,让水桶里的水保持自然的流动性,一旦低处的水桶满了就会将低处的水桶提高,再将高处的空桶放低,来回的循环,这样做的效果极佳,水里面再也没有那股子腐败的味道了。

    那日暮拖着自己的大肚子悠闲地在篷布底下纳凉,宦娘千里迢迢的从关中赶到北庭,就是为了照顾那日暮,孕妇最是不耐热,她的身边放着两大盆子冰,云烨不许她吃寒凉的食物,所以只能有一口没一口的喝酸梅汤解暑。

    ”让你跟我回关中你就是不肯,现在好了侯爷还要带着你这个大肚婆去打仗,到时候兵凶战危的谁能顾得了你?“宦娘小声的埋怨那日暮。

    ”不用别人管,孩子我生过,自己就能应付的过来,以前在草原上的时候,妇人把孩子生在放羊路上的多得是,男孩子就是要匪气一些,这样生出来的孩子才会强壮?!?br />
    ”小心回去后夫人掐死你,万一大的小的哪一个出事你都没活路了?!?br />
    那日暮幸福的摸着肚皮说:“那是以后的事情,我夫君本事大总能打赢敌人,到时候我抱着孩子进家门我就不信她能下得了手?最多拿鸡毛掸子抽几下,多大的事情,以前又不是没被抽过,有本事十年后她再抽我试试,就算是夫君不管,我孩儿也不答应,云暮就是一个白眼狼,白白的将她养这么大,总是向着夫人说话,气死我了,回到家里要好好的教训一下?!?br />
    她们待的地方是一个专门为家眷妇人开辟出来的一个方格,百十名妇女幼童就在这里生活,木格子上搭着木板,七八个男女幼童在地板上胡闹。

    那日暮怀了孕最喜欢看到小孩子,将自己的酸梅汤加了冰送给这些小孩子喝,得到了无数的恭维,就在太阳快要走正的时候,驼城准备停下来安营扎寨,热气球上忽然响起了一声悠长的号角声,独臂的刘正武大喝一声“立城!”原本排成一字长蛇阵的驼城在一柱香的时间里就围成了一座方形的城池,粗大的木料从方格上落了下来,随着马夫的一声吆喝,已经脱离驼城的骆驼就立刻跪伏在地面上,伸长了脖子撕咬放置在头顶的草料,有一些还张着嘴巴接竹管里流出来的水。

    热气球上的号角声又响了起来,只有短促的伍声,这说明敌人已经到达五里之内了。

    “放置护甲,立盾,八牛弩准备,火油准备,火药弩枪准备!”刘正武的声音被一个巨大的喇叭远远地传了出去,至于那日暮以及那些在凉棚下闲聊的妇人,立即钻到木头房子里去了,她们待的地方是整个驼城中最安全的中心地带。

    这样的警讯早就发生过不下十回,算不得稀奇,每个人都非常的镇定,真正希望敌人扑上来较量一下的是云烨,杜如晦,刘正武,范弘一,田元义这些人,一些人想要检验一下驼城的战力,另一部分人就是想要建功立业。

    热气球上传来一声长音,这就是说敌人已经靠近了,八牛弩粗大的弓弦已经上好,擦掉油脂的弩枪也已经放置好,骑兵们在驼城里面的也已经站在自己的坐骑旁边,随时准备准备出城作战。

    云烨的战甲也已经穿好,站在主帅台上拿着望远镜瞭望越来越近的敌军,他甚至能看到那些狰狞的突厥人面孔 。

    到来的敌人不多,只要看骑兵战马扬起的灰尘就知道这些人不超过三千,这就是来送死的,所以他将望远镜转到了右边的那座小山上,果然,那座小山上站着很多人,估计都是突厥人中的重要人物,特意来到这里来看看这座驼城的。

    哪有那么便宜,云烨指指山包,范弘一立刻就带着一支骑兵让过送死的突厥人,远远地向山包包抄过去,热气球上传来的消息证明,那里并没有大队的突厥人,如果能将这些人抓住,对于大军来说会非常的有用。

    突厥人的骑兵并没有鲁莽的冲上来,而是打着战马在八牛弩的射程之外绕着驼城狂奔,云烨也没有下令攻击,整座城堡保持着诡异的安静,突厥人这样看是看不出花样来的,不过这些人的骑术非常的精湛,甚至能松开缰绳,远远地将箭射过来,很可惜距离太远,羽箭飞了不到一半距离就掉在了地上,招来唐军的满堂大笑。

    突厥人的后阵忽然响起了号角声,云烨看到那些突厥人忽然把身子藏在战马的肚子底下亡命的向驼城冲了过来。

    这样的送死方式也已经有过两次了,这一次好像并不一样,牛角号并没有停止,山包上甚至还有巫师在跳舞,非常的奇怪,难道说有了巫师跳舞这些突厥人就会变得更加厉害?

    这一次总算不是各种人种拼凑起来的送死队伍,只要看看队伍里的金狼旗,上惯战阵将士都知道一件事,金狼旗下皆死士,他们宁愿和多一倍的敌人作战,也不愿意遇到金狼旗。

    ps:

    补昨日的,嘿嘿,昨日外地回家过年的兄弟就要远走他乡,再不见一次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一顿酒喝的天昏地暗,酒醒的时候发现在歌厅,稀里糊涂的接过话筒,一曲《无地自容》让老兄弟们掩耳狂奔……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